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琐碎③】远去的岁月,快餐式的社会

:: 信手拈来 木魚 441℃ 3评论

  突然想起还曾有那么些时光。

  一。

  想起考试。没上大学以前,最忧伤的时光应该是期中考试,期末考试。记得在初三的时候,有一个学期没有搞期中考试,传说是试验,后来小道消息说是领导太忙事情太多所以给耽搁了。只是不管原因到底是什么,那一个学期是Happy Ending的,从开学一直平安到学期结束。

  只是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遭遇了滑铁卢,也许是因为试卷太难,也许是因为一个学期的放生导致太过散漫,总之结果是,一个班都成为热锅上的蚂蚁。考试依旧是第一名,只是和以前的成绩相比惨不忍睹。以前我曾说过,我所在的小组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同学组成的,于是拿到成绩通知单后我们在一起坐成一圈大眼瞪小眼,集体陷入默哀,因为虽然这成绩我们都知道为什么,可是我们却无法用同样的理由去让父母们明白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原因。

  不知是谁捅破了这追后的宁静,突然提出一个从来没有在脑海中想过的想法:改通知单。

  于是众人一致投赞成票。寻摸一支红颜色的钢笔,开始小心翼翼地修改成绩单,修改成和以前看起来大致相同的水平,许有些参差不齐。另外一张需要家长签字的回执单,我们也相互做伪证提前签好。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战战兢兢。对我这样一个从来都恪守本分从不越轨的好学生来说,第一次去做这样的事情大多会脑袋发懵的。那是我求学生涯中唯一一张不真实的成绩单,我甚至都记不起那时是怎样回到家的,怎样交给妈妈的,那时妈妈的表情我一点都没敢看。

  妈妈很快就收起了成绩单,没有丝毫怀疑。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算过去了。

  春节到来,快乐地忘记了一切。新学期快来的前几天,收拾东西准备报到,妈妈又看到了成绩单。

  她突然说,“前些日子你姨娘来的时候我拿成绩单给他们炫耀呢,结果她们竟然说你的成绩单被你自己改过了!”

  我突然惊呆,惴惴不安地小心看着妈妈的脸。

  她突然很快乐地笑了,“我跟她们说那是不可能的,我家的孩子我最清楚了,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是吧?”

  我很小心地点着头。

  妈妈放下了成绩单,轻拍了下我的头,“妈妈相信你,加油”。

  我感觉脸上很烫,也许很红。

  于是类似的事情我再也没有做过。

  二。

  上小学的时候我还是挺皮的。

  刚上一年级的时候老师想看看所有同学的水平,于是要搞口头测试。

  老师喊道,“把你们滴左手举起来~~~~”

  彼时的我紧张地要命,忘记了一切……于是颤颤巍巍地举起了右手……

  那时我还死命地看着窗外的妈妈。我猛然瞥见妈妈的眼神不对,然后迅速地醒悟……唰地把右手放下举起了真正的左手……

  从那之后我一直对自己的应急能力颇为得意,虽然以后的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小学一年级考试都是满分的,很开心,那时会觉得考试么,就应该考一百分。

  然后二年级的时候有次只考了98,顿时觉得天要塌了。

  那次我一路从学校哭哭啼啼回到家,差点儿没勇气回到家。妈妈看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以为是被同学欺负了,一再追问之下我哆哆嗦嗦地拿出了98分的考卷,然后没敢面对妈妈直接跑到屋子外面蹲着哭。

  后来妈妈出来安慰了很久,还捧了一大把刚买的爆米花吃。爆米花很香很香,一会儿之后我坐在台阶上看着天,想原来考98还能有爆米花吃的,莫非不用考100的。

  再后来?再后来大家都会知道的,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后,罪恶就诞生了……

  三。

  小学四年级时,有一个冬天中午爸爸来接我放学。

  那时候我们辛苦的园丁——语文老师正在留堂检查生字发音。按组来的,好慢啊好慢啊。等了半晌后终于轮到我了,我三下五除二就给读出来了。老师说,真快,不错!

  爸爸很开心,一路笑着走出了教学楼。出校门看到很多卖烤山芋的,爸爸直接买了一个大大的烤山芋给我吃,“奖励!”

