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大概吧..

:: 信手拈来 木魚 518℃ 0评论

广告。

<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个广告,说的是睡觉用的床垫。里面有一句广告词,说人生的三分之一在梦乡。很无辜的,我一直没有任何机会来体验这个三分之一,至少说完整的体验。今天下午例外,白天睡了五个小时,记忆中除了放假就没有这样的经历了,当然,有时有些事情搞得我夜不能寐除外。

还有一句话,叫人是铁饭是钢。我尚且是有机物构成的,所以需要吃饭。如果我不吃饭会有什么后果?我也不知道,不过一天吃一顿小吃不算不吃饭吧?不过现在饿得受不了了,马上准备拿出尘封已久的电饭煲来下面条吃。

 

早上起来很迷惑的,依旧是那迷离的眼神~~~~看看手机打算跷课的,想想是班主任的课于是我还是极力劝服自己起床跑去上课。对于昨天一天没吃饭的我来说此刻正是万分难过的时候。为了偶尔来照顾一下委屈的身体于是我飞快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苹果一边跑一边啃。最近火气有点大,于是乎嘴上都张了一个包,所以你就可以看到一个疯子一边飞奔一边啃苹果一边因为嘴疼龇牙咧嘴,多么神奇的画面。

我们学过物理的,知道如果力记为F,受力面积记为A,那么物体受到的压强为P=F/A。可是如果这个F是无形的力会怎么样?看看那个坏了的椅子……我同学做上面上课的时候随着一声嘎吱的嘶叫声掉在了地上,椅子的板四分五裂。站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做,只好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换个位子。这个场景为当时死鱼般的课堂注入了新的活力。可是我想起来曾经看到的一个笑话,也是这个经历,不同的是那个同学起来后仰天长叹,“现在的学生压力实在太大了啊~连凳子都承受不起了~~~”当然这个只是笑话,不过不知道那些所谓的领导看到了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有时我真希望做马加爵一回。

看书看得人都有种想杀人的欲望,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可是我现在看到这个阶梯我就有种想一把火把它给烧了的欲望。我问同学,我要当马加爵,不知道你愿意做马加爵的那个同学吗?谁知道那厮极其冷静的说,晚了,我们寝室已经有N个人要当马加爵了,很荣幸地你已经被内定为马加爵的同学了。

我汗。

 

< ?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鲁迅先生有句至理名言,说路是人走出来的。

想起来上回去新区的时候看到了很多新路,包括原来的大路被加宽了,小路叉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回顾一下历史会发现这些原来都是草坪的,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现在可好,那些领导连“莫踏草坪”这样的标语都懒得打了,干脆修条路好了。

想想这样也对,至少是顺应民意嘛,还算是明智的选择。

 

有人说我现在特想病倒。至于原因说是压力太大。

有时我琢磨着压力到底怎么样才能缓解。妈妈始终在电话里质问我为什么父亲的电话我不接,然后我就只好编出种种理由来搪塞。其实原因很简单,每次父亲必问我“压力大吗?还好吧?没什么负担吧?”,每次对着这样的问题我只好说没压力,还好。可是每次这样说的时候都是如芒在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些事情不亲身经历始终不会了解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将心比心有限度的,而且太容易被主观化。

家离得很近,上次父亲还跑过来约我吃饭。看着父亲总有一种心酸的感觉。人老了不能再度年轻,可是心老了应该怎么挽救?

 

就这样吧,今天算是又废掉了,什么都没干。

 

 

看到一篇小说,题目是《亲爱的,我开始想你了》。

室友看到惊奇地问你写的?我说大概吧。一直想写一些诸如此类的靡靡之音的,后来连自己都觉得恶心,再加上向来写流水账习惯了,再后来没有什么时间所以没写了,但是不代表我没有什么想法。不过对爱情没有多大的兴趣了。

在一个技术方面里面的群里我是群主,可是群的创建者好像比我还年轻,是不是上来伤感两回,一会说什么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什么什么的,一会又说什么落叶的离开什么什么的。我们特迷惑,可是毕竟是一块讨论问题的人所以大家都大展口舌来开导,比如失恋了不要伤心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之类之类的,可是在半个小时后那厮这么对我说,“木鱼,我们一起手拉手去出家吧!“

Faint….两大男人出家还手拉手,亏他想得出来。

我极其冷静地对他说,“不用了,我们哲学老师说过,等大学念完我就是半个出家人了。”

这次轮到他说晕了。

喜欢 (0)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