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分类::: 记事年代

:: 博客文章推荐

木鱼写博客啊吐槽什么啊好多年啦。这里是木鱼列出来的一些比较推荐的博客……其实本鱼觉得写的东西都还不错啦哦呵呵呵呵! 原创的软件系列博客推荐 FSLIB.NETWORK : 一个简便易用的HTTP网络组件 SimpleUpdater:一个十分易用却也很强大的自动更新组件   ...

木魚 1年前 (2016-04-12) 3565℃ 2评论 10喜欢

12306总结2016版

当上周我还在海上漂的时候,一位同学通过微博联系我,希望知道一些我对12306几个点儿上的事情。那会儿在海上漂处于失联模式,因此拖到现在才有时间来写点啥。 其实也一直打算有时间的话再写个12306总结的2016版(之前的两三年每年我都会写很长很长的东西来回顾当年的12306的),只是后来时间有限自己也疏于笔头,就暗搓搓地想要不直接当忘记好了。 既然有同学有需求的话,那还是来写点吧。这次可能不会太详细,很多内容之前都写过了其实。 由于我比较懒,就不具体展开了。只针对同学问我的点解释一下…… 1.当初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开发这款插件的? 这个问题比较经典了,其实原因很简单:我需要用,因为我是个很懒的人,是绝对不愿意反复输验证码不断重试的。所以我需要在一定的限度内解决繁琐冗余的环节。 具体的信息,可以...

木魚 1年前 (2016-02-03) 2681℃ 2评论 23喜欢

密码保护:是的,辣么多人不待见你

  一. 我一直不喜欢上海。不喜欢的原因几乎是固定的一个,因为上海太小家子气了。上海人排外,排斥一切与他们有些区别的人和事。后来才知道把排斥外地人这件事儿做得尤其大张旗鼓的,其实并非上海本地人,而是上海的后来者。他们从外面进来,定居于此,俨然以主人自居,排斥一切后来的人。这叫啥我不知道,反正大概就是这样了。 在九年前,我吃饭是吧唧吧唧的,嚼东西大声大声的,听着那声音特别带感。后来直到有一天,坐在我对面的人用很嫌弃的眼神看着我说,你嚼东西能不能不要发出声音。那一声嫌弃我惊恐万分,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样可以做到没有声音。然后坐在我对面的人没好气地说嚼东西闭上嘴巴就不会有声音了。 那一个眼神这么多年来从未忘记。我也时刻会留意是不是不小心会发出声音。 大概由于自己也会留意吧,便会会周围人吧唧吧...

木魚 1年前 (2015-07-17) 1700℃ 3评论 4喜欢

一笔糊涂账

一. 月初在家里和父母一起吃饭的时候,母亲说起了她认识的一家人。那家人是非常积极进取的一家人,一辈子都在追寻更好的生活。举个例子吧,拆迁后,一家人兢兢业业努力赚钱,买上了梦寐以求的车子。后来有媳妇儿有孩子后,又觉得车子太挤,一心想要换一个更好更大的车子。车子还没有换上,他们就发现还要面对不断增加的家庭支出和油价上涨,于是他们本就不那么宽裕的生活开始变得捉襟见肘。那一天在路口等红绿灯,他们忽然看到另外一家人,他们一直觉得他们过得很困难的一家人,媳妇儿坐在三轮车的后面,和蹬着三轮车的丈夫说说笑笑,说到兴致处,脸笑成了一朵花儿。于是他们非常心里不平衡,说那家人没钱,没车没房子,那么困难还笑个屁啊,现在反倒是我们这有车有房的人整天愁眉苦脸了。父亲听罢哈哈大笑,说做人嘛,不要和别人比,知足常乐。 知足...

木魚 2年前 (2015-05-15) 1418℃ 5评论 3喜欢

春节2015③ · 故事 · 花落成蚀

一。 帝都的天,几乎不会下雨,和它几乎不会下雪一样。很久很久以前我在路边买了两把彩虹伞,一把是折叠的,一把是直杆的。不曾想从买后,就没用到过。曾经下过那么几次雨,却不是错过,就是被淋。 大概南方的梅雨季节快到了吧。在宁波的时候我愁梅雨季节愁了六年。因为每当梅雨季节的时候,我几乎会忘记阳光的形状。而空气会到处都湿答答的,好像可以捏出水一般。有时候潮得狠了,墙壁会渗出水来,然后长出一块块青绿青绿的霉斑。 帝都最让我舒服的事,大概就是晾衣服了。即便外面是狂风大雨,晾上的衣服也会在一夜之间干透。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二。 她死得很早。早到所有人都觉得她早。而说起她时,却又都会说,她真可怜。她是得肺癌死的。在她死后不到几年,她的老公也死了。她老公死得很轻松,一觉睡去后,就再没有醒来。心肌梗塞。留下了...

