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匆匆那年 ②

:: 那些美丽 木魚 718℃ 5评论
 第三卷 新与故
   方茴说:“知道为什么说相见不如怀念吗?那是因为相见只能让人在现实面前无奈的哀悼伤痛,而怀念却可以把已经注定的谎言变成曾经幻想的童话。”
  (1)
   方茴是他们班第一个见到林嘉茉的人。
   她们的初见是在早自习之后。方茴收了历史作业,第一本是陈寻的,她已经用漂亮的皱纹纸包了皮,本皮上是陈寻自己写的名字,而本皮下面盖住的内页,则是方茴写的名字。她抱着一摞本走进高一年级办公室,屋里面一个眼生的女孩背对方茴站着,斜挎着银色的锐步包和侯老师说话,早晨的阳光打在她身上映出了淡淡的七彩芒。
   侯佳喊她过来,说:“方茴,这是新转来的同学,林嘉茉。”
   方茴礼貌的点了点头,班里前一阵就传说要转来一个同学,大家一直热闹的讨论是男生还是女生。
   “方茴是班里的宣传委员。”侯佳介绍说。
   林嘉茉笑着说了你好,方茴抬眼看她,意外的发现她样子很美。
   “方茴,你回班让陈寻去教务那边搬一套桌椅。第五组不是少一个人么?就放在那组后面,把第三桌腾出来,每个人往后错一个,一会我们就过去。”
   “好。”
   方茴应声走了出去,到门口转身的时候,林嘉茉又冲她甜甜的笑了笑。
   在我眼里,20几岁的女生如果没有太大意外应该都是美的,俗话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长得一般没事,会描眉画眼也叫美女;不会画没事,身材好也叫美女;身材不好没事,会捣斥自己懂得搭配也叫美女。
   但是十几岁那时候就不是这样了,管你S型身材还是梨型身材都裹在了肥大的校服里。所有人留的都是土了土气的发型,不能拉直也不可能挑染,化妆更不可能了。护肤品用的都是郁美净孩儿面,抹完脸抹手,什么倩碧雅诗兰黛眼霜精华素,根本没人听说过。
   所以,中学时代的漂亮女孩,那就是眉是眉,眼是眼的真漂亮。
   方茴说,林嘉茉就属于这一类。
   回到班里,陈寻正和赵烨一起拿着方茴的书,奋笔疾书的抄政治课后习题。
   方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哎,侯老师让你去领套桌椅,一会那个转校生来。”
   “转校生!?”赵烨兴奋的说:“公的母的?”
   方茴白了他一眼,说:“女生。”
   “哦也!乔燃中午请客啊!我赌赢了!”赵烨握拳说,“漂亮不。”
   “嗯,挺漂亮的。”方茴说着,偷偷看了看陈寻。
   “走走走!甭写了!小崔今天不会点名让你回答问题的!上节课他不是就点你了么!一起搬桌子去!”
   听说是美女,赵烨一下子来了精神。
   陈寻紧写了几笔,把书塞给方茴说:“抄不完了,还剩两片儿,帮我写了吧。”
   “啊?”
   “拜托了!拜托!”陈寻一边跑一边笑着冲她说。
   方茴拿着书愣愣的望他,陈寻这么急急忙忙的走让她心里微微有点不自在。
   林嘉茉进到班里,让赵烨着实倒吸了口气。
   “咱们班终于有能拿得出手的了!明儿我就上队里显摆显摆去!”他看着林嘉茉的背影小声对陈寻说。
   “一只羊,换三个斧头,这三个斧头……”政治崔老师在前面声音宏亮的讲着课,不停的向他们这边看。
   陈寻目视前方,假装记笔记说:“方茴说漂亮我都没当回事,她说谁都漂亮,没想到真还行!”
   “我看着一般吧,你们至于那么兴奋吗!”乔燃说。
   “后面的同学别说话!”崔老师提醒他们,接着指向黑板说,“这三个斧头……”
   “乔燃就觉得方茴好看!”赵烨把书拿到腿上,低下头说。
   “滚!”乔燃狠狠瞥了他一眼。
   “方茴是挺好看的。”陈寻转着笔说。
   “比林嘉茉还是差点。”赵烨摇摇头说。
   “不一样。”陈寻偷偷看了看前排的方茴。
   “唉唉唉!”崔老师拿起板擦拍了几下说,“后面那三个人,怎么回事啊!再说叫你们出去了啊!”
   三个人立马坐好,不再吭声。
   崔老师停了停说:“我们接着看啊,这三个板擦……”
   全班同学哄笑了起来。
   因为林嘉茉没和大家一起定这个月的饭,所以中午只能坐在一边等生活委员乔燃去找老师协调。
   赵烨不失时机的过去搭话:“你是叫林嘉茉吧?你原来哪个学校的?”
   “嗯,W中的。”林嘉茉和气的说。
   “哦,离咱们学校挺远的啊!你们家住那边么?”
   “不是,我家离咱们学校近。”
   “我说你丫来点新鲜的行不行啊!去去去!拿饭去!”陈寻拿了菜走过来笑着说。
   “和新同学小聊一下嘛!”赵烨不甘心的站了起来。
   “要不先和我们一块吃点吧!吃乔燃那份。等他回来,估计你们俩都得吃凉的了。”陈寻说。
   “对对对!我给你拨点也行!”赵烨忙点头说。
   “行吗?别一会你们不够了。”林嘉茉说。
   “没问题!方茴也和我们一起吃,她吃的少,每天都剩!你和她合着吃也行!我给你搬桌子去啊!”
   赵烨说着就起身去搬桌子了。
   等方茴洗完手回来,他们三个人已经都坐好了,林嘉茉在陈寻和赵烨中间,正在摆饭。
   “快来!今天咱们一起吃!”赵烨招呼她说。
   方茴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了陈寻对面,她平时一直挨着他,但今天那地儿被林嘉茉占了。
   “少一盒饭啊。”方茴说。
   “乔燃找老师要去了,我让林嘉茉先吃他这份。”陈寻递给她一双筷子说。
   “还是吃我这个吧。”方茴把自己的饭推出去,淡淡的说,“万一没要回来呢。”
   “那你怎么办啊!”陈寻又推给了她说,“吃你的吧,不行我让乔燃去买汉堡。”
   “不用。”方茴执拗的把饭递给林嘉茉说,“没事,你就吃我的吧,我不饿。”
   气氛莫名其妙的有些尴尬,林嘉茉看了看他们说:“这样吧,我和方茴吃一个,行么?你不嫌我吧?”
