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分类::: 信手拈来

哦,你终于知道了。

①  铺天盖地世界杯,仿佛这是一场世界性的男人的盛宴。到处也能看到疑惑的妹子在问,世界杯怎么陪自己呆萌的男友看世界杯。好像这是男人的狂欢?好像是吧。可惜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球迷,虽然有时候也会饶有兴趣地看看足球赛,但大抵不会有什么兴趣。所以看到他们每隔四年一度的这场疯狂,我只感觉……好疯狂。 历史上我曾经最认真看世界杯的那次还是中国队出线的那次,米卢带着中国队露过几脚,结果还是没有然后。自那之后对足球和世界杯再无爱,那种感觉就好像你第一次认认真真用尽全力地去爱一场了,结果人家是个彻头彻尾的混球,然后你再也不相信爱情那样。但就算这么说,我还是踢过一点足球的。高中的时候曾经和同学们踢过很久,那时候我喜欢当后卫,看到谁带球过来了直接上去推翻。于是他们都不怎么敢跟我交手,按照他们的话说,是看...

木魚 3年前 (2014-06-12) 616℃ 1评论 0喜欢

暗涌

 最近在搬家。说是一直在搬家,却并没有多少东西被收拾好,至今仍然满地狼藉。只是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却依旧觉得困倦,困到只愿有张床,睡到天荒地老。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像很多人搬家。前些天在楼宇间穿梭的时候,总能看到很多人三五成群,搬着大大的箱子,或抬着桌椅板凳。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规律,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否就会有这样一拨人奔走在流浪的路上。只是我并无暇去关注他们。天气不算很好,有大风有大雨,有过山车般使着性子的气温。 我努力地把能带走的东西全都带走,不落下任何一点东西。看着隔壁的主卧的女生搬走后留下的满屋子物品,暗自感慨。地上堆满了他们的垃圾,到处都是塑料袋和成堆的废弃物品,让我想起了大学毕业的时候,离开寝室的那天外面的狼藉。毕业那年我是班里最后一个走的。我选择在一个明媚的夏季清晨...

木魚 3年前 (2014-05-13) 936℃ 6评论 1喜欢

走在哪都是流浪

又要搬家了。奇怪,为什么要说又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中介跟业主谈不拢了。谈不拢的原因很简单,业主想要房租上涨一千块,中介觉得吃不消了,于是一拍两散了。这究竟要上涨到多少呢?据说是六千五。而这六千五是什么概念呢? 我默默的算了一下,这只比现有的几户人家租金加起来总和少一百块而已。我突然觉得中介公司也挺不容易的。  理解和接受总是两码事。面对着这样一件不得不去找的房子,心中总是有一百个不愿意。极不情愿地出门,极不情愿地找中介,极不情愿地看了几套房子,当看到一个感觉还可以接受的房间时,我心中的厌恶感已经让我完全无视那奇葩的隔断设计和那无敌而脑袋进水的玻璃墙以及上涨的两白五十块钱,直接就拍板了。因为我没有多少时间去慢慢挑选,还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我还得搬家。看着中介公司里面墙...

木魚 3年前 (2014-04-27) 1564℃ 16评论 0喜欢

海棠无香

① 好像很久没再记点什么东西。其实并没有隔多久,却就是感觉隔了很久很久。 想不起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喜欢用键盘戳一些字来记载些什么的。 也许是从十年前开始。也许是从九年前开始。 当时间可以用年来做单位时,再去计较那三年两年的,似乎都不再有什么意义。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曾经有人问我说,你写那么多记那么多东西又有什么用,又没有人看。 我说,我希望终于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能看懂我写的什么。当他看到我的字时,就能知道我想说什么。 他们问,你有自信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吗。 我说,没有。哪怕没有这样的人,我也可以自己看。我怕我会忘记什么,我怕终于有一天我不记得曾经发生过什么。于是我要记下来,当我忘记的时候再去看看。便会想起那时曾经发生过什么。 可是事到如今,当我再回头去翻看那些东西的时候,我却只能一遍...

