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未命名

:: 信手拈来 木魚 417℃ 0评论

我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写的是文学,有的只是无病呻吟,嗯。
—————————————————————

秋风渐渐萧瑟起来,嗯。

我走过路边的时候,秋天的凉意正在从遥远的天际阵阵吹起,惹得一些不甘寂寞的叶片摇摇落下,在地上投下一圈又一圈美丽的影子。
秋天正在走进,哈。

记得上次我说我想写文章,我想再写一些或凄惨或泠洌的文字来博取同情抑或来怂恿别人犯罪,我记得那时桂花开始绽开,于是在这个毫无表情的校园中开始弥漫一种芬芳的气息。我看到路边满树的桂花,竟然没有一点喜悦的表情。拼命地嗅了嗅鼻子,确认这该死的鬼天气赐予我的感冒不会影响我享受这一点点香气。幽幽想起往年的每个桂花开放的季节,总是会在天空中看到一轮圆圆的月亮,月下一盘月饼在盘子里静静躺着,身下的石桌总是将自己的身影懒懒地投在地面上,成四十五度。寂静而空旷的院子中,几株桂花静静绽开在一边的墙角,带着迷人的香气。而院子外?一阵阵笑声传来,伴随闪闪的火光。
可是看到这落叶满地的样子终于有点醒悟了,开始自嘲了,我居然把一个小小的计划从桂花开一直拖到了落叶起。

其实我很鄙视自己的,因为我总是太过于完美主义,偶尔还不可避免的犯点浪漫主义的错误。虽然有时知道那些太过于脱离实际,太过于虚无缥渺,太过于华而不实。可惜我始终学不会什么叫做脚踏实地,什么叫做从现实着手,或者更实在一点的讲,我从来没有打算真正去进入现实,所以,我面对它的时候多少有点手足无措,有点手忙脚乱。

同学发短信告诉我说,你是双鱼座的哦,看了看,双鱼座的描述真的跟你很像哎。
我默默的看了,然后做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表情,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人就是这样,有时自己终究不再了解自己是谁,自己想要什么,自己想成为什么人。双鱼就双鱼吧,或许本不是双鱼的人却因为误解自己是双鱼座的,于是一种用双鱼座的忧患双鱼座的性格双鱼座的思维来装点自己,真的就把自己改装成了一个双鱼座呢?本来不信这些一套一套的,可是久而久之开始有点觉得不可思议了,为什么说的那么准?一阵恶梦醒来终于想通不是它们准而是自己不知不觉中按照它们描述在做而已。

许久以前有个女孩子这样问我,你会为了谁而改变?
她这样问我的缘由是因为我说一个人的习惯很难再改,一旦养成的话;而一旦更改,便需要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理由,比如说为了自己喜欢的人。
其实我一直不愿去触及这样的话题,我不会认为我会为谁而改变,也就无所谓喜欢谁或者讨厌谁的。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错了,当你发现你已经被潜移默化地默认了某个本不属于你的动作或习惯以后而生活却硬生生地要你放弃的时候,你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属于应用的勇敢毫无畏惧,还是属于凄冷者的终日萧条?每日都会带着无奈的表情,本是自己看不惯的,却每时总会将它置之于脸上,仿佛从这样的世界慢慢离开。
拿起手机会想到她,打开电脑会想到她,看着落叶会想到她,看着空荡的窗台亦会想到她,吃饭的时候突然抬头你会想起她……你的生活中无处没有她的影子,她没有任何一刻从你的眼中离开,从来没有。
这样的生活你要如何才能去继续下去?
是的,无法忍耐。

