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2014年06月的内容

:: 那些美丽

【转】 针没扎在你身上,你凭什么说不疼

原文是微博上看到的,长微博。觉得挺好的,所以打成文字版吧。捎带练练键盘,看看打字速度。你看,总会有那么多人,完全不问事情的起因缘由,就自顾自的站到看上去比较弱势的那一方去。 一。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和人一起合租。合租的姑娘娇生惯养,据说在家过了18年,连垃圾都没有倒过。所以从合租的第一天起,我就扮演起了老妈子的角色。她从不买菜,不做饭,不打扫房间,甚至不刷厕所。除了洗自己的内衣裤,她简直过得像一个公主。后来有一次我生病了,在床上躺了三天,她就让屋子乱了三天,第四天我忍无可忍地爬起来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扔掉了所有的垃圾,洗干净了所有她用过的杯子和碗。两个小时后她回家了,带了外卖回来,吃完之后,照例把用过的碗筷堆在了洗碗池里。 我忍无可忍地发了飙,后果是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她四处告诉所有的人,我...

木魚 3年前 (2014-06-28) 1336℃ 9评论 3喜欢

:: 记事年代

你们都疯了,你们爸妈知道不

① 他们的加班都很疯狂,不管我何时走,总能看到他们疯狂的身影在办公桌前奋斗着。这曾经让我很惶恐,因为他们如此拼命,让我觉得后怕,好像自己是个从来就不负责任、不努力的人一样。于是我一直想着,哥要和你们比比谁到底会最后走。可是从来没有赢过。有一天我问他们的项目负责人,我说你们一般都是什么时候回去啊,为啥不管我啥时候回去你们都还有人在的。她得意地说,我们一两点都有人很正常的拉,有时候为了发布新版本到四五点的都有。我看看他们,问她,难道你们都不要命了吗,生活不是只有工作啊。她洋洋得意地,我们像一家人一样嘛。 有时候我在想,到底是怎么样的工作,能让人这样任劳任怨地加班这么久却都做不完。也许这样挺好的,有一群兄弟一起奋斗,有一个追求能让自己去拼搏,可是生活哪里去了。只能埋在电脑前和同事面前了...

木魚 3年前 (2014-06-25) 5084℃ 39评论 0喜欢

:: 耳濡目染

『爱卿,你来形容一下这部电影吧』

 『渣!』 ①上次在某网站上看到京东所谓的特价奥古特啤酒,看他们都说好喝,我便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也买了一箱。一箱是一打,要一百多,算下来八九块一瓶,可是他们都说贵,我觉得一点都不贵啊。后来去便利店的时候,看到啤酒的价格大多三五块一罐,我一看,心想,我去果然是买贵了。一句话暴露行为,说明我平时很少喝啤酒。事实如此,我觉得啤酒太苦了,不好喝,我喜欢喝甜的,比如鸡尾酒。 即便如此,那个奥古特我也觉得不好喝,真的好苦。哪个擅长喝啤酒的人来我这儿的话,我送给他喝了。 ② 我竟然断断续续地把『来自星星的你』看完了。总觉得自己是很奇葩的人,他们一窝蜂看什么电视剧电影的时候,我往往嗤之以鼻,非常不屑。可是等他们都不看了,我觉得无聊的时候竟然又会拿来认真看看。 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一部很称...

木魚 3年前 (2014-06-22) 2421℃ 16评论 0喜欢

:: 记事年代

彼岸无花

好像很久没有去极限论坛了,因为有个同学问我桌面上显示插件的东西,于是想起了Rainmeter,于是想起了极限论坛。没去很久了吗?好像很久。因为我记不起上次路过是何时。这种我记不起时间的事情,向来是很久的,那简直是一定的。 九年前注册的极限,注册的原因是什么?忘记了。好像就是这样吧。也许那时还热衷于给看到厌烦的操作系统换个样子,也许那时还热衷于自己DIY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许那时还在为美轮美奂的图标暗自窃喜。 在很多很多年前,当别人和我说起一件事,用年做单位时,我总是满眼的崇拜,感觉那样的事情要好久好久。 事到如今,在过了那么多那么多年后,我才发现,当你习惯了走过那么久的时间后,其实你已经不再会觉得那样的事情很长。 有时候我会突然开始怀念过去的那些人,不管好坏,无论品行。比如此刻我...