  那个山芋真的好温暖,于是从那之后我再看到烤山芋总有很温暖的感觉——虽然它真的是很温暖。

  四。

  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家庭的经济支柱的话,我爸真的有点不合格。

  以前,还在以前,我不是太大的时候,每年的年关总会有很多人来家里要钱。那时的我并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欠他们钱,我只知道他们总是很横地来了,然后爸爸总是在他们就要来之前就遁形,留着妈妈和我兄弟二人撑场面。有时我甚至会有种错觉,觉得我爸终究会有天遁形了、就不再回来。

  所幸的是爸爸每次都还是回来了,而每个春节都会那么平安的过来了。而那些情况,慢慢地开始改观,直到后来再来拿钱的,都是客客气气来结工资的,而不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我妈经常和我说,你爸已经很努力很辛苦了,他没什么文化,他小时候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所以脾气不好的地方你们就多体谅体谅吧。

  其实我真的觉得以前我爸的脾气有够糟糕的,印象中的家庭暴力那是太多……不过他从来舍不得对我和弟弟下手,所以可怜的母亲总是会被他欺负。母亲和我说起很多,要不是因为我和弟弟,说不定她早就走了。嗯,印象中是有些这么回事,我和弟弟一致认为母亲非常可怜。

  只是除了我和弟弟以为,母亲终究是有包容心的。她说她嫁给父亲的时候,一无所有,就一间泥土屋子还在没嫁过来之前就被大水冲走。现在的屋子还是结婚之后外公帮父亲盖起来的。她说,“那时候想了想,既然决定嫁给他了就应该多些包容,毕竟他小时候受过那么多苦,而那时候的生活坚持下来是那么不易。”

  可是转眼母亲就笑了。

  许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吧,我和弟弟稍微大了些之后,父亲变得成熟起来,于是家便真正是个家,父亲不再乱发脾气,演变成为眼中慈祥的父亲,直到今天。他有为了生计外出打工过,可是没到一个月就提着行李奔回来了。他对母亲说,“我放不下你,我牵挂我的孩子晚上都睡不着觉”。

  春节的时候总会放烟花的。我和弟弟还小的时候,家里没钱买烟花的。于是我和弟弟总是看着别人家的烟花出神。

  那年的大年初一,父亲拉着我和弟弟,跑了很长的路买了些简单的烟花回来。记得那时候叫“大公鸡”的,就是一根细棉线吊树上的一个小玩意儿,点着了会喷烟火旋转的。父亲带着我和弟弟一起玩,他笑得好像孩子一样。

  五。

  父母亲对我和弟弟其实很宽容的,不过也很严格。

  严格的是做人的问题上和处事的原则上。

  父亲从来不愿意用不正当的途径赚钱,不会去贪图别人的蝇蝇小利。该属于人家的东西,该人家得到的利益,父亲从来不会含糊。而父亲为人向来正直——至少在我眼中是这样。他总是谆谆告诫我和弟弟,事情要认真地做,要为人家着想,不要贪别人的东西,等等等等。直到我工作后,他还会告诫我,“在公司一天就要踏踏实实做事,哪怕你明天就要走”。

  而从如今的观点来看,我的父亲和母亲是足够宽容的——

  还在家住的那些岁月我特别喜欢动手折腾东西,家里的装备,从闹钟到录音机电视机日光灯收音机等等等等,我统统都解剖过,而且经常会弄得四分五裂最后经常会拿起来的时候散架。可是父亲从来不责怪,他对母亲说,“喜欢动手是好事呀”。

  上初中的时候喜欢摆弄化学实验,于是家里摆满了瓶瓶罐罐,都是到处收集起来的化学物质,不乏硫酸之类的东东,没事的时候总是会摆弄那些瓶瓶罐罐,父亲总是坐在后门那里眯着眼看着我摆弄,他对人家说,“他爱玩就给他玩吧,反正不是坏事”。

