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圈儿

:: 纯属虚构 木魚 1786℃ 9评论

“你觉得什么人比较可怕一点,总是很温顺的人还是喜怒无常的人?”
他这么问我的时候,一改往日的二逼表情,充满了一本正经。我觉得来者不善,所以仔细地考虑了一会儿。
想了一会儿之后,我觉得应该是总是很温顺的人比较可怕一点。
他点点头,然后问我,为啥。
我说,会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

他找我喝酒。
但其实他不会喝酒,喝起酒来还有点贪杯,一杯酒下肚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有次喝高了还趴在地上跟我的泰迪对吠了十来分钟。酒品不行,亏得我的泰迪不喝酒,因为它可凶悍了,要是它也喝高的话,我觉得会拉都拉不住。
他喝高了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唉声叹气。叹世事沧桑,叹人间冷暖。叹完了睡觉,一觉醒来又是一副二逼的表情,收拾着衣服谄笑着说,我回去抱媳妇儿玩了啊,你这儿我就不管了,碗筷啥的你自己洗洗。
然后咣当一声他就出去了。

他的媳妇儿是四年前认识的,一年前好上的。他看上她的时候就在跟我说,啧啧啧我非她不娶了,看我怎么追上她。
那个姑娘文文静静的,从来不多说话,见到人都是低着个脑袋好像犯了错的小孩子。
一开始他要追她的时候,她其实是拒绝的,拒绝的方式就是摇摇头,咬着嘴唇低着头跑开。后来这动作他都会做了,问完她愿不愿意后就自己先摇摇头,再看着她,然后她点点头,于是他就默默走开。
我说你这样死缠烂打靠谱么,也没见你有啥动作啊,这又不是问答题问个九九八十一遍就能量变产生质变了。
他咧嘴一笑说,做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干嘛啊,我就是让她知道一直在等她就好了啊。
然后他突然凑过来说,其实我对她还是蛮了解的嘞,正在她那边刷存在感呢,天天陪她上自习。

我疑惑地看着他,“你还干过这事儿啊。”
他得意地仰起头朝我砸吧嘴,“当然了,你以为我就光会表白啊,我比你强。”
我不满地,“关我屁事啊。”
“当然关你事儿”,他得意洋洋地说,“你就光会个暗恋。”
我憋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曾经有一个老师说过,如果一个圈子里的两个人忽然产生了爱情,那么他们一定会和这个圈子有所疏远,因为他们要拥有自己的世界,必然会渐渐地独立。而当这一份感情没有能维系的时候,那么必然会至少有一个人永远地失去这个圈子里的朋友。

老师这么说的时候,我和他在下面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然后他说,你悠着点。

我暗恋许尧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其实也不算暗恋,因为这事儿大家都知道,虽然我没有和她表过白,但其实彼此都心知肚明。
许尧和我的关系就类似于那种哥们儿的关系,好是好得很,却也没有如胶似漆。关于我喜欢她的这件事儿,我觉得她是知道的,因为我左暗示右暗示暗示了那么久的。
我说,许尧你看咱俩都是光棍儿,要不凑合算一对儿?
她歪着脑袋看我,边看边摇头,“啧啧啧,那你得等等了。”
我说等啥。
她哈哈笑,“等我瞎呗。”
我很不满地拍她肩膀,“别闹,我在说正经的。”
“唔”,许尧按按鼻尖,“你这个话题本身就够不正经的,企图行苟且之事竟然还腆着脸说自己是正经的。”

一下子就涨红了脸,沉默了一会儿。
许尧说,“不行,你能将就我可不能将就,我还要等我的白马王子呢。”
“你就等吧”,我很不甘心,“希望你等来的不是唐僧就好。”
“啊哈哈。”

许尧忽然凑到我的耳边。
“我们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如果毕业一年后你我都还像现在这样,那我就考虑你的建议,是很认真的考虑哦。”
我看着许尧。
许尧看着我。

他在那边喊,你们俩还吃不吃饭了我都吃完了你们俩搁食堂里面偷偷摸摸恶不恶心。

他说,我觉得你应该放弃,许尧根本不是你能得手的。
我说为啥。
他说,你们俩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我说为啥。
他说你没有赢她的胜算。
我说为啥。
他说因为你二。
我说滚。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许尧确实和我不是一路人。我是凡人,而她是天使。
就是这位天使的脾气有点古怪暴躁,体型也算魁硕,反正我打架打不过她。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看起来就是满满的违和感,也不知道我眼怎么那么瞎居然看上她了。
而他在追的姑娘则是另外一个极端,身材娇小说话软声细语,看起来就是有内涵的小姑娘。

