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曾经] 将20年化作简单的文字

:: 信手拈来 木魚 345℃ 0评论

请查看《序》:Show_229.aspx

在第一块硬盘也就是最老的那块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Word的文件夹,里面有一些陈旧的文件。有和班级相关的,也有自己随手写的没有完成的片段。时间显示那些都已经很老了,都发出来吧,不管有没有写完。
    数量不多,没有几篇。按照最初保存的时间依次排开,却发现那些心情真是一个很明显的曲线,能看到转变的痕迹,然后恍然大悟,原来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那么大。原来,感情和生活,是一个人的全部,操纵着整个人。

创建时间:2005年10月24日 15:47:00
修订版本:-
最后修改:-

请点击此处,下载压缩包

[1]

坐在草坪上,仰望蓝蓝的天。我们总是在匆忙的生活中忘记最简单的快乐。<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这个日子将会在历史上永恒,至少在我的生命中是这样。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哇哇坠地的,就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以男人的身份出现的一样。

  懵懂中,第一次有了记忆的历史,是从我的六岁开始的。

  那以前的历史?好像只能当石头砸到水塘里面,除了记得我弟弟的出生,什么也记不得了。

  我的家族异常复杂,父亲有八个兄弟,母亲有六个姐妹,还有一个哥哥。而我呢?就只有一个弟弟。

  有时我傻傻地想,为什么我会在1986这个年份出现在这个世上呢?

  我很好奇,但是我不钻牛角尖,就像上小学经常坐妈妈的自行车去上学的路上我会仰望天空琢磨天空的边缘以外是什么一样。

  双鱼座?我是双鱼座。

  好神奇。

  我拿着自己的身份证,非常不满地对妈妈嚷嚷,为啥要把我的出生日期写成< ?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43

  妈妈满脸委屈,“不怪我啊,那些登记户口的记错了啊。”

  我满心郁闷,如果出生日期改成43的话, 我岂不成了什么牧羊座?

  搞笑,这么土,还是我的双鱼好。

  所以我不管什么身份证,写生日一律写225

  让那些登记户口的白忙活去!我愤愤地想。

  没上过幼儿园,上过的是所谓的学前班,一大帮孩子在一块吵吵闹闹。

  在这里我第一次见识到人间的黑暗。达尔文大叔的进化论充分反映,人群中总会有个别比较优秀的。

  可惜很不幸,我没能晋级优秀者的行列,但是我倒也不担心被淘汰。

  对这里没有多少的映象 ,因为我在这里熬了一年后便匆匆离开,它没能留住我流浪的脚步。

  记忆渐渐模糊,唯一记得两件事,第一次逃课是在学前班;还有一件,就是第一次注意到中午天上的月亮,

  还在那些居心叵测的大人们的怂恿下许下了那个时代最天真的梦想。

  那个时候不富有,但是很舒服。校园小卖部的阿姨很慈祥,每每我可以把一分钱的纸币撕成两半,然后上午买一块糖,

  下午买一块糖,一天的零食便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那个时候天好蓝好蓝,白云好白好白,白得刺眼。

  然而我却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天空和白云,在以后的生命中我再也没有看到。

  上小学便匆匆转到了所谓的重点小学,一个大院子里面。

  现在回想小学是我呆的时间最长的学校,我足足呆了五年。

  小学也是我呆得最混蛋的地方,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它从来没有留下一个完整的片段,

  留下的都是支离破碎的言语。

  我不再相信老师,是因为在这里,我曾经最信任的班主任任由组长诬陷我;我也不再相信有朋友,不止因为同学对我的冷漠,更因为毕业时那个最后分别的同学留下的语言。

  我没理由不相信小学是唯一的,因为事到如今我没有可能在回小学去好好学习。

  后来的映象,也只能从我弟弟上小学开始,我会去接他,然后带他一起回家。

  偶尔看到成群结队的孩子手拉手一起跑,我就只能有那么一点伤感。

  学校外面依旧是卖零食的成群,最温暖的,是当年爸爸在雪天中为我买的一个烤红薯。

剩下的记忆。。也就只可能在日记里寻回了,可惜,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背着书包从小学走出,然后走进另外一个院子,初中。

  考初中的时候我没有上重点高中,却上了一个不是很重点的学校。出乎我意料的是,在这个学校中我居然成了传说中的尖子生,成绩高高在上。但是这些没能给我带来任何好处,我突然发现同学们依旧是那些冷漠的眼光和不温不火的态度。

  初中不比大学,一个班大概三分之一的女生。可是,整个班级,七十四个同学,我却只有我们小组的七个女生处得来,真郁闷。

  掰着手指算算,大概十五六岁吧当时,脑袋中那个感情的花蕾稍稍绽开(诶?花痴?),于是乎第一次傻不拉叽地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可惜当时的世界观是一塌糊涂(马克思主义应该从娃娃抓起的,唉),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想每天远远地看着而已。