木魚 2年前 (2015-03-08) 689℃ 0评论 3喜欢

春节2015② · 时光

时光这东西,总是让人猝不及防。这是15年到来的时候给我的感觉。于是我忧郁了整整两个月。 一。 我第一次深刻注意到时光这东西,还是在10年春节的时候。那年的春节,年三十下午拜祭爷爷奶奶,晚上拜祭了外公和小姨娘。回来盯着外公的遗照,才惶恐地惊觉外公已去世将近十年。外公是在我上高一的那个春天去世的,去世的时候我正在上英语课,上午九点多。他是个退伍军人,抽烟很凶。于是他因为肺癌去世,毫无悬念。那个春节我还知道了一个堂哥去世的消息,急性白血病,去世了大半年后我才知道。而母亲的姐妹们中一个传说中身体一直不好的姨娘也去世了,确切的时间并没有详细问过,也是那几年的事情,而她我连见都没见过。据信是肺癌,但是不是原发肺癌不清楚,因为之前有过乳腺癌,这种特别关照女人的癌症。 从那时开始,每当春节将至,每当新年将...

木魚 2年前 (2015-03-07) 798℃ 1评论 6喜欢

春节2015① · 变迁

  我想,春节,大概就这样了吧。 ① 小时候总是很期待过年,不管是尚未念书时,还是已经在念书的时候。春节总是和好吃好喝无忧无虑联系在一起,成为记忆中最美丽的时光。过年多好。有那么多可以玩而不被骂的时光,也有做错事却不用挨打的特权,有那么多好吃好喝的大餐,也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烟花鞭炮。 小时候的年总是在雪中度过。放寒假后,天会越来越冷,冷得没有暖气的我们只能躲在开着屋子里,把门悄悄开一条缝向外张望。外面是阴冷的世界,有北风呼啸而过,从门缝里往屋里钻。老天爷总是很仁慈。在下大雪前,会下盐豆子来告诉你将会发生的事情。他们都说盐豆子是小冰雹。到底是不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下得很急,很短,噼里啪啦,很快就会在地上攒起薄薄的一层。然后便是一阵安静。安静之后,便会看到鹅毛大的雪花从天而降。那...

木魚 2年前 (2015-03-03) 1138℃ 6评论 2喜欢

2015春运总结

不知不觉12306开通网上购票已经整整三年了。万万没想到我居然跟他们玩了这么久,有点累了。掐着时间算算已经差不过年关了,便来总结点什么吧。 总觉得这一年碌碌无为啥都没干,便将一年荒废了过去(手捂胸口作揪心状)……   1.总览 总的来说,相比14年春节,我觉得12306退步还是很多的,退步得相当明显,嗯没错,我说的是退步。原因倒可能是多方面的,可能因为预售期延长前60天了?因为有阿里云之类的阿猫阿狗过来掺和?人比国庆的时候多太多了?反正结果就那样了。 除此以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动,进步当然也是有的,只不过在这巨大的退步面前,似乎不值得一提。 总的来说,是很混乱的一年吧。 2.延长预售期 依稀记得当时看到延长预售期的新闻时,我一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反复默念着,『我去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木魚 2年前 (2015-02-04) 1952℃ 10评论 25喜欢

论博客园的支持与反对

1. 由来 最近脾气越来越燥,感觉对事情越来越缺乏耐心,大概是因为发现太多太多人其实本来就是没法沟通的吧。 但还是整理了之前的东西,顺便看了看之前发在博客园的东西。博客园注册挺久了,刚毕业第二年就注册了,只是一直没写过什么,写的也就是早期写过几篇,都没放过首页。有些评论,都回复了。不过回复的时候有些评论措辞还是很强硬的,嗯,1就是1,2就是2。不过后来发现有人点了反对——对,反对。 这就是博客园,一个写博客的地方居然还设置的奇葩玩意儿。既然叫博客,当然就是博主自己写的东西,记录也好感悟也罢,别人记录自己的东西,有啥可赞同可反对的呢?可是博客园不仅有了,还是匿名的。你莫名其妙被人踹了一脚,你都不知道谁踹的。所以有点火大。因为作为一个你折腾了蛮多时间,花了很多时间搞出来的东西,不管是发布的什么东...

