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分类::: 纯属虚构

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

一. 周三,三月三十日。莫名其妙地喜欢三三零这样一个看起来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数字。其实不见得怎么喜欢,但就是觉得很熟悉,那种熟悉,好像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跟它朝夕相处过似的。 我说,我好喜欢三三零这个数字。她笑,说喔,是吗,你知道我喜欢二二九吗。我说,为什么?她说,没有什么为什么,大概因为它比三三零小一零一吧。我想了想,说,嗯,四年一次的数字,是蛮特殊的。 二. 我和她的认识始于一场车祸。我载着他在校园的路上末路狂奔,路过拎着热水瓶的她。车子突然爆胎,俩大男人摔地上跌个狗吃屎其实不是啥大问题。但躺在她的热水瓶上就是大问题了,而且那是装满了热水的热水瓶。杀猪般的哀嚎响彻整个宿舍楼,她吓得蹲在一边紧紧地抱住了头,浑身颤抖着像只鹌鹑。 他大口嚼着嘴里的饭,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对对,那一瞬间...

木魚 1年前 (2016-03-31) 3073℃ 12评论 20喜欢

没有结果

一夜之间降温了十度。就好像只是一个夜的长度,便入冬了。 ① 我使出吃奶的劲蹬着自行车,向着医院的方向奔去。最近牙疼的厉害,感觉像是长了智齿。于是我在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拔掉它们。一把年纪的人了还长智齿。 忽然疼了起来,我呲牙咧嘴。莫小北突然在我车前的不远处出现。我赶紧捏紧了刹车,刹车在蹭蹭蹭地叫着。咵嚓,刹车线断了,我瞠目结舌。“快闪开啊!”,我朝着他大喊,“老子的宝马刹车失灵了啊!!” 莫小北从地面上爬起来,掸掸身上的灰,戏谑地看着我。“我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找你的,没想到你主动来撞我了,说吧,你对我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我嘟囔着扶起了车。“还说我,要不是因为你,我的刹车也不会断。” ② 莫小北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大学毕业那天我拖着大大的箱子和爹地妈咪say古德拜,说要去北京赚很多很多钱找很...

木魚 2年前 (2015-10-20) 1453℃ 3评论 7喜欢

凡人志

  L和G是我的大学室友。毕业那天我和他们俩坐上奔向帝都的大巴,说好要一起去大城市追寻俗套到无药可救的梦想。但梦想是什么,其实谁都不知道。大概能把未来十年二十年都一一计划得无比周详的人,一定都是疯子。L的梦想是自己开公司。G的梦想是娶到漂漂亮亮的老婆。我的梦想是十年后三个人还能坐在一起撸着串儿互相撕逼。我们没有在同年同月同日生,却在同年同月同日坐上了同一班车,奔向同样的一个地方。 ① G说,咱仨真是好运气。假如这车半路翻车,这一下子可就同年同月同日死了,想我这风光一生,竟然和你们俩一起死,想想还是还真有点不甘心啊。话音落罢,他把头扭向了L。“你那亲戚靠谱吗,咱仨一没工作二没住处地奔向首都,可别掉链子啊。”L脱手托着腮帮子靠着窗户看着外面,平静地说,“比你靠谱就行”。G歪头一想,“...

木魚 2年前 (2015-08-20) 1446℃ 6评论 13喜欢

圈儿

“你觉得什么人比较可怕一点,总是很温顺的人还是喜怒无常的人?”他这么问我的时候,一改往日的二逼表情,充满了一本正经。我觉得来者不善,所以仔细地考虑了一会儿。想了一会儿之后,我觉得应该是总是很温顺的人比较可怕一点。他点点头,然后问我,为啥。我说,会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 Ⅰ 他找我喝酒。但其实他不会喝酒,喝起酒来还有点贪杯,一杯酒下肚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有次喝高了还趴在地上跟我的泰迪对吠了十来分钟。酒品不行,亏得我的泰迪不喝酒,因为它可凶悍了,要是它也喝高的话,我觉得会拉都拉不住。他喝高了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唉声叹气。叹世事沧桑,叹人间冷暖。叹完了睡觉,一觉醒来又是一副二逼的表情,收拾着衣服谄笑着说,我回去抱媳妇儿玩了啊,你这儿我就不管了,碗筷啥的你自己洗洗。然后咣当一声他就出去了。 他的媳妇...