  我至今唯一一次送花,送了她一朵栀子花,她跟我说谢谢。

  至今唯一一次失态,是跟她讲解一道题时看着她呆住了,一会居然没回过神。

  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和一个女孩子走得那么近,我们一同回家,一起写题。

  我能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她的学习不好,而且和我家离的不远。

  我们最终会了解不懂生活最终都会得到一个不是自己期盼的结果,不努力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

  结果很简单,在某年我们毕业,然后在那刻起分开,彼此没再相见。

  偶尔的相见,只是远远地站着,遥遥地看着,都有话想说,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再后来,就只是看着了,再无更多的表达。

  虽然我常想起她,因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至少在当时是那样。

  初中过的很踏实,我总是早早地背完书,背起书包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中早早离开。

  那时的班主任姓马,很高很大,却有那么一点慈祥的感觉。

  记得后来曾经看过一句话,叫做简单的快乐。当时不知道什么叫做简单的快乐,现在了解到原来当时那个是单纯的快乐。那个时候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很单纯,只有单纯的喜欢和不喜欢,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情世故。我至今仍然记得我毕业前还借过一个同学的十元钱至今未还,但是这个尚未成为我们以后能够再见面的原因。

  简单的快乐,快乐的单纯。

  考高中我如愿以偿,上了所谓的县里面的重点高中。

  高中的座位很奇怪,一个人一个人的桌子好小。排列也很奇怪,我坐的位置居然只有一列,而且靠墙的。

  我忽然发现我前面的第一排坐的是一个女孩。

  大概她地理环境不好,周围就我一个人,所以她只能选择和我说话。

  开始话很少,后来话渐渐多了,这个是惯例。

  但是某天上早课的时候后面的人向我借胶布,我说没有,他便大声说,那你就帮我向大嫂借一下!

  我纳闷了,问,什么大嫂?他便小声地说,就坐你前面的那个女的啊!

  我眼一瞪说,去你的。然而事情没完,他拍着我的后背大声说,啥时你和大嫂结婚别忘了请我喝酒啊!

  我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看到她脸很红。

  后来?后来就是……我们再也没有说过话了,只能这样了。再后来?就是她经常收到从校园的花坛里面摘下来的月季花冒充的玫瑰花,然后总是看到她把那花丢进垃圾筒,或任由它插在课桌上枯萎。

  后来座位调换了,我旁边坐了一个跑牙的小家伙,很单纯的一个人。他和别人介绍自己总是这么说: “大哥大姐好,我叫张任。因为我老爸姓张老妈姓任,所以我叫张任!”

  每每听到这个都想笑,他平时总是高唱“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大有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那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精神。不过小孩就是小孩,他最喜欢的莫过于把鼻涕弄满书都是,想起来就恶心,呵呵。

  高二时文理分课,我报了理科。很不幸的,我原来的班级被分作了文科,所以我被迫换班,换到了十班。

  隔壁的九班是一个文科班,每每从那里走过都可以远远地看到他们的黑板报上写着诸如“文科毕业能做什么工作”之类之类的话题,好像他们都很没有自信的样子。

  刚到十班记不住什么地方,开学第一天就找不到班级了,好在看到一个十班的女生,于是便紧紧跟着,如救命稻草一般。

  但是很不幸的,她把我带到了八班,我晕。不过好在十班就在八班的隔壁的隔壁,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十班。后来我才得知,那个女生和十班的那个女生是双胞胎……

  高中和同学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么冷,倒有几个玩的好的朋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点便扭。毕竟到了高中,一个性格转折的地方。

  有人说这里是生理和心理成熟的地方,真的吗?我每天用笑面对每个人,有调侃的语言说着话,于是他们都相信,我是一个开朗的人,我没有忧愁。可是自己永远是最最了解自己的人,我已经分明感觉到心里那根秤杆已经不再平衡。如果说我有什么想法看法,我也只会放在心中不会再说出来,做一个鄙视世界的人。当时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愤青,所以也就没有这个概念了。

  那时很悠闲,没有负担。我不懂爱情,所以我用不着像有些人那样挖空心思去追人去讨好人去诱惑人;我故意装作无知,对那些龌龊的人写的H笑话充耳不闻,被他们大笑我是小孩,每每看到我总是说小孩一边玩我们在说少儿不宜的东西。可是这时我总是装模作样拿起他们写的那些垃圾轻描淡写看一下然后丢给他们说,没有文笔,写这样的东西也要有艺术细胞。然后我扬长而去,任由他们在我背后发楞。

  那时我没住校,于是每次上学我总能听到新鲜的事。某天我的同桌认真地对他后面那个女生说,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人了。

