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洒水中……

:: 信手拈来 木魚 601℃ 0评论

好啦好啦,又来了的说。 
咳。 

本来是头晕目眩的,可是一通猛吸鼻子以后发现鼻子不通了,感冒又来的说。 
悠悠想起来大三那次去新区做水力学试验的时候去过澡堂洗过一次澡,回来感冒了。没想到在南区第一次去澡堂洗澡居然又感冒了,咳,这到底算什么啊真是。澡堂毕竟不是自己家里,虽然暖暖得让人头晕,不过却让在寝室冷风中洗澡亦没有任何问题的我再度感冒,着实无语。 
于是大脑变得异常亢奋,如同看见了太阳的猴子一般兴奋得欢呼雀跃,睁着一双大大的布满血丝的眼睛却怎么样也睡不着。阳台外的路灯的光线长长地照进来,在屋顶上投下简单几何图形,忽然觉得那样有了一点美感。大脑快要秀逗了吧,天。 

于是在床上和被子来来回回缠绵了将近一个小时以后还是翻身起床,简单套上了几件衣服以后坐在半夜的噪音如同拖拉机一般的电脑面前。 
我再向阳台望去的时候玻璃上只看见开的几盏小灯。好像这样的情景以前曾经出现过,大抵忘记了吧。 
一边熟练地听着歌曲一边熟练地点击鼠标将这些污染我耳膜的歌曲一一删除,哎,删除东西时候的感觉真的是很爽,这心理大抵有点变态,就如同喜欢虐待人和喜欢被虐待一样。 

大二的时候,啊,不是,应该是大一下的时候,因为我记得那时好像还有广播操比赛,这么算过来应该是大一下了。那段时间寡人为了什么事异常郁闷,至于为了什么事不需要我一一坦白的吧,哎,这样的事情无非就是感情上面的事情,我这个人还是足够开朗到不会因为走路掉了一张大一百就悲观厌世的。那时啥都想放弃,什么都不再想要,什么事情都不再想做了,这个时候有个朋友要安慰我,用的是下面的这段话: 

对于逃过被脐带勒住脖子被产夹夹扁脑袋这一连串劫难活下来长这么大的你我来说,命运这东西依然只是个概念。诗中的沧海在回首之间就变了桑田,虽说不是我不明白这时间变化快,飘渺的星移斗转还是有时令人迷惑。可是当今天成为昨天昨天趁给记忆的片段,曾经听过的故事从心头步步踩过,那边的花田和飘荡其上。 

这段话是原创还是从别人那里转贴过来的我不想去考证,只是记得当时看着这段话的时候是微笑的,带着很伤感的表情。这段话用的调侃的语气我始终无法学会,其人也早已消失,而这段话却总是被我想起,想起来的时候便是轻轻的微笑,被其中那种带着少许无奈的乐观感染。 

很早很早以前在新区食堂吃饭的时候看着星空卫视的电视节目,里面有一个广告是这样说的:我们赤裸裸的来到这个世界,又赤裸裸的离开这个世界。既然我们无法带走任何东西,那我们一定要活得精彩。 
其实这个不是啥公益广告,也不是啥醒世格言,只是它为自己的电视节目做的一个广告,好像是潮流服饰类节目的广告吧。 
撇开广告的性质不谈,对这两句话其实是相当喜欢的。想人活在世,不过草草数十春秋而已,说长很长,说短其实也很短。直到现在看到那些照片依然能觉得那些情景还在昨天一样,可是它们确实已经都过去了三年了,马上就要快四年了。我总是在简单地总结这三年半以来我获得的东西,然后很惊奇的发现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什么都没有得到。很多人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说,至少你学会了一门可以用来谋生的技能啊。呵呵,好像的确是这样的吧。 
记得当时在报考大学的时候我虽然很不情愿可是依然将那个“服从志愿分配”的框框给勾上了,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我被调剂到这个专业来了,虽然不是最好可是也不赖的专业。我妈妈用忧心忡忡的眼神望着我说,你愿意去吗,这个专业好像不是你喜欢的。而我那个时候就像考初中的时候一样的态度一样的语气说,不要紧,反正大学学的东西又不是说就一定要拿来吃饭的,我可以再学其他的东西啊。妈妈最终没有表示任何意见,事实上她也没有任何意见可以表达,在这上面那她提不出任何建设性意见。 
事实就是,大学四年我算是把本专业给荒废掉了,即便我好像学的还好的样子,但是的确是荒废了,如果以后都不再用它的话。这样说来的话就等于自己承认将这三年半马上就要四年中用来学习这个专业课的时间给默默无视了,那与我用来课外学习其他知识的时间相比,到底是我浪费的多还是我得到的多啊?我想即使有个人可以大度到说不就一两年的时间吗直接当本来就没有好了,我都依然无法做到那样的大度。 
好吧好吧,除去课外学的看似很深其实没有狂多水分的知识来说,专业课亦然没有学好,而其他的东西呢?能找到什么得到了吗?要是说失去的我倒是能找到很多,可以作孔乙己般数:文曲星,MP3,书籍…… 
其实我吐沫星子飞了这么长时间无非想证明其实我的大学至少到现在为止其实都是被荒废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仅此而已。而现在已然大四了,马上就要毕业的人了。在找工作和考研之间没有很多的抉择,因为我对教条式的念书没有任何兴趣,所以直接去找工作好了。偏偏我对这类事情头疼要死,所以类似的招聘会几乎都没去,看到诸如招聘会的海报我通常只会立定几分钟,然后当没看过。对于那些整天在各大高校的就业网间穷穷摸索的人来说,我算是很悠闲的,然而我亦不懂他们的辛苦。只是踌躇满志地投了一份简历而已,真的就只有一份,而我也只打印了一份。 
他们要我请客。我不拒绝,可是也不答应。对于一个像我这样对未来还处于极度迷茫中的人来说,想我去为自己的未来庆祝?那还不如把我海扁一顿算了。 
或许我可以对着天空长长地出一口气,顺便看看这蓝蓝天空上大大的太阳。 
不就是四年么,当没念过好了。 

