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一语成谶

:: 信手拈来 木魚 877℃ 3评论

一。

很多时候人的命运就像一本书里写好的那样。你可以不甘心,你可以绝望,你可以热情。
只是无论如何你都改变不了最后的结局。你可以让一路开满花瓣,你也可以让一路铺满荆棘。
你知道最后的归途都是一如既往地恒定。所以你丝毫不介意让那时间再慢一点。
慢一点,片刻永恒。

二。

突然想起来半年前,主卧还没有易主的时候,住的也是两个女生。好像在这三四五环的地界儿,主卧永远是两个女生一起住的比较多,至少我遇到的都是。原因大概显而易见,主卧高大上,比较舒服点,但是比较贵,两个人一起也好有个伴儿。
但这样有个弊端,当一个女生搬走的时候,另个女生大抵都是也要一起搬走的,因为再找个伴不易,一个人承担房租又显得有点吃力。

之前的两个女生住的时候,她们每天晚上都会自己做饭。与她们相比,我则是属于几乎不做饭的类型。
做饭是我刚毕业一两年的事儿了,在那之后很久我都不做饭。做饭麻烦,买菜洗菜切菜炒菜,炒完了吃,吃完了又要洗锅洗碗。
其实这些麻烦倒不算什么,麻烦的是你只有一个人,做少了寒碜,做多了浪费,毕竟没有冰箱,又不是四季如冬。
何况现在用厨房的多了,俩女生一起做饭,或一对儿小情侣做饭,总比我这个单身狗在厨房里转来转去显得更贴近生活一点,所以我就大度地把厨房让给他们了。
因为单身狗的标准形象都是左手一柄平底锅,右手一枚鸡蛋,搁锅沿磕一下,举起来,稍用力,鸡蛋落入锅中,滋啦滋啦地响,翻个面,等一会儿,拿起来,盖到一边的泡面碗里,然后拿起筷子坐在床边,一边吸溜吸溜地吃面,一边看着电脑里的苍老师学习人体工程学。

一个周末的傍晚,她们俩又在做饭。我穿上衣服准备出门去吃晚饭,路过厨房门口,闻到香味儿,哈喇子顿时流了一地,这对于一天没吃饭的人来说确实很诱惑。
我说,挺香啊,手艺应该不错吧。
女生咯咯咯地笑,“那是,你要不要一起吃?不好吃管退。”
我笑,“退了后还能打差评不?”
女生严肃地说,“不行,打差评我就往你屋里撒老鼠药。”
我笑,“真狠。不过我准备出门啦,下次再尝你手艺吧。”
女生嘻嘻地,“下次?下次就没机会啦!”
我挥手,“怎么可能,总有机会的。”

她们俩好像是在美甲店里工作,因为她们俩的指甲永远带着让我有点密集恐惧的花纹。
后来听说他们要换工作地方了。我没有多想。
再后来竟然就搬走了。
真的就搬走了。
直到后来想起之前的事儿,才悔得猛拍大腿,“你大爷的还真没机会了?!”

三。

今天亚洲杯,中国足球二比一赢了乌兹别克,据说小组第一出线。
他们很开心,好像自己每个人都捡到了两百块钱一样。
我说,我想把这个好消息烧给我一个同学。

昨晚找资料,在一个软件里找的时候,它弹出了纪念日提醒。
然后我看到它写着,Y,1月9日,31岁生日。
1月9日,31岁生日。

Y是我的同学,虽然跟我并没有太多交集。
还在新区的时候他住在我对面的寝室,一个有着圆圆脸的家伙。
那年我买了一个MP3,128M的,三百八十大洋。将近四百大洋买的还是128M,现在想想真是笑死了。
买回来没一个星期他就借了去,说是要去网吧拷点东西,然后就丢了。后来他赔了我三百块钱。
据说那是他省了很久省出来的,生活费不是那么慷慨。

后来放暑假了,我没有回家,他也没有回。于是每天他都会敲开我的门,跟我要粥吃。
因为那时候每天我都会熬一锅粥当早饭,然后一边滋滋地喝着粥一边看蜡笔小新。于是他也便每天和我一起喝着粥,看着蜡笔小新,评论着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有天聊到足球,我说我不怎么喜欢足球。他说,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活着看到中国足球扬眉吐气啊。
我哈哈笑,说恐怕那个很难。

那是我和他交集最多的时光。
去南区后,毕业后,大概都没有很多来往,熟悉的同学各有不同。
直到毕业多年后,有次同学的喜宴上看到了他,光溜溜的脑袋缠着绷带,说是刚做过手术不久。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在那不久之后,他就走了。

嗯,走了。
死了。脑癌。
2015年1月9日,他31岁的生日。可是他永远没有办法越过29岁的坎。
就像当年那一句玩笑,他也真的看不到今天亚洲杯中国足球的扬眉吐气一样。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为什么没有显示我的Gravatar头像啊 ?

    汪哥2015-01-15 11:28 回复
    • 不是二维码么?

      木魚2015-01-15 12:40 回复
      • 评论输入框上方的头像没有显示成我自己的。
        但是发出的评论左侧头像显示的倒是没问题。70.gif

        汪哥2015-01-15 19:5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