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 纯属虚构 木魚 788℃ 4评论

他总觉得这冬日的阳光,透露着几许沧桑,不再像回忆中的那些冬日的阳光那般慵懒,温暖。
记忆中的阳光,总是懒洋洋的,映在懒洋洋地躺在阳台躺椅上的人儿,一切都是暖色调,明亮。
可是这眼前的阳光,却总是感到几分凄冷,教人看了后,心中却平添几分凉意。

尤其是当这阳光中还伴着一阵又一阵北风的时候。
北风就这样裹挟着寒冷,绕着人的身体,从每一个能钻入的缝隙,肆意地呼啸着。
脖子一阵凉意,不自觉地缩起脖子。风衣带着帽子,戴起来的帽子让脖子多了几许温暖。

戴上帽子的那刻,他突然看到路的对面有一对情侣,轻轻相拥,浅浅地靠在公交车站牌边。 
女孩低着头,笑着,好像在说着什么。男孩抬着头,望着公交车要来的方向。
公交车能带来的,会有什么。

他慵懒地坐在假山边,望着一湾冬水。湖面泛起涟漪,映得波光粼粼。
找工作的事情似乎有点儿麻烦。他有点儿出神,一面习惯性地撕着嘴唇被冻开翘起的嘴皮。
『啪!』

她打了他一下。 回过头,他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刚才出神了。
女孩坐在他的腿上,撅着嘴瞪着他。
『我说,你不疼么。』

唇边渗出大滴大滴的鲜血,鲜红的颜色,在阳光下格外鲜艳。
他微微一笑,『好像有点疼呢,怎么办,没有带纸巾。』
女孩气鼓鼓的,『你知道疼的是吧。知道还撕!我给你的唇膏呢?』

他一愣,『嗯,我没抹唇膏的习惯呢。』
女孩抬起他的下巴,把脸凑了过去。
四目紧闭。

他若有所思。眼前的女孩正在专心地抹着唇膏。
问,『为什么女生忘记不了涂唇膏呢,我就从来记不住。』
她一边专心地涂,一边腾出嘴巴说,『吃完饭当然要补涂拉。』

他仔细地看,一切不过心。
他说,『为什么男生很少涂呢。』
女孩小心翼翼地把唇膏和镜子收进她的小包包里。

『呐,我说啊,你应该找个女朋友了,因为女朋友冬天都会给他们的男朋友涂唇膏啊。』
『是吗?』
『对啊~用亲的嘛。你看我怎么样。』

片刻后,女孩放过了他的嘴唇。
他笑吟吟地问,『味道怎么样?』
女孩低头翻包包找纸巾,头也不抬地说,『还好吧,有点儿咸。』

『噢。血好喝不。』
女孩抿着嘴笑,『怎么,怕我是吸血鬼为了喝血才咬你的啊。』
『是啊我真怕哦。』

女孩的眼睛笑成了一弯新月。
『我要是吸血鬼我就不松口,多吸点儿。不过也不能吸光,我得考虑可持续吸血呀。』
他止不住的笑。『后悔了不,要不要再来给你吸点儿。』

女孩一巴掌把他的头拍向右边。
『去去,色狼。』
湖面依旧波光粼粼。

他问,『为什么想做我的女朋友呢,你了解我吗。』
女孩咬紧嘴唇,摇了摇头。『可是我有时间也有信心去了解你。』
『是吗。』他朝窗外看去。

一段沉默。
女孩也把头扭向窗外。
『我感觉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直觉告诉我我喜欢的你也喜欢。』

『是吗?比如呢。』
『我听过你MP3里所有的歌,我都很喜欢。不信你听听看我收藏的歌好不。』
『要是有个我喜欢的东西,恰恰是你最不喜欢的,怎么办?』

女孩愣了一下。

他说,来来,给你听这首歌,最近我很喜欢的,南拳妈妈的歌。
女孩撅起嘴,『走开,我不要听他们的歌。』
他愣了一下,『为什么呢,我很喜欢啊。』
『不要就是不要。』

他仰起头,眯着眼看冬日天空的朵朵白云。
『好像我经常说我爱你呢,可是没有听你说过。要不要说声给我听。』
女孩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斩钉截铁地,『不要!』

他的心头飘过一丝失落,却依然笑吟吟地看着她,『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生活啊。』
女孩想了想,『几只宠物一所小房子,能上网有外卖就可以啦。』
他佯装生气地,『那我呢?』
『你啊?额。你就是那个送外卖的。』

女孩问他。『你老说你爱我,可是你爱我什么呢,说给我听听。』
他哑然,许久说不出话。好像很多,可是当每个都是后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是了。
在他看来,女孩好像是另外一个自己。
女孩不乐意这个答案。