   方茴忙摇摇头说:“不嫌!”
   “那就好!”林嘉茉笑着打开了餐盒。
   没一会儿,乔燃就领回了饭,赵烨兴致很高,而方茴却再没说一句话。
   晚上回家,方茴接到了陈寻的电话,两人对完数学和物理作业,都沉默了下来。
   听那边没有动静,方茴说:“那我就挂了。”
   “没什么想跟我说的了?”陈寻说。
   “说什么啊?”
   “方茴……”陈寻顿了顿,“你还没……没说过你喜欢我呢。”
   “哦。”
   “哦是什么啊!”陈寻有点着急,今天中午以后方茴就一直没理他。仔细想起来,两个人之间永远都是他先说话,甚至他都没接过方茴主动打来的电话。而中午的时候,她却那么较劲的帮乔燃护食,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陈寻,”方茴的声音很小,微微有些颤抖,“你要是觉得我不好了,或者不喜欢我了,直接跟我说,没关系的。”
   “啊?你胡说什么呢!”陈寻惊讶地说,“谁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也不是特别好的女孩……” 
   “停!”陈寻打断她说,“我知道了,你是因为中午我叫林嘉茉一块吃饭生气了,对不对?”
   “不是……”
   “哈哈,就是!别不承认!你是不是吃醋了?”陈寻突然高兴起来,他总觉得方茴态度模糊,并不如自己那么在乎。因此,方茴为他吃醋让他格外欢喜。
   “没有!”方茴忙否认说。
   其实她的确是有点心酸的,倒不是陈寻做了怎么样的事,只是林嘉茉过于美好,而她对情感这种东西,又实在没有什么自信。于是,这些细微的忧愁便在她心里打成了结。
   “知道我为什么叫她一起吃饭么?”陈寻放低声音说,“那是因为我想她平时能陪陪你,上体育你总是一个人呆着,我也不能每节课都和女生玩叫号啊!”
   “还有……”陈寻加重了语调,“我没有不喜欢你,你也不许不喜欢我!”
(2)
   方茴心里的结,就这么化为无形了,她第一次觉得喜欢一个人原来可以如此温暖踏实。陈寻就像清新的太阳光,使她心里荒芜的那部分盛开鲜花。
   第二天上学,她难得的主动叫了林嘉茉一起吃饭。林嘉茉很开心,自然而然就和她呆在了一起,毕竟刚转学来,能融入其中交到朋友总归是好的。而且林嘉茉也觉得方茴不错,来到这里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她,初次交会很合眼缘。她不像小草那么咋咋呼呼,同样活泼但却细腻内敛,两人相处得很合拍。就此,方茴终结了一个人在校园里逛荡的尴尬。
   和林嘉茉接触多了,方茴逐渐发现了自己的朴素。不管怎么说,她都和时髦相去甚远,而林嘉茉在当时则算得上是很时尚的女孩子。她用的笔都是颜色鲜艳图案可爱的,涂改液上贴着卡通贴画,书包上挂着玩偶,钱包里放着明星金卡,所有日本漫画她几乎都看过,每个月必买《当代歌坛》,谁出了新专辑,谁传了新绯闻,没有她不知道的。所以在一班的女生中,她可以说是引领流行的带头人。在F中曾经风靡一时的编织手链,就是由林嘉茉始创的。
   那天中午吃完饭,林嘉茉一边和方茴听歌,一边从书包里拿出几根透明塑料绳编了起来。方茴好奇看了看,问她说:
   “嘉茉,这是什么啊?干什么用的?”
   “玻璃丝。”林嘉茉举到方茴眼前说,“我拿它编手链,好看不?”
   “嗯,挺好看的。”
   “是吧!我这还有,给你几根你也编吧!”林嘉茉又拿出了一些,递给方茴说。
   “啊?不用了,我又不会。”
   “唉!特简单!我教你!戴手上多好看啊!” 林嘉茉又比画了比画自己手腕上编好的。
   “这怎么编啊?”
   “你想要几股的?三股的最简单,但是五股的好看!我这里不够了,咱放学可以再去买点!”
   “哪有卖的啊?”
   “就校门口!3毛钱一根,1块钱四根!”
   方茴看着的确很不错,就跟她学了起来。那手链果然不难编,一中午她就差不多编好了一条。
   陈寻和赵烨、乔燃打球回来,正好看见她们在那里系扣,赵烨凑过来说:“你们干吗呢?也不下楼看我们打球!今天我手感巨棒,进了四个三分!”
   “我说下楼看,但方茴不去啊!她就趴窗户那儿!”林嘉茉笑着说。
   方茴摇了摇头说:“下面人太多,没地儿。”
   她其实也想坐在场边看陈寻打球,但是篮球场总是围了很多女生,不少是看陈寻的,听赵烨说还有女孩特地给他送水,因此她不愿意和她们坐在一起。
   “那你看得见我吗?”陈寻靠在方茴桌边说。
   “有时也看不太清楚你们。”方茴看了他一眼,特意加了个“们”字,她比陈寻要小心翼翼的多。
   “哦。”陈寻有些沮丧的说。
   “这是什么啊?”乔燃发现了她们手中的玻璃丝手链,拿过来问。
   “手链,我们自己编的!好看么?”林嘉茉得意的说。
   “拿来我看看!”赵烨接了过去,“不错,我留下了,谢谢啊!”
   “去你一边儿的!人方茴编了一中午呢!”林嘉茉抢过来说。
   “那把你编的那个给我!”赵烨笑嘻嘻的说。
   “凭什么啊!没门……嘿!你还我!”
   林嘉茉还没说完,自己放桌子上的手链就被赵烨抢了去,她忙站起来追着赵烨跑出了教室。
   “你也给我编一个吧!”陈寻趁乔燃扭头看的时候,偷偷附在方茴耳边说。
   “啊?”方茴愣愣的看着他。
   “我想要!”陈寻说,“就这么说定了!你自己编的啊!”
