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游离于现实和虚伪的碎片

:: 信手拈来 木魚 312℃ 0评论

请查看《序》:Show_229.aspx

在第一块硬盘也就是最老的那块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Word的文件夹,里面有一些陈旧的文件。有和班级相关的,也有自己随手写的没有完成的片段。时间显示那些都已经很老了,都发出来吧,不管有没有写完。
    数量不多,没有几篇。按照最初保存的时间依次排开,却发现那些心情真是一个很明显的曲线,能看到转变的痕迹,然后恍然大悟,原来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那么大。原来,感情和生活,是一个人的全部,操纵着整个人。

创建时间:2005年1月11日 13:08:00
修订版本:5
最后修改:2005年6月14日 0:59:44

请点击此处,下载压缩包

一如从前,未完成作品。

游离于现实和虚伪的碎片<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你无法孤独的存在,因为你是神的孩子,你的诞生,将和人这个字眼永远不再分开。

来到大学转眼将近两年了。

两年是一个很久的时间吗?不是,因为它在现在看来只不过是转眼一瞬而已,在现在看来,很多事情依旧是历历在目。

两年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吗?不是。两年的时间足够可以改变一个人,让一个人完完全全地改头换面,让任何感情淡漠。

好久没有小时候那样单纯的快乐了,我扶着胸口,憋得痛。原来“简单的快乐”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的话现在却变的如此沉重,如此难以启齿。

总是发呆,回味自己的过去。我喜欢翻阅以前的QQ聊天记录,喜欢看以前做的笔记,写下的文字,和——回味以前那些单纯的冲动。

总想永远保留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却依稀发现忘却了好多的东西。重要的事情不复记起,好多好多。心痛。我以后会忘却现在的一切吗?是一个未知数。

我想把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如实记录。但是我做不到。好多的事情已经忘却,有时连自己也无法理解当时的感情和想法。我能怎么样?我只能将那些碎片用亦真亦假的文字串起来挂在风中,让它在风中起舞。我仰望着它,心里或许会有些许痛楚。

 

<1> 莫名其妙的来,莫名其妙的活

孩子,我原谅你。因为双鱼的孩子,素是那世界上最可怜的孩子

 

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句话,甚至让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双鱼的孩子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孩子?怪哉!

头有点晕。莫名其妙的参加了高考,考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分数,然后过了那个传说中的莫名其妙的什么桥,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学校,进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专业,然后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生活。

一直以为自己在梦中的,但是连续两晚在阳台上的观察让我确信自己不是梦中,而是确确实实站在自己六楼的寝室阳台上。

学校好大诶!

太阳好像也很大,因为望着太阳,我发现我的眼睛睁不开。

 

一直我的记性都很差,到现在我还认不全我高中的同班同学就可以证明,好悲哀。我很心虚,心虚着呢。为什么?高中同学中所有女生的姓名我一个不落给记下了,所以到最后被扣上了一个重色轻友的罪名。其实我冤枉啊,谁让理科里面都是阳胜阴衰呢?说到底,我可不愿意把这个罪名继续留到大学。

我的班长对我挠挠头,说,“这样下去可不行,你这个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我看我来弄个见面会让班级里面的同学都认识认识吧。”见面会?好新鲜。经过切身体验后,我确定这样的什么什么会都是骗人的,我还是谁都不认识。

到底是高中过来的,总觉得还保留着那分稚气。对象牙塔很是模糊,日子好长,路很长,当时就是这么觉得的。往后的日子怎么过?不知道,就这么过吧。

 

困了,该睡觉了,我现在真的很需要睡眠。白天有人交代我要好好睡觉呢,我可是一个好孩子。

好沉重的包袱,现在。混沌就混沌吧,不在乎。明天怎么过?不知道,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胸口好久没有痛了,刚猛的痛了一下,怕是有什么要发生了吧。

 

 

<2> 茫茫人海,谁让你们相遇,谁让你们彼此陌生

喜欢不是爱,喜欢也取代不了爱。相信缘分,但是缘分不会让你们彼此牵手。

 

我看见她了。

就在那样的一瞬间,她成了第一个驻留我眼神的人。

从来就知道一个事实,雏鸡会把它第一眼看见的动物当作它的亲人。那么,人也理所应当相信一见钟情这么一说。可是一见钟情是什么样子?

 

2003年,夏。

 

我回到寝室,还没有进门就听到排长那极为难得的温柔的声音。

排长?是我的班长,和我一个寝室。想当年军训的时候此人甚牛,自告奋勇当了我们排的排长,而后又当了我们班的班长。不过觉得排长喊着顺口,就给保留了下来。不过现在的排长与当年的排长已经全然不同了,以后会说到的。

有个女生眨巴着大眼睛告诉我,排长在她们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很高,我撇撇嘴不以为然。不过就事论事,排长还是有些魄力的,敢做敢当。军训的时候他当排长和选择班委会的时候他当班长都是他自告奋勇上台的,对他的勇气我也就只有可望而不可即的份。但是我怎么老是看排长不对劲呢?我歪着头想了半天,他好像说话的语气很女性化。恩,是这么说的。

排长打电话顿了一下,抬头四周看了一下。我瞄了他一眼,“电话打完了?我等着你把我的椅子还来呢,你坐着我的椅子了。”

排长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我,说,“你就原谅我一次吧。。。。你现在出去一会好不好,我说几句话。。。。”

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想了想,没有说,径直走了出去。

然后就听到排长捏着嗓子在对着电话哼歌,我笑笑。

 

 

我忧心忡忡地告诉排长,说我的记性向来很差劲,到现在为止我连我高中同学都还认不全,有好多人我都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排长摸摸脑门,说这倒是一个问题,我也认不全的。最后的结果是,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