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2011.02.10 春节记忆 ①

:: 信手拈来 木魚 340℃ 0评论
    我催着自己赶紧替春节写点什么,虽然传统意义上的春节还没有过去:元宵节还没有过呢。可是就算这样又有什么区别呢,已经上班两天,开始忙碌,远离父母。总感慨着这春节的味道一年不如一年,小时候的春节直到元宵都还是浓浓的味道,很是热闹,而现在才初六便是冰冷的火车,初七便是冷漠的办公室。
    去年的春节我有很多手机拍的图片,末了想整个记事。但却总有点惰性,心想着既然要隆重点那不妨多准备些时候,直到后来这成为一个太监想法,直到一年过去也没能挤出一个字眼儿。这件事我本已忘却,但在回家的前几天竟突然想起,便更忧伤这一年又过去,而那日历仿佛就在昨天刚刚才撕下。
    所以我催着自己赶紧些,免得又将这满肚子的难过变成了太监们的忧伤,也恰好当作这兔年的第一篇流水账罢。
    
    ①
    回家。
    
    我并不喜欢回家。因为我害怕看到父母渐渐斑白的头发,不愿看到上一辈的亲人们都已花白的容颜。它们让我感觉到对生命流逝深深的恐惧。
    掐指一算外公去世已经十年,而那一切却仿佛都在前几天。三年已过,想努力总结些词语来证明自己并没有虚度这三年的光阴,却莫名地词穷。
    
    三年,在不紧不慢的忙碌中度过;在一个人的世界中度过;在年轻的忧伤中度过。
    对着父母永远只能说好,那过去的时光成为埋藏在心底最深的伤疤。
    兔年是个可爱的生肖,也许兔年会是个好天气。
    
    ②
    在回家前,弟弟就曾通过短信告诉我家里隔三岔五会有人上门说亲,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这回事,我向来不用做,因为父母拿我没辙,这是自然的。我只是原没想到父母竟着急起来。
    他们着急的理由有很多,也许是因为我的年龄算大了,却总是空着另一半的位置;也许是因为他们都已经五六十,感觉到岁月的压力;也许是我的同辈中长我的都已结婚,孩子连恋爱都会谈、而已经不再是玩游戏机的时代了。
    
    我的父母是很开明的,大抵不会让我做不愿的事情。所以吃年饭的时候母亲说,『今年年底已经要带一个人回来』的时候,我依旧嬉皮笑脸地打哈哈。
    母亲是很着急的,着急到每次我打电话的时候讨论结婚的事情比关心我的时间还多。总问我相不相信她,相信的话她就帮我物色个。于是我总说好嘛,你看好了就娶回家吧,不用告诉我。
    不过父亲显然有理智一点。他阻止母亲说,『他有自己的想法,再说了你说他会听吗?所以别说了』。
    我赶紧点头。接着父亲扭过头对弟弟说,『别跟你哥学,赶紧在学校物色个对象』。
    这会儿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们俩在唱双簧呢。
    
    软的不行来硬的。母亲终于抛狠话了,说『你以为结婚是干嘛,结婚是完成任务明白不』。歪着头想了想有那么几分道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确实如此。不过这样的话能被撩出来,估计母亲是下了不少的决心的。
    不过如果是相亲的话,不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么。俩人一见面就钟情的概率不是很大,基本上都是一时激素的作用,说破大天来还是生物学。
    所以感觉这些事儿特俗,俗不可耐。
    
    ③
    家里旧东西很多。毕业的时候从学校拿回的东西,大多数都还在。
    而我是特怀旧的人,所以看到那些旧鞋子旧袜子,还有那些本不属于我的种种家什,免不得又悲天悯人。
    所以动不动就蹲墙脚瞅着那堆老物件儿发呆。
    
    我总觉得我的怀旧是遗传的。证据就是,母亲也是。
    要不然她也不会比我还惦记着那些事情。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297353481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