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Plus.于最远处观望昨日的BBS)

: 信手拈来 木魚 897℃ 12评论

那天晚上我睡觉前,才得空看了看朋友圈,然后我就看到了这条朋友圈。

这位京东小哥,为我送了很多京东的包裹。究竟有多少呢,我都想不起来。

大概从我搬来魔都的那一天开始,每次京东上买东西,都是这位小哥为我送。风里来,雨里去,任劳任怨。

他总是站在门口对我呵呵地笑,憨憨的样子,说,你家是要请人吃饭吗买这么多饮料。

也会给我打电话说,你这东西挺大的你什么时候在家啊,你在家收着会方便点。

有时候我会从冰箱里拿雪糕给他,说这么热的天辛苦你了,凉快下。

他的脸圆圆的,剪着一头短发,那种看起来就是个好人的脸,还有点儿黑。

于是经常在路上碰到他,他便会咧嘴对我笑,露出一嘴白牙。

东子每次说到他的兄弟时,我也总会想起这位小哥。

有年头了吧。有时候我会想,这位小哥以后帮我送京东的包裹,到底能送到什么时候呢,会不会很久,直到我搬走。如果有一天我搬走了,他会不会想起我。

如果他想起了我,会不会有点儿好奇,为啥不管我买什么,总是一箱又一箱地买,仿佛家里开着一个杂货铺。

直到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后,看到他又为我送了一单快递,然后微信上申请加我好友。

那名字我一眼就认出了是他。

后来我在想,为什么要加我微信,是不是要从京东跑路了。

可是他什么都没说,依然那么送着快递,也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直到我看到了那条朋友圈。

我问他,是不是不在京东干了。他说,嗯。我说,祝好。

几天后,他悄然改了微信的名字,再没有了京东的字样。

这几天看到新闻,说战地之王要停服了。

战地之王。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这个腾讯运营的FPS游戏,从09年内测开始,我就在玩,曾经陪我度过无数个寂寥的夜,九年过去,竟然要停服了。

说竟然,其实真的是欺骗自己。

毕竟我知道它迟早是会停服的。运营越来越差,玩的人越来越少,腾讯运营的特色,而我都已经一年多没玩了。

即便它依然继续运营下去,我也不一定会去玩。但听到它即将停服的消息,竟还是有不少难过。

难过的似乎不是因为它,而是因为它的离开,竟会带走这九年里无数夜里的回忆。

回忆?

对的,回忆。

在硬盘里翻,翻到了曾经保存的一些网页,翻到了一些学校里写过的只言片语。

曾经写着追忆过去的文字,发在学校的论坛上。谁知这些回忆的文字,竟然随着论坛的离开,而一起离开。

是的,那个我用来回忆过去的论坛,居然也变成了回忆。

现实总是无比的讽刺。

普通人的生活,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为你记住。

好久没写点什么了。翻了翻记录,整个六月,只写过一篇,还不是抒发感情。

歪着脑袋想了想,感情有什么好抒发的呵。

想写一篇北京爱情故事,想了两三年,字儿都没动一个。

最近好忙,可是在忙什么,说不清。我只能不断地笔记本上记着,做了什么,又做了什么。我怕遗忘,因为遗忘了,就不会有人为我记着。

下面,就是我说的那篇,在现在已经消失的无名论坛上,回忆过往的帖子。

如果你有兴趣尽可能地看原来的帖子的话,你也可以下载这个帖子的保存版:立刻下载

八、于最远处观望昨日的BBS

青春本无名,可是青春流过之处,留下一丝痕迹,抹不去,掩盖不了。

我来了

2003年,我对工大说,我来了。
刚到学校的半年,可以说是极度郁闷的半年。虽然住的寝室是新楼,可惜没有通网络。这就意味着类似庞然大物的电脑占据了我桌面的半璧江山却没有多大的用场。我用着冷冷的语气拒绝着看电影和玩游戏的请求,哪怕显示器的屏幕上聚集了厚厚的一层灰。

