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路过你的世界

:: 信手拈来 木魚 798℃ 1评论

 

那一天北京的傍晚突然乌云密布,像极了妖孽出现前的征兆。
我就站在地铁的出口,面无表情地看着白色的水气贴着地面翻滚,偌大的树在风中摇曳。
鸽子蛋大的冰雹从天而降,落在马路转弯处积出来的水洼里,惊起一圈水纹。一辆车从水中驶过,溅起的水花洒向远处。
他被砸中了,抱着头做鸟兽状乱窜,窜过我的身边。
我一把拉住他。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我们都没有说话。身边嘈杂的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水滴从他的发际滑落,划过他的脸,和那几乎与鸽子蛋大的冰雹同样大小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醒了过来。
他说,你这样紧紧抓着我,是不是喜欢我。

我松开手,依旧愣愣地看着他。
看了一会儿,我说,走,我请你喝酒。

我的隔壁住了一对儿小情侣,俩人一直有说有笑,在我见到他们之后。
后来我知道他们俩是在中介公司工作的时候认识的,然后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不知道怎么的就看对眼了,于是就没羞没臊地住在一起了。现在俩人都从中介公司辞职了,具体在哪里工作我倒是没有过问,因为聊天的机会不多。我所知道的,就是他们俩一个是黑龙江人,一个是河南人,反正就是天南地北的俩人凑一起了。男孩之前当过兵,后来退伍了,现在在屋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玩网游,撸啊撸之类的。
偶尔有那么几次他们看到我,唤我一起吃饭,然后打听我的工作。言辞间仿佛对我作为一个接近于高等生物的猿类工作甚是羡慕。女孩一直很温顺地笑他,说你还问别人,让你学点东西吧答应好好的一会儿就忘记了。然后男孩只是笑,笑完了大大咧咧地说,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办法。

暑假的时候他们屋突然多了一个女孩,看起来年纪相仿的样子,然后仨人天天出仨入仨的,甚至亲密的样子。我偶尔会路过遇到他们,然后仨人有说有笑,笑得我心里发毛,心想这仨人到底啥关系。
终于有一天只有男孩一人在屋,我从他们门口路过的时候,看到他又在撸,我就远远地问他,说你们屋新来个姑娘是谁啊。
他头也没回地说,是我媳妇儿的妹妹,暑假到这边打工兼职,在这边住俩月。

哦。妹妹啊。
小姨子?

他跟着我进屋。
穿过长长的有些阴暗的走廊,拐进了屋子里,挨着床坐下。他仰起头打量着壁橱里的书。
他说,大学里的那些书你都还留着啊。
我说嗯。
他说连词典你都还留着啊。
我说嗯。

隔壁突然听到桌子椅子摔在地上的声音,噼里啪啦地响。有人在嘶吼,听不清说的什么。
传来了女生的哭泣声。

我赶紧开门出去看。隔壁的门开着,饭桌倒在地上断成了两截,碗筷撒了一地。
看到站在门口的我正想进去,男生睁圆了红通通的眼睛,转身直奔我而来,把我直接推了出去,吼着你不要管我们的事你给我滚。
门被反锁了。我在门外大声拍着门,喊你不要打女生好好的一个大老爷们打女生算什么东西。
门哐当又开了,他掐着我的脖子说,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
我直勾勾地看着他,没说话。他僵了一会儿,把我又推开了。
推开我的时候,我顺手拽住了那个新来没多久的小姑娘,给拽了出来。他又把门狠狠地关上,反锁。

我看着哭成花脸的姑娘,心中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总觉得这种场景只在电视里见过。明明是挺身而出保护姑娘们的好时间对吧。可是却什么都不能做。
当过兵的,就是了不起,打架都比别人狠一点。
屋里又传来摔东西的声音,隐约中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撞到床的声音。

