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没有结果

:: 纯属虚构 木魚 1177℃ 3评论

一夜之间降温了十度。
就好像只是一个夜的长度,便入冬了。

我使出吃奶的劲蹬着自行车,向着医院的方向奔去。
最近牙疼的厉害,感觉像是长了智齿。于是我在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拔掉它们。
一把年纪的人了还长智齿。

忽然疼了起来,我呲牙咧嘴。
莫小北突然在我车前的不远处出现。我赶紧捏紧了刹车,刹车在蹭蹭蹭地叫着。
咵嚓,刹车线断了,我瞠目结舌。
“快闪开啊!”,我朝着他大喊,“老子的宝马刹车失灵了啊!!”

莫小北从地面上爬起来,掸掸身上的灰,戏谑地看着我。
“我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找你的,没想到你主动来撞我了,说吧,你对我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我嘟囔着扶起了车。
“还说我,要不是因为你,我的刹车也不会断。”

莫小北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
大学毕业那天我拖着大大的箱子和爹地妈咪say古德拜,说要去北京赚很多很多钱找很好很好的媳妇儿。爹地妈咪见我长这么大终于有这么远大的报复,激动得热泪盈眶,握着我的手说孩儿啊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没事儿记得给家里来个电话。
我给他们拍着胸脯说,放心吧不给你们找个好媳妇儿我坚决不回来。
妈咪抹了一把泪说媳妇儿先放放能回来就回来看看。
我说好。

不过后来我觉得妈咪是个骗纸,因为直到有一天她说你没媳妇儿就别回来了,看着膈应。
不过爹地妈咪的众叛亲离没有让我有多少伤感,因为莫小北二话不说就拎着箱子跟我一起跑了,说是要追寻自己的人生。
然后他爹地妈咪没哭,可是岚晴却哭了好几天。

岚晴是住在离我家不远的那条街上的一个小姑娘。
那条街是我们每天上学放学都会路过的一条街。
岚晴家里算是很早就奔小康的富二代。在村里家家户户都是砖瓦房动不动停电还得点蜡烛点煤油灯的年代,她家里就已经住上了楼房有了空调,养了只大大的二哈每晚在路上溜达。
那只二哈真的很闪眼,亮瞎了我们所有小伙伴的眼睛。每天晚上岚晴被二哈拖着在路上末路狂奔的时候,我们一群人总是在旁边流着哈喇子眼睛放光地说,哇塞好帅的狗啊。

嗯,我要是能变成那只狗就好了,这样就能每天晚上拽着岚晴到处跑了,反正她拗不过我。

我吧嗒吧嗒嚼着泡泡糖,跟莫小北说,我要去跟岚晴做朋友,做很好很好的朋友。
莫小北说,那是有多好?
我说,很好很好的朋友。
莫小北说,很好到底是多好?
我想了一会儿,说,就是那种玩过家家她演我老婆的那种。
莫小北看着我眼睛放光,说那我呢那我呢。
我看着他,说,你就演我儿子吧。
莫小北愣了愣,说,你给我滚。

可是岚晴太老实。
我给岚晴写情书,歪歪扭扭地写我想和你做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和你一起写作业的那种好朋友。
我觉得我很委婉了啊。可是岚晴把信直接交给她老爸了。
她老爸把我的信撕了,说你别理那小子,考试就没进过前二十名的,一定是想抄你作业的,别让他影响学习了。

于是我又写情书,写我想和你做朋友,能经常一起玩的那种。
然后信又让她爸给撕了。她爸的评语是,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就敢打你的主意,还想把你拉下水耽误你的学习,这是坚决不能忍的。

于是我退而求其次,写我有好多零食吃不完,给你吃啊。
我觉得用零食勾引女孩子一定不会失手的,她们都喜欢吃。
结果信又让她爸给撕了。
岚晴跟我转述说,“我爸说了,你家那么穷,有个屁零食啊。”
我气急了,捏紧了只有一毛钱的口袋,憋红了脸,说,“虽然我家现在没钱,但是我会赚很多很多钱的,等我长大了!”
然后我转身跑开了。跑了好久好久,在一个没人的角落,蹲在墙角,捏着一毛钱,嘤嘤嘤地哭了。

后来岚晴跟我说,她爸对我那番豪言的评价是,“那屁孩子,净说大话,他以后会知道的,以后还会穷很久很久。”
我问岚晴说那很久是多久。
岚晴歪着头想了想,说,不知道,啊我要带我家大黄出去散步了。

我看着岚晴的背影远去。
什么啊,是只狗就叫大黄,你们的素质不比我高哪里去。

虽然岚晴她爸那么说,可是岚晴还是动不动就找我聊天,要么找我玩。
虽然她每次都小心翼翼地问我莫小北在不在家,要不要一起喊出来玩。
我生气了。
我说每次你都要找我然后问莫小北要不要出来玩,你为什么不去找他还要来找我。
她把脸憋成绛红色,支支吾吾地说,那不是跟你比较熟么……我不敢跟他说话。
我生气了。
难道我好说话就成被你欺负的理由了?!
我把莫小北喊了出来,指着他对岚晴说,我把他给你喊出来了,你跟他玩吧,不要跟我说话了。