   方茴笑着点了点头。
   放学之后,方茴和林嘉茉一起在校门口买了玻璃丝。林嘉茉帮方茴挑了很多种颜色,两个人研究着搭配了很久,又说又笑不亦乐乎。
  回到家里,一写完作业方茴就编了起来,她用了五股绳,选择了最复杂的一种花式。晚上陈寻假借对作业之名,例行的给她打了电话,特意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方茴一定给他编手链。方茴虽然表面笑他心心念的样子,私下里却是喜滋滋的。
   隔天上学,方茴在楼道里偷偷把手链塞给了陈寻,陈寻非常高兴,当即就戴在了手上。
   方茴拉住他的袖子说:“撸下来!别让他们看到!”
   “哦。”陈寻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手链往里塞了塞说,“其实也没什么,要不咱们跟乔燃他们交代了吧!”
   “不行!”方茴慌张地说,“要是传到侯老师那里怎么办!你也知道,赵烨说话最没谱了!”
   “好吧……”陈寻低下头又看看手腕说,“那中午下楼看我打球吧!”
   “不去。下面人太多了,再说,那么多女生给你加油买水的,我去干吗啊!”
   “瞧你!小心眼!”陈寻乐了,他就是喜欢看方茴别扭着的样子,他总觉得这样才显得她在乎他,“我又没喝她们买的水,谁理她们啊!你要是去了,我下场就坐你身边!喝你的水!”
   “美的你!”方茴知道他在得意,瞪了他一眼。
   “说真的!今天中午你不下来的话,也要在楼上看啊!”陈寻认真地说,“只许看我啊!不许看乔燃!”
   这次换方茴笑了起来,她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望着陈寻说:“五层这么高,你们个儿差不多,我那能分得那么清楚啊!”
   “哼!反正不行!今天就让你看清楚了!”陈寻撇撇嘴说。
   中午陈寻没有吃饭,非常执著的去楼下操场占离教学楼最近的场子。方茴无奈于他的孩子气,只好把盒饭包好了放在他的位子里。吃完饭林嘉茉要她陪自己买水,方茴却假装逗笑,死活不去。其实她是不想爽约,既然答应了陈寻,自然要在窗户那里看他。
   “真讨厌!”林嘉茉趴在窗户另一边笑着说,“早知道昨天不教你编手链了!”
   “嘿嘿,放学请你吃可丽波!”方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回家编了么?拿给我看看!”林嘉茉说。
   “没有。”方茴有些心虚,“编着编着就烦了。”
   “你可真是的!”林嘉茉跨下肩膀,“太会打击人了……”
   “我是想等编好了,再给你看嘛!”方茴忙胡乱的解释说。
   “唉!你看!你看!”林嘉茉没听她的话,突然尖叫了起来。
   方茴扭头看向操场,陈寻那矫健的身影就一下子映入了她的眼里。
   她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志得意满。
   “从教学楼五层到操场的距离,怎么也得有几百米吧!可是我一眼就看到他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方茴讲到这里时,仍然带着柔和的笑容。她一向冷漠,这样的表情在我眼里显得十分诡异。
   我摇摇头,有些心酸的看着毫无察觉的她。
   方茴的眼睛里闪烁着耀眼的光,她像怀揣秘密的小孩子一样,满脸朝气的说:
   “因为在操场上,只有他一个人是把校服反着穿的!”
(3)
   中午打完球上来,陈寻坐在方茴旁边拿本扇着风。
   林嘉茉趴在桌子上问他:“你怎么把校服反着穿啊?”
   “我喜欢!”陈寻笑了笑望向方茴,方茴抿着嘴唇低下了头。
   “切!丫就爱出风头!”赵烨凑过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本说,“真不爱跟他打球,场边总有一帮小姑娘吱哇乱叫!”
   “滚!不就是你今天让我盖了吗?瞧你酸的!”陈寻顺手从方茴的位子里拿出了她带的水,拧开喝了两口。
   “人家方茴让你喝了么!”乔燃抓过水瓶递还给了方茴。方茴不好意思的说了谢谢,陈寻偷偷瞪了她一眼。
   “就是!”赵烨敲了陈寻脑袋一下说,“我今天还断了你两次呢!是吧嘉茉?你看见了吧?”
   “没有啊。”林嘉茉假装回忆,摇了摇头说。
   “成!你真没劲!”赵烨拿起一支笔捅她说。
   “别闹!”林嘉茉拍开他的手,笑着说,“我看见啦!那也是留分头那个男生先拦的他,你才断下的。那人是谁啊?我看他打得真不错!”
   “那是!他是我们校队队长!高二的,叫苏凯。”赵烨得意的说。
   “怪不得呢!”林嘉茉点点头说,“我看好几天了,就他打得最稳,球断的快,传的也好。”
   “你还挺懂行啊!”赵烨感兴趣的说,“要不今天晚上来看我们训练吧!我给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扣篮!”
   “行啊。”林嘉茉转转眼珠说,“不过,你真能扣篮?”
   “当然了!”赵烨兴奋起来,他跑了两步到讲台前,轻轻一跳就够到了黑板上面贴着的国旗上沿。
   “你看!他还真行!”林嘉茉拉着方茴说,“放学你陪我一起去吧!”
   “不去了,我晚上得回家画稿,明天又要出板报了。”
   方茴把桌子上被陈寻他们弄乱的书本收拾了,推了推陈寻小声说:“快吃饭去吧,我放你位子里了。”
   “这次看见我了么?”陈寻起身,也小声的说。
   “嗯!”方茴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放学后,方茴先回家了,林嘉茉留下陪着赵烨训练,那天他状态奇好,练了五次扣篮,居然进了三个。整个校队配合也十分默契,攻防转接都很到位,教练心情大好,早早的就放了他们。本来一切都好好地,可是在训练结束之后却出事了。
   队长苏凯看大家情绪都不错就提议出去吃一顿,赵烨拉着林嘉茉非要一起去,林嘉茉看着时间还不算晚便答应了他。大家商量好,苏凯、赵烨和林嘉茉先到常去的雨花餐厅点菜,剩下的队员收拾好器材再一块过去。
   三个人来到雨花餐厅,里面人不少,他们让服务员凑好了桌椅,先点了两瓶黑加仑喝。
   赵烨替林嘉茉倒好水,笑着说:“怎么样?我们队挺强的吧!”
   “嗯!”林嘉茉接过杯子,转手递给苏凯说,“刚才说下学期有个什么耐克杯?你们肯定能夺冠吧?”