木魚 3年前 (2014-03-31) 709℃ 4评论 0喜欢

沿途的风景

 今天坐公交车下班,因为想去超市瞅瞅粽子,突然想吃粽子,在这种情况下公交车可以直接顺路超市,显得会比较方便。当然,粽子还是没有买到。 想起前几天有人问我是喜欢坐地铁还是公交车。我说地铁。然后朋友说,他喜欢坐公交车,因为可以看一路的街道,能感受自己生活在这个城市中。 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有同事跟我说,他喜欢坐公交车,虽然会要换车,也要坐很久很久,比地铁要久很多的时间。说到这里,他用特同情的目光看着我,说,你好不容易在这个地方逗留一段时间,在住处和公司之间两点一线,出了房间就是地铁,会对这个城市一点概念都没有的,完全没有在这个城市生活的感觉。   好像是吧。从一个房间走出来,走进一段黑黑的地道里。从黑黑的地道出来,又进了房间。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在帝都大半年的...

木魚 3年前 (2014-03-14) 1190℃ 12评论 0喜欢

致曾经只感动了自己的我们

 我们都曾经那样疯狂地迷恋着一个人。 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品味他的每句话,把所有自己觉得好的东西都送给他,然后憧憬着充满肥皂泡的浪漫场景。可是我们发现终究感动不了他,因为你感动不了一个你不喜欢的人,你也无法让一只猫对一只只会送他胡萝卜的兔子充满感激。当有穷的等待和耐心终于耗尽,场景中的肥皂泡终于失去了阳光下五颜六色的缤纷。我们为自己鸣不平,我们为自己喊冤。我们终于爱上了那个全心全意付出的自己,我们没有感动他,却感动了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后,相交线终于背离,我们都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可是每当再看到他,还是会想起那时疯狂的自己,和心无城府的岁月。我们终于在自己的付出中感动了一次又一次,舍不得那些再也回不去的全心全意。在一场又一场的梦幻中,唯有自己给自己的感动不变。我们终于发现,其实我们...

木魚 3年前 (2014-03-11) 978℃ 12评论 0喜欢

时差

 刚毕业参加工作那年,我自己第一次租了房子。虽然离开家的时候带的钱只有一千块,可是那时候隔壁的人帮我垫了第一个月的房租,那个老大爷虽然很抠门却允许我按月交房租,那时候不觉得多了不起的事情,现在回过头再看看,却是再也不曾遇到的善待。搬进去的第一天很开心,就像第一次离开妈妈袋子的袋鼠一样,到处乱窜。我喜滋滋地揣着两把钥匙去建材市场买窗帘,高兴地到处乱窜。就这样,钥匙在我手没有焐热,就被我遗失在不知哪里的角落。等我站在门口,手在空荡荡的口袋里摸索了半天,却只摸索到裤兜一角的洞。我对隔壁的人说,我钥匙丢了,你能回来帮我开下门吗。他在电话里惊讶,你刚住进来就丢钥匙拉?等着啊,我刚下班马上就回来。我蹲在门口,等了十分钟又十分钟。给他发短信,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他回复说,就到门口了,马上就到。然...

木魚 3年前 (2014-03-10) 799℃ 4评论 0喜欢

心曲

 晚上同事们去 KTV。KTV的名字好像叫果冻KTV,@蒋陈姗 是你们家开的不。其实不喜欢去,或者说不想去。不想去的原因大概始终如一,因为于这些事情上我在意的不是事情本身,我并不怎么需要这些事情带给我本身的愉悦感,而是看与谁同行。于这些事情上,大概我会宁愿自己一个人去,疯疯癫癫的。有同事带家属,但众人怂恿他俩唱『广岛之恋』的时候,被毫无悬念地拒绝了。拒绝的原因是,『唱过这首歌的情侣最后都分手了。』究竟是不是这样我没有再去追究,却突然想起了六年前那个站在喧闹的人群里拿着麦克风的瘦高个男子,哽咽地说『下面这首歌是千千阙歌,我每次都会唱,因为我和我女朋友那么多年长跑的爱情不得不结束时,我们约定了唱的最后这首歌。』他哽噎的话没有能再继续,没有人注意到他快哭出来的表情,因为人们都...

