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分类:: 信手拈来

150409.碎言

① 我从来不轻易说“家”这个字眼。我只有在真的回家的时候,才会说我回家了。在这之外的任何场合,我会想尽任何办法用任何可能的字眼去替代这个字。 在我眼中,我每天就是在公司和住的地方来回折腾。对,住的地方,或者说是落脚的地方,或者说是借宿的地方。 总之在我看来,它们是不可能被称之为家的。   ② 晚上在看手机铃声的时候,听到了一首歌。QQ音乐的听歌识曲识别出来一首奇怪的完全不搭边的歌,搜歌词也找不到结果。扔到搜索引擎里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情歌只要你懂》。 寻摸了一下出处,原来是一首自己创作的歌。 多好啊,会自己写歌,会自己谱曲,会自己唱出来。好像说自己唱的是友情不是爱情,可是也许唱歌的人自己都分得不是那么清吧。 (http://yc.oyinyue.com/1223/1542/2936...

木魚 3年前 (2015-04-09) 2028℃ 1评论 2喜欢

碎念·2015.03.31

其实就在我这样写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忽然就想起了初二的时候愚人节那天他们扬言要整蛊老师的样子。有人说愚人节是个表白的好日子,因为有愚人节这样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梯子可以让你全身而退。这样的段子传得多了,假话也变成真话。就好像我们给自己写什么签名的时候,也总喜欢拿着歌词来做幌子一样。 站在从未到过的陌生城市,看着似乎连路灯颜色都不同的场景,听着似乎无法听懂的声音。那一种感觉,就好像你是一个漫画中的主角,然后你突然穿越到了一个连画风都完全不搭的场景。 (这张照片是在一个公园拍的,经过了足记这个时下比较火的APP的处理。这是个好玩的APP,虽然本身有些地方比较可疑。) 就在31日的时候一个同事离职了,一个平日里比较贱的同事。虽然平时可讨厌他了,因为太喜欢犯二,可是突然说离开,竟然还是...

木魚 3年前 (2015-03-31) 1819℃ 3评论 5喜欢

2015.03.20 无题

  昨晚一夜没睡,到现在也没睡,合两天一夜。不过这算不得什么,之前又不是没干过。还在学校里念书的时候,偶尔也会熬夜,熬夜干嘛的我忘记了,反正最后结果就是只睡了半个小时,然后就匆匆去上课了。路上有时会遇到猴子,她会跟我争说,不不,你睡半小时了就不叫通宵了,因为睡和不睡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昨晚不是没睡,而是各种复杂的原因综合了起来,导致了一个通宵的假象。先是在给笔记本升级系统,可是因为一些意外导致了两次失败,所以每次三个多小时出去了。而其中第二次最后一步眼看着98%了,却卡死了好几个小时——看起来好像是死机了,却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于是琢磨着先去睡觉吧,让它在这边挂着,如果早上起来还是这样的话,应该就是死机妥妥的了。可是平时睡觉就不怎么踏实了,这还有个事儿呢怎么能睡踏实。于是根本睡不...

木魚 3年前 (2015-03-20) 1312℃ 1评论 2喜欢

其实我们都是热爱公平的,从小就是

  今天看到朋友圈里一个朋友说他在帝都吸了一天的雾。然后他竟然没有说要请我吃饭。真是太难以置信了,竟然有人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于是我决定画圈圈诅咒他的三星手机掉马桶里! 当我们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们总是一群直来直往的有话就说有仇必报的天真的孩子。然后我们还都乐于分享——当看到别的熊孩子有啥好吃的时候,我们总会流着哈喇子围上去伸出自己无私的手,希望能分得一杯羹。很多时候这种策略是奏效的,当然也有很多时候会失败——原因很多,可能是因为没了,又或者不多,又或者那个小屁孩跟你不熟根本就不想给你。总之我们就是没吃到。于是我们继续流着哈喇子看着旁边在吧哒吧哒啃着的熊孩子,感觉到自己深深地被侮辱了。于是我们为了隐藏自己的愤怒,往往会愤怒地用袖角擦嘴,然后说,“谁稀罕啊,不吃就不吃,以后...

