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零碎的分子之一) 吉祥混沌盛行的时候,我的名字叫做我是神仙

:: 信手拈来 木魚 708℃ 5评论

 前些日子整理老东西,突然想起了很多东西,从能记事开始的东西都被我记起来了,我说,天,这些都这么夸张。因果循环善恶终有报,早在八年前埋下的炸弹今天依然会爆炸。
其实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把所有我能想起的事情,都写到一个完整的故事中去。只是可惜我终究没有去构造一场浩劫的能力,也没有将一切所应规避的涉及的人和事映射到完整的影子中去。索性能想起什么事情的都这样零散地写出来吧。
也许只是一个交代,我想去一个又一个地写出,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想法会不会又被我慢慢无视。等到这个系列我不再想去写的时候,也许是我这么久来一个最重要的时刻。

一,吉祥馄饨盛行的时候,我的名字叫做我是神仙

那天习惯性地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突然看着公交车窗外的风景开始傻笑。
突然想起了新区北门外那个曾经的吉祥馄饨。 那个馄饨店我和神仙还有憨厚的五月他们经常光顾,哦,还有豹子。

豹子是我的同班同学,一个标准的粗糙的家伙。我们管他叫豹子,这其实源于他在论坛上的ID,是丛林孤豹。当时他对这个全中文的ID感觉不甚过瘾,于是在前后都加上了“~”这个符号,然后每次输入的时候都要打开软键盘。貌似在用紫光的时候输这个符号是不用开软键盘的,这让此厮解脱了许多。
每个论坛都会冒出来的话题,其中一个很流行的是,你的ID是怎么来的。我有两个主流ID,木鱼,随风飘扬。木鱼的ID起的最早,也是渗透到我的生活中最深的。随风飘扬这个ID的使命就要终结了,不去说也罢。豹子给我们解释他的ID来源的时候,先给我们猛夸了一通豹子,说什么豹子威猛气势之类之类,然后总之就是带有崇拜意味地那样起了个豹子,又因为豹子通常心境都是很孤独的,故名之曰丛林孤豹。但是我始终窃以为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最直接的原因当属他在KTV上唱歌,唱的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然后那声音也便真的像一匹狼一样。据传言,他吼完一曲的时候当时KTV的几个好友多躲到沙发的角落里面去了,全身瑟瑟发抖,于是感觉此厮真的是一个标准声音屠夫。至于马甲,最常用的似乎是amosr,至今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英文ID,另外还有一个是Giant,这个ID我在毕业后的那个十月在一家自行车专卖店前莫名其妙地愣了十分钟的时候突然才知晓原来那是自行车的牌子,狂倒。
我是神仙,又是一个迷一样的人物。且不说她在U-Tide上的流行,根据小人打听,当时U-Tide上的短信息声音就是她亲自录制的。根据传统,通常一个迷一样的人物都会拥有一个极其神经质的大脑,和一个不兼容于常人的思维。神仙也便是,做事都是懒懒的,说话带着慵懒的腔调,却是有些许舒服。关于我是神仙的经典,就是她说过的,在四食堂吃饭时,段誉高兴地喊王语嫣,“原来是你神仙姐姐”,然后这个傻大姐满嘴饭粒地转过头对着电视机说,“啊,谁喊我”。哈哈。
五月,其实还有一个英文名,叫MayFlower,又叫竹影随风,又是啥啥居士的。其实一直觉得他的这个ID起得要比他的真名逊色,不是一点点,是许多,看来他爸爸的优良基因没有遗传到他的身上。这个家伙憨厚无比,早年在VIVA上的时候,他的头像曾经是一朵鲜艳的花儿,后来是一只呆头呆脑的机器狗,于是我们便喊他做憨厚的大狗。大概因为这狗狗与我同属双鱼座的原因,我对他总是同命相连,而他也是我至今最知我的朋友中的一个。

那年代好早了。我不记得当时还有没有果丁不冻的存在,我想想。还是想不起来,暂且搁下,果丁不冻应该是大一下的事情,VIVA上一帮朋友遇到的。当时似乎还有猫猫,一个极其可爱的女孩子,只是后来突然不见了,我们集体批判五月作,都是你这只可恶的大狗吓跑了猫猫!不过最后这个黑锅还是落在我的头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顶这个东西的稳定性比较好的关系。
哦,天一阁还有。天一阁是一个很具有文化气息的名字,此人如此名,我一直摸不透这个家伙的文学功底到底有多深,他每次写东西都说是自己拿不出手的,但是看完后不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就是想要跺脚跳墙,跺脚那是被他戏虐的时候,哈哈。

