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家 生命的全部 何去何从

:: 信手拈来 木魚 697℃ 1评论

踏上回家的征途。

在车上当了十几分钟塑像以后,到了家乡的路口。
心中唯一的感觉,家乡又变灰了。
建筑灰了,道路灰了,连天也变灰了。

不敢回家。
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家里迈,一边寻思该扮演什么类型的心情。
应该扮快乐的心情,还是应该扮沉重的心情?

猛然抬头见看见父亲,苍老的背影。
我快步追了上去,喊了父亲。
父亲回过头来,淡淡的说,哦,回来了啊。
然后依旧慢慢的骑着车,向前缓缓驶去。

我不解,依旧慢慢走着。
没多久发现父亲在买菜,我站定在一个卖猪肉的大伯面前。
大伯一边打量着我,一边说,你们在食堂里面能吃到肉吗?
我瞅瞅父亲,然后大声的说,当然能,为什么不能?
然后看到大伯鄙夷的眼神,说,我们几个今天早上还在说呢,一个大学食堂一天要用掉多少颈口肉啊!
我不解,问什么叫颈口肉。
大伯切了一声,说,喏,看看食堂里面的肉能有你爸爸买的那么好吗?食堂那些肉都是剩下来的!
我无语。

回到家里动弹不得,全身不舒服,索性睡觉。
吃饭的时候弟弟喊我,我闷闷的嗯了一声。
端着一个饭碗,打开院门,坐在池塘边吃饭。
发现后面那么美。
看不到一个人影,看到的只有绿色的叶子和黄色的油菜花,一层一层。
左边的树丛,树儿一丛丛,总是有鸟儿在哪里嬉戏着。
而眼下的池塘,鱼儿在里面懒懒的游着。
还有白色的蝴蝶跳舞,勤劳的蜜蜂飞舞。
还有泡桐那紫色的花朵,当然,还有那可爱的大狗的乱蹿。
水流哗哗,鸟叫声声。
我想到两个字——田园。
到前屋的时候惊奇发现前面两排水杉树发芽了。
杉树是从小陪着我长大的,但是它们长的却比我快的多,现在我看他们,就只有仰着头看了。
但是离开田野,前面依旧是灰色的世界。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不喜欢回家。
因为我每次回家,总有一些让我难过的事情。
有次回家,母亲告诉我哪位表哥去世了,是因为白血病;
上次回家,母亲告诉我我的五叔被捕了,是因为他造成了交通事故却没有钱赔偿;
这次回家,母亲又告诉我我的一个姨娘又要不行了,是癌症晚期;
。。。。。。。。
褚多种种,我除了在听到后叹口气,慨叹人生无常外,还能做什么?
直到我走,还能看到五叔的孩子在门外无助的哭泣,任凭邻居怎么劝说。
家乡,一个逐渐变成灰色的地方。

每次总能看到父母亲劳累的样子,心酸。
来到大学以后我哭过四次,有两次是因为半夜想起我那可怜的父母亲。
坐在车上,想到家乡的变化,我只能难过。
瞥见自己的裤子上有黄色的油菜花粉,我轻轻掸去。

昨天晚上有人问我要悲歌,我死活不给。
他问我,为什么原来的VIVA不见了,那是他的全部阿。
我无语,只能把以前保存的VIVA的网页给他。
他沉默了好久,然后在要熄灯的时候说,晚安,我好了,我想睡觉了。
我疑惑,问,什么好了?
他说,我好想你们大家,我想回到你们中间去。看到你给我的那些网页,我哭了,哭到现在。现在我累了,想睡觉了,我想我应该很快就可以睡着的。
我无语,突然瞥见他的另外一个QQ的名字:许我一个未来。
谁能许我一个未来?连我自己都不能许给自己。

就这样了,好烦。
母亲逮着我问,我到底隐藏了什么事,有什么事连她也不能告诉。
我看着母亲,只能摇头。
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人。
我所能做的,就是用一种种不同的外壳将它们紧紧包裹起来。
我不喜欢欺骗,但是我可以为了别人而欺骗。
有人说我很调皮,有人说我很鲁莽,有人说我很沉稳,也有人说我很深沉。
其实种种说法,都只是看到了我的外壳而已。
我的内核呢?连我自己也看不穿。
又想起五月那句话,幼小的无助的忧伤。
想笑,忧伤也是外壳,只是我无可奈何的一种状态而已。
或许又会打击好多人。
好多人都会对我说这么一句:难道我们大家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我只能笑笑,谈不上信任不信任。
如果我不信任你,当然不告诉你;
如果我信任你,可是为了你好,或者是为了我的自私,也不会告诉你呢。

喜欢 (0)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突然想起
    如果当时没有网络
    当时没有VIVA
    我们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仍然在彼此的世界里孤独的来回着

    这个
    算不算缘

    木鱼2005-04-16 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