   “也难说,有几个学校实力还是挺强的。”苏凯喝了口水说,“但要是像今天这么发挥就很有希望了!你叫林嘉茉对吧?下学期我们比赛你可一定来看啊!我发现有你在,赵烨进球率就巨高!”
   “扯!我什么时候进球率不高了?”赵烨忙不迭的回嘴,脸却微微红了。
   “那你脸红什么啊?”苏凯笑着说。
   “精神焕发!你快喝水吧!”赵烨瞥了他一眼,拿起瓶子就往苏凯的杯子里倒。
   这时恰巧旁边一个人走过,不小心碰到他的胳膊,瓶子一歪,水就全撒到了林嘉茉身上。
   “你丫吗呢!”赵烨站起来,“碰”的把瓶子使劲往桌子上一放,瞪着那个人说。
   可他没想到,“碰碰”几声,旁边几桌都把瓶子砸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那人笑了笑,推开赵烨说:“你丫吗呢!牛逼什么呀!” 
   看着那些人衣服相近,一准都是隔壁职高的。他们人多又痞气,林嘉茉不禁害怕起来。
   “算了……”林嘉茉拉住赵烨颤颤地说。
   “别!你们算了,我们他妈的还没算呢!”那边又走过来一个人揪住赵烨前襟说。
   “你丫放手!”苏凯一把打开那个人的手说。
   “怎么着啊,你丫找抽吧!”他们渐渐围了过来。
   “算了算了!”林嘉茉又拉住苏凯说。
   “有事跟我说,你们让他们俩走!”苏凯推开林嘉茉,给赵烨使了个眼色。
   “你走我留下!”赵烨挡在了林嘉茉身前说。
   “装什么逼啊!”那些人抄起了瓶子。
   “别他妈废话!”苏凯扭头冲赵烨喊,“走啊!”
   赵烨愣了愣,拉着林嘉茉跑了出去。
   “你帮帮他去啊!”林嘉茉着急的说。
   “我一人能帮个屁啊!你没看他那意思,是让我赶紧回去叫人!”赵烨一边跑一边说。
   他们两个在半路就遇见了其他队员,大家匆忙赶到雨花餐厅,而那些人却已经走了。苏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半边脸肿了起来。
   “队长,他们都走了?”赵烨四处看了看说。“你没事吧?”
   “嗯!让丫打了两下,他们就走了,没大事。”
   “操!我追丫去!”赵烨撸了撸袖子说。
   “少他妈废话了!让你走就是不想让你们都搀和进来!知道不知道在外面闹事就得从队里开除啊!”苏凯怒吼说,“记着啊!谁都别在外面惹事!还有今天这事谁也不许往外说,明天教练问就都说我是让人踢球懑脸上了!”
   “那就算了?”赵烨攥着拳头问。
   “对!下次你注意着点,别动不动就跟人毛,还有这两天早点回家,走大路,他们是东职的,听那意思没准还要找你麻烦!”
   “哦。”赵烨丧气的垂下头说,“对不起,队长。”
   “少来这套!今天我要点两份宫保鸡丁,赵烨埋单!”苏凯笑了笑说,大家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第二天上学,方茴进到班里时,赵烨正和陈寻讲昨天的事,林嘉茉拉住方茴坐到后排一块听。赵烨不厌其烦的又讲了一遍,方茴这才知道了大概。
   “我的天,幸亏没出事!”方茴吓得脸都白了起来,紧紧抓住林嘉茉的手说。
   “可不是么!我当时都快吓死了!”林嘉茉捂着胸口说。
   “我昨天要是在就好了,帮你们一块去堵他们!我就是看不顺眼东职的,他们老在咱们学校这边截初中生的钱。”
   “你可千万别去惹他们!”方茴一反常态,焦急的对陈寻说。
  陈寻看着方茴担心的样子,心里偷偷乐开了花,他摆摆手说:“放心,我没事惹他们干吗!”
   “下次让我碰见他们,绝对狠抽丫一顿!”赵烨“咯吱咯吱”的捏了捏手说。
   “少来!”林嘉茉瞪了他一眼,“你忘了苏凯怎么说的了?要不是你那么冲,昨天也没事。”
   “他们不是碰着你了嘛!再说我哪想到那阵仗啊,我往桌上一拍,后面呼啦站起一群人!”赵烨从桌子上蹦下来激动的说。“不过后来回去我们也没示弱,我们队的中锋刘博,抄起一块板儿砖,嘴里一串急促的‘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就冲进去了!”
   “好意思说!方茴你没看,昨天跑回去叫人的时候,他那个慢啊!还没我跑得快呢!”
   “我能跟你比么!”赵烨在自己腰边比划着说,“这么高的围栏,我还翻呢,嘉茉一抬腿就过去了,我在后面追说你怎么这么灵份啊,她说她在原来的中学是练百米跨栏的!”
   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七点半的早自习铃响了,所有人都坐回到了位子上。方茴让同学把历史作业从后向前传过来,林嘉茉帮她一起抱着本送到教师办公室。
   在楼道里,林嘉茉神秘兮兮的对方茴说:“你真不够朋友!居然瞒着我这么重要的事!”
   方茴疑惑的说:“什么瞒着你啦?”
   “提示你,关键词手链!”林嘉茉坏笑着快走了两步,“今天早上我在某人手腕上看见了哦,你可别说是巧合,我记得那天玫红色的玻璃丝可是只剩最后一根了。”
  方茴手里的本劈里啪啦掉了一地,她站在原地怯生生的看着林嘉茉。
   “哎呦!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跟你抢!”林嘉茉走回去帮她捡起了本说,“你还不相信我?我还能给你说出去?”
   “也不是……”方茴松了口气说,“我和他其实也没……”
   “好啦,我明白的。”林嘉茉搂过她的肩膀说,“咱们交换,我也跟你说个秘密,我可不像你能憋那么久!”
   “什么秘密?”方茴拍了拍本皮上的土问。
   “我啊,也喜欢上一个人了。”
   “谁?是咱们班的么?”方茴不自觉的又紧张起来。
   “不是啦!”林嘉茉附在她耳边轻声说,“是苏凯,校队队长!”