  我们大惊盯着他们看,那个女生莫名其妙;但是当我们知道真相以后我们反而哭笑不得。到了高中一个班级大概十四五个女孩,那些色狼在寝室里面打牌的时候便拿她们当赌注,而这个女生正好被当作赌注输给我的同桌了……这个女生哭笑不得,倒没有大吵大嚷,下午拿了一副牌来把我的同桌打输了把自己给赢回去了……这个新闻在班级里面爆炸了以后无数人大跌眼镜,一边佩服这个女生一边逗我的同桌,搞的我同桌那段时间郁闷异常,呵呵。

  除此之外我在理科班的班主任也很怪异。学校举办运动会我们班班主任独具创意,代表队出场时男生统一黑西服黑裤子黑皮鞋

  打领带女生统一红色套装外加红色裙子白色衬衣,让校领导都大跌眼镜,据说女生换完衣服都捱在教室里不愿出来,呵呵。

  还记得高中教我们英语的那个女老师,很年轻的。那天她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说起了Forever这个词,她动情地说,这个词你们以后将会经常使用。看着我们发楞的样子,她微微翘起嘴角,说,I will love you forever.,然后便背过脸去。可是我很清楚地看到她的脸上写满了憧憬。后来很感慨的就是看到她哭泣,不清楚为的什么,有的说是被班里的某些男生气的,也有的说是失恋了。

  除此之外的生活也就很平淡了。生活久了不知是麻木了还是棱角被磨平了,对好多好多事情都不再关心不再在意了。唯一常常做的事情,就是感慨天空不再蔚蓝。

 

[2]

我们的历史从来没有停止演化,我们从这里走向那里,从一个人的身边走向另一个人的身边。

我们最终会懂得流浪的下场,我们将会错过好多好多美丽的故事,和美丽的情节。

最终我们会疲惫,会怀疑,会厌倦,于是我们祈求平静,祈祷平淡。

2003 9 5 日。

 

我在这一天来到了我至今仍然徘徊的地方,就是某个所谓的重点大学。带着重重的行李来到,我第一次这么远的离开家,虽然与家仍然同在一个市里。迈出家门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有种感觉,我终于要一个人独立的生活了,从此我自由了。于是,活到现在的第一次失眠,便就是在到这里的第一天夜里。

 

不知道是不是对比总会给人那么强烈的影响,看着阳台和阳台外的风景,我开始担心我能不能去适应它。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知道我的心灵仍然没有脱离那纯真的一面,虽然我知道外面很复杂,但是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能力去接纳它。或许我真的还太年轻,或许是我的阅历真的太少,或者是我……依旧那么单纯。我不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或者,将会有什么等待着被我去发现。

 

进到学校后勉强维持了一个月多一点的新鲜感,生活很快归于平静,每天很安详地上课下课,很安详地吃饭。有过很多很多冲动的想法,但是无一幸免,全部被我一一镇压。我很快习惯这样平静的生活,单纯而无任何波澜的生活。按时上课下课,按时吃饭,按时上自习,总喜欢泡图书馆里。有时我望着天空想,我会不会就这样在这里安静地度过四年。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至少在两年后我将会离开这个区域而去另外的一个陌生的地方。

 

是否年轻人总是这样,对于这样安静而毫无波澜的生活很快疲倦,每天我总是把大把的时间在发呆中错过。或许违背了自己的意愿就会获得这样的一个下场,我开始盘算学校会在什么时候把我给开除,毕竟我不想自己毫无理由的离开。但是盘算了很久很久以后最终我把这个当时最冲动的想法压到了最深的谷底,让它永世不得翻身。

 

平静归于平静,不代表没有任何事情会发生。在刚来的半个学期里我有时会和一个女孩走的很近很近,甚至她有时会拿我当挡箭牌去挡住其他的花痴男生。我不明白一切的一切将会顺着怎样的路径去发展,我也不明白这些到最后会成为怎样的一个泡沫故事。我无动于衷,每天依旧那样平静地做着一切。

不努力真的不会有回报,第二次有了深刻的记忆。

习惯了平静地待人,然后在平静地待人中为他打一个分数,给一个评价,然后当作自己和他交往的信誉指数。有一批人在我的第一次审核中,被我无情地排除;当然还有一批人在我的审核中被放在一个较高的位置。我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人总归是自私的,我不想以后为自己的那么多垃圾朋友大伤脑筋,或者更明确地说,我不愿意为了那么多不明不白的事情大费周折。

 

冬天很快来临,寒冷于是匆匆将它的大衣披在这个地球上。我身上的衣服没有改过,依旧好像那么单薄,而我也习惯在风中微微颤抖的感觉。那时没有网络也没有什么很先进的通讯设备,属于那种通话基本靠吼的时代。我拥有一部自己的电脑却每天只是在上面做着重复的事情,很单调。偶尔我会去学校机房看看,然后在那里流连一会。当然,做是做不了什么,很无聊的一个学期。