木魚 3年前 (2014-03-07) 804℃ 5评论 0喜欢

亲爱的树洞

 我曾经有那么几次从梦境中惊醒。梦中的我筹办了一场婚礼,似乎从头忙到尾,尽心尽力,忙里忙外。一切好像都很曲折很波澜,一切又好像都很热闹。说是婚礼还是很刻意的感觉,因为那场面土鳖的像是一场庙会。梦境的结尾我突然发现,在那个地方进进出出的人全是陌生人,他们笑着,说着,比划着,而我在他们之间穿梭着,仿佛是空气一般。没有人能看到我,没有人和我说话,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却都径直从我的身体上穿过去,仿佛我就是一阵空气。然后我就被惊醒,从床上坐起来,冷汗湿透了睡衣。 其实我做过很多恐怖的梦,梦境包罗万象,有很血腥的,有世界末日类型的,也有很怪异的。可是无论是什么样的梦境,我竟然都能很安静地做到直到我睁开眼睛,顿觉生活并没有那么黑暗,一切都很美好。能那样把我从梦中惊醒的,只有两种而已,而那种虚无...

木魚 3年前 (2014-03-02) 1280℃ 15评论 0喜欢

花开堪折直须折

友人送我两小罐黑巧克力,小小的罐子,黑色的。尽管对这些东东不是很在行,但表面贴着的纸质标签和原本罐子上的韩语都在告诉着我,这不是两罐普通的巧克力。本想好好的留着,等到有人可以一起吃的时候再吃,或者什么时候是良辰吉日适合吃巧克力了再吃。 可是帝都的夏天真的很热。当那个夏天只过去不到一半的时候,我整理东西看到了它。拿在手里摇了摇,却不在听到里面碰撞的清脆声。打开罐子看去,才发现那些巧克力早已融化,在罐底结结实实地结成硬块,很牢固的样子。我试着去戳了戳。岿然不动。 在某一年,我曾经在超市流连时捧回一罐咖啡,鸟窝的。挺大的一个褐色玻璃罐,里面是颗粒状的咖啡里,蓬蓬松松的,看起来很像咖啡的样子。挖了一勺泡了喝,心想着和普通的速溶的真不一样,看起来很好喝的样子。可得慢慢地喝,要是有...

木魚 3年前 (2014-02-24) 2144℃ 27评论 0喜欢

无处安放

 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如果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倘若没有婚姻,爱情将死无葬身之地。』看吧,再牛逼的爱情也要有个栖身之所。没有了栖身之所,就游离在天地玄黄之间,成为无处安放的情愫。只是无处安放的何止青春。我总是想着物是人非。当岁月南飞,有人离开,有人仍在。场景仍在,人却早已不是那时的人。直到这举国拆迁的风潮肆虐了整个县城时,才发现,当时间拉得足够久后,不止是物是人非。很久很久以前站在那破破烂烂的小路上看着远方,眼前能映出的是仿佛还在昨天那活跃的身影。如今,当一切成为废墟时,走在曾经熟悉的路上,却再也想不起脚下曾是何处。母亲说,『还记得吗,这里以前种着很多的黄豆和绿豆。』我茫然地看着眼前长满野草的田地,再想不出当时的场景,却隐隐约约地感觉似曾相识。那片破落的丛林,好像...

木魚 3年前 (2014-02-19) 661℃ 2评论 0喜欢

天空之城

 忽然记起曾经那些十分钟爱音乐的时光,忆起那些追随音乐的岁月。 大概有史可考的沉醉于音乐的历史,已是十年前的事情。大二时,最爱用电脑做的事情,莫过于下载音乐。说不清那是叫听歌还是欣赏歌,大概生就一副木耳,是不懂得欣赏的。那是炎炎的夏日,下的歌很多很多。那时去的是极品音乐,还是海明介绍给我的一个音乐分享网站。下载的歌或音乐大多是MP3,192KBPS ,连320K都舍不得下,因为那是个硬盘比生活费高的年代,我的硬盘还是80GB,这个和当今动辄TB的年代相比不过是零头的大小。第一块很大的硬盘不过是120GB,那是05年才有的。而第一块1TB的硬盘,则要追溯到2010年才拥有,当然这是后话。总之,那时候惜硬盘如金。下的歌很多,却很杂,有些是名不见经传的歌手,有些是音乐。很多很...

