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其实我们都是热爱公平的,从小就是

:: 信手拈来 木魚 734℃ 0评论

 

今天看到朋友圈里一个朋友说他在帝都吸了一天的雾。然后他竟然没有说要请我吃饭。
真是太难以置信了,竟然有人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于是我决定画圈圈诅咒他的三星手机掉马桶里!

当我们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们总是一群直来直往的有话就说有仇必报的天真的孩子。
然后我们还都乐于分享——当看到别的熊孩子有啥好吃的时候,我们总会流着哈喇子围上去伸出自己无私的手,希望能分得一杯羹。
很多时候这种策略是奏效的,当然也有很多时候会失败——原因很多,可能是因为没了,又或者不多,又或者那个小屁孩跟你不熟根本就不想给你。
总之我们就是没吃到。于是我们继续流着哈喇子看着旁边在吧哒吧哒啃着的熊孩子,感觉到自己深深地被侮辱了。
于是我们为了隐藏自己的愤怒,往往会愤怒地用袖角擦嘴,然后说,“谁稀罕啊,不吃就不吃,以后再也不要跟你玩了。”
这种愤怒往往会持续好多天,直到下一次他终于肯分点吃的给我们时,才会被我们原谅。
那时我们已经知道,别人都有而自己却分不到,其实是一种耻辱。

作为一个长期不吸烟的伪君子,我对在我身边吸烟尤其是在密闭屋子里比如空调房暖气房里抽烟的人总是腹诽颇多,满腹牢骚。
可是我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阻止他们抽烟——毕竟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其实吸烟真的算不得什么多大的事儿,而我也并没有什么好的理由去阻止他们吸烟。
我总不能上去说,我怀孕了,所以你们不要吸烟了吧。这话说出去连我自己都不信。
同事对于此道深有经验。他们说,我们在这种场合,不让自己吸二手烟的方法,向来是自己吸一手烟。
换句话说,为了避免吸二手烟,咱也开始吸烟吧,一手烟其实比二手烟危害要小。
这就好像你在网吧里上网时,倘若旁边坐着一个玩劲舞团的人,你会噼里啪啦地把键盘敲得比他还要响亮一样。
我难受,你就休想快活。

12306换验证码了,换成了看起来高大上的图片验证码。关于这图片验证码是过时还是先进不谈,关于这验证码设计是否有缺陷我也不谈。
我惊讶的是竟然那么多人第一反应是,“这12306咋老是跟买票的老百姓作对呢”,“完了,这还能破解吗,不破解怎么继续抢票啊”。
对于这些想法,一开始我是不理解的。因为咱思考的方式不同,你不能让我理解我就理解是吧,那我也太没有自己的思维了。你得加一点特效,才能让我接受。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这么担忧的原因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黄牛总是有办法破解的,那我们破解不了,我们不就输给他们了吗,我们就落后了丫,所以我们必须也要破解。”
对哒。黄牛会破解,所以我们也要会破解,这样我们才能赢。因为黄牛一秒钟刷一百次,所以我们也必须能一秒钟刷一百次,这样我们才能赢。
怪不得那么多人对数字之流的败类去破解12306的安全体系拍手叫好,因为他们觉得这样才让他们在对抗黄牛这条路上有了一个革命性的飞跃——我们终于有了黄牛一样的技术啦,我们不怕不怕啦。
黄牛抢票的时候还肯定开了十多台电脑在旁边翘着二郎腿抽烟呢,你咋不一样啊——别说这跟抢票没关系,说不定这姿势影响抢票的风水呢,是吧。

后来想想,我们还都是挺热爱公平的一群人。
不甘落后应该是个褒义词,所以为了不落后,咱才不管在做的是啥事儿呢。
有朝一日国家法律要是规定了抢劫多少钱以下不犯法的时候,只要第一个人动手了,其他人一定会蜂拥而上——管那么多,有人开始了,我不能落后啊。
话说这样想想的话,还真是一个追求公平的和谐社会啊。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