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分类:: 信手拈来

前面右转就是央视大裤衩儿

 可是好几个月以来我竟然都没看到它。想了想,只有帝都空气太滥总是在起雾能解释这种我对它的视而不见。 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在想,人总是要为什么而活的,总要有点追求,这样你才会有目标,才会有动力,才不会感觉自己像行尸走肉。这样的目标很多很多,可以是娶个白富美,可以是实现共产主义,可以是赚很多很多钱,可以是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总之,只有实现难度的区分,在给人的指导意义上来说,完全是一致的。然后我终于明白了长久以来为什么我总觉得什么都不对。因为根本不知道现在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迷失了自己的目标。 于是我开始回忆起自己历届的理想。突然就想到了小时候。小学老师总是会问那时候幼稚无知的小屁孩一个很狗血的问题,你长大了想当什么。然后小屁孩们会给出自己坚决而幼稚的答案,有想当科学家的,有想当医生...

木魚 4年前 (2013-09-28) 1120℃ 10评论 0喜欢

我觉得『捉襟见肘』用来形容瘦也挺不错的

① 今天帮同学和同事刷了三张票。 ②有两张是帮一位同事刷的,国庆的票,一来一回。她今天苦着脸对我说没买到回去的票,没买到回来的票。于是我就帮她刷了下票。刷了一个半小时,两张票到手。不过天生唠叨的我显然没有放弃这个可以说教的机会。我问她为啥国庆的票居然现在才想起来买。她辩解说不是忘记了,而是之前还没有最后决定行程,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不想买;日期今天才最终确定的,发现没票了。我说为啥可以买的时候不买?现在才确定了要买有啥用,票早让人买完了。她说不确定要不要走啊,买了有啥用。我开始教育了。『不确定你照样可以买啊,又不是买了就一定要走,到时候日期不对暂时不走你可以退票可以改签啊,又没说一定就得走了,不管怎样也好过你现在想走没票啊。』她一脸无辜的,『还可以改签?对啊还可以退票,哎呀我怎么...

木魚 4年前 (2013-09-25) 1315℃ 11评论 0喜欢

所见即人生

 上回和一个朋友一起吃饭。她问我,你怎么能写那么多东西啊,都写些啥啊。我回答说,只言片语,感慨人生,风花雪月,无病呻吟。她说,真有精力,你知道么,以前我也写过这些情感类的文章,做过情感类栏目的编辑,后来我不干了,找了现在的这份工作。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你以为那些文章真的是能杜撰出来的吗,那都是在写自己啊。要想写出那么多文章,要想有那种感觉,你要先经历过很多很多,意味着你要把自己的生活搞得很乱很乱,什么都经历过,才能写出那些情感类的文章。』我说,然后呢。『然后我就做不下来了啊,我感觉自己需要一个正常的人生,所以我不干了。』 词不达意,大概如此。想起一句听起来很糙的话。『人生就像看A片,看的人很爽,做的人未必。』大概能写出来的心情,不是自己亲身的经历,便是自己深刻的认识,反正总取一...

木魚 4年前 (2013-09-21) 868℃ 5评论 0喜欢

我想这是病

大概有人会说,不要放弃治疗。 好不容易有那么一天晚上停电了有各种理由早睡,却睡不着,这大抵会教人郁闷。 平时坐在电脑前写程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会眼皮合十,一心想睡觉。可是当真的为了睡觉而躺下时,却又经常睡不着。 睡不着的理由很多。有可能是因为一直在想的什么问题有了主意,有可能是因为在想的什么功能有了新的想法,有可能是因为想起了过去的什么事情,有可能是想起了迷茫的未来有了不知怎样的变数。 我总觉得我是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或者说,杞人忧天。说白了就是神经质,以为什么事情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想的无比之多,虽然自己也知道很多事情想了便想了,不会有什么差别,只是这种毛病似乎是长久以来固化出来的毛病,大致是病吧。  父亲自从不怎么再做事之后,便大多数时间都闲在家中。长辈们...