后来也不知道这姑娘到底吃错了啥药,竟然答应了他,成为他史上第一任夫人。正式上位后这货显得是扬眉吐气,各种得瑟,携夫人出席各种同学聚餐各种蹭吃蹭喝不说,还带着媳妇儿一起蹭,蹭完了还不给钱。
有一次这姑娘实在看不下去了,说老吃你们的吃完拍屁股走人多不好意思今天我请客吧。大家起哄架秧子,说他这么个挫人竟然得手了这么贤惠的姑娘。
他就一个劲地傻笑,嘻嘻哈哈,哈哈嘻嘻。

他哄他的媳妇儿,我等我的许尧。我觉得我和许尧是心照不宣的,虽然我会很注意她的身边都有哪些男生出现有啥关联,但是她一如既往,好像没有对谁有过特殊的关照,这倒让我放心很多。只不过有时候我会想她会不会在意我和哪个姑娘来往密切点,也许不会?也许会?

转眼就毕业了,各奔东西。我和许尧都留在了学校附近工作,他和她离得也不远。
他一直嘻嘻哈哈,她一直文文静静。很和谐的画面。

有人说,有的人看起来好像在一起非常自然,好像应该就在一起的,可是最终都不了了之了;有的人好像看起来简直违和感爆表,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在一起了,再也没有分开。

我把这话说给他听的时候,他剑眉一斜,犀利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想说什么。
我说没想说啥,就是感觉你媳妇儿好像总有话想说却没说,虽然很少说话但是总感觉她有话想说……于是有点捉急。
他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哦?”
我点点头。
“啊哈哈哈”,他笑,“我感觉她就像只兔子,没事儿就看着你,看起来她好像想说什么,但就是不说,这种感觉好可怕啊,啊哈哈哈。”
我拍拍他,“你没事儿吧,突然这么爽朗的笑。”
他继续笑了笑,忽然长叹了一口气。
“她是很少说话,少到我觉得她有好多话都藏起来了。有时候我想引她说话,说了好多好多,可是她就只是微笑,却啥都没说。”
他忽然看着我,“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
“嗯?”
“有时候我做错了事情,或者是我觉得她一定会生气的事情,她竟然都没有生气,脾气竟然能好到这种地步,我故意吵架都吵不起来啊。”

我把这些话告诉许尧,不满地说,“你看人家女生都是那么温柔的,你看你怎么这么凶残,三句话说不拢就要动手揍人,揍完了还问服不服,不服继续揍的。”
她用很怪异的看光看着我,“他媳妇儿是这样的?”
我点点头,“见过几次,确实十分温顺,温顺地有点儿过头了。”
“那他俩一定会分手。”
我愣了一下,“何以见得?”
“你蠢呗”,她言之凿凿地,“最好的脾气都是用来对待别人的,对亲近的人当然就毫无保留啊,该动手时一定会动手,该发脾气时一定会发脾气,因为亲近的人一定不会离开啊,这叫安全感,他俩那模式叫忍让,忍多了一定会出问题的。”
我说,“喔。也就是说你对我这么拳脚相加的是因为亲近咯?”
她摇头,“没,我对你凶悍那是你命里犯贱五行欠揍。”

有一天我突然想喝排骨汤了,于是去超市里找炖锅。
然后转角的地方看见她了,推着一个购物车正在往收银台走,依然那么安安静静。
我走过去打招呼,她笑,笑完了说,你买锅呀,炖汤给许尧吗。
我愣了一下,说你竟然知道许尧。
她笑,说啥我不知道呀,我那位就是个关不住的大喇叭呀,你那点儿小九九我全知道啦,不介意吧?你们俩不是哥们儿吗。
我讪讪地笑,心想这兔崽子到底说了我多少事儿啊。

我刚转身要走,她忽然从后面喊住了我。
“那个……等下你能和我说会儿话吗?”
我扭头看她,她是对着我说的。我说,“喔……好吧。”