木魚 2年前 (2015-06-02) 2054℃ 10评论 7喜欢

梦与非梦之间

有时候我会觉得,我们念过那么多书,可是我们却始终对大学念念不忘的原因是,那时候最后一段还有很多很多人一起陪伴我们的时光。倘若这时光往前或往后再推后一段时光,也许我们念着的又都会不一样。就好像在学校时,那随处可以吃到的烧烤和啤酒一样,我们可以很轻易地拉上几个同学,在午夜的校外放荡,大喊老板再来十块钱的羊肉串,尽管我们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羊肉,不过吃过了,好像也没有怎么样呢。 我在毕业很多年后,依然怀念学校外那一片炊烟袅袅的烧烤摊,连那时候他们的名字都耳熟能详。小红帽?哦呵呵。可是在毕业后,再也没有那样的条件了。现代化的文明都市很难再找到那些成片的烧烤摊,就算找到后,也很难再那么容易地找到朋友一起撸串儿。可是就算这样,我也还是又遇到了他,在多年之后。 ① 我和他并非故交,存在感并没有爆表,仅限于能...

木魚 2年前 (2015-05-11) 1137℃ 3评论 2喜欢

一无所有

虽然我和日和君一样,总感觉自己其实是一个漫画里的人物,但我总是觉得我其实是别具一格的。嗯,用现代时髦的话说,就叫我是独一无二的我。独一无二到什么地步呢,这么说吧,离开了我,说不定地球真的就不会转了呢。 一。 从小我就察觉了,我和其他的熊孩子有点不一样。过马路的时候远远地看到车子过来了,我淡定地站住脚,直到车次越离越近,车子里的人开始气急败坏地猛摁喇叭嗷嗷地叫,我依然不为所动。五,四,三,二,一!就是现在!我从容地咵嚓一下跳到路边,车子从身后呼啸而过。扭头望着扬尘而去的车子,我沾沾自喜。你看,单就这种能在如此紧张的时刻保持镇定并冷静地计算时间和距离的能力,就无人能比。 这种事儿经常干,干得太多了,满满的成就感。直到有一天车次居然急刹车了,然后从上面跳下俩人把我逮住,胖揍一顿。然后我就再也不怎...

木魚 2年前 (2015-04-02) 1190℃ 3评论 5喜欢

日光之城

我想要在离开北京前写完这些,也就是这个情节人节前。因为这将会是最后一个情人节。我总觉得自己的时间很少,少到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但那又怎么样呢,就这样吧。 我总是生活在责任感中,答应别人的事总是尽力去做到。回想起来,放过最多鸽子的,却是对自己。大概是我答应自己的事总是很大很不靠谱吧。我希望这次我答应自己的这件事,可以做到。尽管这是很违心的事情。可是我知道,不违心的事,大概永远只能存在虚幻之中。 很多事情,到最后,都变成一场虚无。 1 周末都是没有上午的,所以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临近中午的时候起床,做饭,吃完便是下午一两点。倘若还是冬天,再过三个小时天就要黑了,夜幕便会笼罩你的全身。于是你就这样一步步地走向死亡。 我在厨房里切菜。切西红柿,切黄瓜,切青椒。兜里的手机突然毫无征兆地震动...

木魚 2年前 (2015-02-11) 2427℃ 14评论 6喜欢

谁没做过几件犯贱的事儿

一。 我路过小区的门口,看到那里有一家手机维修,叫苹果手机专修。连修手机的都要说自己是苹果,呵呵。想起了我那块三星的平板,SIM卡槽针被我弄断了。可是毕竟三千块的东西,不想自己动手搞得更糟,让专业的人来修说不定是好事。我走进去,可是修理店的门锁着。我问隔壁店的老板说这店的老板呢。他们说还没来,你打电话问他吧,电话在外面写着在。 走到外面,仰起头看写在最上面的一个号码,然后开始拨。北京街头的风真大。我扭过头,捂住手机大声说话。我说,老板你这儿专修手机?他说是啊。我说,那我这儿有一块三星平板的SIM卡槽坏了你能换不?他说,不能。我说,别啊老板,那个卡槽和手机一样的啊。他说,不能就是不能。我生气了。我说,老板,你这儿不是修手机呢嘛。他也生气了。他对我吼道,老子这人专修苹果,你拿三星来砸场子啊! ...