木魚 2年前 (2015-01-16) 1379℃ 9评论 9喜欢

一语成谶

一。 很多时候人的命运就像一本书里写好的那样。你可以不甘心,你可以绝望,你可以热情。只是无论如何你都改变不了最后的结局。你可以让一路开满花瓣,你也可以让一路铺满荆棘。你知道最后的归途都是一如既往地恒定。所以你丝毫不介意让那时间再慢一点。慢一点,片刻永恒。 二。 突然想起来半年前,主卧还没有易主的时候,住的也是两个女生。好像在这三四五环的地界儿,主卧永远是两个女生一起住的比较多,至少我遇到的都是。原因大概显而易见,主卧高大上,比较舒服点,但是比较贵,两个人一起也好有个伴儿。但这样有个弊端,当一个女生搬走的时候,另个女生大抵都是也要一起搬走的,因为再找个伴不易,一个人承担房租又显得有点吃力。 之前的两个女生住的时候,她们每天晚上都会自己做饭。与她们相比,我则是属于几乎不做饭的类型。做饭是我刚毕...

木魚 2年前 (2015-01-14) 922℃ 3评论 0喜欢

路过你的脆弱

一。 我总觉得每个人其实都是会脆弱的,就像每个人也都会坚强一样。一个人有多少的坚强,他就要消化掉多少的脆弱。所以一个平日里总是一贯坚强的人,一旦被现实打败,就会溃不成军。而一个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人,到了最后关头,反倒会愈发得坚强。这就像哭泣得最沉重的人,往往笑起来也最欢快一样。 我没有那么坚强。所以我也没有那么脆弱。我带着我骄傲的自尊,携着脆弱的坚强,游离在虚幻和现实的边缘。 二。 一个同事离职了,是个产品同事。他要走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我原以为那会是春节后的事情。在IT公司,人来人往,大多都已习以为常。他们说,在一个公司呆满两年,其实已是很难得的事情。可是两年真的很长吗?再过半年我也就呆了两年了,可是,毫无感觉。 他是我的校友,前年刚从合工大毕业。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

木魚 2年前 (2015-01-13) 765℃ 1评论 1喜欢

小岁月,何太急

 ①微博上的媒体不知道为啥,最近都特别喜欢炒作流星雨。于是最终没有经得住诱惑,周日的晚上拎着微单和便宜的三脚架,去了楼后面跟个傻逼一样仰头望着天空盯了半个小时。当然没有看到流星,连月亮和星星都没看到。其实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了,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把鼻涕牛牛冻成满脸的鼻涕泡也没看到流星,于是顿时对流星觉得无爱。其实很多事情细究起来并没有那么美好。就如同流星雨一样。你从照片上看到的那美丽轨迹也许是别人把几个小时的照片给叠起来了而已。而那些美轮美奂的圆圈根本就不是流星,只是星星的轨迹而已。这么想想便觉得生活很残酷,现实也很残酷。所以人们总是知道真相并没有那么美丽,却很难接受真相。所以人们总是喜欢披着美丽外衣的谎言,而接受不了丑陋的真相。 只不过,我想我不会再这么去看流星雨了……因为看不...

木魚 2年前 (2014-12-15) 1597℃ 13评论 0喜欢

愿可见的时光里,不忘初心

12月就这样静悄悄地来了,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然后就2015年了。总觉得这样的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仿佛上一个春节就还在眼前,却很快就要迎来下一个。于是唰唰唰三五年过去,丝毫没有停歇的感觉。大概我是从三四年前感觉到时间过得这样快的。那时刚从刚毕业工作的子公司离开,到总公司去。那时在弄财务报表,后来弄财务系统,后来弄工作平台。其实总结看看后,并没有做多少事情,可是竟然就那样看起来没什么的事情,把整整几年的光阴荒废了过去。于是越来越感觉人的渺小。没有活成千年王八万年龟的能耐,人类总在世间匆匆忙忙走过数十个寒暑便又离开。突然就理解了古代那些君王为什么都想要长生不老。晚上突然想起了『Cry on my shoulder』这首歌。这首歌最开始听到是08年,那时我在办公室放了一对音箱,说你们想听什么歌...