 

寒假回家了,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去上上网,于是便在我的第一次去网吧时惊奇地发现学校里还有VIVA这么个地方。然而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它会给我以后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我注册了一个帐号,发了一个回复,发了一个主题。主题很简单,也属于那个时代的纯情小男生最疑惑的问题,就是,什么是喜欢。那天,是1224,那天,天气是雨加雪。

早已不对春节抱有那么大的希望,于是稀里糊涂地过了过去,除了留下一点零食外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忆,好冷清的气氛,我甚至不愿去想起它。

回到学校后却突然发现有了一点惊喜,学校的网络通了,这就意味着能上网了。从此之后我终于体会到网络时代终于来临。然而,网络带给我的影响如此之深,我无法用简单的几句话将它继续写完,或者这个故事在我没有彻底完成之前,我会根本没有能力将它继续下去。

随后的一个学期开始我极度茫然,不知道该做什么该干什么。习惯的动作仍然是在阳台外发呆,稍稍的改变就是人开始有点迟钝了,对一切的反映有些不敏感了。那天,我在阳台外独自忧伤的时候我的朋友走了过来,他看看我然后和我一同望着远方,说,终于还是被你发现了,其实我们已经发现很久了,没跟你说的原因就是怕你难过。我疑惑地望着他,他看着我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他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那一刻我恍然大悟,他的意思是以前经常和我一起的那个女孩有男朋友了。这个我有所发觉的,但是在我知道确切的事实的那一刻除了有一点心酸却没有任何的伤感,因为某些原因,我更愿意她找到她真正的幸福。

但是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确实有点难过后来,以致于某天我居然莫名其妙地跑到VIVA上对这一个女孩大叫‘你做我的女朋友吧!’这样的疯狂语言,但是事实上刚发出去就后悔了,我不是那么轻浮的人,说不定会惹起她的愤怒,就在我刚准备点击“删除”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回复已经贴出来了,我微微吃惊她的速度,但是我更吃惊她的内容,她这么写着“啊,这样啊,我很愿意啊,但是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刚从一个火坑跳出来就又进了另一个火坑呢?嘻嘻。”我突然有种荒唐的感觉,或许我真的还很无知,但是她的回答我只能一笑了之,不知道该说什么。

十八周岁的生日我独自度过,没有任何表示,没有回家,只是一个人放了自己一天的假。我不知道其他人极度空虚寂寞的时候都在做什么的,反正我就是在发呆的,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就跑到VIVA上发了一个帖子自己为自己祝贺生日的帖子。后来很奇怪的又遇到一个女孩,她见我很郁闷于是尝试安慰我,一个小时后她问我,怎么样现在怎么样了?我想了想,有点夸张地告诉她,什么都没变,还是那个心情啊。然后看到她的大大的“啊”,还有几个大问号。我暗笑,然后一本正经地问,是不是这么久的努力浪费了有点郁闷?她无可奈何的说,是啊是有点郁闷,不过也无所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的。心里有点感激她,事实上,故事的后来也有她的参与,甚至,她成为了主角。

后来我用QQ了,一直不愿使用的东西,并且不可否认的是,它也对我后来的生活起了深刻的影响。

故事写到这里,我不愿意继续写下去了,因为我不想给还没有发展完的故事匆匆给出一个结尾,亦或者是我还不愿将某些细节坦白,就这样吧。在我尚未把一切都完成之前,我不知道矛盾的心情是否或一直陪伴着我,或者我是否会一直这样,带着稍许的希望稍许的担忧稍许的忧愁稍许的困惑上路。

 

[3]

事实上现在发表出来。内容却是在二十多天前写的,国庆七天假的时候。

那段时候有点疯狂,喝了平生最多的酒,做了平生最多的思想上的斗争。

到现在尘埃落定,虽然情绪不再像那时那么张扬,可是情绪已经彻底改变了。

 

有时想想人就是这么奇怪,不断的改变自己的同时也在要求别人为自己改变。

或者我们是这些一切悲剧的始作佣者,却在不断的自我自量中败落。

我们或许会对未来有最美的憧憬,但是憧憬就是憧憬,如果它能完全按照我们的意愿变成现实也就不会被称作憧憬了。

 

就这样吧,顺其自然。

 

这个主题不会再继续,在我转变我的生活方式以前。

我想写一个故事,不是很虚无飘渺的也不是那么现实的,带有一点真实的也带有一点虚伪的。那样比较好吧,我想,我想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祭奠自己这若即若离的二十年,二十年的蹉跎。

喜欢 (0)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