还不能上网呢,先邂逅吧

我喜欢喊寝室长叫做排长,因为我们的专业是给排水,所以省略“给水班”三字后班长简称为排长,然后我就很荣幸地有资格喊这个兼任寝室长和班长的清秀男子做排长,而我也一直保留这个习惯到现在。
排长壮志豪心,说“我们607寝室是一个伟大而神奇的寝室,因为我们住在这里!我们在这半年中要努力创造优秀的寝室。另外的。”
排长说这个的时候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一副清纯的样子让我确信他有所阴谋。他一遍盯着我的老婆(电脑)一遍流着口水,说既然我们拥有了这样一个先机那么我们当然不能放弃。我们要坚持在这个学期就建立起我们的寝室网站!
听说要建网了,本来正埋头刻苦吃泡面的我仿佛苦海中有了一丝指明的方向,我用着闪烁不定的眼神询问着排长,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可是没有通网,始料未及。于是就跟许许多多壮志未酬身先死的例子一样,几个星期没过这样一个壮志就很快的被扼杀在摇篮中,让人为之痛心的机会都没有。在历经数次失败后我果断决定,要上网才能获得新的知识,才能做出自己的东西!

于是我去上网了。
我用尽一切的方法上网,比如在机房上机的时候。
我很少或者说是基本上不去网吧的,因为对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好感。

某日我上机的时候偶尔瞥见了一个同行在上网。我之所以说是同行是因为他跟我一样都在上机的时候偷偷的上网。
我把他上的那个网站地址Copy到了我的那个机子上,用的剪贴板就是我的大脑。
回车后看到的绿色的界面,那个就是无名,已经消失的无名。我惊讶于它的人气之高,更惊讶于它的板块之丰富。我用颤抖的手注册了一个帐号,就叫“木鱼”,密码似乎和当时我在教务处的密码一样。可是后来这个密码连同教务处的密码一同忘记,于是从此我再也不设复杂的密码了。
但是那个无名似乎没有留住我寻找的步伐,我很快将它遗忘,因为它太大了,大到我担心一旦进入就再也出不来。

这个时候我又撞见VIVA了,或许有人会知道。当我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很多人惊呼,原来你还去那样一个幼稚的论坛啊。我无语,我喜欢它的简洁,喜欢它的配色,喜欢它卡通化的设计,喜欢它简单的操作,更喜欢它上面的人,就这样。

通网了呢

然后很惨淡地将半个学期过去,迎来第二学期。
第二个学期通网了,迎来了我所见识到的最辉煌的一个学期。
记得开学不久便能看到零零散散的广告海报,宣传的是校内的论坛。
那个时候还不能上外网,所以满目的个人网站个人FTP,而校内的FICQ也是火爆一时。

能上网了,意味着可以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了。

最常去的VIVA,因为它的人不多很容易混得熟。常常就几个人在线的凄惨场面丝毫没有阻止我们对它的热情,一帮好友很快混熟。我认识了天一阁,蓝水仙,Love-u,我是神仙,五月,森林里的墨丘利,七天七世纪,果丁布冻,还有,已经彻底从我的视线中消失的猫猫。

这时还有eakq的U-TIDE。一直对eakq叫的这个U-TIDE赞不绝口,实在很顺口。当时的U-TIDE在线大约在一百来人,当然都是同学,我还记得我的一个同学还在里面混了一个版主呢,呵呵。貌似eakq那时脾气挺猛的,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和以他为首的帮众们大吵了几架,原因就是我看不惯他们将“人”写作“淫”,还故意制造某些太过成人化的气氛。然而现在我都不怎么介意了,是不是因为我堕落了呢?呵呵。
曾经看过一眼eakq的签名就牢牢地记住了它,签名中有一句“世上最可怜的孩子,素是那双鱼的孩子”。这句话至今没能忘记,至于为什么却从来没有考证。
但是曾经的类似吵架般的争执没有记恨上彼此,反而觉得彼此思想上有些那个的成分。以后有了手机便可以彼此骚扰了,然后我很荣幸的丢掉了手机号……当然这个是后话。

这时偶尔见过非羽,以及它很闻名遐迩的FTP资源。当然也去它的论坛看过,所以我第一次见到“海明”这个帐号便是在非羽上。一直对非羽没怎么注意,感觉不属于自己的生活,除此之外对非羽的流量FTP也相当不解(当时货币好像叫羽毛吧?),为了这个甚至还与当时非羽的首席人物云依还有巧笑倩兮在VIVA上大吵了几架。呵呵,不知道会不会给人误解我当时喜欢你到处吵架呢,坏了我的形象可就不好了。为什么会在VIVA吵架呢,吵的原因是下载FTP需要购买流量,选择在VIVA是因为我在非羽上没有帐号,而恰巧他们都在VIVA做宣传,呵呵。
吵架的结果不了了之,本来对非羽没有太多在意,于是很快遗忘。