木魚 4年前 (2013-09-08) 1414℃ 15评论 0喜欢

不要为你现在一个人忧伤

 因为你以后一个人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 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曾经说过这样一个告知我们要勇敢去尝试未曾试过的事情的故事。据说俗称番茄法号西红柿的这货在很久很久以前只有狼吃,人是从来不会吃的,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人吃了番茄会死,因此人们总之望而生畏,远远地绕道而走避开这货。然后从前有个很勇敢的青年,总是对这事儿感到费解,因为他总觉得那西红柿圆圆的红红的看起来很好吃。终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气,不顾生命危险勇敢地吃了番茄,感觉很好吃。他躺在床上等死。可是过了一天他还是活得好好的,这才发现原来那只是谣言。然后番茄就被人们爱上了。 这个故事短得有点滥造的嫌疑,但这不妨碍智商不到十岁的小孩深深地记住它。直到中午又想起这个故事,便又把自己感动了。 然后便又愣了。话说狼这货啥时候改吃荤...

木魚 4年前 (2013-09-05) 583℃ 1评论 0喜欢

果汁分你一半

花儿乐队的歌。翻硬盘又翻出这几个大男孩的MV,便又看了一遍。 印象里最早记得他们的歌,那还是零三零四年。那时候流行他们的『嘻唰唰』。当隔壁的小女孩都会唱着『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这首歌简直无聊幼稚到爆了,便也十分讨厌这个组合。然而我就算再讨厌一个歌手,他的歌我还是不会介意去听的。就像我从来不喜欢张国荣,但是他有几首歌我还是经常听听的。再到后来,听到他们的一些歌,比如『穷开心』,『I Miss You』,『我的果汁分你一半』,『麦霸』。不开心的时候听听,觉得还是满欢快的,便也不再去讨厌他们。再到后来,难过的时候找找穷开心出来听听,竟然觉得挺有趣的,便也会在想起来的时候主动去听听。记得第一次听到『我的果汁分你一半』这首歌,还是在毕业实习的时候,在同学的寝室听到的,那时候他们正在看电视...

木魚 4年前 (2013-09-02) 990℃ 11评论 0喜欢

我以为

 好像喜欢上了这首歌。以前喜欢一首歌是单曲循环,这次是时不时就不自主地哼出来……中秋节快到了,月饼们又出来刷存在感了。同事说这些东西越来越贵,却越来越不好吃,就比如粽子和月饼。我问他,是不是有这种感觉,好像好吃的总是在回忆中的。他愣了会儿,然后点点头。 是啊,好吃的事情总是在回忆中,温暖的事情总是在遥远的回忆中。小时候吃的粽子都是外婆亲手包的,然后送到家里来。每年的端午节都是享受饕餮大宴的时刻。那些年代过得太远太远,远到我忘记了那是怎样的一种好吃。好像那已经是十几年前了。 当然,记忆中的吃食也不一定就是好吃的。小时候每年的夏天母亲大人总会自己蒸一些馒头。当然,面会发的不够好,蒸得不够松,发酵用的不是酵母粉而是略馊的面揪。母上大人格外喜欢深入群众交流,所以等不得等待的时刻...

木魚 4年前 (2013-08-29) 814℃ 6评论 0喜欢

这夜不黑

 ① 站在阳台上望了会儿夜空,总感觉这夜空有点蒙蒙亮的灯光,似乎能直接看到所有的景致。好像记忆里的夜空都是黑得很彻底的。于是虽然不是喜欢黑的人,却突然开始怀念小时候黝黑的夜空。 ② 卷纸用完了,于是路过超市的时候终于记得去买。维达卷纸,蓝色经典。突然想起来这种牌子的卷纸我已经用了七年了,从七年前就只用这一种牌子的卷纸。七年前用的原因很简单,有人跟我说,这牌子的纸质量挺好的。然后那人问我,你知道为啥主题叫蓝色经典吗。我说,不知道。她说,因为他们家所有的卷纸的包装都是这种蓝色调的,所以他们起名蓝色经典。 长得越大,曾经养成的习惯便越来越根深蒂固,便越来越难得再去养成什么习惯,也再难因为某个人便去改变自己的习惯。想想很多颇具特征意义的习惯,几乎都可以找到养成的时间和理由,便觉得...