我想想,再想想。一股脑把这么多人拉出来调戏,只是为了以后可以少介绍一点而已,不介绍完,留点悬念吧。

吉祥馄饨。吉祥馄饨在新区没有存留多少时间,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是这样的。好像大一大二的时候都在,然后我大三的时候它也便易主了,到后来直接就变成了一家餐馆。在它消失后我们就改去……它旁边的东北餐馆。
吉祥馄饨我知道,是从军训的时候知道了。恩,我记得第一次听到是从曹某那里知道的,而它流行的原因……按照原话来说,“它那个哪叫馄饨啊,个头大地跟个包子似的”。至于后来会去……全拜神仙所赐。
吉祥馄饨的确很大,一大碗五块钱,十个,个个长得都跟发育过度的小笼包似的。记得有三鲜馅儿的,猪肉馅儿的,芹菜的……我属猪的基本上,不难吃的我都爱吃,要养活我那不要太容易。
大概因为比较轻量级的原因,神仙,大狗和我,豹子一帮人基本上隔三岔五就要跑里面坐下要几碗馄饨,一边吃一边聊天。其实神仙这个家伙很有点幽默细胞,尤其是她说任何话的时候都是一样的语气,丝毫没有修饰的成分,所以经常喷饭。为了优雅起见,有她在的饭局上,我们都要带上一块手帕,以便不时之需。

记得那时的吉祥馄饨,是两个女生经营的。说是女生是因为我猜不到年龄,至少看起来年龄不大。我们的经常光顾让我们跟她们很熟悉。有时候我们中间差了谁没去的时候会找她们聊天。印象中这种事情我和豹子做的最多了,恩,包括帮她们算账和人手不够时反串一下服务员。
吉祥馄饨一直在我们几个家伙之间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这种角色的扮演一直到大二测量实习的时候都还保留着。小狗说,怎么样,测量实习完我们去吉祥下?

有两首歌在那时听到的,《受了点伤》,《宁夏》。当时听《受了点伤》的时候,小狗望着电视屏幕,然后再看看我,鼻子中哼出了一丝无形的热气,按照他的话来说,这歌比较……比较什么来着,忘记了,反正是被鄙视了。

有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我们一帮人大腹便便地从吉祥馄饨里面出来。然后一个女生追出来拽着我的衣角小声说,你等下。
我望着他们,说你们先走,我过会就来。
定了定神,我说,怎么啦?
然后那个女生低着头拽着自己的衣角,绞啊绞啊绞啊,沉默。
然后我立马发怵,从来没见过女生这样的。不过我还是略知一二的,于是我的心跳也便立马狂跳。印象中这是第一次狂跳,虽然在几年后有过更猛烈地狂跳……后话,不提也罢。
不知道周围安静了多少时间,她慢慢抬起头来望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始蹦出来,她说……
“你……你……你……你……你……你能……做我哥不?”
立马歇菜。脑中一片空白的我,努力洒点水,就算脑袋进水也比脑袋空白好吧?我故作镇定,说,呃,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大呢?
她长呼一口气,说,呃,我问过跟你一起的那些人了,根据他们说的我比你小一岁的。
我扶了扶真正隐形的眼镜,定了定神,开始沉静。总结了几条答案,在几秒钟毙了几条后我说,呃……那好吧。
然后她很开心地笑,低着头跑回店里了。
我再定了定神,回头望望店里。看看天,没错,月亮还在,应该不是做梦。
然后我开始跑路。一帮家伙没心没肺地看着我很谄媚地笑,说傻鱼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佯怒,说啥也没有你们想说啥。一帮人嘻嘻哈哈继续走,我望望天空,呃?突然间我就冒出来一个干妹妹了?

这档子事在这么多年过去后开始突然被我记起,我突然有点开心,没想到还曾经有过这么一档子事。只是有点感慨,一定被人忧郁死了吧,因为那是大二下的暑假时候的事情了,那次是最后一次看见她,没多久吉祥混沌便停止营业了,那个干妹妹也便不知所踪。其实她是有给过我电话号码的,只是没在意那张纸片,早已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半年前回学校办事,早上在三食堂吃早饭的时候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扭头一看是一个女生。我眼生看不出来是谁,然后她很高兴的说,你不记得啦?原来在新区,那个吉祥混沌啊!
我突然想起来,我说,啊,是你啊,你们后来怎么不见了?
原来她是那两个小老板中的另一个。她说后来她们被调到另外的营业部去了。我想问点什么,只是想想,怕是有些事早已遗忘了吧,便只是笑了笑,吃早饭吧。

如今还是很怀念吉祥馄饨,不是因为馄饨,而是因为那个环境。至今仍然能记起冬天冷冷干干的夜,一个人站在外面透过满是水汽的玻璃看里面热气腾腾的人头攒动时,心中的那份温暖。
也许会感觉到这种温暖,只是因为那时心中,已经埋下了会痛的病根。

———–Follow part in process….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个小伙伴在吐槽
  1. mduykidxrkotsiqgupukmiffgtwrub

    游客2009-05-01 03:23 回复
  2. dzwstguyblabivyowvtxzhihvjesdr

    游客2009-02-21 09:03 回复
  3. flmjrlvrnzxvlcglhihhdxosngsozs

    游客2009-02-19 07:45 回复
  4. ceguyomvpaxcetgolubxagbjzlwlcr

    游客2008-12-17 03:15 回复
  5. 看了你这样说,心里就像蒙上了什么,难道你不喜欢你现在的生活么?

    游客2008-11-14 05:5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