岚晴的眼珠开始在眼眶里转,嘴角瘪瘪地说不出话。
莫小北拉拉我,说你怎么了,好像在生气?
我说没有,岚晴她每次都要让我找你,明摆着就是找你么,非要拉上我,很好玩么这样。
莫小北惊讶地看着岚晴。
我看着他俩这么四目对视。

看屁啊。
我转身跑开,妈蛋气死我得了。

我问莫小北,是不是岚晴喜欢你。
莫小北瞪大了眼睛说,哪有的事儿,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撇撇嘴,说,我又不傻,她看你的眼神我能看得出来。
莫小北愣了愣,说,啥眼神。

我看着莫小北,“喏,就是你现在这眼神。”
莫小北愣了愣,推了我一把。
“别闹!”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
“小北啊,我有个数学问题想问你。”
他看着我,“啥。”
“就是啊”,我咽了口吐沫,“人家电视里都放三角恋,可是我就没怎么搞明白哎。你说一个男的喜欢一个女的,但是那个女的喜欢另个男的,他们都管这叫三角恋,可是明明只是俩线段啊。那这第三条边去哪儿了?”
莫小北愣了愣,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回家吃饭了。”

我问岚晴,是不是你喜欢莫小北。
岚晴犹豫了很久,点点头。
我说你喜欢他啥,我也可以做到的。
岚晴说不知道啊,就是喜欢。
我不相信。
我说,为什么,总有理由吧,难道他很帅?
岚晴歪着头花痴了一会儿。
“嗯,好像是挺帅的。”

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岚晴你是什么时候瞎的?”
岚晴愣了愣,“我没瞎啊。”

我扶着岚晴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她,说,岚晴你等着我,你总有一天会喜欢我的。
岚晴眉毛挑了一下,抽开了肩膀。
“神经病……你没机会的。”

我不相信了,还真没机会。

虽然我没办法主动找岚晴。
但我还是有办法的。
至少我能找到她
……
家的狗。

岚晴家里的大门下面有个小小的门可以拉开。
于是我经常放学路过时就会趴在地上掀开小门朝里瞅。
就能看到她家里的样子了。
虽然很多时候能看到的是那双二哈的眼睛也在朝外面瞅。
然后它的嘴就伸了出来。
然后我就一巴掌拍回去。
妈蛋你以为你是岚晴,伸出一张嘴是要干嘛。

那个小门存在了很久很久。
直到有一天我再拖着箱子回家路过那里,那个小门后看到的屋子已是空荡荡的一片。
慌慌张张地找到莫小北,说岚晴她们家的屋子已经空了。
莫小北摸着下巴说,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搬走了吧。

我好绝望。
我蹲在阴沟旁。
好绝望的,绝望地说,怪不得她说我没机会,原来是因为她会搬走。
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一下,就算不能好上至少是朋友啊。

莫小北说,你为什么要去北京。
我说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有朝一日如果再看到岚晴,我要自豪地说其实我也有很多的钱。
莫小北说,那又怎么样呢人家都不想见你。
我说你怎么知道。
莫小北说,她搬家跟我说了,直到现在我都知道她住在哪里。

我沉默了一会儿。
莫小北说,她去年已经嫁人了。喊我去,我没去。
我说为什么你没去。
莫小北说,没理由去啊,我对她又不熟。

我说就当是朋友啊。
莫小北淡淡的说,没有必要。以前的你很穷,以后还会穷很久。以前的你喜欢一个人,以后你还会喜欢很久。以前的你不喜欢一个人,以后你还会不喜欢很久。
莫小北盯着我,说,只要你没有得偿所愿,这些事情都会持续很久很久。

我说你这样说不对。
莫小北说,哪里不对了。
我说譬如我刚刹车,我想的是刹住车啊,没有得偿所愿,但是刹车线断了,你看也没有持续很久。

莫小北沉默了很久。
然后他说,你知道么,我总觉得你说岚晴瞎说的不对,应该说我瞎了。

莫小北说,你赶紧找个媳妇儿吧。
我说不行,我还很穷呢。

他扑闪着大眼睛说,快点找,就当是为我找的,乖。
我说为啥是为你找的。

莫小北说,人生很多时候,都是无可奈何的,你先找到自己的媳妇儿,我才好去找自己的人生啊。
然后他对我挤挤眼,说其实很多时候,做一个决定的下场就是,没有下场。

喜欢 (6)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什么情况?70.gif

    无脑小生2016-01-14 13:49 回复
  2. 仿佛看到第三条边了。

    小小鸟2015-10-26 21:09 回复
  3. 17.gif当故事会看。

    barely2015-10-21 09: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