(4)
   陪着林嘉茉一起,方茴才算真正见识了什么是喜欢,什么叫追求。比起她来,方茴和陈寻的那点小猫腻,简直不值一提。
   那天上语文课,林嘉茉给她传了张纸条,上面言辞恳切的求方茴中午一定陪她下楼看男生打球,说这关系到她今后的高中生活和人生幸福,以及她未来的亲儿子即方茴的干儿子有没有机会姓一个比较好听的姓氏——苏。方茴无可奈何的回了“好吧”,谨慎的看了看教室后门窗户,确定侯老师没在那里偷窥才把纸条给她传了回去。
   中午一吃完饭,林嘉茉就拉着方茴飞奔下楼。
   “慢点慢点!”方茴揉着胳膊说,“那么着急干什么啊?他又不一定在!”
   “切!我是谁啊!能打无准备之仗么?”林嘉茉瞪圆了眼睛说,“我一早跟赵烨旁敲侧击的打听了,苏凯每天大概12点多的时候下楼,他自己不占场子,也不和生人打球,只和高二的或者赵烨他们几个玩。”
   “你真厉害!”方茴敬佩的说,“那你今天打算跟他说了?”
   “嘿嘿,今天执行A计划!”林嘉茉狡黠的笑了笑。
   两个人没直接去操场,先去了小卖部买水,林嘉茉在买百事还是醒目西瓜之间抉择,懊恼怎么没问清苏凯的口味。在她犹豫的时候方茴买了一瓶冰红茶,陈寻喜欢喝这个,既然下来了,就顺便替他准备一瓶。
   她们返到操场,才发现竟然已经没有好位置了。苏凯果然在和赵烨、陈寻、乔燃一起打球,因此那个场地边的人格外多,篮球架下早就坐满了,有初中女生也有高中女生,她们嬉哈的聊着,眼睛却时不时瞄进场里。
   “我说你怎么不下楼来!”林嘉茉无奈的站在一个面对阳光的位置,把方茴拽到身边眯起眼睛说,“这人也太多了吧!”
   方茴望着场中的陈寻苦笑了一下。陈寻并没有看见她,他很认真的在打球,时不时和队友喊两句,汗水浸湿了他的额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不一会儿,苏凯和几个高二的下了场,换另一拨人上,林嘉茉不失时机的喊了声他的名字,使劲挥了挥手。
   苏凯走过来,笑着指了指场内说:“看赵烨打球呐?”
   “没有!有事找你。”林嘉茉皱着眉说。
   “找我?什么事?”苏凯呼了口气,靠在了旁边的树上。
   “先把水喝了吧!”林嘉茉把百事递给他。
   “别别别!你留着给赵烨吧!”苏凯推了回去。
   “这是人家托我给你的!”林嘉茉拉住他,把水塞到了他手里。
   “啊?”苏凯和方茴一起惊讶的看着她。
   林嘉茉笑了笑说:“我有一个同学,喜欢上你了,这是她买的!”
   “不会吧!谁啊?”苏凯意外地有些腼腆,不自觉的看了眼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方茴。
   “不……不是我!”方茴忙摇头说。
   “不是方茴啦!至于是谁,暂时保密,到时候让她自己和你说吧!对了,快把你的生日,星座,血型,家里电话告诉我,我好交差。”林嘉茉俏皮的眨了眨眼。
   “这么多问题?太详细了吧……”
   “说吧,我是我们班唯一认识你的女生,她可全指望我了。”
   苏凯笑了笑:“生日,10月21日,血型A,星座天平,家里电话……唉,我把呼机号告诉你吧!” 
   “好啊!”林嘉茉十分兴奋,忙记下了他说的号码。
   场上又要换人,这次是陈寻他们几个下,苏凯把水瓶交给林嘉茉,跟她们摆摆手就上去了。
   林嘉茉如沐春风,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偷偷向方茴比了个V字。
   “干吗说是别人喜欢他?” 方茴忍不住问。
   “这样才好接触嘛,你看我不费吹灰之力就知道他呼机号了!”
   “真有你的!”方茴感叹的说,“可是以后怎么办啊?”
   “以后……等我们真的好了,谁还管当初是怎么来着!”林嘉茉说。
   “心眼多的!不怕不长个儿啊!”方茴掐了她一把。
   “别闹!这叫迂回,慢慢我们不就熟了?”林嘉茉躲开她得意的说。
   方茴笑笑不再理她,抬起头找陈寻,她手里还握着那瓶冰红茶,水已经不凉了,她想赶紧给他。
   然而陈寻却没有看到方茴,篮球架下有个女孩招呼他,他下场之后,就径直走了过去。方茴看着他坐在了那个女孩旁边,接过女孩递过来的芬达,拧开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女孩抱着他脱下的校服笑了,他说了点什么,两人一起前仰后合。
   这个季节穿短袖不冷么?
   校服在别人手里,这样在楼上看的话怎么能分辨出来哪个是他呢?
   明明说过最喜欢冰红茶的,可是为什么喝芬达也很开心的样子?
   都是喜欢,可是有的人很迂回的说喜欢,而有的人却在喜欢之后很迂回,究竟哪种是对的呢?
   方茴的心里不知道在问着谁,没人来回答她,唯剩下酸酸的坠痛,让她紧紧的抓住了手中的水瓶,指甲抠在上面,一半红,一半白。
   “喂,我说那女生是谁啊?凭什么你这个正当厢主站在边边角角,而她那么堂而皇之的坐陈寻旁边啊?”林嘉茉也看见了陈寻,她眼瞅着方茴脸色越来越差,愤愤的说。
   “我不认识。”方茴低下头,拉了拉林嘉茉说,“咱们回去吧。”
   “你……”
   “走吧!”方茴坚定的说。
   林嘉茉叹了口气,她们刚要转过身,身后的两个初中女生却突然尖着嗓子喊了声“陈寻!”。那两个人显然不认识方茴和林嘉茉,喊完之后,匆匆躲在了她们身后,一个小声说:“他看这边了么?”另一个从人缝中露出点头,欣喜的说:“看了!看了!”
   陈寻的确听见了,也往这边看了,不过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恶作剧的女生,而是方茴。
   乔燃和赵烨也都发现了她们,三个人一起往这边走来。
   “看见了么,刚才我那个三分,太牛逼了!”赵烨兴奋的拿过林嘉茉手中的水说。
   “给我!”林嘉茉急地一把抢了回来,“是你的么,你就喝!”
  陈寻朝赵烨竖了竖中指,有意无意的蹭到方茴边上伸出手说:“给我吧!”
