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2011.05.08

:: 信手拈来 木魚 395℃ 0评论

印象中不曾来絮叨些东西已经很久了。

翻了翻日志才发觉原来还不到俩星期,可是感觉却像已经隔了很久很久一样。
终究是些零碎的生活,所以存在感失去得厉害。做很多事都有很浓重的虚无感,感觉就像在做梦一般,不曾真切过。
只是最终发现生活还是生活,不曾改变过;梦依旧是梦,不曾真实过;倒是现实的虚幻让我有几分辨识不了手上的事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时间被琐碎的事情划分地四分五裂;流年张牙舞爪地过去,越来越觉得自己是面无表情看着它们的。
其实四分五裂的,又何止时间呢。
我习惯把自己的自行车停在楼梯底下。前些天去停的时候脑袋开小差,于是楼梯给了我一个炒板栗吃。
它使的是那个棱角。真疼,疼地我差点儿晕过去。
我蹲地上抱了五分钟的头,终于感觉没那么疼了。回到屋里随手一摸头顶才发现肿了老大的一个包,手上还有血迹。
这多少年了头没破过。印象中唯一记得的一次头破是小学几年级时和母亲打架,结果没站稳一头磕石头上,给闹个窟窿出来。母亲也顾不得打到一半的架立马把我扭到卫生站去了。
如今这个大包顶着的竟有点点兴奋。终于挂彩了丫,虽然没人摸着那大包心疼地说,『你咋就那么不小心呢!』。
他们说我应该去买彩票,说头挂彩了都应该去买彩票。
可是鬼才信呢,我的彩票生涯就没有中过的。如果非要说中过,那倒确实中过。小学四年级,在老爸的鼎力赞助下,我终于摸奖中了个『鼓励奖』,是中的『一块钱』。结果我屁颠屁颠去领的时候那大叔愣不让我领,说不行,但是你可以再添一块钱再摸一次。
然后我很郁闷地跟父亲又领了一块钱,继续摸了一个谢谢光临。
于是往后的岁月里,每次看到这些摸奖的活动,我都有一种想冲上去大喊『你们这些大骗子』的冲动。
这几天在密集地看『棒球英豪』。这是我初中那会儿看的动画片。现在才发现原来它是1985年出品的,也就是说,我看到的那会儿,已经是看的十年前的老作品了。
现在再看,就是二十五年前的动画片了。其实看着感觉依旧不错。
那时候的年纪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嗯,话说那个浅苍南在很久的时间里都是我对完美女生的定义。如今再去看看,竟然看懂了很多那时候没能明白的情节。
昨夜睡觉梦了一夜,梦的是结婚,当然不是我,而是我的同学结婚。折腾了一夜,早上醒来无比困倦难受。
可见结婚的话,痛苦的可能不止当事人,也可能不是当事人。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304869276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