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回望五年 I · 素描

:: 记事年代 木魚 436℃ 6评论
        穿过岁月的风雨,我们憧憬过未来的斑斓。
        不知是岁月磨灭了期待,还是时光辜负了誓言。
        走过无人的十字街口,路过昏黄的街边路灯。
        我们经历的时光不是很长,用月计算,再去看时却觉得过得很快。
        快慢原只是心底的感触,岁月却在忠实地轮回。
                ——写在题前
  ① 引子
  公司的一位同事要离职了。
  其实在公司里离职的事情,大抵经常会发生,并不见得有多少好奇或特别的。只是这位同事不一样。
  他早我三个月进公司,两个月前,已经做满整整五年。而我也将会在一个月后,在这个公司工作满五年。
  他是江西人。早我五六年工作。经常会听到他说02、03年那时念书的情景。在外地工作了很多年,在杭州做过几年,后来在宁波的朋友的召唤下来到这里工作,直到最后那些召唤他过来的朋友都已经跳槽的跳槽,离开的离开。
  他很淡定,很从容。这五年之中没有找过任何女朋友,也没有听说过在这之前有过任何女友。如今他已32岁,大抵当不过家中父母的强烈意愿,终于放弃在外面继续流落的念头,准备回家。
  在我看来,他要离开,简直是确定的事情,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而我,也正好借他离开的这次机会,好好地总结下这五年的生活。
  ② 五年中的工作变迁
  我和他是07年进公司,到现在还仅剩的几个有点儿历史的人了。这里说的是当时的网络公司,而不是现在的总公司。
  我和他10年开始合租一起,所以,算起来他也是这几年中,见面一起的时间甚至比我和父母在一起都还多的人,应该是最多的了吧。
  其实五年时间不长。只听当听到用年做单位的时候,总会觉得有点触目惊心。
  五年,不过一千多天,这算什么呢。
  07年毕业时,进的这家网络公司工作。那时的领导是个也算年轻的小胖子。项目的进展和发展比较自由——因为那个领导并不喜欢、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在这方面有很多的想法,所以公司的同事们工作的热情也算很高的,总之那是个热情的半年。只是那个领导大事情上虽然没有主意,小细节上却抠门地很,比如办公室没有人的时候灯就一定要关上等等。大概是为了节约吧,毕竟那时的公司是一个消耗性的公司,完全依赖集团公司的投资。只可惜好像他的人品有点问题——有时候会拿人的工资做点儿手脚。终于年终奖的事情上东窗事发,一个也是从杭州而来的同事愤而离职后,把这件事捅到了集团公司。然后董事长紧急从北京飞回来处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时到了08年。换了另一个小胖子来接任管理事务。由于前车之鉴和集团公司的耐心丢失,他很努力,而且很抠门。他自己很拼命,这是真的,事必躬亲,口号喊得很响,却始终在同样的事情上打着圈儿,无数的决定快速地做出来又快速被否决,大家都被他牵着配合他的步伐,用各种高频率的速度运行着,根本无暇去思考怎样做好。最后的结果是,他很累,大家也很累,可是却没有什么效果。终于,坚持一年半后,他终于坚持不下去,主动辞职。那时是09年9月。
  09年9月后,又来一位新的领导,严格说是兼职的。总经理还能兼职,这大概是这么些年间我遇到过的最搞笑的事情了。这位领导有自己的软件公司,而集团公司算是他的股东之一。据说当年他毕业时,写了一个什么系统(OA?),被评为优秀毕业生,然后让集团公司的董事长看中,投资他帮他创立的公司。他的公司直到今天都还在(就是貌似始终是那么点儿规模,从来没有发展起来),然后因为正好租在集团公司在这边的园区,所以董事长因为信任他也就让他同时管理一下了。只是吧,这个家伙满口地高谈阔论,大道理大点子一条一条的,刚开始时大家还很新鲜很激动,没听几次后就发现始终是那么点儿内容,后来就懒得理他了。而此时集团公司因为前两任领导的关系,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趣,所以裁员了一大半,顿时,好好的一个网络公司,变成了一副残花败柳的局面。于是后面他老嚷嚷着招人招人,把自己公司的招人计划也放这边来了,想招牛人又不想给工资,就想招应届毕业生。结果应届毕业生过来开始还有点儿热情,没过多久就发现他是个花架子,花架子还不算还整天怪责别人脑袋是浆糊做的,自然不爽,大骂一番就拍屁股走人,然后就开始继续搞笑地轮回着。而且吧,这位领导的小九九各种小算盘实在太多,我都懒的说了。总之——所剩无几的人中又有人不断地离去。