木魚 3年前 (2014-02-17) 709℃ 3评论 0喜欢

听不到

 ①我和一群死党们一起看电影。看『西游降魔记』,这是一部我始终没看完的电影。当那个猪妖出现的时候,我正一个人躺在凌晨关灯的房间里,困意来袭,当猪妖蹦出来的时候,我吓得睡意全无。舒淇笑着说,你想谢我啊。 然后昂起头闭上眼,撅起厚厚的嘴唇。文章吓得后退了两步,问你怎么了。舒淇睁开眼,嗔怨道,女孩子闭上眼就是要你亲她啊。看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们把头齐刷刷地扭向我,『你笑点是不是太低了,这里有什么可笑的啊。』 于是我抿起嘴,憋着笑。好像只有他没笑。 ②他问我,你为什么笑?我说,原谅我一声放浪不羁笑点低。他说,去死吧你,一定有事儿,说,你想起什么事儿了?我斜着眼瞄了他一眼,『有啥事儿也和你无关啊,你这么关心做什么。做男人八卦到你这地步,也真算旷古烁今了。』 他轻叹...

木魚 4年前 (2014-02-09) 1081℃ 7评论 1喜欢

对不起,那些再也回不去的过去

 每当我在磁盘里流连的时候,总能在不经意间翻到一些过去的东西。过去的东西,也许是六七年前刚工作时候的记录,有可能是两年前的东西,也有可能是十年前的东西。素来有把资料东拉西扯乱放一起的毛病,还总是想着这叫怀念过去珍藏时光。在不经意间在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仔细看了看,便就想起了那时的场景。这才突然发现,原来那些时光未曾老去,却早已远离。多想告诉那时候的自己,不要觉得大学的生活多么无聊,因为以后无聊可以发呆的时间还有很多很多。多想告诉那时的自己,在家和寝室里的时候多和他们说说话,因为以后你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要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住,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多想告诉那时的自己,勇气和热情都是不可再生的,省着点花。多想告诉那时的自己,上课和挂科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和买车买房相比,简直太轻松了。...

木魚 4年前 (2014-01-23) 1302℃ 18评论 0喜欢

Where's your dream

 前几天去了一趟三亚,两天两夜。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是一出随波逐流的小事儿。三亚的气候不见得多么让人舒服,早晨冷死,中午热死。三亚的景致并没有那么让我心动不已,除了大海似乎是有那么点儿好看。或者说,我并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三亚的风光,也没有什么机会。去三亚是因为公司的年会。听到这么说的朋友第一反应都是,好奢侈,好铺张,十分土豪。可惜的是,没有阳光沙滩比基尼,没有沙滩排球。在三亚的几天几乎没吃饱过,饿着肚子还得听领导们兴奋剂似的演讲,还得看一群人的狂欢,在抽奖,在领奖,在拿着土豪金笑吟吟地对着镜头拍照,在激动得嘴角抽搐着举杯,『啥也不说了,干』。唯一的收获是抽奖中了一块移动电源,为此付出了最后一天自己掏腰包吃必胜客的代价。 听着近乎洗脑传销式的鸡血演讲,听着这CEO那个VP在阐...

木魚 4年前 (2014-01-18) 1484℃ 16评论 0喜欢

重要吗?不重要吗?……

下午给父亲打电话,因为家里的客厅没有装空调,所以从网上买了一个电油汀寄给他们,告诉他这两天记得呆家里收货,不要乱跑。父亲说我正好想找你呢,我不想装有线电视,可是你老妈想装,你的意见呢?我说装就是啊,你们看电视那么多的,当然装最好的。父亲说我已经装上那个山寨的卫星锅了,所以感觉这些钱就可以省了啊。我说这点儿钱有什么好省的,你们看电视那么多, 可是那个卫星锅就只能收那么几个台,还是装有线电视吧。父亲说,那好吧,本来我是想着我们已经老了,都已经不挣钱了,就能省点是点了。我愣了愣,『还是装个吧,你在家里就只能看电视了。』父亲沉默了一下,『那好吧明天我去装个。可是取暖器真不需要啊,那么费电。』我一个劲地说,电不是事儿,冻着才是大事儿,开着取暖器就别抽烟了啊,空气不流通的。父亲呵呵笑了笑说,没...