木魚 2年前 (2015-01-16) 1159℃ 1评论 3喜欢

无处安放

北京的街头其实是挺不适合矗立的地方,尤其是在这冬日里。倘若没风好好,一旦有风了,纵使暖日高照,这空气里也没有一点温度。偏偏我要在这里带着,缩进高高的衣领里,等T的出现。T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用着很平静的声音,“哎,出来下,有点事跟你说。”我正在用手机当手电筒照着手里的平板。平板的SIM卡插槽针被弄断了,因为之前种种的失误,总之这一块好好的3G平板,被我亲手阉掉了3G功能,变成了纯WIFI版。所以之前多花的八百块钱好像突然全部打了水漂,没有任何意义。正叹息着原来男人的动手能力太好并不是一件好事时,他的电话来了。我说,你在哪儿。他说,你们小区门口的开封菜门口。 ① 铺垫 T是我大学同寝室的哥们。自从毕业后,他一直师从同门,在弘扬本专业领域和创造GDP的道路上挥洒着热泪……不是,热汗。但其实当年他...

木魚 2年前 (2015-01-01) 5758℃ 37评论 4喜欢

海棠无香

①  和蓝分手了,蓝是个很好的女孩,很漂亮也很温柔,虽然很多朋友说我离开她很傻,可我还是放手了,虽然我很舍不的。      第一天, 她没有起床,把自己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她宿舍的人都不敢去安慰她,她一天都没有吃饭,连刷牙洗脸都没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听到她在被子里抽泣。  第二天, 今天她吃饭了,是她的宿舍同学强制让她吃的,她的眼眶红红的,我总说她是个爱哭鬼,她每次都噘着小嘴说她不是。第三天, 今天她穿的很妖艳,走进一家酒吧,喝了好多酒,用一种很诱惑的眼光环视全场,好多人上来搭腔“小姐,你好漂亮啊”。她喝了很多,当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对她说“小姐,我送你回家吧”的时候她把手中的酒全泼在他的脸上,那个该死的老头扬起他的手掌...

木魚 3年前 (2014-11-01) 1026℃ 6评论 0喜欢

听说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记起这里原来是有个厂子的。那是在很多很多年前,这里还有一个小厂子,蓝色的顶棚。厂子是做塑料回收的,那种把收废品收来的塑料扔进轰鸣的机器里,最后吐出来一条绵绵不绝的很长很黑很像大便一样的东西,然后还带着刺鼻的味道。去年它被拆掉了。今年我就要大四毕业了。 我最后一次看到小Y就是在这厂子前面。小Y正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站在路边驻足,回头看着家的方向。我跟他打招呼,我说你这就回学校了吗。他说,嗯。我问他,你毕业了还会回来吗。他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 我说,是不回来还是不知道?他说,我不知道。 小Y住在我家的隔壁,从小到大都是个很淘气的娃儿。他爬树掏过鸟蛋,下水摸过乌鱼,曾经赤手空拳把人踹进池塘,连哄带骗让人家小姑娘逮着鞭炮炸过。大人们都管他叫痞孩子,让大家别和他...

木魚 3年前 (2014-07-20) 1390℃ 13评论 0喜欢

B. 打卡

 感情就像手里的沙子,你越想握紧它,它便撒得越快。   我在6路车站站牌边的一个烧饼摊上买早点。烧饼又涨价了,印象中这是这年第二次涨价。开年后涨过一次,当入夏后,又涨价了一次。原本四毛的一张饼,如今已经要七毛一张。我习惯买两张饼,于是要一块四毛钱。这是一个很让我纠结的金额。因为我是断然不会带很多一毛出来的,于是总是会让老板找我零钱,这样每天总能攒到一个孤单的一毛。 我很不愉快地咬着烧饼转过身,看到她。我对她说了我的不愉快,然后说,『也不知道谁教他们的,老是弄这些零头金额,有意思吗?!』她咯咯地笑,等我发完牢骚继续啃饼,她才开始说。『你自己搁家里吃不就好咯,在外面吃还这么罗嗦,为啥不找个女朋友照顾你。』我咬着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我和她站在公交车广告牌后面的阴影...

木魚 3年前 (2014-04-24) 1036℃ 6评论 0喜欢

A. 梦魇

如果你不能再拥有,那么你还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去忘记。  ① 她打给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对着电视里的美食节目流了半天的哈喇子,时不时转头看看桌子上摆着的泡面锅。我惯于周末的一天只吃一顿饭,一顿饭顶上一天。按照她的话说,这是我在参加花样作死大赛。不过我乐在其中,多自由的生活,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她说,你吃饭了么,是不是又在等着泡面。 我嘻嘻地笑,你怎么知道。她不屑地说,拜托你让我猜错一次。不要吃泡面了,到我这儿来吧,我做晚饭给你吃。我说好,『然后我需要把泡面也打包过去吗,这样能加个菜。』她果断地,『你就安心地把你的泡面丢到垃圾桶里去吧。』 敲开她门的时候,她很快地背过脸去。『就快做好了,你把碗筷摆好吧。摆好后来帮我端菜。』 我哼着小曲儿,打开她的橱...

