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日记 20180919

: 活着 木魚 1987℃ 3评论
读者反馈 上次有朋友在公众号留言说,你这压根就是流水账嘛!
我说,对啊,是流水账啊,流水到标题都取不出来。

但是我发现不起标题真的好轻松。

于是我继续不起标题了。

0. 有人跟我投诉来着

上上次,具体哪次哪天忘记了,反正是有那么一次,我写了一篇巨丧无比的文章。不对,应该说是流水账。

究竟有多丧呢,这个简直不可描述。我这么形容一下,大概意思就是,你看完之后,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地令人绝望。哪怕这个世界不让人绝望,起码也是这个国度让人绝望。

张主编反复跟我提及一个名词,低欲望社会。当然以他的胆量是绝对不敢指名道姓地说赵家人治下社会的,于是他就专门挑着跟我说,日本,对,就小日本,低欲望社会,政府一筹莫展。

然后为此,他还写了一篇文章,据说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反正是做了很多的研究和资料准备,写了一篇牛逼哄哄的文字,牛逼到啥程度呢,牛逼到能翔实地反映出这个社会的现状,让人读后醍醐灌顶,拍案叫绝。

他把这篇文章发在了自己的公众号上。

然后不到一天,就被删了,删除的原因是遭人投诉。

张主编和我提及此事的时候,满脸的哀怨,双手无力地在空气中比划着,说着“我还能怎么样呢我也很绝望啊”。

所以当他看到我那篇简直是如丧考妣的流水账后,他第一时间在微信上跟我投诉。

他很愤怒地说,为毛你这种通篇除了丧之外啥都没有的东西居然没被删,我查了那么多资料写得那么保守只有一点丧的文章反而会被删呢!

我仿佛能看到他愤怒的连上挑起的眉毛。

然后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还把原版的Word文档发给我,让我看看是不是这样。

然而我很心虚,于是我答应着,答应着,然后就忘记了。

说到这里,真的很对不住张主编。因为他的Word我还是没看。

没看也就罢了,连文件都没存:微信总是喜欢清理这些文件,这也是我极其讨厌微信的一个原因。

1. 其实张主编是个好人

对。张主编是个好人。

张主编是我的一个同事。他在运营部里面,是笔杆子的扛把子,总是舞文弄墨的。

爱写文章爱看书,爱看话剧爱听音乐会。

他究竟看了多少书呢,这个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耐心听他讲最近又看了什么书。

大凡看了很多很多书,知晓了很多很多道理的人,大多有那么点儿骨子里的傲气,不屑于常人为伍。倘使你要跟他说话,不说话只听尚可,要是一不小心开了口漏了馅儿,让机智的读书人发现你胸无点墨,那么对方大抵会打心眼里看不起你,觉得“孺子不可教也”,然后便草草结束话题,不再与你多言。

大师级别的人物比较谦逊,有包容之心。但是大师呢,我们是万万接触不到的。于是我们都不爱跟聪明人说话,因为他们很聪明会用你喜欢的方式来捧杀你;我们也不爱和读书人说话,因为说不到一块儿去。

然而张主编不一样。不管什么话题,只要他知道的,你都能问他。

有时候我会故意去问他一件事情。其实那件事情我丝毫不在意,只是纯粹想看看他的认真。这时候你会发现他好似初中的语文老师,或者说旧社会的教书先生,坐在椅子上面对你,两只胳膊撑在两条膝盖上,扶一下眼睛,就开始和你娓娓道来。

真的,相信我,真的是娓娓道来。

因为很啰嗦。

有些时候我觉得他是一定当不了老师的,因为解释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有点儿抓不住重点的感觉,东拉西扯能说一大堆。但是他就是有那种耐心,只要你愿意听,他就能说给你听。有时候,这些远比抓不住重点更重要。

我们这代人,终究浮躁了太多,所以能认真听人讲课的人也寥寥无几。好多次我试着沉下心去仔细听他都说了啥,但是最终都没能听到结尾。

因为我发现他的话题是没有结尾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岔开话题。

于是,“张主编开始说话了,在我的眼中,他的脑袋慢慢变成了一粒安眠药”。

2. 其实,张主编只是啰嗦而已

对吧?其实他是个好人。如果他不是个好人,那何必跟你讲起那么多典故,分享自己的知识呢?

