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大致变态

:: 信手拈来 木魚 508℃ 0评论

好像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永远会呼号做一个男人真累,而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也会永远呼号做一个女人真难。想了想,男人的累完全是自找的,因为他总是把自己太当一回事情了,以为自己真的是亚当而女人真的是他的肋骨造出来的,于是觉得这个世界就应该要男人们来创造而女人永远要在男人们的背后做默默的支持者。只是自从女强人这样的词语被创造出来以后无数的男人倒尽了胃口,而面子上的挂不住进而产生了心理上的变态,于是只好从言语上给人刺激来企图获得人们的一些同情之心,比如说,我们男人再苦再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女人。而女人们对此的看法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禽兽的就是你们这些臭男人了,一个个怀里揣着不可告人的企图之后只会把女人当工具。这个世界的历史从来就是言语的不通造就了思想上的隔膜,于是男人和女人大打出手,大有互不相让的架势。只是最后男人作为在禽兽之中和女人相比比较接近禽兽一点的动物来说,欲望占了上风,于是女人们可以仰天大笑,说,这个世界上永远是男人需要女人。男人们不甘示弱,面子上的挂彩给了他无比的伤痛,于是在假惺惺的跟自己的那位宣战说看看我到底需不需要你的时候又偷偷摸摸在外面偷鸡摸狗。
自从“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取代了成功的事业作为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功的标志以后,“一个女人究竟要睡几个男人才不会亏本”这样的话题便堂而皇之地上了台面进行热烈的讨论,大有忘记了自己是人类而把自己往禽兽身上靠的嫌疑。可怜无数至今连浑水都不敢趟的自鸣清高的人,在他们看来面前的这些人类无疑是狗咬狗的战争,永远没有胜方,永远也不会有败方。只是人永远是人,也会像口中嘲笑的井底的那个可怜的青蛙一样只看到自己周围的事情,而不会从更大的角度去思考,而那个可怜的青蛙只是一时失足就掉到井里面去了,更何至于无端成了这样的人的代名词,真是可怜。
人就是人,作为一种理智和欲望的综合体,它永远无法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它既无法像一个纯粹的动物那样仅仅为了自己的欲望为了自己的本能生存,又无法像一个神仙那样抛弃自己的本能而生存,真是无奈。

听说合肥在兴建城市。
不记得多久以前我和陶陶曾有过对合肥提出的要“工业立市”相同的观点,就是这个口号怎么听都像是中国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产品。今天在车子上的时候听到某男和某女讨论,那女说道,合肥不是要崛起吗,定位在电子和高科技类的工业上的。那男的不信,置疑道真的吗,合肥它能崛得起来吗,别到时彻底趴下去了。
我笑笑。
自从多少年前电视上一直呼号着“要想富,先修路”这个口号,今天终于看到这个口号被拿过来实践了。虽然那个口号只是一个广告。好像农村也有“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的说法,只可惜中国的人口依然呈现斜率永远为正的直线增长,而树林好像越砍越少了。
合肥的路修得我极度无奈,我站在十字路口,因为整条路全部在修交通经常堵塞所以常见……是我经常坐的车无一例外通通改道了,我也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从这里走,抑或有别的车可以坐,所以我只好在哪个方向绿灯就跑到那个方向上等车。在各个道路间奔波了半个小时后我彻底忧郁了,没有任何收获,倒是看到一辆小轿车里面某很打扮很时髦的狗趴在车窗上探出头吹风,我郁闷。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忽然看到某外地车像年迈的老婆婆一样蹒跚而来,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下子就跳上了那车。司机问我到哪我说到肥西,司机伸出四个手指,在确定我看清楚了他手指上香烟的烟渍以后才收回。我上车后发现路上还有也到肥西的,可是他居然拒载了——我仔细思量了一下觉得他是因为我体积小随便找个旮旯都能给塞进去所以想再从我的口袋掏走几个硬币吧。
前面说过的,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都有一个精明的女人,眼前这位司机也不例外,旁边的搭档彪悍无比。车上的人不少,可是她前奔后跑,愣是把所有人都安排上了座位,在对她的能力感慨之余更加感激她,想我坐车已经不知道多少时间没有坐过座位了,真是亲切。我本来想写封表扬信来表扬她的,只是在我构思这信要怎么写的时候她扯开嗓子喊,现在是严打时期,一定不要站着,不然会被查超载的!!听到这句话之后我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甚至想要举报她。路边走过一个交警,正在我思索要不要喊过来跟他举报的时候发现堵车了。
天杀的。
本来我以为堵车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所以有点理解的耐心等待,毕竟是在搞建设嘛。可是当我在那个旮旯里面晒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满身大汗地终于通过了那个该死的堵车的地方后发现堵车居然那么荒唐,不禁气不打一处来。这个道路本来就不宽可是居然能被分成六个车道,那边五路朝南一路朝北,而这边居然五路朝北一路朝南……天知道这帮人怎么开车的。可怜了中间的那个交警,在那里手忙脚乱的指挥之余还被这个车上的乘客说成是饭桶不会指挥,真是,我都开始可怜他了。

一个人太孤独久了大抵就有点变态吧,我觉得自己的心态越来越不正常了。
于是我找部韩剧来看,发现自己还会感伤;再找个喜剧来看,发现自己还会笑;再找个激情的片头来看,发现自己还会心跳;再找个新闻来看,发现自己还会发表意见。
于是诸此种种验证后我得出的结论就是我其实是正常的,只是面部肌肉太僵硬了而已。于是我从书包的一个角落里找出带回来的一打口香糖开始使劲地嚼了起来……

大概我也会是一种候鸟吧,在某个时候,会开始迁徙O_o:……

关于 大学,人生
文/林小堂  摘自/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
 

大学四年,如果拉长后叠放在人生长河里,也和人生一样分了童年,青年,中年,老年四个阶段.
  
童年永远是快乐的,即使你从小颠沛流离,孤苦无一,你仍然是快乐的,因为痛苦是思想在现实中被切割后产生的一种自我折磨.处于童年时代的孩子思想如汪清泉,所以,他快乐.

   童年短短的时间里有足够你一辈子思索的内容,因为他有炼化单纯的思想和体味新奇的激情.而在你成年后疲于奔命于各种勾心的角逐中,失去了许多纯真的感动.
  
一种生活,无论你当时的感觉如何,经历过了,许多年后会让你回味无穷,或许你觉得自己的生活平淡无光,无须珍惜.但,终有一段往事会让你泪流满面.而快乐的生活,又是值得你今生无休无止地咀嚼.时间久了,成了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叫回忆.

人生本身是一场悲剧,起于哭声,至于眼泪.乐观的人懂得如何自欺欺人地用欢笑把这个历程充满,悲观的人则一直跪拜在生活的脚下,匍匐前进.从这个意义上说,幸福是脆弱的,如一根筷子顶着一个鸡蛋,你只能欣赏,不能触动,因为鸡蛋随时都可能落地破碎.所以,幸福不会长久,这是许多年来,我一直坚信不疑的.而且,每段幸福的结束都会牵扯出一段让人不忍回忆的酸楚.

喜欢 (1)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