木魚 3年前 (2014-04-22) 1087℃ 5评论 0喜欢

听说

  我见到她的那天,正是这偌大都市秋意渐浓的时节。我站在飘零着落叶的树下,看着不远处在地面上旋转着的叶片。 她在身边驻足,说,嘿,我好像见过你。 我抬头看时,微微上翘的嘴角,弯成新月的眼眸,脸庞中吟吟带着笑意。 我说,会吗,我对你好像没有什么印象。 她笑了。 『我叫林薇,公司里就坐你对面,可是好像没有什么存在感哦。』 她自顾自地撩起长发。 『所以你好像对我没什么印象。』 我把视线转回落叶,淡淡地,『哦』。 她笑着说,相遇即是有缘,你吃过饭没,我请你吃饭吧。 我答应着,『哦』,竖起衣领,安静地跟着她走。     ①     『和我说说她的故事吧。』 『谁?』 『你追随的那个前任。』 『你说的谁,没有吧。』 『你为了远走他乡的那个女...

木魚 3年前 (2014-02-13) 1502℃ 15评论 0喜欢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① 他总觉得这冬日的阳光,透露着几许沧桑,不再像回忆中的那些冬日的阳光那般慵懒,温暖。记忆中的阳光,总是懒洋洋的,映在懒洋洋地躺在阳台躺椅上的人儿,一切都是暖色调,明亮。可是这眼前的阳光,却总是感到几分凄冷,教人看了后,心中却平添几分凉意。 尤其是当这阳光中还伴着一阵又一阵北风的时候。北风就这样裹挟着寒冷,绕着人的身体,从每一个能钻入的缝隙,肆意地呼啸着。脖子一阵凉意,不自觉地缩起脖子。风衣带着帽子,戴起来的帽子让脖子多了几许温暖。 戴上帽子的那刻,他突然看到路的对面有一对情侣,轻轻相拥,浅浅地靠在公交车站牌边。 女孩低着头,笑着,好像在说着什么。男孩抬着头,望着公交车要来的方向。公交车能带来的,会有什么。 ② 他慵懒地坐在假山边,望着一湾冬水。湖面泛起涟漪,映得波光粼粼。找工...

木魚 4年前 (2013-11-27) 926℃ 4评论 0喜欢

① 秋天的童话

  ①我开始听梁静茹的勇气的那年,刚好是初中。那时候的我正在勤勤恳恳地追着我的同桌,一个可爱秀气的小女孩。我为了她费劲心思。我会爬到她家的窗户上看她,我会在她放学的路上装作不经意间遇到她,我会故意拿着她喜欢的漫画书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可是她不为所动。每次我在她面前晃荡时,她都会和一个没事儿人一样,仿佛完全看不到我的存在。② 我恨恨地把漫画书丢在林的面前,劈头盖脸地质问他,为什么看到这漫画书时她一点没动静,你不是说她老是追着你借这漫画书吗?!林一脸莫名其妙地说,对啊没错啊,她是一天到晚追着我借呢。可是我没给她一次。我吐了他一脸吐沫,『我呸,我才不信,她那么想要为什么你不借。』林抹了抹脸,『整天就知道吐吐沫,无聊死了你。下次换右边,我好抹匀点。这不是你想追她么,我给你机会啊。』我轻...

木魚 4年前 (2013-10-29) 2107℃ 29评论 0喜欢

断章

1 那年,我失恋了。初恋的恋。那时的我太过于用力,以为用真心便能换来一颗真心。抱着再也不要换的决心,在用赌博的心去恋爱。当然死得尸骨无存。不知道为什么,依然分手了,好像一切都解释不通。当她歇斯底里地在手机中喊着我们就这样吧不要再继续的时候,我狠狠地把手机摔到地上。那是我唯一一次摔手机。摔手机好像用尽所有的力气,摔完脑海一片空白,瘫坐在楼梯上。 2 我把这些说给小A听。小A说,看你俩挺合适的啊,咋还是分了。是你的原因吗。我说,不知道,我觉得我挺真心啊。小A直勾勾地看着我,看了半晌,然后说,我知道了,你太幼稚。我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就你丫这样的还配说别人幼稚,你说说上个女朋友你才用了多久,这就又换了?』小A嘻嘻哈哈的,『这女朋友就像衣服啊,不多试试怎么知道是不是合适啊。』我啐了他一脸吐沫,『...