木魚 3年前 (2015-03-18) 1244℃ 0评论 4喜欢

春天适合飙哭戏

一。 次卧搬来的家伙貌似是个烟鬼,走廊里和卫生间里经常飘着烟味。于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一下,便打印了一张A4纸说尽量避免在卫生间里和走廊里抽烟、就算在自己房间抽烟也尽量开窗通风云云。外面正在雾霾呢,空气也没那么好,不过就是和吸烟的烟雾比起来不知道哪个厉害就是了。 之前脑子一抽买的激光打印机,全用来打印此类的通知和标语了,想想还真是物尽其用啊,说不定改明儿我还可以打印一点儿小广告自己出去贴。   二。 我不是标准的韩流粉丝,严格来说我谁都不粉,因为向来觉得这些娱乐明星做粉丝没有半毛钱的偶像力量,除了让自己智商下降之外。所以我常听的歌总是随着我口味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在大学时我总是听梁静茹的歌。毕业后,在那之前从来不听的五月天的歌也喜欢听了,因为那歌词摄人心魄。至于信乐团啊花儿乐队之类的歌...

木魚 3年前 (2015-03-17) 1701℃ 3评论 0喜欢

有些时光,还是会被你遗忘的

① 我买了一些火腿肠,双汇的啥啥,本来是为了吃泡面的时候当伴菜的。谁知道最后没买泡面,于是便在那边放着了。后来发现之前囤的很多酒竟然要过期的,原来酒也会过期啊,于是喝呗。喝得不多,每次只有一杯两杯的样子,度数也不高,大抵是一些力娇酒预调酒之流。慢慢地竟然喝掉了三五瓶,而两大包火腿肠也被吃掉了。 突然就想起了好多年前酗酒的那个冬天。很多很多年前一个朋友说,死鱼,你以后一定是酗酒死掉的。我笑,说怎么可能,我都不会喝酒。很多很多年后再想起那些话那些酒,忽然很后怕。 ② 他手机丢了,大清早的出去买了个早饭,竟然就丢了。于是躺床上看书,反正没课。 她扭捏地跟在室友的身后慢慢摸进了寝室,很不安地坐在床边,抬起头四处张望。他看着她,笑,“你怎么好像很不安的样子?”“嗯”,她一边答应着,没有收回打量的目光...

木魚 3年前 (2015-03-13) 1215℃ 2评论 1喜欢

梦里梦外的狗血人生

一。 昨晚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好长好长。梦的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嗯。开始的时候好像是一个家庭剧,在一个朋友的家里,住了些日子,和他们小两口一起生活。好像住的还是一个小高层,应该是十几层还是二十几层来着,因为我记得我说站在落地窗的边缘会头晕,不自觉的往后退。就这种家庭剧的氛围不到一半的时候,战争突然爆发了。稀里糊涂的在一个战壕还是破落的屋子里面,和一群长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们在商议着抵抗外来的侵略。他们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嗯,因为好像还有一大波幽灵,半透明的白色,飘来飘去,飘来飘去,会从窗户里飞进飞出,会从井里钻来钻去……然后敌人来袭……奇怪这些敌人虽然个头长得都很硕大,但却比我这边的伙计们更像人。他们骁勇善战,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于是很快我们就战败了……就在此时我发现嘴里有...

木魚 3年前 (2015-03-09) 1205℃ 2评论 0喜欢

春节2015③ · 故事 · 花落成蚀

一。 帝都的天,几乎不会下雨,和它几乎不会下雪一样。很久很久以前我在路边买了两把彩虹伞,一把是折叠的,一把是直杆的。不曾想从买后,就没用到过。曾经下过那么几次雨,却不是错过,就是被淋。 大概南方的梅雨季节快到了吧。在宁波的时候我愁梅雨季节愁了六年。因为每当梅雨季节的时候,我几乎会忘记阳光的形状。而空气会到处都湿答答的,好像可以捏出水一般。有时候潮得狠了,墙壁会渗出水来,然后长出一块块青绿青绿的霉斑。 帝都最让我舒服的事,大概就是晾衣服了。即便外面是狂风大雨,晾上的衣服也会在一夜之间干透。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二。 她死得很早。早到所有人都觉得她早。而说起她时,却又都会说,她真可怜。她是得肺癌死的。在她死后不到几年,她的老公也死了。她老公死得很轻松,一觉睡去后,就再没有醒来。心肌梗塞。留下了...