木魚 2年前 (2014-11-30) 1497℃ 12评论 2喜欢

有人问今年买票怎么样,会不会容易一点?然后我就开始唠叨了。

有人问我今年买票会怎么样,我说很难说。因为其实火车票这事儿,早就让几大不知廉耻的互联网公司以及法力通天的黄牛玩烂了,除非12306出了什么绝杀,否则都只有被蹂躏的份。 何况12306自己也在一定程度上开销自己。从12306的角度来说,固有的封闭和独立,外人没法过问,是否会有绝杀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几大互联网公司的无耻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只要用户开心满意开怀的笑,他们在强奸12306的方面绝对是恬不知耻的。 至于急着买票而不分也分不了青红皂白的“群众”,其实也很乐意看到他们强奸12306,毕竟自己看着舒服,而且自己也确实爽到了,作为看客,时不时也爽一把也不会被追究的人,可能还会为他们的兽行奔走相告。PS,漏掉了一些媒体。他们会这样问你:『你和流氓比着去打家劫舍,为啥你比不过他们啊。他们做的...

木魚 2年前 (2014-11-27) 1350℃ 8评论 1喜欢

光什么光,棍什么棍?

 最近懒散了很多,突然就很怀念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每天还非得折腾一篇日志,不折腾心里不安。后来渐渐地就懒散了,不再那么多废话了,大概还是心境变了吧,不再那么愿意去说了,因为明白说的那么多在别人看来除了废话,就只能证明你的无聊。光棍节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莫名其妙的节日,跟情人节这种正统的舶来品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些东西。偏偏马云把这个莫名其妙的节日变成了中国最大的购物狂欢节,却也解救了无数明明是光棍却一心不想光棍想在床上滚床单的善男信女们。我对光棍节没啥印象,甚至懒得去提。一则每年都有的东西,过了二十多个光棍节早习惯了,懒得去搭理它;二则现在根本比不过三年前的极品世纪光棍节好吗,六条一,那才叫真光棍节。现在这光棍节,四条一,谁说是光棍了,一个句点不是分开了两对一吗,正好一对情侣一...

木魚 2年前 (2014-11-11) 2548℃ 27评论 0喜欢

我突然感觉写小说的人都是在耍流氓

 最近很心塞。 前几日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视频,好像说的是古装片里的那些生离死别。古装片尤其是武侠片,大多如此,死的人是一票又一票的。然后我又想起了小李飞刀。 小李飞刀是部很老的武侠片了,焦恩俊主演的李寻欢风流倜傥,帅得让人合不拢腿。偏偏这又是一个悲情的角色,爱一个死一个,死一个殇一个,深爱的女人不是送给别人了就是死了,最后依然死来死去的,反正看上的女人就没有自己的份。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看这部电视剧,看的几乎都是剧情,儿女情长的不懂。等到能看懂那些爱来爱去的痛苦后,却觉得剧情远比情殇单调。前几日想起后,便又去下载了回来看,看了十几集,看不下去了,心塞。 因为我知道剧情究竟怎样,自己把自己剧透了。对后面的剧情毫无悬念,我知道谁在什么时候会死,谁在什么时候会被毁容,谁在什么时候又遇上谁...

木魚 2年前 (2014-11-02) 1551℃ 16评论 0喜欢

国庆购票小记

 翻了翻日志,上次写日志竟然是7月份了,一个多月没写过东西。其实中间好多次想写点什么,但总是最后又忙其他事情去了,便也耽搁下来。到现在为止,十一买票最高峰的两天基本上过去了,便又带着一颗骚动的心来记点什么。 ① 古老的夙愿不想再去煽情说最初做订票助手的渊源了。 在这长久以来,我都在做一个梦,就是我自己开了很牛掰的运输公司,能把任何一个人带去任何一个想去的地方。幻想很多很牛掰的参数后,我终于意识到,这个其实就是任意门。当然,我也有很务实的时候,比如我总希望人们谦让如君子,虽然我明白其实大部分人在有需要而又不明白的时候都是很盲目的。但我总认为应该有明白事的人去做一些事,让原本混杂不堪的事情渐渐地清晰明了起来。② 那不堪的利益 我总觉得企业是应该承担社会责任的。比如当人们都...