女孩喜欢和他聊天。
女孩总问他,你喜欢什么呀,你不喜欢什么呀,你在做什么呀,中午吃饭了没,下班了没。
他耐心地回,很多,很多,上班,吃了,还没。

他问女孩,为什么你能找到那么多话说啊。
女孩说,找点儿话题和你说话喽,不然能怎么样,你又从来不会找我的。
他想了想,果然上班后的生活枯燥了很多,同样的问题可以每天都问,却不会有不同的问题。

他是个话痨。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话很多很多,多到你想给他的嘴上贴上一个封条。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的话,是越来越少的。只是一开始说的太多太多,所以好像少得不那么明显。
有的时候,他会想,是不是这样的生活太过于单调了,再这样下,怕是会老死一个人。

一个人在别的城市飘零地越久,他便愈发地感觉孤单。在网上可以一车话一车话地说,可是关了电脑,他却只能对着镜子说话。
女孩就站在他的面前。『想说话可以和我说啊,什么都可以说,包括你的前女友。』
他淡淡地看着她,『我又不傻,为什么要去说那些你听了不会舒服的话题。』

女孩接过他的话。『只要你能舒服一些,我不要紧的。』
他看到女孩的眼中有闪闪发亮的东西。
他一咬牙,『没事的。你照顾好自己,不要让自己被我伤害。』

女孩从QQ上给他发来表情,问,『上班忙不?』
他笑眯了眼睛,『不忙不忙,就是很枯燥。』
女孩和他抱怨,『今天收拾抽屉,才发现唇膏居然比去年多用了两倍。以后你自己涂,就知道从我这里蹭。』
他狡黠地笑,『你嘴唇上的香嘛。』
『滚。』

饭后慵懒的午休。他打开QQ,抖着女孩的窗口。
『喂,干嘛呢,怎么不问我吃饭没啊。』
女孩哦了一下,『 那你吃饭没。』
他很得意地,『没吃啊没吃啊。』
『那还废话什么,滚去吃饭。』

他一丝失落,趴在桌子上伤感着。半小时后,女孩又从QQ上给他发来消息。
『饭吃了?』
『嗯。』
『那给你看张照片。』

女孩发来她的照片。照片上是熟悉的脸庞,笑吟吟的脸。
他的心中像装满了蜂蜜,却装装地,『这谁呀。』
几分钟后,屏幕上迸出一行字,『谁?你老婆!』

女孩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 ,可是这句话,却让他幸福了整整一个星期。
可是女孩还是不会和他说太多话,于是他忍不住又去编一些没吃饭生病了之类的谎言去骗她。
每次都会挨骂,可是他觉得很舒坦,舒坦到处处都散发着幸福的味道。 

女孩问他,吃饭没。
他说,加班呢,还没去。
女孩说,赶紧去,这么晚了还没吃饭,饭要好好吃,明白不?
他说,嗯。
然后他愣了一下。

他问女孩,为什么吃饭这样的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你也会问呢。
女孩说,我怕你忘记了,然后就忘记了吃饭。
他突然想起,是有那么好几次,自己忘记了吃饭。等到想起来时,都已经是夜深人静时。

好像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很是渴盼别人对他生活的关心。
为什么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
人总是这样,在岁月的长河中,不经意地改变了那么多自己曾经的习惯。

他问女孩,『要是你以后的老公,没有房子,没有车子,甚至和你不是一个地方的,你要怎么办。』
女孩想了想,『房子和车子可以我和他一起努力啊。不是一个地方的嘛。。他来我这儿,要么让他带我走。』
他问,『那如果你的父母不愿意你走呢?』
女孩沉默了。『我会努力争取的。』

女孩看着二十九层外的世界。『为什么两个人互相喜欢的事情,要弄得那么麻烦呢。』
他看着她。『因为我们太复杂。』
女孩沉默了。『可是我不懂,为什么我们不能简单一点。』
他看着远处。
『因为我们背负了太重的过去和未来。』

女孩说,我有件事和你谈一下。
他愣了愣,说,你说吧。
女孩说,我们分手吧,刚好一年,是分手的时候了。

他强忍着心里的震惊,问女孩,为什么?
女孩淡淡地说,你走不到我的世界,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和我的父母去描述你的存在,我也完全想象不了让他们去接受你。
他看着她。『还有呢?|
女孩安静地说,『我看不到我们的未来,我也没有任何信心能和你走多远。』

原来是未来。
他心中翻滚起通天的波澜。他告诉自己,要去挽留他。
而他原本已经做了那么多,他不明白还要怎样努力,才能证明他的努力。
还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证明不了未来的存在。

