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JUST

:: 信手拈来 木魚 203℃ 0评论

国庆的家中没有一点放假的气氛,每个人似乎都在忙。电视里面无聊的电视剧放了又放,似乎永远没有个尽头。

我从新区的正大门跨入。新区永远是这样,一片祥和。在没有进大学之前觉得大学是一个象牙塔,身在其中的时候不再有这样的感觉,如今毕业离开再去看的时候却又有了它是一个象牙塔的感觉。有人说大学是一个小小的社会,如果说这个说法是正确的,那么它便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平静的社会。
此时的新区如同以前一样,似乎没人生存的安宁。在翡翠湖边看望了工大传说中最黑的情侣,它们嘎嘎地叫着,似乎很缠绵般。慢慢游去,身后撒下长长的水纹。那些垂柳依旧,我素来最喜欢的垂柳。
望了望那些宿舍,不再有想进去看看的冲动,它们早已属于他人,连自己或自己关心的理由都早已忘却。
教学楼传出铃声,我信步走进食堂。在一食堂买了一份饭吃了下去,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因为还是那么熟悉。

而从南区的东门跨入,绕行校园一圈。斛兵塘边还是那样的景象。我在老位子上坐了一段时间,发现看着那些湖水的时候心中竟然还是当时那些感觉。我在二号南楼前观望,在七号楼和九号楼之间观望。一切都没变,但是其实一切都已经变了。主楼前的皇帝位早已名花有主,路边的桂花飘出阵阵清香——于是我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有人说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说这句话的人无非是在感慨随着时间的流逝事物还在却人已离去。而现在我突然真真的感觉,所谓的物是人非是错的,因为人非,而物也早已不再。我们所以觉得物还在,因为他还是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中,而现实中的物,早已不在。物,在人的记忆中,承载着太多的记忆,所以它在。之于物本身,它却没有任何记忆,它只会在一段时间中承载一些固定的人,而等这些人离开,它会继续承载下一个人或事。

合肥依旧在大建设,到处开挖,南区北门外的平房旧房已经不再。我想起了往日二号南楼北楼间的那座破破的小红楼,在那个夏季,我们成了最后看到它的一届同学。
上派的小镇也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我突然发现新修的那条路上的那个公园,那座大桥,竟然有很多人,也在夜晚中跳舞。
据说我的高中五十周年校庆,我在校门口驻足观望了很久,五十年。

一家人晚上聊了很久很久。母亲晚上回来吃饭,一直看着我,看着看着眼就红了,转而去抹眼泪。父亲的见面语是永恒的,“你怎么又瘦了”。我安慰安慰母亲,其实真正瘦了的,是母亲。
晚饭后我拖上父亲和弟弟去逛超市,三个大男人转啊转啊,最后提着一袋馒头和一瓶果汁出来了。父亲觉得无奈,于是笑了一路。

路上有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一个父亲在逗他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婴儿篮中的小宝宝,说,快把钥匙给我,不然我要打你啦!说着扬起右手作要打人状。可是好像那个小宝宝毫不畏惧,也扬起右手….于是只看到那串大大的钥匙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稳稳当当地落入了路边集水井的缝中。那个可怜的父亲愣了,看看宝宝,又看看那个井盖,满脸的茫然,愣了半天。

其它的…….想不起来了,要走了。
听到的这首歌,五月天的《恋爱ING》,在新区一食堂吃饭的时候听到的。

——————————————————————————————-
陪你熬夜聊天到爆肝也没关系
陪你逛街逛成扁平足也没关系
超感谢你让我重生整个o r z
让我重新认识 love
(l o v e! l o v e!)
恋爱i n g happy i n g
心情就像是坐上一台喷射机
恋爱i n g 改变 i n g
改变了黄昏黎明
有你都心跳到不行
你是空气但是好闻胜过了空气
你是阳光但是却能照进半夜里
水能载舟也能煮粥喂饱了生命
你就是维他命l o v e
未来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
某人某地某种永远的心情
不会忘记此刻l o v e
l o v e! l o v e!
黄昏黎明整个到恋爱i n g
——————————————————————————————-

喜欢 (0)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