木魚 3年前 (2014-06-18) 897℃ 4评论 1喜欢

:: 信手拈来

白驹过隙

 突然惊奇地发现2014就要过去一半了。这六月都过去了一半。掐指算算一个星期就又过去。好惊悚的时间。自从我学会白驹过隙这个词后,我就喜欢上滥用这个词语。啊,白驹过隙。 还在念书的时候,课堂上焦急的等着下课。看看表,离下课还有十分钟。迷离的双眼在教室里晃悠,在操场上神游。等了好久好久,再看看表,妈蛋还有八分钟。在卫生间里等坑位,辛辛苦苦左顾右盼等了好久,终于等来一个坑位,一看表妈蛋居然等了五分钟。心想着你们怎么那么慢,我一定比你们快。风风火火蹲下去,三下五除二解决,拎起裤子一看手机,不多不少五分钟。 可是为什么那些觉得好漫长好漫长的时间,如今却都用年来计算它们的流逝,也觉得辣么快呢。所以时间大抵是经不住珍惜的。是吧。也许吧。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

木魚 3年前 (2014-06-16) 725℃ 0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其实我是一个伪球迷

就算我饶有兴趣地打开直播,认认真真地看着喀麦隆和墨西哥打完0比1,看到现在西班牙和荷兰中场休息1比1平,我也是个伪球迷,彻彻底底的伪球迷。在足球这件事情上,比分带不来我的高潮,我不关心谁赢谁输,我没有信仰,把自己的感情记挂在哪支球队上。我之所以会看,是因为我感觉那样也挺好的。 往前算两届,06年的世界杯时,那时的比赛不像现在这么变态的凌晨开始,而是在晚上。还记得那时他们都在看世界杯的情景。当热门球队进球后,整个宿舍楼都开始沸腾。校园里传来惊呼。我对他们的进球没有丝毫兴趣,可是我就是突然开始怀念那样的环境。 可是就算我再去看世界杯,认认真真地看着我根本不关心的结果,也不再有人在我耳边欢呼。就像我以后还会去斛兵塘边静静地坐着,可是不再会感觉那是属于我的地方,耳边不再会有『我们都是好孩子』。 0...

木魚 3年前 (2014-06-13) 792℃ 5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哦,你终于知道了。

①  铺天盖地世界杯,仿佛这是一场世界性的男人的盛宴。到处也能看到疑惑的妹子在问,世界杯怎么陪自己呆萌的男友看世界杯。好像这是男人的狂欢?好像是吧。可惜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球迷,虽然有时候也会饶有兴趣地看看足球赛,但大抵不会有什么兴趣。所以看到他们每隔四年一度的这场疯狂,我只感觉……好疯狂。 历史上我曾经最认真看世界杯的那次还是中国队出线的那次,米卢带着中国队露过几脚,结果还是没有然后。自那之后对足球和世界杯再无爱,那种感觉就好像你第一次认认真真用尽全力地去爱一场了,结果人家是个彻头彻尾的混球,然后你再也不相信爱情那样。但就算这么说,我还是踢过一点足球的。高中的时候曾经和同学们踢过很久,那时候我喜欢当后卫,看到谁带球过来了直接上去推翻。于是他们都不怎么敢跟我交手,按照他们的话说,是看...

木魚 3年前 (2014-06-12) 562℃ 1评论 0喜欢

:: 记事年代

④. 没有新闻?