木魚 4年前 (2013-08-28) 831℃ 5评论 0喜欢

死性不改

 ① 同事租的房子水管坏了。 严格地说应该是水龙头坏了,关闭上水,于是搀着淡淡氯气味儿的自来水作水漫金山状。同事见此状便也顾不得上班,赤手空拳蹲在水池下面和水管做着殊死搏斗。大概势单力薄,最终无能为力,却又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水管工,于是只好打房东的电话说,水管坏了,要不要过来修一下,这里啥工具都没有。 房东很不乐意地说,哎呀我这里太远了,过去很不方便呢,要不你就不用管好啦,等下会有人来帮你修的。 同事满腹狐疑,只好作罢,搬个小板凳坐在一边看着厨房变成海洋。果不其然,十分钟后就有人咣咣猛敲房门。开门一看,原来是楼下的住户。他投诉说,为啥你们老不修,我家都快被淹了!同事说他搞不定。于是那个人真的帮他打电话喊工人来修了…… 同事恍然大悟。原来真的会有人来帮你...

木魚 4年前 (2013-08-22) 1144℃ 12评论 0喜欢

哈哈哈嘿嘿嘿

 ①居然感冒了。按照我的理解,能在这炎炎夏日里感冒,那是一件相当可耻的事情。虽然和羞耻感相比,倒是时不时略牛牛的鼻涕让我困扰。 好在不是很严重。 ②在路边的烧烤摊上悠哉地抽起烟,一个朋友冲上来劈头盖脸地问,『你怎么了感冒了么?!』我有点意外地,『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听出我声音的沙哑了?』朋友鄙夷地说,『那倒没有,不过我看到你只有一个鼻孔冒烟了。』 ③哈哈哈嘿嘿嘿。这个笑话看到的时候我像个傻帽儿一样在那里笑了半天。 吃晚饭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个笑话,便就又傻笑了一会儿。吃完付钱,老板把老人头接过去后,愣了一会儿,弱弱地说,不好意思这个我不敢收。。我低头一看,临走时拿钱把从台北带回来的台币给揣兜里了。 ④我是骑着从合租的伙计那里借来的二轮宝马去吃饭的。这二轮宝马保养得相当好,润滑性能优异...

木魚 4年前 (2013-08-19) 567℃ 1评论 0喜欢

回忆里的疯狂

 看到这样一个笑话。 小明回到家,和爸爸说,『爸爸,外面有个老大爷好可怜,一直在那边喊个不停,下午天气那么热还,你给我两块钱我给他好不好。』爸爸说,『难得这么小就有一颗善心,来给你。不过那老大爷在喊什么?』小明说,『他在喊,‘冰棍两块钱一根了啊’。』 挺老,也挺冷的笑话。小明这个名字中枪无数,早就成为中国人的代表,就如同英文名字的Mary一样。只是这次再看到的时候,突然想起,这种卖冰棍的老爷爷,好像好多好多年没见过了。 那时候他们总是推着自行车,在夏日的午后出现,出现的时候一般都会伴着大大的太阳。他们会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放一个大大的泡沫箱子,里面放着冰棍。冰棍的类型一般比较简单,就好像那种加了糖和料的水冻成冰那样的。记得那时候是两毛钱一根。 那时候推着自行车的,除了卖冰棍...

木魚 4年前 (2013-08-16) 759℃ 6评论 0喜欢

你最终会明白

你最终会明白,人和人的区别,比人和猪的差别都大。你最终会明白,这世界上没有将心比心这回事,也没有感同身受这种神奇的体验。就像有人说,不要说你懂我,因为刀子没有捅在你身上,你根本不会懂那种痛。  好多朋友和我抱怨。说我没有女朋友,他们都着急我为什么不找一个。说我有女朋友为什么还不考虑结婚,他们的孩子都开始打酱油了。 然后说,我始终不明白,我都不急的事情,他们急个什么。 我说,你以为他们急吗,你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结婚,除了你的爸妈是真的着急,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话题而已,你怎么样,关他们屁事。这世界上的人都很忙,没有人会在乎你的鸡毛蒜皮的事情。如果非说你的事情有点什么意义,那就是他们和人聊天的时候,会把你拉出来遛遛,这时候你的存在就是意义的。 嗯,人和人的差别,比人和...

