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无,所谓

:: 信手拈来 木魚 423℃ 0评论

铁打的银盘流水的兵。

突然很怀念从前的朋友,以前的朋友。随着时间的逐渐逝去,老的容颜慢慢被陌生的容貌取代,没有了共同语言。笑容越来越少话语越来越少,而心事越来越多。
有的人,一旦离开了你的生活也便离开了,从此不再相见。遗憾抑或怀念,深深埋藏心中,某日突然回味的时候从有一点淡淡的忧愁和伤感,想着身边的人最终都会离开,而自己也会离开很多人的生活。

有时候我想就这样随便或者浑浑沌沌的过下去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偶尔的高瞻远瞩代表不了什么,甚至什么也代表不了,总是如同绚烂的泡泡一样在万人瞩目的情况下冉冉飘起,飘起,飘到无人看到的境地然后停滞不前,或者破灭,从此从人的视线中遁开。

太阳很可爱。
人们也很可爱。
楼下花圃里的小百花开了一次又一次,每次坚持不到几天便匆匆谢去,然后再度开放,于是在枯黄的小花上面再度绽开白色的花朵(注1)。
每次看到这样的小花便有些感慨,似乎秋天的脚步真的来了,似乎热情的夏天真的过去了,于是它便要遵循伟大的自然规律要匆匆死去。可惜它孕育了整整一生的花儿没有开放,它不甘心。于是当太阳依旧能温暖它脆弱的身躯时便匆匆开放,开放的都来不及打扮一下,于是没有一点香气,只有那一点点淡黄的花蕊点在六瓣白色的花朵之中。落叶也便飘下,满地,满地。有时茫然抬头望下的时候,便发现落叶落的一干二净。有人劝我,说秋日落叶时节,面对枯黄的世界,莫太伤感。
我很压抑地笑笑。

猴子发短信说,你回短信的时候多打一点字吧,我想看人喋喋不休。
我回问她难道是你想聊天?她说不,我只是想看着其他人不断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我无奈的叹气,然后就回了一句,我看见你们楼下的树叶全部落光了……
然后那边就再也没有回音了。我觉得那是正常的,如果某人这时仍然对我的话感觉有兴趣那便是那人不正常抑或精神上有问题。

其实偶尔扪心自问实在很有用,因为当我们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时候如何让自己从自己为自己挖下的一个还未知的陷阱中解脱出来,这是一种学问。通常我会想起曾经做过的亏心事,抑或那些自己想做而一直没有做过的遗憾事。比如说,上大学前我从来没有对自己喜欢的女孩说我喜欢你,尽管她当时用那样的眼神和我对视,但是最后仍然坚决的将脸做成幽默的表情,直到自己心中泛酸,而她脸上浮现出那么尴尬的笑容。

我一直以为我很善良,嗯。倒不是我自恋,也并非某些人说的我很有心计,只是一种天然的思想在诱导我做某些事想某些想法。比如说下午在百盛门口看到一个中年的妈妈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乞讨,而旁边她的儿子无辜的坐在地上,带着茫然的表情。而另外一边,一个将书包正在地上的小姑娘正在努力的看书,面前草草地用粉笔写着一些话语,然后零零散散的几个硬币摆在那里。
老师说现在乞讨也是一个行业了,不像以前那样。嗯,我知道的,一些笑话里面便是这样说的,说现在的很多乞丐都有手机了,好寒好寒。
对于那些乞丐的真实与否我不想去考证,对于他们到底有没有欺骗行为我也不想思量。至少在目前看来,对于他们面前那抑或虚伪抑或真实的对自己身世的描述,我从来不敢去看,我怕自己会因为感觉自己太过于幸福而产生错觉,觉得自己很罪恶。
其实很多时候我知道,某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才是万恶之源。古封建观念有云,“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或许这只能算一个传统的道德观念,只是偶尔的人,再善良的人也会违心,违背自己的道德标准做着低于道德底线的事情,我不否认。只是,我不认为我封建,我也不认为我激进。
其实这些都是扯淡,而这些扯淡最终的结果就是,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做,最后甚至于连自己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了。
这就是抽风,对自己的一种无情颠覆。