  后来又喜欢折腾物理了,变压器蓄电池灯泡开关地满屋子乱甩。父亲偶尔路过会看着正蹲在地上急着可劲儿挠头的我问,“又遇到什么问题了吗”。直到后来我自己装起了一个蓄电池的充电器,母亲喜滋滋地拿去给家里的应急灯用了,然后每当有人指着那一堆简陋的东东惊讶地问那是什么时候,父母总是在一旁开心地介绍说,“这是我儿子亲手做的充电器哦,比自带的还管用呢”。

  回想起来,虽然家庭不是很富裕,但是我的母亲和父亲都是很称职的长辈,不管是他们的以身作则,还是教育的方式。

  六。

  噢对。高一的时候我有想过自己装一部电脑出来。

  那时候电脑刚刚开始兴起,很贵很贵,我知道家里根本买不起。那时候玩过小霸王学习机,玩的之余知道里面有CPU等等这些东西构成的。后来看了些电脑书籍,知道了电脑的结构。于是那时候就在琢磨,我是不是可以拿着这个小霸王学习机改装出一部电脑呢。

  其实那时为这个花费了特多的精力。有次一个同学听说我在拿小霸王学习机改装电脑,他睁大了眼睛,然后捅了捅他同桌,用着很惊诧的语气说,你看他要自己装一部电脑出来哎。

  那时候他们都在迷一个电脑游戏,叫红警的。

  然后顿了几秒钟后,他们开始拍桌子大笑。之后他憋住笑抬起头来问我,那你的电脑内存多大啊?我想了想说,目前打算支持512K呢,很大吧。然后他们继续趴在桌子上笑。

  只是那时并没有感觉他们是在嘲笑。幻想中的电脑当然最终是没搞出来的,如今看起来是很可笑,可是那时候就是那么认真呢。

  七。

  好累,不想再继续去追溯回忆了,有机会的话再去回忆吧。

  小时候放过的烟花中,最喜欢“米老鼠”,和“小蜜蜂”。

  米老鼠是一只比那时的我的大拇指还粗的小圆柱体,一头上有尖尖的帽子。点燃后会在地上旋转,泛出绚丽的色彩和花样图案。有的还会飞呢……我曾经放过一只米老鼠,飞上天了最后,成了飞鼠。

  小蜜蜂则是和螺旋桨类似的小玩意儿,会在地上转,然后喷着火星儿就飞上天去。

  如今这些东西依旧都有,却已经……渐渐变质。

  那时候的米老鼠是能在地上转十几秒的;现在的却只如香烟粗细,在地上随便转下就开始哑巴;那时候的小蜜蜂是能飞到屋顶上面的;现在的却已经很难再飞得比我高。

  时代在进步,而那些东西却在渐渐退步,让我不禁怀疑这世界是否是真的在进步。

  也许这和这个世界的节奏越来越快有关系,快餐式的文化,于是这些东西也越来越快了?

  一次性袜子,一次性筷子,一次性雨衣。当什么都开始快餐式后,开始怀疑。方便面式的文化,可是方便面还需要泡呢,快餐式呢?到手就吃,吃完就没了?

  我出生前的那盏吊扇如今依旧在那里悬挂,旋转;而如今的电扇呢。

  是的,东西都开始先进,社会也在不断的复杂。也许越加先进本就越加无法适应这复杂的社会,于是他们都开始露出本来脆弱的面容。

  社会越来越复杂,于是人们需要越来越快地去适应这个社会,而不管什么都需要如快餐式地发生,包括感情。

  也许早上你刚刚醒来,看着和你共枕的人,你才突然发现他叫什么你都还不知道。

  也许你只是稍稍一发呆,就竟然发现你的公交已经过站,你会需要走回去。

  也许有天早上一恍惚,你会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而你竟然想不起来这大半年中你究竟做过什么事情。

  

  在快餐店中想到的快餐文化。

  那边坐着一只温顺的小狗,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只要一间小平房,几只小动物,就足矣。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259597384

喜欢 (1)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ft=,2,]好吧,一年过去了,我就做了一件事儿,努力工作,攒钱买了个本儿,嗯,还有的话就是陪爸妈去了长白山[/ft]

    王君一2009-12-29 07:38
  2. [ft=,2,]说的是你自己么?[/ft]

    王君一2009-12-03 0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