   方茴冷漠得看了他一眼,陈寻没有察觉,指了指她手中的冰红茶小声说:“这个,谢谢!”
   “热吗?”方茴突然扭过头,把水递给站在另一边的乔燃,“给你,喝吧。”
   “啊……谢谢!”乔燃愣了一下,随后接过来笑的一脸灿烂。
  陈寻的手指还没收回来,像个他们的对话里尴尬的标点符号,傻兮兮的浮在半空中。
   他看着乔燃仰起头喝了几口,瓶子中晃悠的暗红色液体应该很美味,可是陈寻却觉得自己嗓子眼里苦苦的,苦得再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陈寻猛地一推身后的树,支起身子走了,擦过方茴身旁时,两人谁也没看谁一眼。
   “嘿!吗去呀!”赵烨在身后嚷。
   “回教室!”陈寻没回头。
   “呆会咱就该上啦!”
   “我他妈不打了!”陈寻走到篮球架子下面,从那个女孩手里拿回校服,气冲冲的走了回去。
   “丫有病吧?怎么跟吃呛药了似的?”赵烨诧异的跟乔燃说。
   “不知道,甭理他!”乔燃小心翼翼的拧好瓶子说。
   “我问你们,篮球架下面坐着那女孩是谁啊?跟陈寻熟么?”林嘉茉趁机问。
   “哪个呀?”乔燃说。
   “就给他拿校服那个,哎……站起来那个,就她就她。”林嘉茉努着嘴说。
   “哦!王曼曼啊!五班的,陈寻初中同学。”赵烨看了看,转过头神秘的说,“据不可靠消息,还是他曾经的绯闻女友!”
   林嘉茉担心的望向方茴,而方茴则默默垂下了头。
(5)
   陈寻和方茴冷战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感情而言,足够开始也足够结束。
   这其间,林嘉茉又在中午时找了苏凯,慢慢的知道了他住在哪里,喜欢什么颜色,爱喝哪种饮料,甚至鼓足勇气问了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如果找女朋友有什么要求。
   而苏凯的答案让她兴奋了很久,他说:“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事儿不要太多。女朋友的话,呵呵,你这样的就行啊!”
   一回到教室,林嘉茉就拿出买的201卡,用楼道的电话呼了苏凯。
   “请呼52446……高依依……高兴的高,依恋的依……留言是喜欢你……对,就是喜欢你,帮我呼三遍!谢谢!”
   “高依依是你编的名字?”方茴问。
   “对。”林嘉茉笑着说,“你听见了吧?他刚才说我这样的就行!”
   “嗯!可是咱们班没这么个人啊!”
   “笨!高依依就是高一(1)的意思啊!”
   “哦!”方茴恍然大悟,“你真厉害!”
   “学吧你就!”林嘉茉搂过她的肩膀说,“你还没跟陈寻说话呢?”
   “没呢。”
   “这样好么?他也没给你打电话?”
   “没。”方茴的眼睛暗淡了下来,“算了,也许他觉得我太麻烦了吧!”
   “什么话!这种事有怕麻烦的吗?我觉得你们还是该好好说说。”
   “再说吧。”方茴深吸了口气,从肩膀上拉下林嘉茉的手说,“咱们回去吧。”
   她们刚走进班里,就听见门口有个女生喊:“同学!帮我叫一下你们班陈寻。”
   方茴不禁回过头,站在那里的正是那天坐在篮球架下面的女生王曼曼。她和另一个女孩笑盈盈的提着个大黑垃圾袋,靠在门边上说:“谢谢啊!”
   林嘉茉朝后排不耐烦的喊:“陈寻!有人找!”
   陈寻忙跑出来,赵烨在后边起哄似的怪叫了两声。
   方茴没有看他,默默回到了位子上。
   “什么事啊?”陈寻问,“你们拿的是什么啊?”
   “空水瓶!”王曼曼笑着说,“我们班现在组织在学校里回收垃圾,然后卖废品去!得来的钱都算班费,你帮我把你们班没用的空饮料瓶、易拉罐什么的都给我吧!”
   “真行!崔老师让你们干的?”
   “不是,我们自发的,你快点!”王曼曼轻轻推了陈寻肩膀一下。
   陈寻笑着躲开说:“那你等会啊!”
   他走回教室,在课桌间一个一个的寻问,到方茴和林嘉茉这里,也仅仅平淡的说了句:“有不要的饮料瓶么?易拉罐也行。”
   “没有!”林嘉茉说。
   陈寻没有接着问方茴,便走向了下一桌。
   “那女生真强!都追到班里来了!”林嘉茉厌恶的说,“陈寻也是,干吗管她的事啊!这不嫌麻烦?”
   “他们不是初中同学么。”方茴淡淡的说。
   “那也不用这么亲近啊!他到底什么意思啊!”
   “随便他什么意思吧!”方茴拿出下节课的书本,“啪”的一声摆在了课桌右上角。
   那天后来的课,方茴都没能认真听下去。她觉得可能和陈寻就这么完了,说不上来到底是谁对谁错,可能也没什么对错之分,只是她太奢望了。那个男孩如此优秀,凭什么一定在她身边待着呢?她又有什么值得陈寻认真的对待,专心的喜欢?
   方茴一直讥讽着自己,把心里的萌发的芽,狠狠的踩下去。她恨不得亲手把所有的希望灼烧怠尽,即使心痛也不想留下。所有的绝望都是由希望产生的,甜蜜的幻想往往终成寂寥的毒、蛊惑的伤。因此她不敢去找陈寻印证,她害怕这样冰冷的话会从他嘴里说出来,那样就真的太疼太疼了。
   可是放学之后,当班里没几个人的时候,陈寻却走到了她身边。
   “你留下一会行么?我有话跟你说。”陈寻说。
   方茴没有应声,她默默收拾书包,心里一阵阵的绞痛。她觉得陈寻还是要对她说出那些话了,但她一点都不想听,即使分开她也不会哭闹,更不会纠缠,以后也绝对不会防碍到陈寻。干干脆脆的放手就好了,何必还非要亲口伤害一次呢?