后来有一次在寝室无聊的时候想起来找找南区的服务器玩,用扫描器扫描到了南区的两个服务器(大家不要学我啊!)。打开其中一个突然发现人气相当高,页面风格我也很喜欢,叫做紫风铃。另外一个叫做奇域电脑地带。这两个论坛本来和我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因为和这个无名有点关系所以我顺带提了出来。

能上外网了呢

后来可以通过代理上外网了,嗯。
其实本来一直很鄙视诸如QQ之类的聊天软件的,认为把大好的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纯属对时间的一种亵渎。可是后来出于好奇还是申请了一个QQ号,然后用这个QQ号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没做啥为非作歹的事情喔)。

记得那时用的还是.9的代理服务器,上千人一拥而上,于是一个习惯就是一开QQ不停的点击登陆失败的确认框然后重新登陆,通常需要一两个小时才能登上呢。这个时候FICQ和校内的论坛就发挥了无比巨大的作用。所以没事就去VIVA上灌灌水,去U-TIDE上观望一下,偶尔去非羽上看看首页。这时我偏偏又想起来无名了,原来它的域名改成ahxz这样俗的名字了(我一直到现在也这样认为)。可是我只记得帐号却再也记不得密码了,于是重新注册了一个帐号,就是“随风飘扬”。可是这次归来的任务是潜水员,除了这次记住了帐号的密码以外基本上和上一个帐号没有什么不同,原因还是那样简单……太大,我怕迷路。

于是时光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某天VIVA上人气大增,正当我们迷惑不解的时候得知原来是据说非羽被学校封了然后众多非羽er(当时他们这样自称的,呵呵)来泄愤,把原因全都加诸于VIVA上。作为VIVA上年轻的最后一代(好悲壮)当然贫民解释,可是私底下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其实我们那时还不知道VIVA也即将消失。
后来非羽又好了,所以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日子也便这样继续过着。

可是平淡而温馨的日子总会到头的,我是这样总结的。

其实VIVA上的人两极分化很严重,就是年龄上的断层。上一辈的基本上都是大我们两届的,而中间几乎没有02级的存在,剩下几个就是我们03级的了。将近暑假的时候VIVA上突然出了通告,说是要把VIVA升级到VIVA.net。或许我们当时抱着的更多的是期待,于是静心的等待着。

将近暑假了于是同学都比较清闲一些,暑假通宵供电而不甘于寂寞的我们于是到处转悠了。记得当时U-TIDE的VOD挂掉了(诶,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然后我们都半夜跑去U-TIDE的语音聊天室聊天。我通常换个代号进入,静静地看着,伴着梁静茹的《宁夏》,一边编写着网页的代码。然后还随时上VIVA灌水聊天,呵呵。

然后VIVA消失了,无名也消失了,非羽也消失了

暑假到了,VIVA冷清了,就几个人在上面了。偶尔管理员通告一下,说要升级了,已经开始测试了。
暑假的高温俨然一场煎熬,习惯在黑夜中伴着明亮的灯光合着梁静茹的歌声写网页上网聊天,然后在白天睡觉。这样似乎很符合我的习惯。
可是某天开始VIVA不能访问了,说是关闭了。
升级到VIVA.net了吗?没有见到,维持着那个没有做完的界面坚持了半年后,便彻底消失了。
于是开始懊悔,没有在它还能用的时候多保存一些网页留恋,没有能留下朋友们的联系方式。所以那些联系不上的朋友就如同风中的纸鹤一样不知飘向何处。

有了一丝惊慌,发现无名也不见了,U-TIDE因为暑假早关闭了。
于是就是一个郁闷的暑假。

又开学了,上网方便了

又一个学期开始了,网络中心更换了上网的方式,用认证上网了。
发现从此上外网很方便后便渐渐忘却了校内的这些曾经的痕迹。
记得U-TIDE还坚持开过半个学期,可是人气已经不堪入目,让我都心寒。
自从QQ能很方便的上以后FICQ也没有人用了……
感觉只是一个暑假就仓海桑田,以前那种个人服务器百花齐放的温馨场面再也看不到了,心中不免留下一些遗憾。

那时我自己做的论坛凑合着可以用,于是在VIVA上留下来的还在联系的几个朋友还可以在我的论坛上互相灌水聊天,倒也不是那么让人郁闷……

这时我看到了老无名的最后的一个通知……致长久以来支持无名论坛发展的朋友们告别书。看过不免感慨万千,感慨这世道的艰难。

新无名出来了

听说出现新的无名了。
据说是非羽和紫风铃合并出来的。
这个样子?

