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爹地的小女儿 (女孩,知道爸爸挽着你手时的心情吗?)

:: 那些美丽 木魚 323℃ 1评论
爹地的小女儿(刘墉)

        少年时交女朋友,最怕碰到两号人物。第一,是“她”老爸。电话那头,闷沉沉一声“你是谁?”吓得小毛头连名字都给忘了。第二,是她老哥,卡卡卡卡,一串重重的木屐声,就知不妙。门打开,探出个横着眉的大脸,另加一双粗黑的手,把着门两边:“你是老几?敢泡我老妹?”下面的话,不用他说,小子自当知道——“下次再敢来,给你一顿臭揍!”至于她老妈,是不用担心的,罗唆归罗唆,骨子里却善。她可能问你祖宗八代,原因是已经设想将来把女儿嫁给你。她也许把你从头到脚,瞄了瞄,但那审阅里,多少带些“欣赏”的意思。怪不得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的呢?妙的是,当小女生找男生的时候,这情势就恰恰相反了。“他”的爸爸总是和颜悦色,眼里带笑,她的老妈,可就面罩寒霜,目射怒光了。

  碰到老姐、老妹,更不妙,冷言冷语,不是带酸,就是带辣,尤其站在“他”老娘身后,小声小气地说暗话,最让小女生坐立难安。无怪乎,自古以来,就说“婆媳难处”、“小姑难缠”,却少听见“公公难对付”这类的话。

  这一切,说穿了,就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婆媳、岳婿是如此,父母和子女之间也一样。

  父亲常疼女儿,妈妈常疼儿子,这虽不是定律,占的比率总高些。心理学更有所谓儿子仇父恋母的“伊底庇斯情结”,和女儿恋父仇母的“依莱特接情结”,尤其是到了十三四岁的青春期,情结愈表现得明显。这时节,女儿和儿子,在父母的眼里,也愈变得不同。过去挂在脖子上的小丫头,一下子,成了个羞羞答答的少女。表情多了,心里老像藏着事,愈惹父亲爱怜。女儿大了,似乎愈来愈能取代的母亲,学会了管爸爸,也能下厨、洗衣服、照顾老子,甚至跟父亲谈心。

  这时候的父亲总是中年了,青年时夫妻的激情,已经归于平淡;中年的妻子,语言变得不再那么婉约,容貌也不再如年轻时的清丽。突然间,在女儿的一笑中,父亲竟发现了他恋爱时妻子的娇羞。在女儿一甩长发的刹那,老男人竟然回到了五陵白马的少年。儿子在母亲眼里,也是这样。小捣蛋,曾几何时变成鸭嗓子,又曾几何时,粗壮了胸膛。朋友打电话来,直说分不清是男孩子还是男主人的声音,连自己打电话回家,儿子接,心里都一惊,这孩子多像他爸爸!而他爸爸已经秃了头、挺了肚子。有时候,丈夫不在家,只儿子一个人陪着,反觉得更有安全感。揽镜悲白发,为自己的青春将去,皱纹难掩,正伤怀的时候,儿子突然从后面把老妈一把搂住,说妈妈比外面女生都漂亮,将来娶老婆,就要像妈这样的。浅浅几句,不论真假,是多么暖心?偶然,儿子一句“妈!你穿黑袜子和短裙,真漂亮!”居然,不自觉地,便总是穿那套衣服。经过多年丈夫的漠视,将要失去的自信,竟从这小男生的言语中,突然获得了补偿。只是,这样可爱的老爸的乖女儿,老妈的乖儿子,那个从自己的春天、伴着走到秋天的儿子,总是把老爸老妈放在心中最爱的儿女,居然有那么一天,遇见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带回家来,又急急忙忙,没等爸母看清楚,就拉进自己房间,又拉出大门。长发一晃,裙脚一甩,高大壮硕的背影、父母心中永远的最爱,小小的恋人,丢下一声“拜拜”,竟飞出门去。站在门内的,两个已经不够颈直的身影,瞬时怕又苍老了一些。多少不是滋味的滋味,袭上心头,喜的是:儿女长大了,能自己飞了。悲的是:奇怪,这家里的人,过去嫌吵,现在怎么突然冷清了。恨的是:他!她!居然她像把我们从他们心中“爱的排行榜”,由第一二名降到二三名。第一名,竟然是那个死丫头、浑小子!多年前,有个老朋友打电话来,笑说:“把别人未来的老婆、抱在自己腿上,真是人生一大快事。”我惊问,才知他是说他自己的小女儿。

  也记得年轻时读古人笑话集,说有个老丈人,女儿新婚之夜,与宾客夜饮,突然大叹一口气:“想那个浑小子,现在必定在放肆了!”过去,对这两件事没什么感触,而今,新生的女儿不过4岁,居然总是想起。多么肆谑的笑话,却又多么真实!笑中有泪、有不平、有无奈。尤其是那个嫁女儿的老父,一方面强作欢笑地应付宾客,却又难以接受爱女“变成人家床上人”的事实。

  曾参加一个朋友女儿的婚礼。向来豪爽不羁,爱开黄腔的老友,挽着女儿走过红地毯,送到男孩子的身边。当新郎为新娘戴上戒指,女孩子的眼里滚下泪水。回头,她的老父,也湿了眼眶。

  只是,我想:他们哭的是同一件事吗?做父亲的,必定是哭他小天使的离开。
  做女儿的,是哭与父母的别离,还是感动于“爱的相聚”?跟洋人比起来,中国人闹洞房,要厉害得多。吃苹果、捡豆子、衔酒杯,甚至像《喜宴》电影里的“两人在被窝里脱衣服扔出来。”只是洋人婚礼,有个最狠的节目,外表很美,却蚀到骨子里。杯觥交错,歌声舞影,在新婚欢乐的最高潮,音乐声起,宾客一起鼓掌欢呼。新郎放下新娘的手,新娘走到中央,老父放下老妻,缓步走向自己的女儿,拥抱、起舞。《爹地的小女儿》《Daddy,s Little Girl》),这人人都熟悉的歌,群众一起轻轻地唱:

  你是我的彩虹
  我的金杯
  你是爸爸的小小可爱的女儿。
  拥有你,搂着你
  我无比珍贵的宝石!
  你是我圣诞树上的星星
  你是复活节可爱的小白兔
  你是蜜糖、你是香精
  你是一切的美好
  而且,最重要的
  你是爹地永远的小小女儿……

  Daddy's Little Girl

  You're the end of the rainbow, my pot of gold.
  You're daddy's little girl, to have and hold.
  A precious gem is what you are;
  You're mommy's bright and shining star.
  You're the spirit of Christmas, the star on our tree.
  You're the Easter Bunny to Mommy and me.
  You're sugar, you're spice, and you're everything nice
  And You're Daddy’s Little Girl

  You're a treasure I cherish, all sparkling and bright.
  You were touched by Holy and beautiful light;
  Like the angels who sing, a heavenly thing;
  And you're Daddy’s Little Girl

  我常暗暗祈祷,将来女儿不要嫁给洋人。即便嫁,婚礼时也千万别奏这首曲子。

  我知道,当音乐声起,女儿握住我的手,我的老泪,会像断线珠子般滚下。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1247015098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em]e109[/em]

    王君一2009-07-12 12:3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