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2009年12月的内容

:: 那些美丽

一些笑话

已经习惯于在网上为自己找些看过没看过的单纯的不单纯的笑话看。 有个朋友说,笑话那是给不开心的人看的。 我笑了笑,就算是那样,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一个人不能因为自己开心,当有些未曾相识的文字能带给你些稍微宽慰的感觉,又何尝不可呢?   ————————————————————————————–   一只小狼崽生下来就只吃素食,狼爸狼妈...

木魚 7年前 (2009-12-31) 651℃ 15评论 0喜欢

:: 那些美丽

青涩

一   虹虹爱看小人书,虹虹看小人书入迷的样子好俊。  虹虹不太搭理我们班男生,除非他有小人书。我攒着零花钱,买了一本《小李飞刀》,故意在虹虹面前显摆。虹虹来借我的小人书了。  我要求虹虹就在学校的小河边看。虹虹听话地点点头。  夕阳映红了清凌凌的河水,波光粼粼。好看得跟虹虹的酒窝一样。同学们放学都要走过这条小河,看到我和虹虹在一起,男同学羡慕得直吐舌头。  天暗了,看不清了。虹虹要带走小人书。我不答应,只同意明天放学还让她在河边看。  晚上,阿飞把我的小人书借走了。第二天放学,我叫虹虹,虹虹说她已经看过了。是阿飞昨晚拿我的小人书去巴结了虹虹。  我揍了阿飞。  阿飞不理我了,虹虹也不理我了。  我发誓:要是再省钱去买小人书,我就是小狗。   二   男生滑冰,女生在旁边看。女生中...

木魚 7年前 (2009-12-29) 333℃ 1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动荡岁月

    这动荡的岁月。   公司终于举起重组的大旗,要进行人员重组。其实可以说是一种变相的裁员,原本就十四人,只留下六个。技术部五个人,留下三个;运行部九个人,留下三个。   他们说我们技术部其实是被牵连的。公司的领导人换了又换,始终不曾做出一点成就,公司的奶妈,总公司恼了。领导人换了三四个,只有这些员工未曾换过,虽然有来有去,但是大多是老员工了。他们都觉得,运营部这帮家伙工资太高,却做不出什么业绩,又老油条了不服管,该想办法处理下。工资太高不好降,索性出个怪招集体裁掉——于是重组的方案出台了,人哗哗地都被开了。   多华丽的表演。虽然这只是我们私底下揣测,究竟事情是怎么样的谁也不知道。只是究竟事情是怎么样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既成的结果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是的,这些都是已经预...

木魚 7年前 (2009-12-28) 385℃ 2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平安夜的卡农

平安夜。听起来多么温馨宁静的夜。   我不过洋人的节日,于是那几个在中国流行得一塌糊涂的盛典真的与我无关,譬如情人节,圣诞节。每年都是那么平淡过来的,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于是一切也便都成为了习惯,快乐不快乐,真的没那么重要。 思绪零碎,碎到连自己都开始读不懂。于是就这样作罢。 快乐不快乐,真的没那么重要。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261658379。 ...

木魚 7年前 (2009-12-24) 245℃ 1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只是那一瞬间

    不见你已有月余。   也许是有意在避开你,也许真的是无缘再见。  掐指算算,第一次见到你距现在也有六年多了,马上就要三千天。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你竟然牢牢占据我的脑海,为什么。我从未想过这么多年过去在乎你的感觉一点没变,为什么。从早上睁开眼的那一霎那到晚上睡着前的最后一刻,你竟然从未从我的脑海中消失过片刻,这是为什么。   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  我反复地告诉自己,你我早已成为路人,我只是你难过时会偶尔想起的曾经有过那么点儿时间在一起的知己而已。总是忍不住去找你的点点痕迹,见不到会焦急,而见到之后又会反复地告诉自己这些一切都与我没有关系,没有丝毫的关系,不要多想,不要在意,不要追究。  我这样反复强迫自己很久了,也许是一年前开始的,也许是两年前开始的。直到现在,我自信我可以...

木魚 7年前 (2009-12-15) 233℃ 0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琐碎③】有心无力

  许是每个不同年龄段的人总会有着各自的生活环境吧。   所以我们都是孤独的一类。   而我整天听到的几大事情,莫过于那么几样。房子,票子,妻子,车子。  是的,他们整天在我的耳边说,充满我的耳际,仿佛这个世界除了这些以外就再没有其它的事情,不胜其烦。  今天本是开始发工资的日子。那边工资已经发下的同事查账以后发出一声闷闷的哀怨:我的工资少了两百……   是啊,发工资,多么让人开心的时刻啊。可是为什么就少了呢。  原本没少的。只是前四个月按照有关龟腚有“高温补贴”而已,虽然我们是办公室一族。而这严严寒冬地到来,便彻底地与这“补贴”了却情缘,于是工资便会少些,许少了一百,许少了两百。  多吗,不多。只是原本工资就那么点儿,所以少那么一点后看起来便会那么扎眼。   谁都在叹气。什么都在涨价,唯独...

木魚 7年前 (2009-12-10) 318℃ 2评论 0喜欢

:: 信手拈来

【琐碎③】远去的岁月,快餐式的社会

  突然想起还曾有那么些时光。   一。   想起考试。没上大学以前,最忧伤的时光应该是期中考试,期末考试。记得在初三的时候,有一个学期没有搞期中考试,传说是试验,后来小道消息说是领导太忙事情太多所以给耽搁了。只是不管原因到底是什么,那一个学期是Happy Ending的,从开学一直平安到学期结束。   只是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遭遇了滑铁卢,也许是因为试卷太难,也许是因为一个学期的放生导致太过散漫,总之结果是,一个班都成为热锅上的蚂蚁。考试依旧是第一名,只是和以前的成绩相比惨不忍睹。以前我曾说过,我所在的小组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同学组成的,于是拿到成绩通知单后我们在一起坐成一圈大眼瞪小眼,集体陷入默哀,因为虽然这成绩我们都知道为什么,可是我们却无法用同样的理由去让父母们明白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原因。 ...

木魚 7年前 (2009-12-01) 285℃ 3评论 1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