这个社会好像越来越太平,我们祈祷交通便利,居住舒适,社会安定。 
可是就好像太阳底下的东西都会有影子不会被阳光照到一样,这个城市似乎也有无数的阴暗面,甚至都无法预知的阴暗面。 
而无数的小说家想要吸引人的眼球,愈发喜欢将这些所谓的阴暗面血淋淋地展现在世人的面前,甚至不惜以夸张的方式。记得大三那段时间看得小说比较多,小说中的那个黑暗啊,看啊看啊直到自己开始恍惚,觉得这个世界是黑白的,连花儿都是黑的了,心情愈发沉重愈发觉得这个世界恐怖开始想从这个世界遁离。还好我一直觉得我自己的心理状态是比较好的,很能够自我调节,所以在这个时候我的理智开始命令我很果断地将那些所谓的现实主义小说全部抛到一边。那个傍晚我在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发觉夕阳的光线是金色的,整栋宿舍楼在阳光中闪闪发亮,还是很漂亮的……嗯。 
有人说看看中国的电视广告就知道中国人的茶余饭后都是在做什么了,无视为众多女性准备的化妆品护肤品洗发水沐浴露以外,总结一下,好像除了烟酒就是医院了,而且烟的广告好像都会好心地提醒你吸烟有害健康的说。呵呵,记得在新区的时候吃饭看的是电视节目,可是南区不一样了,常去的两个食堂电视上面清一色的,全是房地产的广告。看看那些房子的确让人能心动,看看那些价格也的确让人心痛。 
在这个城市立足,一个生活质量的象征好像就是有车有房。面对现实世界作为一个就要走入社会的人,怎么样也无法做出当时那样说自己有车有房车是自行车房是集体宿舍的轻松了。对于广大的中低收入阶层来说,或者干脆说是对我们这样刚刚踏入社会的人是不需要考虑这样的事情的,其实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考虑,生活水平不够。像我们这样,也只能去考虑哪里租房子比较便宜哪里环境比较好吧。甚至,考虑工作才是最切合实际的问题。 

心存畏惧,面对着人口急剧膨胀的地球来说,为了可怜的糊口之用的工作的竞争实在激烈到一种让人觉得自己所居住的并非人间的地步了。然而人偏偏还要在这夹缝之中求生存,真是。白天刚看过一个人在感慨,好像是做程序员的,说自己工作了六年以后什么都没有变化,想要获得的始终没有获得,只留下这么几个不成文的片段程序,索性开源了吧~~~ 
看着这段话的时候首先是对他产生了一种怜悯的感觉,毕竟工作六年以后依然什么都没有变化的确够让人泄气的。可是在怜悯之余也有些郁闷,别人做六年都没有做好的事情我能做好吗?或许我做了十年都依然没有做出啥成绩呢?那到时候怎么办? 
怀揣着这个感觉便开始坐立不安,怎么看这些工作都像一只只会吃人的老虎,吃了还不带吐骨头的。要么提前闪人挑选一个肯定对自己有利的工作?很明显是不现实的,这个世界的变数永远大于人的算计,不管再怎么算人在强大的事实面前始终会棋差一着,到最后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于是瞻前顾后,裹足不前。看看自己的过去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看看自己的左右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搭手的;看看自己的前面却什么都看不见,只看见黑黑一片。天地突然荒凉起来,这个明明叫做地狱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自己的前方到底有什么在等着自己,自己最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自己要怎么做才好? 