木魚 4年前 (2013-09-20) 5732℃ 35评论 0喜欢

那些年,不懂暗恋

当还是小屁孩的时候,知道了喜欢人,却不知道什么叫暗恋。① 小学一年级。 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是个很乖很乖的孩子。其实我不乖,只是我总觉得很乖很乖的时候,会有老师和老爸老妈的笑容,有糖吃,有好话听。所以我总是努力让自己很乖很乖。可是在装乖的路上总会有各种艰难险阻,好似唐僧路上的九九七十二难。话说我这样想的时候被老妈揍了一顿,她说这都不会算。坐在我身后是个女孩子。有时候她会踢到我的凳子,咯噔,咯噔。每每此时我总会转过头,狠狠地瞪着她。可是每次她都很傲娇地看着黑板,全然不顾我迸出杀气的眼神,浪费我的表情。终于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该出手时就出手』,在一次她又踢了我板凳后,我毫不客气地钻进了桌肚底下,和她的腿打了起来。老师问,咦,这熊孩子呢?然后我便极不情愿地被老师从桌肚下面给拎了出来。 老师啪啪...

木魚 4年前 (2013-06-01) 893℃ 7评论 1喜欢

爱恋八分

他在整理自己的行李包的角落,无意中看到一个纸对折出来的袋子。打开袋子,几枚硬币洒落,掉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原来是几分钱的硬币。他突然就想起了她。 他侧头看着她。她就坐在他的身边,歪着小脑袋看杂志。夕阳的光辉穿过发际,泛着光晕的刺眼。这是个无课的下午。安静的自习室,仿佛能听到灰尘在空气中游走的声音。 她突然就把头扭过来。『你说,如果以后你喜欢其她女生了,会不会忘了我?』他斩钉截铁地说,『放心吧,不会喜欢其她女生了。』她不服,『你又知道了?你现在是没遇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是再遇到自己喜欢的,就会果断地抛弃我。』他扭过头继续看课本,『切。』她不依不饶,『我知道你现在这么肯定是因为你还没有遇上。要不然你给我一个能让我相信的理由。』他轻描淡写地说,『女生太麻烦了,你就已经很麻烦了,我不需要...

木魚 4年前 (2013-05-26) 1195℃ 11评论 1喜欢

爱有时差

  ①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图书馆。   下到最后一点,抬头看到他懒懒的来。乱糟糟的头发,穿得歪歪斜斜的蓝色的T恤,右手插在破破烂烂的牛仔裤的口袋里,耷拉着满面沧桑的人字拖。低着头,左手在卷作一堆的头发中挠来挠去。   我想,这家伙怎么敢用这么邋遢的形象来图书馆的,他就不害臊么。   正想着,左脚绊右脚,直接扑街。   大字,干脆,利落。   悲剧的是还正好扑在这货的面前。   我慌乱中抬头看他,他正张着半合的嘴愣愣地看着我。   欲哭无泪。刚还想他怎么那么不害臊呢,就轮到自己扑街了。   手忙脚乱地爬起,逃离。   可是匆忙中没有看清路,没跑两步便又和玻璃门装个满怀。   咣当。   疼得我蹲在地上龇牙。   他终于没憋住笑,哈哈哈哈,前俯后仰。   ②   很明显那次的惨不忍睹让我很...

木魚 5年前 (2012-12-12) 1915℃ 16评论 0喜欢

小鹿乱撞的勇气

我看到她的那年,正是炎炎的夏日午后。学校的教学楼是豆腐渣工程。好死不死,初三补课的半晌时光,竟然会在楼板的中间破了一个大洞,很大很大,约摸有半个教室的大小。幸得是半夜破的,所以并没有人亲见那些课桌椅掉入洞窟然后砸到二楼同学头上的血腥场景。可是这件事让校领导烦了神。他们在丢了一地的烟头后,终于决定放假,不补习了。因为要把操场的大半改成临时教室。然后我们就光荣地回家了,在家里度过一个月的漫长时光。 一个月很漫长吗?很漫长。对于那时面对升学压力的我们来说,几分钟的欢愉也是难忘的追忆,所以对这豆腐渣引起的闹剧,甚至可以用感激来形容自己的心理感受。他们蜂拥着去上网,招呼着我去。好吧反正也没事儿干,去就去呗。 小小的网吧,回响着梁静茹的歌,『勇气』。与其说是在上网,不如说我是在无聊。老板娘似乎很喜欢这...