木魚 3年前 (2015-03-08) 1227℃ 0评论 4喜欢

春节2015② · 时光

时光这东西,总是让人猝不及防。这是15年到来的时候给我的感觉。于是我忧郁了整整两个月。 一。 我第一次深刻注意到时光这东西,还是在10年春节的时候。那年的春节,年三十下午拜祭爷爷奶奶,晚上拜祭了外公和小姨娘。回来盯着外公的遗照,才惶恐地惊觉外公已去世将近十年。外公是在我上高一的那个春天去世的,去世的时候我正在上英语课,上午九点多。他是个退伍军人,抽烟很凶。于是他因为肺癌去世,毫无悬念。那个春节我还知道了一个堂哥去世的消息,急性白血病,去世了大半年后我才知道。而母亲的姐妹们中一个传说中身体一直不好的姨娘也去世了,确切的时间并没有详细问过,也是那几年的事情,而她我连见都没见过。据信是肺癌,但是不是原发肺癌不清楚,因为之前有过乳腺癌,这种特别关照女人的癌症。 从那时开始,每当春节将至,每当新年将...

木魚 3年前 (2015-03-07) 1342℃ 1评论 6喜欢

春节2015① · 变迁

  我想,春节,大概就这样了吧。 ① 小时候总是很期待过年,不管是尚未念书时,还是已经在念书的时候。春节总是和好吃好喝无忧无虑联系在一起,成为记忆中最美丽的时光。过年多好。有那么多可以玩而不被骂的时光,也有做错事却不用挨打的特权,有那么多好吃好喝的大餐,也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烟花鞭炮。 小时候的年总是在雪中度过。放寒假后,天会越来越冷,冷得没有暖气的我们只能躲在开着屋子里,把门悄悄开一条缝向外张望。外面是阴冷的世界,有北风呼啸而过,从门缝里往屋里钻。老天爷总是很仁慈。在下大雪前,会下盐豆子来告诉你将会发生的事情。他们都说盐豆子是小冰雹。到底是不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下得很急,很短,噼里啪啦,很快就会在地上攒起薄薄的一层。然后便是一阵安静。安静之后,便会看到鹅毛大的雪花从天而降。那...

木魚 3年前 (2015-03-03) 1888℃ 6评论 2喜欢

选择信任

① 曾经有个女孩告诉我这样一件事。 她和她的前男友在路上走路的时候,经常会做这样一个游戏,就是男孩牵着女孩在前面走,让女孩把眼睛闭上,跟着男孩走。可是女孩总是走不了多远就忍不住把眼睁开。 她这么说的时候略略带着遗憾,说大概没有安全感,就是相信不了人,所以后来才会分手的吧。 ② 几个月前,小区换智能电表,需要住户在家的时候才能换,因为要确认度数。 这个破落的小区的电表箱在楼层的拐角处,是一个阴暗的小箱子。所以他们想要看清楚度数的话,需要自己带一个电筒,或者一般的选择便是在头顶上戴个帽子,帽子前面点着一盏小电灯。那种小电灯用的电池大多不好,就好像很多年前用来给随身听插电的那种电池一样,用不了多久就会渐渐黯淡。偏偏换电表这种事儿却又是一件挺费时间的事儿。于是他很愁。 在那之前不久,我曾经从淘宝上...

木魚 3年前 (2015-02-14) 1399℃ 4评论 3喜欢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一。 所以天才和疯子其实是好基友。 二。 之前有个姑娘给我介绍了一本书,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回头看了看,发现QQ阅读里有这本书,只不过电子版要四块……QB。有钱,任性。四块大洋而已。买买买。于是花了一个星期看完了。其实不是很厚的书,只有二十章,每章也不是很长,很像小说的那种。 文字本身还是有点趣味的吧,小说的情节也无从考证真假。至于笑到落泪,好像并没有,可能我笑点比较高,泪点也比较高的关系吧。那个姑娘我真心觉得笑点比较低,因为那天她拿着这本书在我面前念,念一点笑一点,笑到花枝乱颤。我总认为笑点高或低都有他的原因。笑点低的人可能说不出的苦很多,笑点高的人可能受过的伤太多,总之人都是不容易的。 我想之所以这本书会被那么多人注意,可能还是因为他写的点都是每个人都敏感的地方吧。时间,爱情,...