  有时候我和之前提到的那位同事聊天,我说算算这三年换了三个总经理,而且每个好像都不正常。他哈哈大笑说我也是这么感觉的。想想也确实好笑,一连找了三个不正常的总经理来领导一个新兴的IT公司,董事长的眼光也确实没得说。
  总之,时间终于撑到了10年年中。算算毕业三年了。这时候集团公司酝酿上市,上市公司对信息化有要求,于是开始上线各种信息化系统。他们开始找了几个人来做,发现都是二百五一点不可靠,于是决定从下面公司抽调人手来做。我成为他们第一眼瞄到的目标,他们派人来问我要不要到集团公司去。
  其实那时候已经对宁波这个城市感到厌倦,疲惫,而且因为在下面的网络公司做了三年,怎么样都有点感情,虽然知道很快就要散掉,但始终不忍就那样舍弃,所以并没有答应。虽然没有答应,但是已经在烦躁辞职换城市的事情了,所以那个时期烦躁异常——那时候的烦躁也间接导致了很多的事情,现在才突然发现。
  总之,我没有答应。而集团公司便又换了找其他人继续推进信息化。
  不料两三月后,集团公司又来找我。这次不止我了,要把我和之前提到的那位同事一起挖过去(据说是有人这么提主意的)。这次我没有拒绝,因为在现在这个苟延残喘的网络公司中,其实我和他算是两个核心人物了。我们的离开昭示着它必然散伙的命运。既然命运已定,那再等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于是,10年7月,我和之前提到的同事来到了集团公司,入伙财务部,帮他们将财务系统(浪潮系统)上线,做各种工作。
  而网络公司,大致也就那样了吧,没有再关注,只是听说,不见了。
  10年7月到集团公司。开始半年的时光惨不忍睹。因为这玩意儿浪潮系统买了几十万,但是东西诚心的不好用。各种各样的报表全要自己设,都是用公式设又设各种格式的,这些东东那些会计们是不会做的,只好我们俩做。
  天天加班。十点半十一点才回去。做梦梦里都是在对着那些可怕的报表。还好后面我有偷懒写程序去设,不然我非死上面不可。
  总之,那段时间是对人的极大摧残,包括视力。这种阶段直到快年底的时候才有改善,那时已持续了将近五个月……
  这时候年份终于指到了11年。由于公司下面各个市场主要是商用地产市场,而且运营状况特殊,所以市场上找不到合适的管理软件,所以我的工作摇身一变,变成了开发管理系统了。其实他们挖我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个系统,之前的浪潮我不过是做援助……
  总之。我来开发这个系统了,单枪匹马。一一年三四月时,之前在浪潮系统中助力甚多的另一个大公司财务部经理(好像是雅戈尔?)也加盟到这边的集团公司,正式成立了信息中心,我和之前的同事也便转入信息中心门下,成为集团公司层面的人。随着信息中心人数不断地扩充,规模也从原来的3个人变成现在的8个人。其实还在继续招人,只是这宁波招技术人员不好招……
  信息中心成立差不多一年,动作频频。包括OA系统、事务系统、各种ERP系统不断上线,光机房中的服务器存储柜就添加了N多。好吧,一年过去了,我的租赁系统也基本上稳定,所以现在在各个系统中徘徊,做继续的深度开发和集成。
  除此以外,可能就是会很落寞。
  说起来,好像经历并不长。每个关键的节点也不过持续一年。虽然说这是毕业工作的第五个年头,但这些工作经历说起来时丝毫没有冗余的情节,甚至感觉发展得有点儿太快。
  只是时间总是这样,听起来很长很长的时间,当你用来花的时候,却觉得只是转瞬即逝的长度。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339316633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6)个小伙伴在吐槽
  1. [url=http://url.cn/0SpXOb?8136][img]http://b104.photo.store.qq.com/psb?/LMRCQYZK3016/EFRLJDUFCE25371!/b/YfPEAT7VOQAAYsrjCj6sOAAA&ek=1&kp=1&pt=0&su=075010497&sce=0-12-12&rf=2-9[/img]
    [em]e120[/em][/url]

    凌晨╮宇2012-06-20 04:22 回复
  2. 往事随风而去…保持队形…PS:貌似大家对你和5年工作以外的更感兴趣

    穆曾燚2012-06-11 10:58 回复
  3. 往事如烟才是。。。

    田璐2012-06-10 09:52 回复
  4. 往事不要再提

    蒋陈姗2012-06-10 09:18 回复
  5. 往事不堪回首

    张远鹏2012-06-10 06:53 回复
  6. 诶,我也经常感慨我的五年过的也很零碎。

    王君一2012-06-10 06: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