木魚 4年前 (2013-08-09) 712℃ 3评论 0喜欢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纳兰德性的词。好凄美的词。 会想起这些,本是在百度音乐中突然听到的一首歌,『人生若只如初见』。王韵壹的歌。突然就想起了那些老照片,还有那些回忆中的点点滴滴。 拉出一张长长的歌单,那些都是曾经最喜欢听的歌。听着这些歌,便又想起那些最初听到这些歌的情景。再想起那些事情时,记忆中的胶片突然多了星星点点光芒的点缀,成就美好的过去。 还记得那天在英语教室的课桌上看到的几句话。『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 我等的人 他在多远的未来 /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 我排着队 拿着爱的号码牌』看到的时候心动了很久。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是孙燕姿的『遇见』中的歌词。 过了这么多年,再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才发现那些原来最想镌刻入记忆的期待,终究还是失散在...

木魚 4年前 (2013-07-28) 905℃ 11评论 0喜欢

习惯

晚上洗澡的时候,突然想起以前住过的房子。07年到09年,09年到10年,10年到12年,12年到13年。换过四个地方住,每到一个地方总是满腹牢骚,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牢骚最多的莫过于第三个屋子,那间屋子的破旧总是让我想起上海滩。只是当它们都成为过去,竟然有时候还是会想念它们。再破旧再不堪的屋子也那样的习惯过来了,并没有觉得多少不妥。只是因为习惯了,竟然还会开始怀念。 有时候想想,习惯真的挺可怕的。 习惯不好的事物都能让你怀念,那习惯好的事物呢,那还了得。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这几天我对这一年960的30M宽带好感度爆棚,原因是这宽带在晚间的高峰期都能保证4-5M/S的下载速度,甚至一边这样的速度下载一边打开网页乃至玩游戏都可以很流畅,而在凌晨的闲时下载速度竟然能到6-7M/S还很稳...

木魚 4年前 (2013-07-16) 1298℃ 17评论 0喜欢

温柔的慈悲

别问我标题是怎么回事,因为我只是恰好听到了阿桑的这首歌。阿桑是位英年早逝的歌手。早些年听她的歌,在她还没有去世前听,就喜欢她那略带沙哑的嗓音。也许这种嗓音,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份沧桑。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懒于和人说话。懒到几乎怕和人说话的地步。因为想想感觉没什么可说的,没话找话那才是真正恐怖的事情。好像换了个地方,便把那些话也一并留在了老地方,丢掉了。 前些天通过一些渠道,认识了一个在铁道部供职的同学,据说12306的网站就是他们做的。我说,要不咱交流下呗。 他上来就问我说,你做订票助手那些有什么意思呢。我说,让人买票更方便啊,也许我变不出票,但让他们少受点苦多点希望,那总不是坏事。他说,春节的时候你们还有那个金山的宣传,还有媒体的炒作让我们很难堪。好像是吧。我说,好像是吧,媒体喜欢追...

木魚 4年前 (2013-07-15) 3480℃ 23评论 0喜欢

20130704

晚上七点半从公司撤退。我说,我回去了。上班的事情,我从来不说我回家了。家在哪里?至少这里不是,所以我从来不说我回家了。 地铁坐了月余,从来没有坐公交车回去。今天突然想坐坐公交。其实昨天就想坐来着,可惜这条路的对面只找到了BRT公交的站台,却没找到寻找中的440路公交。琢磨了一天才突然想起,这奇葩的三叉四叉混合路口的那边有个公交车的停车场。直奔那边去,果然看到了440。只是公交车并不快,在那边等了十来分钟,才发出一辆。走的时候同事给了我一小盒薯片,结果等车的时候太无聊,全让我嚼零嘴儿了,等到车开的时候,已经没了。线路不长也不绕,地图上看起来就像是个尾巴长长长长的问号。可是这看起来不算很长的路程中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竟然也花费了半个小时才走完,然后,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等了八分钟。这些和地铁...

木魚 4年前 (2013-07-04) 1554℃ 18评论 0喜欢

迷失北京

早晨我醒来,忘记了昨晚是怎样的睡去。记得有雷鸣轰隆作响,记得有闪电划破长空,记得有大雨拍打窗户。虽然这样的大雨让人不安,雨后的空气却清新干净得想让人伸手去摸。 其实我真的不喜欢北京。不喜欢的原因太多太多,我可以随口说出很多。但是如果你非要认真地问,那北京一点好都没有吗。我认真地想了想,应该有,只是我发现不了。嗯,发现不了,因为心里给北京的设定就是,这本就是个蛮夷之地,这本就是个极北之城,这本就是和我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地方。就像那年有人问我为什么呆宁波那么多年都没学会宁波话时,我说因为太懒一样。所有人都认为这不是笨就是懒,只有一个人说对了。他说,你之所以没有学会,因为你根本就不想学,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打算留下来。这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掐指算算呆宁波六年,其实在宁波的第二年,我就已经想...

