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路过你的脆弱

:: 信手拈来 木魚 762℃ 1评论

一。

我总觉得每个人其实都是会脆弱的,就像每个人也都会坚强一样。一个人有多少的坚强,他就要消化掉多少的脆弱。
所以一个平日里总是一贯坚强的人,一旦被现实打败,就会溃不成军。而一个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人,到了最后关头,反倒会愈发得坚强。
这就像哭泣得最沉重的人,往往笑起来也最欢快一样。

我没有那么坚强。
所以我也没有那么脆弱。
我带着我骄傲的自尊,携着脆弱的坚强,游离在虚幻和现实的边缘。

二。

一个同事离职了,是个产品同事。他要走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我原以为那会是春节后的事情。
在IT公司,人来人往,大多都已习以为常。他们说,在一个公司呆满两年,其实已是很难得的事情。
可是两年真的很长吗?再过半年我也就呆了两年了,可是,毫无感觉。

他是我的校友,前年刚从合工大毕业。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实习。然后回去毕业答辩,消失了一个月,便又回来做产品。
他是天津人,就在这京城的旁边,从京城南站坐城铁回家不过四十分钟,简直就和城里跑一样。从京城的东边跑到西边,换地铁也是要个把钟头的。
于是每个星期的星期五下午他都会背起包直奔火车站,刷卡进站,到天津后倒地铁,不过两三个钟便可以吃上父母做的可口饭菜,然后抱着老婆美美的觉觉了。然后两天后,坐着早班的城铁再回来上班。
我羡慕死了他这种生活,每周都可以回去见父母,见自己亲爱的人。
其实我也可以,只是成本那么高。他们说,你也可以每周都回家啊,你的工资够的。我每次都会把筷子摔到桌子上,指着他们鼻子大声说,可以你们个奶奶,我每周这样一个来回四千块要泡汤的好么!

在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尤其是一个比较大的互联网公司里,做产品其实是一件特苦逼的事情。这种苦逼集中体现在他们既要对上面负责,也要对下面负责:老板的话要听,老板的心思要揣测,老板的要求要达到;对一线的技术要巴结,要时不时软语温存隔三岔五端茶递水才能让他们能服服帖帖地为自己做事儿。
所以产品最常见的事儿不过就是早上被老板喊去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然后回来找技术说啊这里改改恩改改你好好改改晚上请你吃饭饭。
所以我一直觉得能做产品做得很好的人,首先肯定是非常有耐心的人,然后心态也要很好,毕竟隔三差五被老板骂回来接着跪舔技术这事儿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但是很明显他做到了,不仅做到了,做得还有声有色,做出了自己的特色:他是公司的产品里首屈一指的跪舔系的。不过我觉得这中间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不要face。
这破公司有个约定俗成的习俗,就是每周四产品们要聚集到一起开个牌桌,每人念一下自己的本周工作总结和下周工作展望。说是工作总结,其实就是批斗大会,总能找到个别人的过错狠狠批斗一番,然后罚钱给其他产品买零嘴儿吃。
然后他就承包了这个被批斗的对象,每次都被批。每次被批的理由还都一样:总做总结没写,用户没访谈,下周没计划。总之产品经理的反面典型,都让他染指了。
我问他,为啥你要每次都罚钱呢,一次五十一百的也不是小数目。他推推眼镜说,反正总有一个人要被罚的,反正我也懒得写,就罚我好咯。
我无言地看着他。