我赶紧把已经六神无主的姑娘拉到屋里。

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
我问她,为什么你们突然打起来了?
她哭着说,我也不知道,晚上喊他吃饭,他在玩游戏,喊了几声都没搭理,我就说了他几句,然后他就很不高兴地来吃饭了,边吃边骂我,我姐帮我说话,他就让我们滚,然后我姐就拉着我说带我出去走走,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把饭桌砸了开始打人了。
我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可是印象中没有搜索出任何和打人相关的蛛丝马迹。
我说,他看起来不像是会打人的人啊,平时都是笑呵呵的。
她摇摇头,不,那是因为你认识他不久,他以前经常打人的,尤其是刚退伍的时候,以前我姐被他打得很惨的。
我愣了愣,“那为什么你姐还要跟他在一起?”
她说,“我也不知道。”

他坐在一边,突然呵呵呵地笑。
他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女生从小都是有被打豁免权的,导致她们其实潜意识里都有一种想被打的欲望,也就是潜意识里有点受虐倾向。
我看了看他,啐了一口,“你给我滚”。

隔壁的屋子突然安静了起来,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她很慌张地摇着我的手,说你去看看好不好,是不是他把我姐打出事了,你去帮我看看好不好。

我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发现门没有再反锁,他坐在床边打电话。
而她姐躺在床上,手捂着肚子,表情看起来有点痛苦。
看到我正在门缝里朝里瞅,他走了过来,问我,她在你屋子里吗。
我点头。
他说你帮我照顾下她,她姐被我打到了,我来照顾,没事的,你看好她就行。
我点点头,转身回屋。

进屋,关门。我深吸一口气。
“走,咱吃宵夜去吧,我请你们。”

他问我,你们屋就住了这么一对情侣吗?
我想了想,说,好像是。
姑娘在旁边弱弱地说,主卧俩姑娘中的一个和阳台那屋的男生难道不是情侣吗?
我愣了愣,说,应该不是吧。

主卧最开始的时候住了俩姑娘。后来阳台那屋住过来一个男生。
我看出来那男生和主卧其中一个姑娘很熟,但我一直觉得是姐弟关系。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那个男生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年轻到胡子都没长齐,乳臭未干的感觉,明明是个大男生还顶着一张娃娃脸。而主卧的姑娘相比而言简直就是太成熟了好吗,典型的准人妻。
所以在听到姑娘的问句后,我十分自信地说,他俩肯定是姐弟,不会是情侣的,因为实在是违和感爆表的事儿。

姑娘说,那为什么我有次在阳台晾衣服的时候一转身看到他们俩靠在窗边搂在一起啃……
……
好吧,我看走眼了。

于是我瞬间明白了那些走廊里深更半夜的窃窃私语声是怎么回事了。

我问她,为什么他经常吵架砸东西还打人,你姐还跟他在一起?
她说,“我不知道。其实他打人很狠的。楼道里之前有很多坏了的桌椅板凳啥的你看到没,那就是他吵架的时候砸坏的。我姐也经常被他打得浑身是伤。我和我妈也都劝她换个对象,可是她就死了心要跟他,我们也不知道为甚么,为了这事她和我妈已经吵了很久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那你没有再劝劝她吗。”
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呆一会儿。
“劝不了。尤其我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她都差点让我滚了。她说,‘他是打我了是骂我了,可是他很快都知道错,他能跪着跟我道歉,你能么?’”
她苦笑地看着我,“我能跟她跪着道歉吗?我做错什么了?何况我还是她妹妹,她那些伤又不是我打的,好奇怪的想法。”

他突然哭了起来。
毫无征兆地。

我突然想起了他。
我说,“为什么你会在北京?今晚我都忘记问你发生啥事儿了。”

他哭着说,“如果跪着就能挽留一个人,让我跪一辈子都行。人和人他妈的就是不一样。”
我看着他,没有再问。

如果你没有打算说,那我其实就没有权利再去问。

一觉醒来,人们都已离开。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0015.gif在你的地盘,撒欢。

    barely2015-08-19 10: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