小说总是会看的,如果不看小说的话,那些无奈或无聊的时间应该如何去打发呢?
就如同天空总要有的,如果没有了天空,你觉得伤心想哭却不能哭的时候你应该看着何方?
高中的时候班主任老师教我语文。他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说,其实所有的剧本中,悲剧最好,因为只有悲剧才会吸引你的兴趣,才会让你为之动容,为之感动。
我听了以后是一个大大的叹号。
不可否认,我也没有任何权利去拒绝恩师的教诲。于是我执着的从小学看到高中的悲剧,大大小小哭了无数场,直到最后开始麻木,看到有一点悲剧倾向的情节就开始闪人;而到后来更是被我发挥到了极致,纵然心里再痛苦也无法挤出任何一滴眼泪,即时我使劲地和自己打架。
可是这些小说看着让我感觉心慌,心中总会有点堵塞。那些小说中无奈的现实黑暗的现实畸形的现实让我有点想挖地三尺而遁形。于是我看这个世界的颜色开始变化,看这个世界的万物开始变形——我觉得这些都是精神崩溃前的预兆,于是我诚惶诚恐,远远的丢弃了手机。当那些情节不断重演的时候我知道又失眠了,心里开始不舒服的时候开始暗暗憎恨那些悲剧故事的作者,慨叹现实的无情。
可是事实上我的调节能力很好,因为我会自我安慰,我不断的告诉自己那些小说都是骗人的,都是赚钱的,那些恶心到让人发狂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不否认我如果这样做很阿Q,从一定程度上说我很喜欢阿Q,他为我这样遑遑不可终日的无数鼠辈一个让自己能坦坦然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借口。

既然说到阿Q,那就多说一点。
高中学习的阿Q,忘记了至今,记得的话语中最多的除了那句“你叫它一声,它能应你吗”以外,就是阿Q的观点:大凡在大路上走的女人都是野女人,都是要勾引野男人的;而大凡在大路上走的男人都是野男人,都是为了找野女人的。
无可否认这样的思想很肮脏,可是在这个男欢女爱的时代就是这样的现实,能怎么样呢,哈。
这样的世界是多么的好笑啊,我总是这样说。
我不喜欢太过于沉肃的环境,总是喜欢想方设法把事情说的好玩一点,可惜每个人都会是比我严肃比我正经,会说我恶搞,要么就是冷笑话。
每每遇到这样的时候我只好尴尬的笑笑,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把话继续下去,只好悻悻做罢,不再做多余的解释。
爱情啊,恋情啊,男欢女爱啊,海誓山盟啊,还是那样的虚脱,让人觉得无言的忧郁。我说,一段再深刻的期待,仍然不如在一个杯子旁边静静期待那一碗泡面泡好来得实在。想起来冬天的时候,无人活动的黑夜,静静的小黄灯前,傻傻地望着面前正在努力冒着热气的电饭锅……呵呵,祥林嫂了又。

总是很奇怪,秋天明明到了的,从满地的落叶可以看出来。
而天气仍然是热的,从每天我都还要洗很多的衣服可以看出来。
有时习惯的在大路上将胳膊弯起来遮住眼帘,仰头望着纯净的天空,才觉得我所在的原来还是人间。
有时对人的揣摩多了,实在很累。就像我喜欢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计算自己会获得怎样的回答一样。在这样不断的揣摩和计算中,学会了犹豫学会了沉默。从QQ隐身的时候仍然回答人的留言到一旦隐身就忽视所有发来的信息,冷冷的拒绝所有加为好友的陌生请求,小心翼翼地和每一个陌生人说话,唯一的和好友说话也开始变地漂浮不定,总是想说什么,可是什么都没说;总是想做什么,可是什么都没做。
我总是觉得自己很理智,我不会因为任何不应该的原因让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或做出不应该的事情。
我总是为自己计算好退路,我总是想方设法给自己架好台阶让自己能安然离开。
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仍然感觉到无助,感觉这个世界的凄凉。

或许应该开朗一点,于是我将眼光放开一点。
于是学校来帮我的忙了,它将那条浪漫的路命名为“至善路”,将学院楼前的那条路命名为“集贤路”……这些路的名字让我足足的笑了两节课,然后忽然觉得有点荒唐。

好了好了,有人说我总是很横很霸道,总是喋喋不休地将自己所有的观点加诸于所有人身上,呵呵。
闭嘴了,不许说我霸道哦,我很善良的,呵呵。

咳,这篇不成东西的东西,终于没有花我一个小时,默默的愉快一下。
嘴角上扬~
不知道下次我的嘴角再上扬会是因为什么,会为了谁,会怎么样。

最后,我小声的说下,我不喜欢文学青年的称号。
我不高大,也不魁梧,更不会玉树临风。
我只是行走于茫茫人海中那毫不起眼的,为了那个不知道在何方的未来,以及……那个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人的人。

本日志备份自 QQ 空间,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86495995/blog/44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