木魚 2年前 (2014-09-12) 1292℃ 8评论 0喜欢

这块64GB的U盘坏掉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这块64GB的U盘坏掉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而且应该是Flash芯片挂掉了,或者供电线路挂掉了,好像主控没坏,不过没准是主控坏掉了。五年保修又有啥意义呢,返厂来回折腾那么久,数据基本上也保不住了,就算保得住也许还要花很大的成本。这块U盘我用的时间不长,应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大多用来在办公室和自己的电脑上转移资料,当然有很多随手保存的资料还在上面没有处理,应该有很多,但是相对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至少没有失去就让我感觉天塌了活不成的地步。  晚上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女生坐在楼下面哭,哭得梨花带雨的。我看她没有纸巾,哭得还那么伤心,想着大概她会很难受吧。眼泪没东西擦去的时候,会让自己更难受。于是我默默地走上前去掏了一包纸巾递给她,然后转身上了楼。直到我坐下,还一直在想,为...

木魚 2年前 (2014-07-11) 1037℃ 11评论 0喜欢

你们都疯了,你们爸妈知道不

① 他们的加班都很疯狂,不管我何时走,总能看到他们疯狂的身影在办公桌前奋斗着。这曾经让我很惶恐,因为他们如此拼命,让我觉得后怕,好像自己是个从来就不负责任、不努力的人一样。于是我一直想着,哥要和你们比比谁到底会最后走。可是从来没有赢过。有一天我问他们的项目负责人,我说你们一般都是什么时候回去啊,为啥不管我啥时候回去你们都还有人在的。她得意地说,我们一两点都有人很正常的拉,有时候为了发布新版本到四五点的都有。我看看他们,问她,难道你们都不要命了吗,生活不是只有工作啊。她洋洋得意地,我们像一家人一样嘛。 有时候我在想,到底是怎么样的工作,能让人这样任劳任怨地加班这么久却都做不完。也许这样挺好的,有一群兄弟一起奋斗,有一个追求能让自己去拼搏,可是生活哪里去了。只能埋在电脑前和同事面前了...

木魚 2年前 (2014-06-25) 3437℃ 39评论 0喜欢

彼岸无花

好像很久没有去极限论坛了,因为有个同学问我桌面上显示插件的东西,于是想起了Rainmeter,于是想起了极限论坛。没去很久了吗?好像很久。因为我记不起上次路过是何时。这种我记不起时间的事情,向来是很久的,那简直是一定的。 九年前注册的极限,注册的原因是什么?忘记了。好像就是这样吧。也许那时还热衷于给看到厌烦的操作系统换个样子,也许那时还热衷于自己DIY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许那时还在为美轮美奂的图标暗自窃喜。 在很多很多年前,当别人和我说起一件事,用年做单位时,我总是满眼的崇拜,感觉那样的事情要好久好久。 事到如今,在过了那么多那么多年后,我才发现,当你习惯了走过那么久的时间后,其实你已经不再会觉得那样的事情很长。 有时候我会突然开始怀念过去的那些人,不管好坏,无论品行。比如此刻我...

木魚 2年前 (2014-06-18) 728℃ 4评论 1喜欢

④. 没有新闻?

 从小区门口的地摊那边买了两斤樱桃,才十五块钱。可是不甜,赫赫,倒是让我满心酸楚。即便如此,不多会儿功夫也还是被我吃光了,于是我很郁闷,想着老板也许缺斤少两了。下午有同学问我说,你不是去宁波了吗,没有下文了?感觉像是断片了。 嗯,去了宁波,纯粹是为了办一些手续。因为很懒,公积金社保这些手续一直没有办过,还有一张用了五六年的农行卡要注销,还有一个一直在漫游的移动号码也要注销。我只预留了一天半的时间,好在后来有个很憨厚的小伙子陪我一起去办,倒也不显得多迷茫。 那张农行卡是在09年的时候公司办的,作为工资卡,五年的历史。至今里面还残留着几千块钱。因为办啥都要手续费,而我也不再用了,所以决定销号。虽说他们都觉得可以直接把钱取光然后丢掉,隔个五年让它自动销号,可是总是有着这么一件事挂在那里...