木魚 3年前 (2015-01-18) 2307℃ 5评论 4喜欢

一语成谶

一。 很多时候人的命运就像一本书里写好的那样。你可以不甘心,你可以绝望,你可以热情。只是无论如何你都改变不了最后的结局。你可以让一路开满花瓣,你也可以让一路铺满荆棘。你知道最后的归途都是一如既往地恒定。所以你丝毫不介意让那时间再慢一点。慢一点,片刻永恒。 二。 突然想起来半年前,主卧还没有易主的时候,住的也是两个女生。好像在这三四五环的地界儿,主卧永远是两个女生一起住的比较多,至少我遇到的都是。原因大概显而易见,主卧高大上,比较舒服点,但是比较贵,两个人一起也好有个伴儿。但这样有个弊端,当一个女生搬走的时候,另个女生大抵都是也要一起搬走的,因为再找个伴不易,一个人承担房租又显得有点吃力。 之前的两个女生住的时候,她们每天晚上都会自己做饭。与她们相比,我则是属于几乎不做饭的类型。做饭是我刚毕...

木魚 3年前 (2015-01-14) 1479℃ 3评论 0喜欢

路过你的脆弱

一。 我总觉得每个人其实都是会脆弱的,就像每个人也都会坚强一样。一个人有多少的坚强,他就要消化掉多少的脆弱。所以一个平日里总是一贯坚强的人,一旦被现实打败,就会溃不成军。而一个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人,到了最后关头,反倒会愈发得坚强。这就像哭泣得最沉重的人,往往笑起来也最欢快一样。 我没有那么坚强。所以我也没有那么脆弱。我带着我骄傲的自尊,携着脆弱的坚强,游离在虚幻和现实的边缘。 二。 一个同事离职了,是个产品同事。他要走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我原以为那会是春节后的事情。在IT公司,人来人往,大多都已习以为常。他们说,在一个公司呆满两年,其实已是很难得的事情。可是两年真的很长吗?再过半年我也就呆了两年了,可是,毫无感觉。 他是我的校友,前年刚从合工大毕业。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

木魚 3年前 (2015-01-13) 1341℃ 1评论 2喜欢

终于差不多折腾好WordPress了,过程挺艰辛的

终于差不多折腾好WordPress了,过程挺艰辛的。 我码文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大学时。非计算机专业的我写程序,一个人写啊写,漫无目的地写,有时候写得郁闷了,便写点什么。 那时候写的很少,大多只是零碎的疯言疯语。自己在论坛里开一个帖子,不断地回复,写着。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觉得,好像应该写得长一点,再长一点,长到能把一个心情写进去,长到能把想说的话全都写进去。 于是便开始写博客。自己写过博客程序,在上面零零散散放了好多奇奇怪怪的文字。直到工作后,我突然发现没那么多时间去写博客程序了。 因为我还要写博客,还要工作,还要忙着奔跑在奔小康的道路上。 于是便想到了QQ空间。 大企业的服务还是可以的,足够稳定,自己还可以省心,多好。虽然QQ空间的各种服务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嗤之以鼻,可是对于大部分不是IT行...

木魚 3年前 (2015-01-12) 2598℃ 13评论 4喜欢

你若未来,我怎敢老去

外面的天气挺好,想出去走走。可是总觉得一个人逛的就好像一只孤魂野鬼,飘来飘去,任阳光再烈都留不下影子。何况冬日的阳光根本不会有多猛烈。冬日里躺在椅子上晒阳光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只可惜这朝北的阳台永远只能看到对面的窗玻璃反射过来的阳光,明晃晃的,稀稀落落的。所以阳光是无法普照到每个角落的。 我很讨厌北京的冬天,讨厌到无以复加。如果没有风,那天空总是灰蒙蒙的,蓝得很苍白无力。倘使有冷空气临幸,天空会很湛蓝,可是街头的风会很大,顺着你的脖子灌进去,绕着你的身体,让你体验什么叫凄凉。而北京的街头能看到的树,最多的是那些已经落光树叶的枝杈,光秃秃的,在风中摇曳。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杈在明亮得近乎惨白的空气中摇晃的样子,感觉特凄凉,感觉这世界到处充满了寒冷和匆忙。 最近在思考人生。谁问我在难过什么,我都这...

木魚 3年前 (2014-12-27) 1850℃ 14评论 1喜欢

我和上官燕

昨天凌晨打的的时候,车上的广播里用很低的声音在放着一首很熟悉的歌,我却完全记不起这个旋律到底是哪首歌。在一个红灯路口停下的时候,我才清楚地听到几句歌词。于是掏出手机搜了一下歌词,发现是赵薇的歌,『我和上官燕』。怪不得这么耳熟却又陌生的旋律。这首歌是2005年的歌,曾经蛮喜欢听的歌,却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再听到过。 2005年。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其实那时候的资料,很多我 都能找到,比如那时候写过些什么,说过些什么,和朋友们在一起打过什么样的哈哈。虽然很多东西已经无从记起,可是大抵还是有很多文字资料可以查阅的,甚至可以追溯到2004年。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一直要执着地保存着这些资料,就好像我一直执着地将所有的QQ聊天记录都存着一样。07年的一场事故让我丢掉了在那之前所有保存的聊天记录,于...

