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2009年10月20日的内容

: 信手拈来

玫瑰花的葬礼,祭奠这无法挽留的年华

    今天突然发现我那盆含羞草的叶子黄了很多。   她曾经忘记她只是一棵草,从我手心小小的一株长到我需要仰起头去看她顶端那淡紫色的花蕊。他们都笑着说,这可真像一颗小树。   我看着它,“以后都别叫她含羞草,叫它含羞树,明白吗。”   他们都喜欢逗她玩,这里捏捏那里捏捏,看她害羞的样子。他们说这本就是她存在的意义。   我不置可否,只是每天都给她浇水,用支架扶起它那柔弱的纸条,为她挡着那在她眼中狂傲的风,却从不曾染指一点。   他们说,你这含羞草一点都不害羞了嘛。   我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叶子黄了,随风飘落了那么多。还在枝上的叶子憔悴不堪,在风中晃动着,告诉我它们也即将离开她。   我突然有点难过。   原本这一切我都知道的,从她在我手心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知道她根本承受...

木魚 9年前 (2009-10-20) 885℃ 0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