然而他的啰嗦也是真的。好在这条我能理解,读书人的通病。你看我也很啰嗦,这些破事儿能说一堆,何况我还不是个读书人。

张主编既然是笔杆子的扛把子,那么平日里文章自然不会少写。事实如此,他连发个朋友圈发个自拍,都会配上一……大……段优美的只言片语。这里的大要拖长音,否则你无法体会到那种长度,最好能比上双手的动作(请自行把胸扩开),然后优美记得打上粗体,否则你会以为跟我一样只是流水账。

嗯,我觉得文字太平庸,来个栗子。

我也不知道这样截图算不算暴露别人隐私……就酱吧。

然而,既然我会这么说,当然不是全为了赞赏张主编,你看我像是这样的好人吗?当然不是。我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

所以我既然会这么说,那么就是妥妥地准备来泼脏水的。

嗯……就是张主编的文字我看不下去。

为啥呢,因为太文绉绉了,总觉得读起来有那么一点儿拗口。

所以对于他能在互联网公司写文章,我也是蛮佩服的。要是在传统媒体行业的话,我大概就不会这么佩服了……

3. 然而我们都喜欢欺负张主编

大概是因为书读得太多了,无比儒雅墨迹的同时,也就无比地温顺。

温顺到有时候我会觉得他有点儿逆来顺受,明明不需要的。

比如他开始介绍一件历史典故的时候,其实这是个很奇葩的话题。不是说这个话题本身奇葩,而是在多人闲聊的时候这种话题太容易冷场:其实没几个人对这种话题感兴趣。然后张主编就开始侃侃而谈。

侃侃而谈得大家有点儿听不下去了,便会强行岔开话题。有时候场面会有点尴尬,因为很多时候也会很粗暴地打断他的话题。

其实这种粗暴的事儿我做得也不少。

还在北京的时候,有一位姑娘,XO同学。为啥会说起她呢,因为那会儿我们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都喜欢玩谁是卧底的游戏,然后每次她都会被我们投票投出去,而投出去的原因是,“她太聪明了”,因为她的博学你无法想象,导致你听不懂她在说啥。

于是我很多时候会说,“下次玩谁是卧底的时候我一定先弄死你”。

我是极讨厌别人打断我的话的,尤其是粗暴毫不留情地打断。而张主编对于这些似乎从来不在意,因为他在被一次次地打断后似乎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只要你跟他聊起来,他就会继续说个没完。

然而我并不相信他毫不在意的。人心都是肉长的,既然张主编热情温顺,那就必不可免地也会受伤,只是很多时候可能只是心底的一个叹息。

为这些事情受伤,太不值了。希望张主编还是会这样一直下去,不管他的话题我能不能听的下去,我还是很喜欢他的认真的。

诛心什么的……我觉得去泰国旅游的时候大家集体把张主编丢海里还是比较……有戏剧性的……简直不算欺负了……

4. 对于这样的张主编,怎么可能有对象

然而他真的有媳妇儿。

还是裸婚,啥都没有就结婚了。

这就叫梦想照进现实。

所以后来有次去泰国团队旅游的时候,他给媳妇儿买了万把块钱的首饰,跟我说,买这些没报备,哪怕被打也要买,因为他媳妇儿嫁给他到那会儿,他什么都没买过给媳妇儿,这是欠她的。

当然他最后有没有被打,我就不知道了。

而且我一直觉得,能嫁给张主编的女子,也绝非是一般的女子。

毕竟我略微想象了一下天天要对着这么一个口若悬河跟你说的还都是历史文化之类话题的人,怕是会疯吧。

然而他媳妇儿竟然都受得了。你能想象经常秉烛夜谈、谈的还是历史和科技吗,你能想象平时隔三差五去书展吗,你能想象纪念日的庆祝节目就是在家俩人一起聊机器人和AI吗。

总之是个非典型女子,妥妥的。

要么就是他媳妇儿也是一类人。

阿门。

5. 嗯,其实今天本来没想写张主编的

我本来就是准备来写个流水账的。

写了第一段觉得张主编其实是个蛮好玩的人,就写了写。

那么今天配啥歌呢。

就这个吧。

喜欢 (11)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稀罕这个张主编

    门前有根大呲花2018-09-26 10:26
  2. 珍愛生命,遠離微信。

    另:Gayhub登陸失敗。

    Roceys2018-09-23 02:56
  3. 看完了,鱼大快变成鲁迅了icon_confused.gif

    padapen2018-09-21 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