木魚 4年前 (2014-01-11) 1965℃ 20评论 0喜欢

哀莫大于心死

晚十点的风还是很冷的。当然,有可能只是因为降温的关系。总之,我是感受到风的凛冽了。当风划过脖子的时候,能感觉到它从衣服的缝隙潜入,贴着肩膀而过。那一刻冰冷附体,好像浑身感受不到一点温暖的存在。于是我忽地就想到了那句话,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心死后,也会感受到此般冰冷。哀。莫大于心死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会把它写成,『哀漠大于心死』。猴子总是轻轻地摇着头,你们都写错了。我和她辩,哀漠比心死更悲哀,难道理解不通吗。于是猴子就再也不说话了。 说这些的那个冬天,我们四个,人头攒动,窝在新区西门外的那个馄饨店里,坐在一张桌的两边,一边嬉笑怒骂着,一边在雾气间埋头大口吃着像小笼包那么大的馄饨。店铺里面的右上角有一台电视机,放着一些音乐电视。我在那里第一次听到了阿桑的歌,『受了点伤』,莫名地就痴迷上了这首歌...

木魚 4年前 (2013-12-10) 943℃ 3评论 0喜欢

杂记 20131202

前几天在新浪微博上又看到了一个以前看过的帖子,说的是自己QQ中那再也不会亮起的QQ的最后一句签名。四十多条回复,条条戳中泪点。     看到这些的时候,我便想起了大学的一位同学,这两年才因病去世的。他的QQ也是再没亮起过……虽然在这之前,也没亮过多少次。我好几次去他的QQ空间溜达,但是爱玩游戏爱看小说的他,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他的QQ签名一栏,却是空白。   我的QQ好友好多呵,足足八百多。有朋友说,你的交际圈真广。可是……   嗯。将近一半都是问问题来的。有时候我会想,怎么会在不知不觉中就加了这么多人,他们的很多人都是问句话,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偶尔会蹦出来问我,你是谁。所以已经很久没再看任何加好友的请求了。 看了看这些...

木魚 4年前 (2013-12-02) 3878℃ 38评论 0喜欢

梦终究碎成长河

 那条河名叫岁月。 最近总是在想,多少年前,那时自己做着的是什么样的梦。又或者会想,我现在做的事情,究竟是多久以前的梦,又或者,从来就不是我的梦。大概人很脆弱,能坚持的,只有那么几件事。太多太多的梦想,终究是要放弃的。人总是要坚持自己的梦想的,可是没有人能告诉你,你的梦想中途会不会要变卦。 我们总是能听到那些很励志的故事,那些最终寻得梦想的人物曾经都有一个看起来天方夜谭的梦想,然后当别人都放弃的时候,他们坚持了。他们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坚持了,然后完成了梦想,多么励志的故事。可是历史的皑皑白骨总是会被人遗忘,那一撮撮英雄人物的成功是踩着多少无声无息地失败的亡灵走到的。所以你看不到究竟有多少人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却还是失败了。又或者,在他们付出太多太多精力之后,还是选择了从善如流,做着自...

木魚 4年前 (2013-11-25) 6347℃ 56评论 0喜欢

我们究竟是从什么时候长大的?

 我总觉得自己没长大,因为根本不记得从什么时候才是长大了。脑海中还惦记着那些光着脚丫在田埂上奔跑、叉腰挺胸站在路上和母亲顶嘴的画面。 小时候每年春节走亲访友时,总要坐那些中巴车。小孩子往往是不用买票的,因为他们可以坐在大人的腿上,售票员阿姨们也不会在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再去坐车的时候,母亲总会和售票员怪阿姨们讨价还价,说孩子还小还能坐在腿上,所以不要买票算了。再到后来,母亲也不会再去讨价还价,而是开始本本分分地直接再买一张票。我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买票的那年 ,大概就是母亲认为长大的时候吧。小时候春节的压岁钱都是没有自己的份的。那时候压岁钱不多,也就是二十到五十,穷人家的孩子,都这样。但即便是这样,母亲每每也会在年饭后,找出各种理由再收去,比如代我们保管,帮我们收...

木魚 4年前 (2013-11-13) 1092℃ 3评论 0喜欢

嗨,好久不见。

 无意中又看到这支音乐短剧,『Mirred Life』。动人的音乐,美丽的画面,美丽的故事。我突然就想起了另一只MV,五月天的『干杯』。记得这支MV最初是一位老同学的空间说说中提到的,说不错。我只看了一次,便喜欢上了这支MV。   几分钟的人生,虽然很短,却很完整。大概人的一生就会如此吧,万变不离其宗。也许你会过得很富有,也许你会过得很忙碌,也许你会过得若有所失。 于是感觉人生很短,真的很短。一叶知秋,满地的黄色叶片翻滚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岁月翻滚的身影。很快就要挥别2013,而2012仿佛却还在眼前。直到我盯着日历看时,才发现那些岁月早已过去,而我想起昨天的事情时,却依旧用着,不久之前。便又感觉很多事情原本不需要苛求。岁月本来就很短,并没有多少时间给你去挥霍...