从来不敢一个人。
就譬如当一座楼只剩下我一人的那个暑假寝室里面的灯总是整夜整夜开着的,每晚疯子一样坐在电脑旁等待天明看完晨景的时候再去匆忙睡觉。
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人格上的缺陷,这样的缺陷让我无法离开别人。我总是会疑虑,以后毕业了等出去了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怎么办,还要整夜整夜的明灯?
天知道。对于未来我不想涉足太多,涉足太多总会让人有种想暴走的冲动,就如同这样算计:
刚毕业时我要努力工作,工资可以不在乎,够吃就行。然后逐渐积累经验逐渐积累财产,不断为自己奠定良好的生活条件。然后为自己的工作不断奋斗,直到走上高高的岗位拿着丰厚的薪水。这时可以娶一个娴淑的老婆养几个乖巧的孩子。孩子养大了需要读书生活,孩子如何教育,教育万一失败怎么办,书念不好混黑社会怎么办。如果教育好品德过得去毕业了找工作还有自己老去了……
等等等等,本来人生就很无聊,在当前的环境下也只能这样一年复一年的生活一代复一代的生活,很单调的,想想以后就什么欲望都没有了。
其实人无非是高级一点的禽兽,现在大谈特谈实现人类现代化为人类社会做贡献为祖国做贡献,全狗屁,说白了就是让人类物种繁衍的更加简单而已,还能怎样?
况且人永远是一个最贪婪的动物,总是想把最好的东西都悉数掌握在自己手中,今天应该做什么明天应该做什么全为自己算计,尤其是当手中握有全力能操控到别人的时候,不做些什么不发表些言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存在,这时便是虚荣心作祟。上次那个上海的什么书记不是光荣下马了吗?
其实每次看到这样自食恶果的时候总是在暗里发爽,笑谈他们是罪有应得。只是心里暗暗害怕,自己万一以后也会这样,那该怎么办?
当然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以后绝对不会那样,我是正直的人。可是人的思想会变的嘛,慢慢变化,你能发觉你那里变化了?当然不能。
呵呵,这就是人,自己看不到自己的人。

嗯,回头看一下好像扯的太远了,我刚在说什么?
哦,说我从来不敢一个人。这是从前,我现在正在尝试一个人,比如以前我总是以请吃宵夜为名拖一个人一起出去吃宵夜,现在不拉,一个人出去吃~还省钱,只是偶尔还会遇到一些熟悉的朋友然后瞎侃瞎侃。
每次回来晚了总要跟楼下守夜的那个管理员老头聊聊天,每次他都要喋喋不休而我就耐心听着。有时候看看他就会有一点伤感,真的是一位老人了。
记得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总有一死。说这句话的人一定很想长命百岁,也一定很无奈,我是这样理解的。
其实我见不得死亡,不管是什么的死亡,哪怕是那些家禽以及动物。
不过这时候你可以很高兴的讽刺我,比如说,啊,上次我就是看到你丫在食堂里面大肆地啃着鸡腿,如今居然如此虚伪~~~~~~
呵呵。

很多人说,不要多想,你人很好,你很喜欢安慰人,很喜欢把别人的心事当作自己的。
有时候多么的恨啊,这样往往让我总是做不了任何事情。
有句古话说,不知者无罪,所以马大哈们说错话做错事可以理解。
但是人要是太会揣测了太会算计了太会思考了多少会被束缚手脚,大凡做任何事前考虑的事情要比亚里士多德想得还多,担心担忧甚至到天会不会因此而消失的那样。很多话很多事碍于对自己的身份对自己的处境对自己的情况有关联所以都会保留,而这样会让人觉得很遥远。人终究都是会喜欢简单的人的,总是形容一个人思想清纯的可以形容它为清纯地如同一张洁白的薄纸,而人大致于喜欢与这样的交往,因为毫不费力,我也喜欢,呵呵。
只是,只是,只是。

哈,眼睛好痛,应该望望远方了。
啊,对面女生楼好多的窗帘啊,呵呵。
其实一个事物上的唯一闪光点失去了,你会突然发觉那个事物便再也没法吸引你了。
人是这样,任何事物都是这样。

疯子?我就是疯子。
其实以上所有只是对上次说漏的东西的补充,甚至说每次我乱写的都是对上一次的补充。
等那次我觉得我已经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说完了,我就不会再这样发疯拉!
毕竟时不时的发疯堆砌一些让人看都不想看的文字是很痛苦的,那是一种对自己的无情检讨,是对自己无情的嘲讽。
看罢笑笑,你无意我也无心,全当玩笑。有时候看着自己所有写出来的疯话感觉心寒,感觉心都在滴血。可是还是忍不住啊忍不住,这是一种自虐的心态。
“你是一条有点喜欢自虐的小白鱼。”
而此时,我才感觉,原来两年前的这句评论是如此精明准确,如此简洁明了地道出了我全部的本质。
好罢好罢,流血也罢,自嘲也可。写给自己看的东西从来不要很多人的关注,只是想让自己记住自己曾经的想法。而每次心痛的感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注1:这些小花在九号楼的南侧,南区。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45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