   “听见没有啊!行不行?”陈寻有些生气,拉住她的胳膊说。
   方茴轻轻的挣扎,可是陈寻抓的很紧,她没能挣开。
   “还有什么可说的啊!”方茴抬起头,绝望的看着他说。
   陈寻放开了手,胸脯一起一伏,压低声音颤颤的说:“好,好,好!你就没什么话跟我说!我明白了!可是方茴,你不能这样!当时你要是跟我说你喜欢乔燃,我也不会现在跟个傻逼似的!那天看见你在操场那,你知道我多高兴么?本来中午学生会要开会,我立马跟人家王曼曼说我不去了,就想和你多待会!可你呢?我真就以为那水你是给我买的,还他妈腆着脸要呢。你是不是觉得逗我特有劲啊?就算那是你给乔燃的,也不用非当着我面啊!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方茴呆呆的看着陈寻因气愤而绯红的脸,她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我……我不是……”
   方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从门外冲进来的林嘉茉打断了。
   她大口喘着气,惊恐的朝赵烨喊:“那天的,东职的,来了!在……在校门口呢!”
   “几个人啊?”赵烨忙问。
   “三……三个!”
   “操!三个怕什么啊!打丫挺去!”赵烨把刚背上的书包扔在课桌上面,嚷嚷着说。
   “走!我跟你去!”陈寻回头大声说,“乔燃你去么?”
   “当然去了!”乔燃也放下了书包。
   “别去!”方茴慌忙拉住陈寻说,可陈寻却甩开她,和赵烨他们招呼了几个男生,一起跑下了楼。
   “哎呀!怎么办啊!我本来是想让他躲躲!”林嘉茉焦急的说。
   “去找苏凯吧!”方茴说。
   “对!我去找他!”林嘉茉眼睛一亮,转身跑走。
   苏凯听了她们的话,二话没说就叫上篮球队的几个人去了。他还特地叮咛林嘉茉,让她们不要出校门。
   方茴在教室里如坐针毡,她走来走去,不住望向窗外,却看不见他们一点影子。
   “这么半天了,不会出事吧?”方茴担心的问。
   “应该……不会吧。”林嘉茉也很着急。
   “要不咱们还是跟老师说吧!万一……”
   “不行!”林嘉茉坚决地说,“这事千万不能让老师们知道!苏凯说会从队里开除的!没准还会给处分呢!”
   “那怎么办啊!”方茴几乎哭了出来。
   “回来了!回来了!”林嘉茉跳起来,指着窗外喊,“你看!”
   方茴一机灵,拉着林嘉茉就往楼下跑,她们在校门口迎面碰见了苏凯。
   “怎么样?没事吧?”林嘉茉问。
   苏凯笑着摆了摆手,比了两个V字说:“搞定!”
   “谢天谢地!”林嘉茉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太好了!”
   “陈……陈寻呢?看见他了么?”方茴一反常态,打断他们说。
   “后边呢吧!”苏凯说。
   方茴忙向后跑去,都没来得及没和林嘉茉说一声。半路上她又遇到了乔燃和几个本班男生,也一样没有多说,问了陈寻在哪就跑走了,直到最后面,她才看见陈寻。
   他身上有些土,正一边踢着石头,一边低头往前走。
   “陈……寻。”方茴轻轻的呼唤他。
   陈寻站住脚,惊讶的抬起眼睛,随后别扭的看向另一边说:“干吗?”
   “你没事吧?”
   “没。”陈寻掸了掸身上的土说,“你怎么还没回家啊?”
   “我……等你呢。”
   “等我?不是说没什么可说的吗?”陈寻挑起嘴角,淡淡的说。
   “那天的水,是我给你买的!”方茴盯着他说,“你说过的,最喜欢喝统一冰红茶。”
   “那……那你干吗给乔燃啊!”陈寻有些不好意思,走近了几步。
   “不是有别人给你了么?”方茴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低声说。
   “哦!你说王曼曼啊!她让我帮她把瓶盖儿拧开!后来看着我出好多汗就给我喝了。”陈寻恍然大悟。
   “还有……我不是喜欢乔燃。”方茴的眼睛里泛起了雾气,“我喜欢的……是你!”
   陈寻咧开嘴笑了,他摸了摸鼻子说:“我本来以为我没戏了呢,心里特难受,刚才把火都撒在东职那帮人身上了。”
   方茴扁扁嘴,眼泪扑簌着掉了下来,在校服上留下了小小的水印,陈寻忙扶住她的肩膀,弯腰看着她说:“怎么了?怎么哭了?”
   “我以为……你喜欢王曼曼了……”
   “怎么可能!喜欢她我用得着这么着急吗?”陈寻望着她的眼睛说,“我喜欢的是你呀!傻瓜!”
(6)
   陈寻和方茴走回班里的时候,赵烨正唾沫横飞的讲着刚才的经历。林嘉茉在旁边听得十分兴奋,不停的问“然后呢?然后呢?”
   乔燃拿着橡皮一下下的敲着,回头看到了他们,招手说:“快来听评书!”
   陈寻紧走了两步坐在乔燃身边说:“丫真能喷!”
   “他就是一喷子!”乔燃笑了笑,冲方茴说:“刚才怎么那么着急呀,我看你脸都白了!”
   “我……”方茴一怔,结巴了起来。
   “明天她码车要第一个来,管我要咱们班门钥匙。”陈寻接过话说。
   “哦!早说啊!其实我这也有一把。”乔燃拍拍兜说。
   “嗯。”方茴低下头,偷偷瞥了陈寻一眼。
   “嘿嘿嘿!你们仨好好听!讲到关键时刻了!”赵烨瞪着眼说。
   “大哥!我们也在现场好不好!”陈寻卷起本书敲向他的脑袋。
   “听他说,别打岔!”林嘉茉扒拉开陈寻说,“赵烨接着讲,见面后怎么了?”
   赵烨白了陈寻一眼,清了清嗓子说:“我就说‘你丫来得正好,上次让你们跑了,老子他妈那是天天想你,日日念你啊!’。丫说‘少他妈废话,你说咱们是单挑,还是摆人吧。’”
   “什么是摆人啊?”林嘉茉插嘴问。
   “就是叫一帮人一起。”乔燃说。
   “群架!”方茴简单明了的说,陈寻诧异的看了看她。
   赵烨点点头,接着说:“我说‘你丫先往那边走走,咱上胡同里去。我们学校门口干净,别他妈让我们老师看见了,我还想考大学呢!’丫说行,傻逼似的就跟我们走了。”
   “等一下!我要补充!”陈寻举手说:“那人当时还说了句‘瞧你那逼样,还他妈逼考大学呢!你衬那么高级的名头么!’”