木魚 4年前 (2013-11-11) 1916℃ 8评论 0喜欢

爱情买卖

 如果非要说爱情是一场买卖的话,那体现得最淋漓尽致的,莫过于相亲了。 合租在同个屋檐下的,有个姑娘。每当我路过她门前时,我总能看到她坐在地上,伏在小电脑桌前面,专心得捏着什么东西。直到我又一次路过时,她正好起身。我问她捏的是什么。她顺手就拿起俩小物件儿,递给我,说,送给你了。我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软软的,好像橡皮泥。    我说,这橡皮泥啊。她说,才不是,这是面粉。然后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面粉的话,颜色怎么弄上去的。   多么复杂的细节。有很多疑问,却毋须多问,还是留点神秘感吧。但就算这样,这精细的造型,丰富的细节,传神的造型,还是让我很是震惊。我说你这样的可以拿去摆摊了,这么精致一定会有人买的。她笑着说捏着好玩而已,做的都送给朋...

木魚 4年前 (2013-11-03) 3699℃ 21评论 0喜欢

嗯?

 ①最近迷上了苏打绿和五月天的几首歌,于是单曲循环听了不知道有多少遍。有时候我党得与其说是在听歌,不如说是在听自己的心情。大致如此吧。那些年听过的歌和爱听的歌,几乎都有着故事的原型。想来原就是听不懂古典乐的,因为它们没有歌词,而木耳还没有到会能理解那些乐符的程度。 ②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宿敌,赶巧的是他们往往都是别人家的,比如别人家孩子,别人班里的学生,别人的老公,别人的女朋友,别人的员工,别人的同事。做人好累。动不动就把和自己有关系的人拿去和别人比,大概是国人经常会犯的错误吧。不过有时居然别人家和你性别相反的也能成为宿敌,这倒是我没想过的。 ③前些天听到这样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就是有句熟得不能再熟的话,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传说这还是三国枭雄曹操的话。它的出现频率是如此之...

木魚 4年前 (2013-10-31) 3276℃ 13评论 0喜欢

三寸无言

 周六的时候我去了报刊亭,为了买点过期的报纸回来垫地面。报刊亭的老板很大方地给了我好大的一叠报纸,我问他多少钱,他说给个两块就好了。走回去的路上我看了看这些报纸,才发现只隔了一天,是周五的报纸。不过隔了一天而已,它们就已经被归类到过期的行列,几乎没有身价。这让我结结实实地唏嘘了一番。 今天睡了整整一个白天。一觉醒来,天都黑了。然后我又结结实实地坐着发呆了一个晚上,没有上网,没有理会任何人。 白天的睡眠很显然不是一帆风顺的,大大小小的可怕的可爱的梦一个接着一个。 梦到那些见过的没见过的想过的没想过的事,梦见那些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无所谓该不该出现的人。没有一个梦是彩色的,没有一个梦是笑着结束的。 突然觉得人都是中性的。一个人的话说得越多,那他沉默的时候便愈加让人焦...

木魚 4年前 (2013-10-27) 891℃ 9评论 0喜欢

为了把那些会慢慢不再可以完好保存的事物存入电脑

 于是我买了一台扫描仪。那些事物很多,比如小学毕业时候的纪念册。       这是一本十六年前的同学录。而上面的两张图中的人物,其实一个是小学毕业时写下的,一个是初中毕业时写下的。初中毕业,跨世纪的年度,十三年前。当然写下这些字的都是女生。因为那个时候娃娃们的字,大多数都像是几根草戳出来的一样。 上次有人问我空间音乐都有哪些,因为他很多都挺喜欢的。所以看了看,把到现在为止的整个列表都罗列在这里,有兴趣的同学按图索骥吧。 PS一下,貌似我的年费绿砖一个月可以送出去30首歌(给别人当空间背景音乐),每次的有效期30天,而30天后可以再送,所以……嗯哼。 [序号] 标题 (歌手, 专辑名)================================...

木魚 4年前 (2013-10-07) 788℃ 7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