他的朋友安慰他,别急,不是还有我们么,我们帮你去做做工作。
他想了想,嗯,好吧,那我给她点时间和自由吧。
他觉得事情总是会好的,就如同这冬日的阳光一样温暖。

几日后,朋友找到他,问他,你到底都做了什么了,为什么她的态度如此果断?
他茫然地,我什么都没做啊。
朋友冷笑,『是么』,把她回复的邮件给他看。

满篇的愤怒。女孩痛陈了她的无法忍耐和失去耐心。
女孩说,这么大人了,每天还要我去为他操心有没有吃饭有没有喝水身体舒不舒服,每天问我在做什么不在做什么,动不动就跟我说他忘记了吃饭身体不舒服,这是在折磨我吗。
女孩说,他要的是一个保姆是一个姐姐是一个妈妈式的人物,去照顾他那凌乱不堪小孩一样的混乱生活,很抱歉我不适合,我不要这样的生活。
女孩说,他对你的事情总是巨细无遗地过问好像你的一切他都必须知道,让人没有一点安全感,我再也受不了那种生活了,让我有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

他只看了一段,没有再看下去。
他转身告诉自己,真的过去了。
那一刻,他心如死灰。

多少年后的冬天,阳光不再温暖过。
他总是在问自己,这样的事做了对不对,这样的话说了对不对。
有过几次动心,却再也不知道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女孩问他,为什么你要想那么多,顺其自然不就好了吗,事情还是要争取的呀。
他问她,你听过鲨鱼和鱼的实验吗。
女孩摇摇头,没有。

他说,曾有人做过实验,将一只凶猛的鲨鱼和一群热带鱼放在一个池子,然后用强化玻璃隔开,开始,鲨鱼每天不断冲撞那块看不到的玻璃,可是这只是徒劳,它始终不能去到对面,人们每天都有放一些鲫鱼在池子里,所以鲨鱼也没缺少猎物,只是它仍想到对面去,想尝试那美丽的滋味,每天仍是不断的冲撞那块玻璃,它试了每个角落,每次都是用尽全力,但每次也总是弄的伤痕累累,有好几次都浑身破裂出血,持续了好一些日子,每当玻璃一出现裂痕,人们就换上更厚的玻璃。
女孩轻轻地点着头,『然后呢?』
后来,鲨鱼不再冲撞那块玻璃了,对那些斑斓的热带鱼也不再在意,好像他们只是墙上会动的壁画,它开始等着每天固定会出现的鲫鱼,然后用他敏捷的本能进行狩猎,好像回到海中不可一世的凶狠霸气,但这一切只不过是假像罢了。最段,人们拿走,但鲨鱼却没有反应,每天仍是在固定的区域游着它不但对那些热带鱼视若无睹,甚至于当那些鲫鱼逃到那边去,他就立刻放弃追逐,说什么也不愿再过去。  

女孩咬着嘴唇。
他问,『你觉得他是不是很懦弱的鲨鱼?』
女孩摇摇头。
『嗯。因为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它怕痛。』

女孩歪着头想了半天。
『可是,总有一个人要争取啊。一个人怕痛,那让另个人争取不就好了吗。』
他叹气。
『可是你怎么知道另一个人不怕痛呢。而且——你如何向那个怕痛的人证明,这不会痛?』 

女孩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那如果用时间和行动去证明、用无微不至地关心去温暖呢?』 
他笑吟吟地,『孩子别傻了,对于一个经历过也想得很透彻尤其还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来说,你一切行为的目的都是很快会被识破的,只是不肯点破而已。』 
『啊?那无微不至的关心呢?』
他呵呵地笑,『对于一个怕疼的人来说,无微不至是不需要的。』
『那他们需要什么?』

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在地上投下俩人的影子。
他伸出手指勾勾,说,来喊声大叔,就告诉你。
女孩很不情愿地,『大叔?你韩剧看多了吧,要不要喊你欧巴。』
他继续笑,『别想这样占我便宜,要不要喊?不喊拉倒哦。』

女孩有些不情愿地,『好吧大叔。』
他笑。『对于一个怕疼的人来说,最需要的就是自然,信任,和陪伴。』
女孩愣了愣。可是陪伴不就是无微不至的吗。
『不是。』

女孩问,为什么大叔要告诉我这些呢,是在教我怎么追你吗,我觉得我这么简单的人,还是要争取一下哦。
他淡淡地说,我说得出口的,自然免疫。
看着女孩,他有点想笑,『而且,你绝对赢不了我的,不信打赌吧。』
女孩看着他,『啊呀,你就是太复杂,所以才搞成这样,要不要我帮你洗洗脑,你变成个白痴就好嘞。』

他咧开嘴笑。
干裂的嘴唇撕裂,大滴大滴的鲜血又渗了出来。
他止住笑,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按在嘴唇上。
看着远方,那一片朦胧的天空。

情不知所终,难觅其踪。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385577889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4)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情线发达的程序员…关注你了

    碎米2016-11-20 16:12 回复
  2. 爱情的可贵之处在于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但残忍的是,考验来了、表现的机会来了,瞬间发现,很多人的爱情,竟然真的过不去这些很小的坎。曾经自以为刻骨铭心的爱,已经面目全非、人去楼空。

    还是喜欢北爱里面一句台词: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刘良琳2014-01-02 09:56 回复
  3. 这孩纸咋这么多愁善感

  4. 多情的程序员…

    观自在2013-11-28 04:0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