木魚 4年前 (2013-06-28) 1582℃ 23评论 0喜欢

2013年6月19日

①地铁的入口进去总会有一段很高很高的电梯,很长很长。每次 站在电梯上的时候,我都会想,要是突然就呼噜噜滚下去了,会不会很壮烈。 ②早上路过安检的时候,看到个女生正在把包往安检带上放。正当她转身准备过去拿包的时候,工作人员一把抓住了她,说,手里的饮料喝一口。坐个地铁,跟坐飞机似的。其实这个我本来没怎么在意,直到下午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条微博……③北京的地铁上基本上都是互相不说话的,大多沉默不言。偶见三三俩说话的,便觉得很新鲜。站在我身边的三个人貌似在说同样一件事情,就是有个同事粗线条大尺度一点不讲究,让人忍无可忍,把对亲人才能容忍的事情放在工作和同事中了,『他以为自己在家里啊,家里对家人忍忍也就算了,出来上班的人一点不长脑子。』大概人和人的相处总是需要磨合的吧。 但是很多时候...

木魚 4年前 (2013-06-19) 1876℃ 29评论 0喜欢

2013年06月18日

今天中午去复星国际的B1层办了餐卡,就是类似于校园卡那样的东东,吃饭可以刷卡。本来是可以付现金的,只是后来可能他们觉得麻烦,便不让了——其实我也觉得麻烦,只是我乐得这样麻烦,总觉得刷卡的时候没有数字的概念。回来后在前台领了公司的卡贴,贴在卡上,他们说这样可以打九折。居然还可以打折,开心得嘴都笑歪了。 这个食堂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挺喜欢。菜式的搭配挺齐全的,虽然菜样没有很多。主食从米饭到馒头,从花卷到发糕,从面条到粥,要什么有什么。菜的味道也不算重口,倒也没有太清淡,大厨的厨艺还是挺对付我胃口的。中午的时候这里总是熙熙攘攘,排队打菜,人头攒动,总是让我想起学校里食堂的模样,便暗暗生出一点喜欢。 倘若非要挑点儿毛病的话,那就是一顿饭随便吃吃,那是必须不比学校里便宜的。 那是。搁北京的三里...

木魚 4年前 (2013-06-19) 2417℃ 30评论 0喜欢

梦中千回路转

今天一天都在想一件事情,就是到底昨晚睡觉做了一个怎样的梦。记得好久好久不曾做过这样绵长而完整的梦,梦中的情节百转千回,有笑有泪,有遗憾有冲动。只是当早上突然睁开眼的几秒种后,这样的梦便只依稀记得一点影子,全忘了场景。 想着也许人生本就如一场梦,梦里梦外原就不需要分得那么清楚。很多事情看起来很遥远,很遥不可及,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本应只在梦中出现。只是有时候会突然发现,就在自己的身边,并没有那么遥远。 中午的时候和一个朋友聊了点事情。便想起了许久以前,曾有个素未谋面的朋友问我,她喜欢上了一个已经有了家庭的男人,怎么办。这本是在我看来只应在电视中出现的情节。我说了断吧,他给不起你最需要的。她说可是他很成熟,很稳重,事业有成,而且他对我真的很好。我问她,所有的这些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唯...

木魚 4年前 (2013-06-18) 1913℃ 8评论 0喜欢

你的,我的,他们的,谁的三分之一青春

每次回合肥的时候我总会回学校看看,不管是什么时候回去。有时候是国庆,有时候是春节。也许是为了缅怀,也许是为了提醒自己不忘却什么,也许是怀念什么。有时候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景象,有时候看到的是忙碌着复习备考的身影。毕业这么多年来,在这个时间回去看看的,想来还是第一次。于是,第一次遭遇了他们的毕业季。    还没过天桥的时候,便看到他们在教学楼前排成队,拍着学士服的照片。突然看到的一瞬间,便觉得鼻子一酸。   那年,也是相似的季节。同学们都在忙着拍学士服的照片,我却不肯。许是觉得无所谓,许是觉得不好意思。总之,就是没有去留那样的照片。如今再看到他们在拍的时候,突然有几分后悔。    他们在为拍照忙碌着吧,也许是...