我登陆过去果然有升级帐号的画面,于是“随风飘扬”这个帐号就这样在新无名上出现了。
时处于上网方面时代,加上通常朋友的联系使用我的论坛,外加有个朋友自己也有一个论坛于是感觉够了,就没有再在新无名上活动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大二的那个最后在新区的暑假。

暑假过后我们便去了南区。
去了南区以后彼此的IP都变化了于是朋友们的联系都不方便了。
朋友的论坛不开了。
我的论坛技术升级的重新编写没完成加上大三的新宿舍楼网络没通就没开了。
手机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继续联系了。
于是……就这样,曾经在VIVA上彼此熟悉的朋友一下子变得陌生了。
陌生地有些凄凉,有些让人心寒。

大三上学期学期中期的时候我的宿舍楼可以上网了。
上网后仍然继续迷茫,不知道什么地方可以去。QQ作为一种聊天的工具已经远远丧失它存在的意义。某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无名。于是我来看看。
在无名一般只去电脑板块,其他的一概不去。
这个到后来有所改观。

我去水吧是因为00。
我最初去女生小屋是因为碰着了可音丝兰。
我去斛兵文学是因为碰到了当年在VIVA的朋友。
就这样,还有问题吗?
我很满足于自己的辩解。

所以,我真正开始在无名的活动,是从2005年的11月份开始。
真正让我在无名上开始活动的,是00和可音丝兰,这就是为什么我比较偏好于他们。

话题到此结束,这些文字用了我将近两个时间。
好晚了,明天还要考试。
睡去了。

在睡去之前对无名说一声。
无名,你注定不是我的开始,也不是我的结束。你只是我在失落寂寞的时候一个无可奈何的驿站。
望珍重,且行且珍惜。

by 随风飘扬
2005-04-15 02:02AM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我也是过一阵子会来鱼的后花园潜水,最近用RSS手机客户端了,把这里给加上订阅了,以后有新文章就可以第一时间看了。我好像是从青春无名论坛辗转找到学长这里的,那时我好像大四或者刚毕业,反正当时还没转行当码农。至今还是好奇学长在宁波的六年~

    PPD2019-07-15 23:49 (3天前)回复
  2. 每半个月来看看鱼大的文章,00.gif

    彳亍者2019-07-11 11:36 回复
  3. 朋友春节期间推荐的你的站,说实话,软件没有用过,但是你的每篇文字都有读过,很喜欢你分享的事情,也喜欢你这种质朴的文笔,希望可以经常看到你的文字…..

    logbiubiu2019-07-10 11:53 回复
    • 还会有推荐……

      木魚2019-07-16 20:23 (2天前)回复
  4. 小时候,觉得写日记好傻,是那种蠢小子、傻姑娘没事干,文邹邹的人才会写的东西,长大了点,觉的那些爱自拍、疯狂发说说和朋友圈的男人女人太幼稚,一点不懂含蓄,现在工作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意识到曾经蔑视的东西——凌乱的日记、不愿面对镜头的合照、糊成马赛克的照片却成了最能暖心又最让人痛心的百万宝藏。回忆真的是最重要的东西,暖心是因为和你有共同回忆的人还在,痛心是因为恐怕和你有共同回忆的人在天涯海角。现在的自己做起事来风风火火,一丝不苟,公司中员工管的服服帖帖领导见了恩爱有加,但,看了你写的这些简简单单的东西,意识到,还是有一些人和我一样表面过得风生水起,但仍会在独自一人时思考些东西,会说这些闲言碎语,这些花时间得不到利益的东西。只是无意中进了这个blog,也准备提交完就离开这个这辈子也可能不再来的地方,希望你能找到或者已经找到另一半共鸣的灵魂,能在孤独的时候有人慰籍,希望认识你,又不希望认识你,毕竟我不懂技术只懂应用,see you。

    Roland2019-07-08 23:04 回复
    • 我似乎想起了什么。

      木魚2019-07-16 20:23 (2天前)回复
  5. 软件更新下吧 3.gif

    大头2019-07-07 10:37 回复
    • 嘘,我在等新电脑

      木魚2019-07-16 20:22 (2天前)回复
  6. 像我每周来两次看鱼大有没有更新“小说”的人来说,有更新就是好的

    可乐2019-07-04 11: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