木魚 3年前 (2014-06-07) 853℃ 4评论 0喜欢

③. 爷就是要爆照了,你们来打死我啊~

 端午回去的几天晚上不消停,自诩是厚着脸皮呆了三个晚上。第一个晚上我对面做了四个人,左手边一对小夫妻右手边一对小夫妻。第二天晚上我的两边坐了四个人,左手边一对情侣右手边一对情侣。第三天晚上我的周围坐着四个人,一对夫妻一位妈咪还有一个跟我一样的老光棍。话说这位光棍同学看到了不要打我,我这是自嘲呢。这结结实实的三晚上灯泡,做的真他香蕉的过瘾…… 话说第一天是5月30日,乃小陈的生日。在她对老公于她生日从不过心的满腹牢骚中,这位老公同学意外地逆袭,甚至献歌两首,那场面真是……话说拿着话筒说祝我老婆生日快乐云云的样子真是帅爆了,连我都有点怦然心动 = =!赶脚这样就一举铲除了往年积攒下来的埋怨的赶脚。另外一对儿小夫妻见状,赶紧奔了去买个大西瓜当生日礼物。而我也恬不知耻地跟着屁股...

木魚 3年前 (2014-06-05) 1215℃ 15评论 0喜欢

② 打开的窗,当起风时,总是要关上的

 这几天在火车上一共度过了二十五个小时。在火车上的时候,我会抱着平板看节目,看累了就听歌,听累了就趴在小桌板上睡觉,看着窗外飞速向后的路边。看的节目大概是芒果台的快乐大本营,倒不是完整的节目,而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叫谁是卧底。有那么几期,来做客的嘉宾是苏打绿。主持人在上面说着苏打绿苏打绿,可是参加节目的人却是不同的人名。纳闷了许久,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苏打绿是那三个人的合体。后来上网搜了一下,果然苏打绿是一个组合,而不是一个人。 其实我从来不听苏打绿的歌,就像我不听阿信和五月天的歌一样。直到有一天出了地铁站,路过一家美容厅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一首歌,喜欢那歌词,然后知道了是苏打绿的歌。那首歌是『小情歌 』。后来又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他们的歌,『我好想你』,然后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这首歌。其实...

木魚 3年前 (2014-06-04) 445℃ 1评论 0喜欢

① 很多很多时候,放弃比坚持更需要勇气

 回去之前,很多人跟我说,你可能要被相亲了。我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因为相亲这种事,赶着相亲这种事,大抵是因为正好到了他们眼中的『适婚年龄』才会出现的,然后他们就开始莫名着急了。所以年龄尚幼的和老得没救的,一般不会有人催,就算催也不是那么厉害。然后果不其然,没有几个人关心我的个人问题。 但是有个问题让我很担忧,那就是见到我的每个人都说我胖了。好听点儿的就说我丰满了,虽然他们也不懂丰满这个词不适合我的性别;直接点的就说我肥成圆滚滚的了,也不管我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夸赞。一个两个说也就算了,大不了我认为他们已经把旧时代打招呼问吃了没这个习惯给改良成胖了没了。可是说的人太多,难免连自己都开始怀疑。开始时我还竭力辩解,说我体重还是一百二十几没怎么变的,然后他们又开始一个个睁大眼睛说哇塞你这么...

木魚 3年前 (2014-06-04) 1015℃ 12评论 0喜欢

很多事情,后来想想,就成了恐怖故事

 晚上还在公司的时候小忘同学给我打电话,电话接通后一片嘈杂,半天挤不出几个字,只听到些虚无缥缈的呜咽声。彼时正在心烦意乱,所以一听到这样毫无诚意且一片杂乱的声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在确认这货没有想说的话纯粹想给我发点声音听之后,我就说了一句话,『你神经啊』,然后就掐掉了电话。然后就看到这货可怜巴巴地搁空间里面发豆腐渣,说没人听你哭云云。不得不说当你心里烦躁的时候,倘若此时恰好来个人跟你示弱还跟小孩子般哭哭啼啼,大概同情之心尚未爆棚之前,你会想先把对方拍死。 这样念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以前曾经有几个女子也这样跟我打电话,一言不发,却满满的低泣。只不过她们比较有品位,这品味体现在,一个是她们的背景声都很安静,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不合时宜的不和谐噪音。一个是与我无关,她们哭泣的原...

木魚 3年前 (2014-05-28) 776℃ 12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