木魚 4年前 (2013-06-16) 3321℃ 19评论 0喜欢

画心

毕业出来很多年后,才觉得最难画的是人心。也许你想画的不是别人的心,也许你想画的是自己的心。但是,自己的心也许自己都画不出来。 画的是人心,读的是心事。塔罗牌算不出命运的轮回,水晶球照不出人心的年轮。读着,读着,也便累了,忘记了从原点出发的目的,忘记了将要去的彼岸,到底是怎样的风景。 想着有一双慧眼,能将这凡尘之事尽收眼底。只是当事情都已成为过眼云烟,才发现原来从来就没有读懂过。 大概人都会想着走一步看一步。可是没有人知道这看的时候是会向前看还是向后看。所以人总会在失望的失去和命运的十字路口间徘徊。 曾经以为只要用心,就会看清楚别人的心。到头来,原来连自己都看不穿读不懂。 画得出你的骨骼,却画不出你的心。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

木魚 4年前 (2013-06-12) 884℃ 9评论 0喜欢

忘记时间

这北国的天气终不是我所喜好的模样,就譬如快走之时却突然下起大雨。想想却也发现原来并没有喜欢的天气的模样,大概境由心生。自从来到这里后终日郁郁寡欢,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就好像自己给自己扣上北漂的帽子之后,仿佛成如来佛祖五指山下那五百年不得翻身的猴子一般,喘不过气来。暗自想着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可是却终究没想起来,只好恣意怪责些什么,好让自己找点安慰。夜深之时总想去寻点酒精来小酌一番,可是真怕小酌变成小溺,淹不死不快却教他游泳,从此在我的海洋里如鱼得水。其实不愿一个人喝酒,是因为我怕死。数年之前的那个寒冬留下心理阴影,至今难以退却。 雨停,离开。被水冲洗过的街道在灯光的照耀下总是泛着我喜欢的光泽。耳机中传来胡歌的歌,『忘记时间』。胡歌的歌,仙剑三的歌。仙剑三是哪年的片子,我什么时候看过的,为什么...

木魚 4年前 (2013-06-08) 3042℃ 16评论 0喜欢

又开始数着日子过了

嗯,又开始数着日子过了。数着日子过就是说,只要有一点时间,就会去想今天是多少号了,还有几天。那种感觉就会像是已经被判了缓刑的人在等待宣判日的来临。好像我总是在数着日子过,因为种种种种事情,因为这或那的原因。只是这些会让我去数的事情大抵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所以我总是会希望时间突然就这样停住。 其实自己是能说服自己的。只是每每看到日历的时候,就会又不自觉地把手指按到那一个个数字上,开始慢慢的数,一,二,三。真的超讨厌离别,超级讨厌这种感觉。如果我能把所有的朋友都打包一起带走,也许我便不会这样讨厌这种感觉。 可是我好像又总是在做着自己讨厌的事情。虽然很多事情不是我主动要去做的,我只是没有选择。 如果可以,我祈祷这会是我最后一次这样,从一个不知道未来的城市,飘零去另一个不知道未来的城市。祈...

木魚 4年前 (2013-05-21) 1455℃ 20评论 0喜欢

比任何时候都厌恶离别

这几天天气一直阴雨,空气湿答答的,就好像能挤出水一样,到处是湿答答的,就好像湿答答的心情。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在想,要是我突然就说不走了,一切的坚持都撤销,那么也许生活可以立刻恢复成以前的那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没有理由,就像很多时候找不到理由一样,找不到理由留下来,也找不到理由继续着飘零的生活。 一天晚上,朋友靠在我的门前,突然说,明天中午一起吃的饭不会是散伙饭吧。一听到散伙饭我便又开始纠结起来。我说,散伙什么散伙,又不是去死,不是都还在么。他说,其实好难过,处了这么久终于熟悉了,却又要走了。我说,你不是年底也要走吗,到时候一样的结果。只不过我更早地让事情发生了。他想了想说,也是。 其实人生总是以离别为主旋律的。因为一生下来,没有几个人会陪你完完整整地走过所有的岁月。这样自己安慰着...

木魚 4年前 (2013-05-19) 1559℃ 15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