 从小区门口的地摊那边买了两斤樱桃,才十五块钱。可是不甜,赫赫,倒是让我满心酸楚。即便如此,不多会儿功夫也还是被我吃光了,于是我很郁闷,想着老板也许缺斤少两了。下午有同学问我说,你不是去宁波了吗,没有下文了?感觉像是断片了。 嗯,去了宁波,纯粹是为了办一些手续。因为很懒,公积金社保这些手续一直没有办过,还有一张用了五六年的农行卡要注销,还有一个一直在漫游的移动号码也要注销。我只预留了一天半的时间,好在后来有个很憨厚的小伙子陪我一起去办,倒也不显得多迷茫。 那张农行卡是在09年的时候公司办的,作为工资卡,五年的历史。至今里面还残留着几千块钱。因为办啥都要手续费,而我也不再用了,所以决定销号。虽说他们都觉得可以直接把钱取光然后丢掉,隔个五年让它自动销号,可是总是有着这么一件事挂在那里...

木魚 3年前 (2014-06-07) 1196℃ 4评论 0喜欢

:: 记事年代

③. 爷就是要爆照了,你们来打死我啊~

 端午回去的几天晚上不消停,自诩是厚着脸皮呆了三个晚上。第一个晚上我对面做了四个人,左手边一对小夫妻右手边一对小夫妻。第二天晚上我的两边坐了四个人,左手边一对情侣右手边一对情侣。第三天晚上我的周围坐着四个人,一对夫妻一位妈咪还有一个跟我一样的老光棍。话说这位光棍同学看到了不要打我,我这是自嘲呢。这结结实实的三晚上灯泡,做的真他香蕉的过瘾…… 话说第一天是5月30日,乃小陈的生日。在她对老公于她生日从不过心的满腹牢骚中,这位老公同学意外地逆袭,甚至献歌两首,那场面真是……话说拿着话筒说祝我老婆生日快乐云云的样子真是帅爆了,连我都有点怦然心动 = =!赶脚这样就一举铲除了往年积攒下来的埋怨的赶脚。另外一对儿小夫妻见状,赶紧奔了去买个大西瓜当生日礼物。而我也恬不知耻地跟着屁股...

木魚 3年前 (2014-06-05) 1507℃ 15评论 0喜欢

:: 记事年代

② 打开的窗,当起风时,总是要关上的

 这几天在火车上一共度过了二十五个小时。在火车上的时候,我会抱着平板看节目,看累了就听歌,听累了就趴在小桌板上睡觉,看着窗外飞速向后的路边。看的节目大概是芒果台的快乐大本营,倒不是完整的节目,而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叫谁是卧底。有那么几期,来做客的嘉宾是苏打绿。主持人在上面说着苏打绿苏打绿,可是参加节目的人却是不同的人名。纳闷了许久,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苏打绿是那三个人的合体。后来上网搜了一下,果然苏打绿是一个组合,而不是一个人。 其实我从来不听苏打绿的歌,就像我不听阿信和五月天的歌一样。直到有一天出了地铁站,路过一家美容厅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一首歌,喜欢那歌词,然后知道了是苏打绿的歌。那首歌是『小情歌 』。后来又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他们的歌,『我好想你』,然后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这首歌。其实...

木魚 3年前 (2014-06-04) 578℃ 1评论 0喜欢

:: 记事年代

① 很多很多时候,放弃比坚持更需要勇气

 回去之前,很多人跟我说,你可能要被相亲了。我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因为相亲这种事,赶着相亲这种事,大抵是因为正好到了他们眼中的『适婚年龄』才会出现的,然后他们就开始莫名着急了。所以年龄尚幼的和老得没救的,一般不会有人催,就算催也不是那么厉害。然后果不其然,没有几个人关心我的个人问题。 但是有个问题让我很担忧,那就是见到我的每个人都说我胖了。好听点儿的就说我丰满了,虽然他们也不懂丰满这个词不适合我的性别;直接点的就说我肥成圆滚滚的了,也不管我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夸赞。一个两个说也就算了,大不了我认为他们已经把旧时代打招呼问吃了没这个习惯给改良成胖了没了。可是说的人太多,难免连自己都开始怀疑。开始时我还竭力辩解,说我体重还是一百二十几没怎么变的,然后他们又开始一个个睁大眼睛说哇塞你这么...

木魚 3年前 (2014-06-04) 1248℃ 12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