跟着她一前一后走出了超市,在不远的亭子边坐下。
她沉默了很久,忽然小声地问我,“你说如果我想和他分手……你会吃惊吗?毕竟在外人看起来我们很要好的样子。”
我愣愣地看着她,愣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她见我摇头,便又说,“那如果我主动提了分手……有让他不受伤的方法吗?”
我想了想,继续摇了摇头。
她忽然就绝望起来,“那……如果他受伤了,你能让他好点儿不那么难过吗?”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
她的眉展开了一点点,“那也许好点吧,那你不好奇为什么我想分手吗?”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
她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我,“你能不能说点话呀,他没告诉我你是个哑巴呀。”
我想了想,说,“好吧……我想你应该有自己的理由吧……”
她咬着嘴唇,“谢谢你。我短信再联系你吧。”

她跑开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
这果然是个悲剧。
许尧这乌鸦嘴,乌鸦得一塌糊涂。

回去的路上收到她发来的短信,拜托我一定要好好看着他,不管后果如何,都陪着他。
我说好的。
她说谢谢你。
我说好的不用谢,但是我可以问原因吗,对不起我还是好奇了。
等了许久才等到她的回复。
“被一个自己不喜欢却喜欢自己的人喜欢了那么久,压力大得我已无力承担。我一直在努力,却无法说服自己去喜欢他。其实我早就后悔了,却一直说不出口,因为对不起他。”
我忽然有点明白了。

我请他喝酒。
一杯酒下肚。我说。如果有一天你媳妇儿要和你分手,你会死么。
他说不会。
我说为啥。
他说好像那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我说为啥。
他说其实她不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
我拍桌子,大家都知道的事儿为什么你们要这样藏着掖着的。
他低下头,说,我只是不甘心。
我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他才把头抬起来。
“你的泰迪呢。”
“你不知道吗?一年前我送给许尧了。”
“喔。我好想抱着它哭。”
“为啥?”
“因为抱着你哭的话好像搞基啊。”
“别闹!”

她终于还是提了分手。
他很安静地听她说完,看着她的眼睛,问她,你确定吗。
她安静地点点头。
他说,好吧。

然后他就来找我了。要喝酒。
一杯一杯,却再也不说话,我问他,他也不回答。
喝一杯,顿一下,好像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咽下。
我忽然觉得平日里话语不断的人忽然安静起来,才是最可怕的。
他哽咽着,说,我没有怪她,我只是不甘心,我没有后悔做过的任何事,我只是不甘心。
我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他渐渐地不再抽动肩膀,渐渐地睡去。

我就坐在他旁边发呆,呆了许久。

我问他,那个时候你应该知道她要说分手了吧,为什么你没有阻止或者先说出口?
他笑,说她是女生,要给她自由,更何况当时要和她在一起的是我,其实能被不喜欢的人喜欢了这么久,也挺不容易的;我觉得我是在对她的好,可能在她看来不过是一种凌迟。
我说那你后悔了吧。
他说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毕竟对她来说也是不公平的;我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
我愣了一会儿,说不甘心啥。
他说,不甘心竟然这么不招人喜欢。

安静了一会儿,他忽然说。
“也许你当时说的是对的,只有看起来明明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才是莫名其妙走到一起的。那些看起来很美好的事,不知道为何最后总是会变得很不堪。”
我沉默了起来。
他问我,“许尧呢,好久没见她了,和你在一起了吗?”
我说,“大概她在她应该在的地方了吧。”

一年前,许尧就搬去了另外一个城市,追随她一眼钟情的白马王子去了。
临走前她看着我说,我走后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
我看着她的眼,点点头,说你也是,然后转身走开,差点儿自己都飙泪。
那天,刚好是我们毕业一周年。

什么长伴是最深情的告白,全他妈狗屁。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喜欢 (7)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9)个小伙伴在吐槽
  1. 过几年拍个《那时鱼还小》

    xiaotiannet2015-08-27 18:01 回复
  2. 喜欢这样的文字

    天涯2015-08-21 12:54 回复
  3. 有个影视公司要剧本,鱼鱼感兴趣可以投一下、、

    melody2015-06-05 16:05 回复
  4. 很多年了啊。。还念念不忘

    那个同学2015-06-03 11:39 回复
  5. @许尧

    那个同学2015-06-03 09:21 回复
  6. 是真的吗?我书读的少,不要骗我

    winfredtencent2015-06-03 09:16 回复
  7. 哈哈,果然是有故事的人!

    搜百谷2015-06-03 07:1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