木魚 3年前 (2014-11-24) 1670℃ 12评论 0喜欢

勇哥,你可安好

 晚上在翻硬盘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豪杰春香。这是我看过的韩剧中最喜欢的一部。然后我就突然想起了勇哥也很喜欢它。那些个没有回家的暑假,勇哥曾对我说,他最喜欢看这个韩剧了。时光总是刷刷刷地过去,不在乎那最初的一分一秒是多么得难熬。 如今,14年已到,勇哥离开已近两年。看到勇哥QQ资料的时候总是禁不住回忆勇哥还在时挤在电脑前看电视的画面。还记得那年你弄丢的我的MP3。 岁月总是要过去的。想起了这些,我却越是钟情听这些歌。勇哥,你已解脱。告诉我,那里没有这些,对吗。虽然我算不上你的哥们,但我大概会在此生记得你的存在。勇哥。生前没有这么称呼过你。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喜欢这些歌。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

木魚 4年前 (2014-10-25) 1366℃ 6评论 0喜欢

无痕

① 晚上在附近的一个小区骑着单车晃荡,看到一家淮南牛肉汤。想起毕业后好像就没再吃过这种店,便停下来吃个晚饭。很便宜,才十块钱。味道和记忆中的还是很相近的,只是没有鹌鹑蛋,料也显得少很多。我说的记忆中的那家淮南牛肉汤,在学校北门外的那条路上。那条路往前走一点的左边,有一条巷子, 拐进去后的左手边第一家,便是淮南牛肉汤。这种东西,大概都是记忆中的好吃一点。就好像肉夹馍,在学校时经常会吃北门外的肉夹馍,那时候的肉夹馍还有青椒和香菜,肉的分量也恰到好处。可是他们都说那样的是不正宗的,正宗的肉夹馍都是没有菜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就是喜欢那样不正宗的肉夹馍。 我们的喜欢或不喜欢,不是因为那个东西是什么。我们喜欢的,是符合自己口味的那个东西,而并不是因为那个是什么。 ② 吃饭的时候父亲问我,你在宁波呆...

木魚 4年前 (2014-10-19) 1806℃ 12评论 0喜欢

一叶知秋

 秋天漫不经心地来了。他们都说帝都是没有秋天的,夏天过后仿佛就是冬天。究竟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到两周的时间,就已经不能穿着裤衩儿满屋乱窜了。那只穿着裤衩儿便能满屋子溜达的时光,终于过去。 前两天中介小哥给我发短信,说超哥,房租27号好像应该交了,我提前跟你说哈。我没理他。今天下午寻思着交房租吧,于是从支付宝打了过去,然后给他打电话。电话里他很欢快地说,哎超哥,你有啥事吩咐。我说房租给你打过去了,等下查收下,应该4点前到帐,到帐了给我消息。他说,好嘞知道了超哥。 越来越觉得这房租就跟大姨妈一样,每个月都来一次,折腾你会儿。只不过后来人们渐渐变懒,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就集体变得月经不调了,便改成三个月来一次,倒也准时。 这个中介小哥一直喊我哥的,每...

木魚 4年前 (2014-09-27) 2049℃ 14评论 2喜欢

穿过夜的黑

 有些人,总是行走在明亮里,恍如极昼。 ①我在超市门口遇到了合租的那对小情侣,没走在一起,一前一后地朝着我走来。我举起手想和他们打招呼,可是他们仿佛没有看到我一般,从我身边安静地走了过去,擦肩而过。我扭头看他们,想起这快半年的时间,也只有在刚出门的时候遇到,才会打招呼。 我一直以为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怎么样都不会陌生。可是现在已经彻底不会这样想了。现实就是,就算是在同一套屋子里,能碰面的时间也少得可怜。太多太多的时候,彼此都在自己的小圈子中。像『武林外传』和『爱情公寓』那样的生活,大抵是不会有的。就像我之前的那间屋子住了一年,可是直到搬家的时候,他们的名字我都没有一个能记住一样。 其实搁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聊聊天,也不会比他们更加陌生。 ② 最近突然发现以前很熟悉的那些...