木魚 5年前 (2012-11-29) 1368℃ 17评论 0喜欢

石 头 记

  他有一串石头记的手链,翠绿色的,晶莹剔透,中间穿着长长的红线。   它被他雪藏在一个暗红色的木盒子中,垫着青绿色的绸缎。   他很喜欢它,只是每次看到的时候,都会惆怅很久。红绳的结从来都是如血一般鲜红,他总是轻轻地拿起它,捏着发一会儿呆,又放回去。   木盒子的盖子翻开,是一片白色的底,上面只有两行字。   『世間僅此一件,今生與你有緣』。   他遇到她的那年,正是情窦初开的豆蔻年华。   她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每次上语文课前,她都会在黑板前用力地蹦着跳着。   他坐在讲台前的第一排。他是物理课代表,可是最喜欢上语文课,因为这时候他总能看到她擦黑板。   初涉爱河的他并不懂爱情,只知道望着她的时候,会心跳很快,视线挪不开她的身上。   他们都知道他喜欢她,只是他不敢承认,她不知道。 ...

木魚 5年前 (2012-11-03) 686℃ 2评论 0喜欢

永夜

  ①   办公室的下午两点,是倦意来袭,呵欠连天的时光。   手机在办公桌上忽得震动了一下。我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看。   一个陌生的号码。   『妞,来陪我喝酒,多晚都可以。』   我的倦意顿时被这条简讯击得粉碎。   ②   岚是我的姐妹,是我的死党,是我亲爱的。   大一时我们就已经住在同一个寝室。刚搬进去的那天下午,我就毫不留情地把她刚刚放在栏杆上日光浴的仙人球、在她转身后便一巴掌拍下了六楼。   她戏谑地看着我,『妞,初来乍到的,你就对我很大意见唷。』   从此我便以身相许了。   拽着她满大街找漂亮的衣服鞋子和扎绳,等着她每天帮我把午饭和晚饭全都打理好。   她总是皱着眉头地看着我说,『妞,我是你谁?』   一般我不用抬起正在不停往嘴里扒拉饭粒儿的头,『你是我亲爱的啊』。   ...

木魚 5年前 (2012-09-10) 1175℃ 10评论 0喜欢

希望一隅

  『你之所以感到孤独,并不是没有人关心你,而是你在乎的那个人没有关心你。』   ①   小天的名字并没有很惊艳,可是托上天的福,这个名字还是让隔壁的二狗羡慕红了眼。   小天小天。将天看小,便是很狂妄的一种境界。许是受名字的感染,小天从小便有种『天地之间仅此一家』的自豪感,由此衍生出种种叛逆。   说是叛逆,其实挺不好说。因为他的叛逆并不像多少小孩那样,养着一头半尺长的头发再烫出个菠萝头,再套上一身狗仔行头横行街市。   他总是对大多数同龄人都会津津乐道的事情不屑一顾。比如他们会逃课去钻游戏机室,可是小天从来不干,他觉得没意思。又比如他们都喜欢拿着玻璃珠趴在地上玩得不亦乐乎个个灰头土脸,但是小天也从来不玩,他只是坐在一边用淡淡的表情看着他们玩耍,似有少年老成的感觉。   可是大概物极必反...

木魚 5年前 (2012-08-23) 894℃ 9评论 0喜欢

逃离

  那天,我回到阔别一年有余的老家县城,去办出国的签证。   终究是阔别许久的地方,虽然一年真的算不得什么很久的时间,可是竟然诸多不适应。老家附近多了很多新式的中式快餐店,就像这个时代大城市中那林立街头的店面一样。   父母亲都不在家,只好在快餐店中寻摸一点吃的。   端着盘子从柜台离开,转身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坐在窗边的枫,他正托着腮帮,定定地望着窗外。   玻璃上映着灯光,他的脸在夜色中轮廓分明,依旧是那样的面容。   我在餐桌的另一面坐下,察觉到有人到来,他转过脸来。   波澜不惊。   永远的招牌式笑容,嘴角微微上翘。可是眼眸中竟透出几分看不穿的孤单。   我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就这样愣着。   他等待了片刻,见我不说话,『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一个人在这边发呆?』  ...

木魚 5年前 (2012-08-20) 1695℃ 25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