未知数,一切都是未知数。 
而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似乎都很好办了。我说,这个时候,就选择这条路吧。你带着惊恐的眼神说,可是如果这条路是错误的那要怎么办,如果我做不成怎么办,我已经失去太多东西了,不能再失去了啊。 
好吧,我们都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东西了。可是好像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带来啊,这样说来就算失去到最后也只会是一无所有的地步,还能再失去什么?所谓的白手起家是什么意思呢,而所谓的零起点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社会有时就是一个大大的海洋,每个人都是上面的一艘小帆船。不是航空母舰,就是小帆船。有时候会遇到大风大浪,它可能会把你带上顶峰到达一个无以伦比的高度,也有可能将你压在浪低让你除了一块破烂的甲板外什么都不再拥有。而有些人会很幸运会一路风平浪静,可是别忘记了泰坦尼克号是怎么沉没的…… 
咳……很老套的话,没有任何新意。 
人会失去很多东西,会失去很多很多,可是失去到最后也不会丢失自己,这是肯定的。所以,失去又能怎么样,最多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然后重头再来…… 
人嘛,要学会为自己做决定,那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在这个社会中生存,压力越来越大。君不见大小医院争相开了心理辅导科,大小高校都开始有了心理辅导中心吗。为生活计,为前途计,为感情计。见一同学俨然一当家样,凡买东西必三思而后行,左右斟酌,横向比较概率统计投资效益分析诸多高科技手段统统用上,最后不过是为了买一袋榨菜而已……喷血。 
人嘛,都有这样的特点,一遇到让自己感觉困难或者头痛的事情就想逃,逃得远远的,要么竭力躲避甚至当自己没看见,直到成为鸵鸟心态。凡是人皆有这样的习惯,我承认。只是你不去找事情不代表事情就不会来找你啊,最终你还是要为自己的决定买单,自己给自己解释。有时候实在崩溃厉害了便会否决自己所有的事情,所有自己做的努力。就像我经常因为一点的程序BUG实在没法调试出来便索性删掉了所有做的东西当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一样…… 
好像满多的人都有一点完美主义,喜欢自己遇到的事情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拥有的东西都是完完美美无可挑剔的,比如我就是。所以我经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做一个决定前仔细琢磨,将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所有可能会有的问题统统考虑到,然后一一排查直到事情确信会按照自己预设的情节发展为止。所以很多时候我选择观望,观望啊观望啊观望啊,直到那趟226公交车从我身边驶过我都还因为没有看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人而还没有做出到底坐不坐这趟车的决定……可是这个时候了,做不做决定有必要吗?肯定坐不上了。 
现在好点了,遇到事情不会再向以前那样瞻前顾后了,做事便也雷厉风行了很多(全是自我感觉……)。对于一些无法预测结果的事情也便很果断很果断地做出了决定,然后按照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我明白这些事情做和不做都会有得有失,而我失去的最大限度也只是自己一无所有,或者再背上一个流落他乡的下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人总是一种贪婪的生物,得到了总想得到更多,如此这般便泥足深陷,无法自拔。相反,如果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想要获得什么仅仅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希望去努力,就算最终的结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甚至糟糕到一塌糊涂又能怎么样?真是。 
对于这个城市已经没有很大的期望了,所有的事物也便陌生起来。看着周围的人啊全部都行色匆匆,或许我也应该加入他们的行列,为了那不知道在何方的明天,和那不知道怎么样的未来忙碌吧。 
不管怎么说,让自己能冷静面对困难为自己做出自己最想要的决定,会比自己穷烦恼否定万物只想遁离实在很多吧。呵呵,事实也便如此,不用算计好任何事情,走到哪里就是哪里,这是不是叫做随遇而安来着? 
想起来《天龙八部》里面段誉的那句经典台词了,“既来之,则安之”。 

我看看……五点了。 
我说我大脑亢奋可没说我思维清楚啊,所以随便喷水到现在了,终于有了一点困意的说。 
咳,写文章我不会,把许许多多的方块字堆在一块倒是有点能耐,呵呵。 
这些都是什么的说。 

思念无敌。

喜欢 (0)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