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2012年04月的内容

:: 信手拈来

夜·色

已然是凌晨时分,可惜全无睡意。不愿像以往无数个难眠的夜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所以选择坐起来,在腿上架起笔记本,在只有自己的空间里絮叨些什么。 絮叨,很是零碎。有没有人看,我并不在意。有没有人在意,我也并不在意。这些随意说出的零碎,大抵就如随着风飘洒的柳絮一样,是不会为人所注意的。当然,也许并不会有人注意。走在大街上你啪嗒一下在地面上摔出一个大字,你一定会感觉十分丢脸十分没面子,但事实却是——其实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你,除非你挡住了他的路。 每年公司都会来一大群审计,在公司里驻扎大约一个月的样子,要对所有的帐户进行审计。今天他们又来了,就坐在我办公室的隔壁——严格说来那并不是办公室,而是一间咖啡室。 他们中有个谁,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是『那些年』,胡夏的歌。这首歌前些日子很火,伴随着『那些年我们一起...

木魚 5年前 (2012-04-29) 595℃ 7评论 1喜欢

:: 信手拈来

绿水本无愁,因风皱面;青山本无忧,为雪白头

  绿水本无愁,因风皱面;青山本无忧,为雪白头。   这是在09年时,有位不知名的朋友在我空间里留下的一句话。大致如此吧。算算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最近对岁月的数字比较敏感,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一般都往小了算。嗯。   空间日志草稿,总是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写写删删,总没有发表。   因为虽然是自家的院子,但把太多负面情绪的东西放在这里,往来过路谁在不经意间都会瞥见一眼,总不算是什么好的事情。   很多事情本已看得淡然,但很多看得很重的东西,却总是让人牵挂的,   大概如此。   天气不怎么好。希望会天天开心吧,嗯,奢侈的愿望,也许这要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可能在不远处,也可能会在很遥远的地方。   就这样吧,反正 Nobody cares。   放上一首歌。看看播放器列表中喜欢的歌竟然...

木魚 5年前 (2012-04-24) 377℃ 1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在风中穿梭的那三吋日光

  今天的天气很好,有和风旭日,有温暖的温度。   也有随着风儿摇曳而飒飒作响的树叶。   这一切很熟悉,真的很熟悉。那熟悉的感觉。   小时候经常会在树下坐着,让迎面的风儿吹在脸上,闭上眼睛听着那些沙沙的声音。   在大学里念书的时候,也经常会坐在树林里的石头上,仰着头看着从树叶间隙落下的日光。看那叶片在风中摇曳,看那身边被日光照着明亮到感觉温暖的颜色。   突然很怀念那些感觉。现在无从寻得,早已没有那种安逸。   也许一个人生活地太久,当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时,总会有这种莫名的失落和迷茫。   有同事要离职了,那个在这四年中和我见面的时光比我和父母都多的同事要离开了。   嗯,铁打的银盘流水的兵吧也许。   只是这个城市从来没有熟悉过。   他也是这样说的。 本日志备份自 ...

木魚 5年前 (2012-04-21) 533℃ 4评论 0喜欢

:: 记事年代

伤春,悲秋

  古人云,伤春悲秋。   一直很理解悲秋,因为想着秋天来了,盛景将去,凄冷的冬天即将到来。   独于伤春却无法理解。既然春天就快来了,万物又要复苏,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为何要伤春。因为慨叹一个新的轮回即将到来,生命的轮回也不过如此?   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寒春,在小区的街道上铺满了从树上戛然落下的叶子。这些叶片大多看来非常干净,就好像刚刚落下那样。走在上面,心中莫名一阵抽搐。后来用手机拍下那凄美的模样,每每再看时,便一阵唏嘘。   三年后。   小区的楼前有很多开满了粉红色花瓣的树。一夜春雨轻拍,不算宽阔的道路上撒满粉红的花瓣,将路面掩盖。站在楼梯口的我,不忍迈出一步,生怕踏在了她们那娇弱的身躯上。转身想奔回屋中取相机拍下她们,但就在转身的一瞬间,竟想起了三年前拍下的那些照片。   于是突...

木魚 5年前 (2012-04-15) 329℃ 1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千千阙歌

当这首歌从MP3里面蹦出来的时候,我没有丝毫意外。只是突然间,竟想起了些过往。 08年的时候,还在园区工作。那时候有个从内蒙古来的同事。他做的时间不长,一两个月便匆匆辞职,好像是因为得了肺结核,被迫辞职,回家治疗。 他的家在内蒙,坐了火车要换汽车,换了汽车再转牛车的那种。瘦瘦高高的个儿,一看就是书生模样儿。 有一次公司员工聚会,自助火锅血拼完再去KTV吓人。他独点了这首歌,『千千阙歌』。 要命的是,在他拿到麦之后,竟然还发表了一番感言。 说这是他和他前女友分手的歌。他和她因为这首歌相识相爱,他们约定好,如果分手,要再一起唱这首歌。最终五年相恋,却无缘走上红地毯。那夜他和她在KTV的最后相聚,真的唱起了这首歌,最后她泣不成声。 这首歌我听过很多年,虽然不怎么喜欢粤语歌,却心醉于那凄美而婉...

木魚 5年前 (2012-04-10) 451℃ 1评论 0喜欢

:: 那些美丽

流水的忧伤

  我不知道如果流水有思想,它会不会忧伤。但流水总是会令我联想起一些与忧伤有关的词语。    或许是因为“时间如流水”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比喻。但我不止一次地看到西方哲人所说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其实时间是静止的,流逝的是我们自己。”我不知道这个人写文章以前是不是搞物理的,用参考系玩文字的辩证游戏。    参考系,初中时叫做参照物。那时我物理成绩很好,于是我很喜欢物理。刚上高一,老师就说:“现在叫参考系了,和初中不一样了。”和初中不一样了,真的,我学不好物理了。于是我不喜欢物理了。    很小的时候,我希望长大以后能拥有一套欧式别墅,可以没有古典的欧式吊灯,可以没有大壁炉,但一定要有一个立式的大摆钟。午夜时,敲钟声会渗透到房子的每个角落。就如《像雾像雨又像风》...

木魚 5年前 (2012-04-01) 300℃ 0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