   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操!”赵烨拿了笔帽狠狠的扔过去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讨厌,让赵烨说完啊!”林嘉茉憋着笑说。
   “陈寻和乔燃在最前面走,我在那三个人后边,当时我已经看见苏凯他们从校门出来了,我就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先别动手。苏凯一看就明白了,一点声都没出,在我后面跟着。但没想到,那三个傻逼还挺灵份的,他们可能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带头那个就认出苏凯来了,也看见后面我们队那呼啦啦一片人了。哎哟,你没看他们耸得那样!操,撒丫子就跑啊,说真的嘉茉,别看你练过,他们一起步那下绝对比你快!妈的,乔燃拉愣是没拉住!”
   “啊?那他们就跑啦?”林嘉茉诧异的说。
   “不能够啊!”赵烨得意的摇摇手指说,“我们队长被他们招呼了,我们还能轻易放过他们?本来苏凯还拦着来着,也不知道谁喊了声‘别让丫跑了’,当时我们就‘轰’一下追上去了!那场景,真你妈壮观!”
   “然后逮着他们了?”林嘉茉兴奋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当然了!我们队平均身高185呢!丫们那小短腿,两步就追上了。我跑在最前面,大喊一声‘走你!’,飞起就是一脚,立马就踹趴下一个。”
   “嗯,然后他没掌握好幅度,也跟着撩地上了。”陈寻嘻哈着说。
   “你这人有劲没劲啊!”赵烨又朝他扔了根笔,“不过确实就因为这一下,我错过先机了。等我起身的时候,他们已经都围上去了,一顿狂瓷啊!我好不容易挤进去,想给丫两脚,操,低头一看,哪还有人啊!那人身上到处都是脚,都在踹,完全没有我下脚的地方啊!本来我以为没机会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一看,从无数只脚中间伸出只手来,我那个乐啊,心想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天灵灵地灵灵妈咪妈咪轰啊!我毫不犹豫就踩上去了!牛逼!那声叫唤,真他妈好听!”
   林嘉茉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方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乔燃一边拍桌子一边笑,陈寻按着赵烨脑袋转了两圈。
   “笑什么呢?那么开心?”苏凯站在班门口说。
   “进来吧!听赵烨讲刚才的事呢!”林嘉茉挥挥手说。
   “丫又扯淡了吧?”苏凯笑着走进来说,“他肯定没讲踹人却把自己摔地上那段,真屎!”
   “队长!”赵烨抗议的叫了一声。
   “得得得,不说了!我明白,还有女生嘛!”苏凯不怀好意的瞅瞅林嘉茉说。
   “没事,赵烨无论干什么都在我们意料内!”林嘉茉拉着方茴说。
   “说正经的啊!我跟那小子说了,他以后肯定不敢再来了,你们也别再去找人家麻烦,回家的时候躲着东职的点。今天和上回一样,都不准往外说。赵烨,你听见没有!要还想下学期打耐克杯,就别他妈再瞎吹了!”苏凯越说越严肃,大家不禁都紧张起来。
   “你们不会有事吧?”林嘉茉怯生生的问。
   “不漏出去就没事,这次可是篮球队一起上的,真要让老师知道了,那事就大了。”赵烨说,“队长,别跟她们说这个了,女孩胆小!”
   “放心!我们肯定一个字都不说!”林嘉茉忙保证说。
   “我知道,别害怕,我就是提醒一下。”苏凯笑了笑说,“都不着急回家吧?我请你们吃冰棍!”
   “不急不急!我要吃和路雪西瓜!”赵烨欢呼着说。
   “滚!就请吃天冰,没你丫份!”苏凯掏出钱包说,“我们队里四个,加上你们,林嘉茉你数数一共几个人,帮忙去小卖部买一趟行么?”
   “没问题!”林嘉茉开心的接过钱,数了数说,“不算赵烨,九个!”
   “队长……我也吃天冰……”赵烨可怜兮兮的说。
   “那儿好像十根批发,不行你就买十个吧,便宜丫一根!”苏凯又递给她一块钱说。
   “好的,那方茴和我一起去吧!”
   林嘉茉和方茴一起走出了教室,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掏出了自己的钱包,把手里的钱小心的一张张放了进去。
   “你干吗呀?”方茴疑惑的问。
   “当然是把他给的钱收藏起来了,这是苏凯亲手交给我的啊!”林嘉茉用一种陶醉的表情注视着那几张皱皱巴巴的钱说。
   “花痴!”方茴点了她脑门一下。
   “别动别动!”林嘉茉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的叫了起来。“天啊!我们肯定是有缘人!”
   “怎么了?”方茴凑过去看。
   “你看这一块钱上的编码!开头的字母是SK啊!”林嘉茉兴奋的指给她看。
   “SK怎么了?”
   “笨!苏凯的拼音,头两个字母不就是SK么!”
   “哦……”方茴无奈的说。
   “我看看我这里的钱上还有没有SK!”
   林嘉茉打开钱包仔细看了一遍,失望的说:“好象没有……”
   “算啦,下次我有一块钱上带SK的,和你换好了!”
   “好好好!记得一定给我哦!”林嘉茉猛点头。
   “嗯!”
   “我说,你心情不错啊!”林嘉茉捅了捅她说,“是不是和陈寻和好了?”
   “还……还好吧。”方茴红着脸说。
   “今天真棒!”林嘉茉挽住她的胳膊说,“皆大欢喜啊!”
   两人笑着走远,已经略显暮色的校园将她们的影子雕刻在粗糙的操场上。我想,不管之后经历了怎样的青春苦痛,人生是如何的沧海桑田,每个人的少年时代都是可以称作美好。至少在那个时候,她们是简单快乐的。
   也因此,叙述到这里的方茴,眼中绽放了出了美丽的光。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387128908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个小伙伴在吐槽
  1. mark

    海 绵 宝 宝2013-12-16 04:15 回复
  2. 您这是在写小说么

    • @卫生间上网的拖把: Repost

      木魚2013-12-16 03:49 回复
  3. 秒杀[em]e120[/em]

    人生日历2013-12-16 01:36 回复
    • @人生日历:[em]e127[/em]

      木魚2013-12-16 01: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