木魚 4年前 (2014-09-15) 1207℃ 9评论 0喜欢

忘记时间

 周五的时候吃饭回来,同事说,今天是不是星期四。他们说,不是,周五了。 我说,好像这一天天的过得这么快,触目惊心。以前念书的时候,好不容易到35了还有十分钟下课,可是等了好久好久,一看表,居然才过了三分钟,为什么那时候的时间过得那么漫长。同事说,那是因为你真的在忙,而那时是在混时间,所以现在的时间过得那么快,因为你忙得忘记了时间。忘记时间。突然就想起了胡歌的这首歌,记得这是仙剑奇侠传三的结束曲。 早上一觉醒来,听着这首歌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些地方。这些地方虚无缥缈,有那么点印象,好像去过,那情景很确凿,可是却不再记得在哪里,什么时候去过。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再想起,只能想起些细枝末节。那些地方我真的去过的,我确信,可是却再想不起来在哪里,怎么走,...

木魚 4年前 (2014-07-28) 901℃ 1评论 0喜欢

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①每次郁闷吃什么晚饭的时候,我总是会站在十字路口左顾右盼很久很久。然后今天突然惊奇地发现对面的这个川菜馆居然还有盖浇饭。一份盖浇饭的量挺实在的,十五块,也不算很贵。等饭来的时候,我突然又想到了那两个经典的笑话。『你看我的头像牛逼吗?』『像』『我数学考了满分,你看我屌吗?』『不看。。。』 想着便又忍不住笑起来,直到盖浇饭上桌。我放开撑在桌子上的胳膊给饭腾个地儿,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却被呛得一鼻子水,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 ② 我最近又开始疯狂的怀念过去的事物,尤其是大一大二的东西。比如我疯狂地怀念那蓝白相间的宿舍,想念那时的一景一物。想起了那个我在学校外的一个小店里花了三十七块钱买的电饭锅,和一个电气学院的朋友去周谷堆花了三十块钱淘回来的漫步者音箱。我一直把它们都带在身边,现在我...

木魚 4年前 (2014-07-14) 1572℃ 6评论 0喜欢

白驹过隙

 突然惊奇地发现2014就要过去一半了。这六月都过去了一半。掐指算算一个星期就又过去。好惊悚的时间。自从我学会白驹过隙这个词后,我就喜欢上滥用这个词语。啊,白驹过隙。 还在念书的时候,课堂上焦急的等着下课。看看表,离下课还有十分钟。迷离的双眼在教室里晃悠,在操场上神游。等了好久好久,再看看表,妈蛋还有八分钟。在卫生间里等坑位,辛辛苦苦左顾右盼等了好久,终于等来一个坑位,一看表妈蛋居然等了五分钟。心想着你们怎么那么慢,我一定比你们快。风风火火蹲下去,三下五除二解决,拎起裤子一看手机,不多不少五分钟。 可是为什么那些觉得好漫长好漫长的时间,如今却都用年来计算它们的流逝,也觉得辣么快呢。所以时间大抵是经不住珍惜的。是吧。也许吧。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

木魚 4年前 (2014-06-16) 1012℃ 0评论 0喜欢

其实我是一个伪球迷

就算我饶有兴趣地打开直播,认认真真地看着喀麦隆和墨西哥打完0比1,看到现在西班牙和荷兰中场休息1比1平,我也是个伪球迷,彻彻底底的伪球迷。在足球这件事情上,比分带不来我的高潮,我不关心谁赢谁输,我没有信仰,把自己的感情记挂在哪支球队上。我之所以会看,是因为我感觉那样也挺好的。 往前算两届,06年的世界杯时,那时的比赛不像现在这么变态的凌晨开始,而是在晚上。还记得那时他们都在看世界杯的情景。当热门球队进球后,整个宿舍楼都开始沸腾。校园里传来惊呼。我对他们的进球没有丝毫兴趣,可是我就是突然开始怀念那样的环境。 可是就算我再去看世界杯,认认真真地看着我根本不关心的结果,也不再有人在我耳边欢呼。就像我以后还会去斛兵塘边静静地坐着,可是不再会感觉那是属于我的地方,耳边不再会有『我们都是好孩子』。 0...

木魚 4年前 (2014-06-13) 1107℃ 5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