每到年终年中的时候,都有个万恶的绩效考核。所谓的绩效考核,不过就是让你简单表述一下这半年做了什么事情,然后自己给自己打个分,然后给自己的态度等各项属性自评一下,然后由上级给你打分,最后作为你的考核结果。
结果分为SABC四个档次。很明显S是最好的,优秀级别,据说比例是百分之几,也就是一百个人中会有几个人的结果是S。然后是A,良好,比例大概是百分之十这样。B是最多的,等级为合格,也就是说只要你没病没灾的,那基本上就是B。而C自然是不合格的,大概百分之二十,连续两次C会被劝退。
嗯,有比例!对。有比例。所以我一直感觉这种绩效考核是很奇葩的,奇葩的地方在于你的自评其实没有用处,就算你自评S也没用,领导会觉得你无法正确地认识自己,所以你自评B是最稳妥的方案,除非你真的觉得自己很出类拔萃,否则就算你给自己自评个SS领导也会给你直接改成B。而C这个“不及格”的档次居然还是强制的,也就是说不管你们怎样,一定要有这固定的人数是C,强制被不及格。
所以大部分的人的考核结果都会是年中一个B,年末一个B,合起来就是2B。二逼了,就是合格的。我总忍不住给自己的这个解释点赞。
我从来不奢望自己拿到A或S,因为也自知不会有那能力,毕竟这公司牛逼哄哄的人多了去了,虽然平时槽点满满但想要评出几个S或A还是不至于要你来顶名额的。但是我还不会担心自己拿C:不及格的事儿,得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拿啊?
可是他就是C了,牛逼吧。这事儿我本来不知道的,去年国庆的时候(也就是三个月前?尼玛这就要说去年啊……能不说吗……)买票的事儿,他是产品经理,有次聊天说起的。我说你咋是C啊,虽然我没觉得你做得多好可不至于拿C吧。
他又是那一副跪舔系的招牌笑容,被C了呗,按比例分的,没人愿意拿C,见我没反对就给我C了呗,柿子要捏软的咯。
我惊讶地说这事儿关系年终奖啊,你怎么想的这么开。
他又笑,说还好啊,年后就给我加工资了,给我补回来。其实这事儿我看得很开,这种事情上,你要吃我,我不介意,我很好说话,但是你要是真惹毛我了,那我就不会让步了,说句不好听的,死拼到底。
我愣了一会儿,问他,那啥是你不会让步的,要不你现在来跪舔个?
他毛了,脸一甩,“舔你大爷!”

那天晚上一起回去,赶末班地铁。我问他为什么不把媳妇儿带京城来,反正离这么近。
他说,媳妇儿嫌弃京城,人太多,车太挤,水太脏,空气太沁人心脾。
我说,那你总这样来来去去也不是办法吧。
他看着我,“对啊,明年我就回去了。”
我忽然就有点难过,“你要回去?天津的工作不如京城吧。”
他笑了,“还好啊,家里找个工作在国企,上班喝茶聊天,下班回家抱老婆,每个月拿个七八千的差不多了,又不用还房贷。”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他真的就回去了,快得让我有点意外。
小岁月,太匆匆。他在走向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目送他的影子。

三。

住在次卧的那哥们儿搬走了。
在一个周末的清晨,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他悄悄的搬走了。
从住进来到现在,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的工作很奇怪,奇怪到我从来不知道他是什么工作,只知道他几乎都不会在,始终是出差的状态。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住进来一个星期后,他刚好出差回来。那时候我正在拉网线,他站在我的旁边看了我好久,然后突然问,哎,我们这是二楼吧?
我无言地看着他,看了好久,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没过两天他就有出差了。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这样。出差很久很久,然后莫名其妙地回来一两天,然后再接着出差。
所以我总觉得他租的房子只是他放行李的仓库而已。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他搬走。
没见过几次面,没说过几句话。
不知道他的名字。

终于,我发现我连他的长相都没记住。

四。

最近的情绪挺脆弱。

前天在外面走,在风中走着,给母亲打电话。母亲问我为啥会在那个时间搁外面晃荡。
我说心情不好。
母亲很紧张地一直追问为什么。
我说没什么,没事儿,一点小事儿,巴拉巴拉。
说着说着,差点就没控制住情绪。

一个人呆得太久了,真的心理会越来越脆弱。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每次看完,都有一种想去找你的冲动。我已经大老远从魔都迁移到帝都,就是为了能见你一面,可是我没有勇气。

    海绵宝宝2015-01-14 01: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