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木有非理性广告和有害内容,请大度地将本站加入广告屏蔽白名单吧~~~ ::博客文章推荐::

二〇〇五年四月五日,清明节

:: 信手拈来 木魚 488℃ 0评论

一如以前,在清晨的阳光上写下沉重的一笔。
起床。

看看表,6点50,耳边渐渐传来外面广播的声音,嘈杂。
翻过身,依旧在自己的怀中酝酿浓浓的睡意。

揉揉眼睛,看表,7点20。
忽然觉得背下很疼,手摸了一下,摸出一个MP3和一个手机。
心忽然揪了一下,好像手机没有被我压坏,幸好。
把MP3扔到枕头边,一个声音让我发现耳机线被我扯断了……耳机绕在我的脖子上。
看看耳机,我竟无语,翻过身,继续梦的缠绵。
它要断的话,我也没办法。

一个意识渐渐模糊,一个声音渐渐清醒。
我睁开眼,好像应该起床了。
穿衣服的时候感慨,现在真成睡神了,一天睡掉一半早晨起来眼睛依旧这么疼。
然后每每在梦中是天花乱坠,倒是不挑食,美梦恶梦给我对半来。
讨厌。
向来讨厌做梦,做梦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睡觉没有丝毫用处,反而更累。
——从来就是如此,从来没变过。

想起曾经有个人和我说过,睡觉要向右睡,否则容易做梦。
我本来就是向右睡的。现在失去联系了,我反而习惯上向左睡。
——当然,原因不是那么简单。
其实做梦很累的,至少我觉得。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黄粱美梦这样的成语,俗。

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发现那个不知道什么的小植物被人踢翻了。想想应该是昨天晚上他们在这里闹的时候给弄的。
记得上回去一个地方的时候我特地问了一下那个是什么,说那个是海棠星。
——突然好想养一个乌龟,或者养一个兔子。
我小心翼翼的端起那个小盆,然后把洒落地下的黄黄的小石子放回盆中。
突然发现它很憔悴……让太阳烤的?
要不要浇一点水?很多人说不要。可是我怕它就这样挂掉。
——讨厌,想宠一个植物都这么困难!

星期天在校园里面漫无目的走的时候碰到一个同学了,高中的。
看到他的时候他是一副颓废样子。
我看到他,然后他看到我 ——这个是违背了牛顿的光学定律的。
他没有力气的手抬了一下,算是打招呼了。
自古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客气说了一声早,算是回应了 ——其实当时是晚上,去食堂吃晚饭的路上。
吃饭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上回同学聚会你去了吗?
我愣了好久才回神,去了啊,怎么了?
他问,那。。。她去了吗?
我疑惑,突然好像明白什么,大概说的就是他当时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吧,其实很可爱的。
我没回头,点点头,“恩,去了,我看见了。”
他突然不说话了。
过了好久才发出几个嗡嗡的声音,“那……她怎么样了?……”
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想想后,说,“恩,还好。就是性格成熟了很多。”
他终于不说话了,直到离开的时候。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只好从他的神态中暗暗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那天,那个女孩我只看到几次,样子没有大改,但是我隐约觉得她成熟了很多,是从她的动作中体会的,我并没有跟她说话。不过我想我的感觉应该不会错的。
——看吧,当时不坚强就是今天的这个下场。

人,最基本的求生欲望就是吃饭,其他的都是胡扯。
突然感悟吃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上周有一天本来打算不吃饭的,可是下过选修课以后忍不住跑到食堂吃炒饭。难得食堂大娘这么好心,把剩下的饭全部炒给我了。看看小山似的饭,我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要吃到哪天!偏偏没水,我就皱着眉头,让那些食堂工作人员在旁边坐着陪我吃了半个多小时,吃的时候不经意瞥见给我炒饭的那位大娘脸上全部写满了后悔的表情。
暗暗得意,让这么多人等我一个,好有成就感的。

其实我的话很多的,连自己都烦。
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郁闷。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是一句古训,我可没少吃苦头。
有时话说多了,连自己都觉得恶心。
有个同学跑我的寝室来,瞪着我,“为什么我打了你们寝室电话打了一天都没人接?!”
我眼瞅瞅,电话线掉了。
但是我偏不,我说,“最近烦,心情不好,不想接电话。咋的不服啊?”
那人满脸无奈,“那你有手机吧?手机号码多少,我打你手机好了。”
我再给他一个砖头,“我手机最近没事不开机,打我手机照样没用。”
那人火了,“那你怎么说也要负责任吧??”
我头也没抬,“你到我寝室来跟我说我不就管了吗?跑六楼就不乐意了啊?我还天天跑咧!”
那人想说什么,但是没说,抬脚就走。
我想想不能惹老师,还是老实把他喊回来问了问是什么事情。
——其实很多时候,我得罪人自己都不知道的。

最近特烦,心情不好,但是还是控制着一些吧。
昨天我妈打电话过来了,也问我为什么她打很多电话我不接,我只好老实说是电话出问题了。
可是我妈不依,你又是在骗我吧??
我突然想发火,但是想了想还是没发,“那就是我骗你了,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骗你了嘛,妈你也不是第一次挨我骗了。”
我妈笑出了声,“就知道你!”
然后我机械地点了几个头嗯了几声,挂掉了电话。
我望望窗外。
——其实我妈也不了解我。

电脑好像突然陌生了很多。
突然好想一切重来,用新的IP,用新的QQ号,用新的UC,用新的邮箱,用新的手机号。
开了电脑以后,还是习惯的打开了QQ,然后就任凭它在我的屏幕上悠闲的挂着。
鼠标指了一下,还剩141小时升级。这么一说昨天我挂了11个小时。
——其实让它挂着,除了让我多交一些电费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因为上次我不小心把最亲密的人的所有资料删了,也就是意味着所有的历史化作了泡影,想回味也没有了,所以QQ再也吸引不了我了。
邮箱呢?打开OutLOOK,看到的除了一些病毒发来的和广告以外,空荡荡一片。
于是我删啊删,所有的历史终于都化作泡影,丝毫没有留下。看着电脑的硬盘渐渐空荡起来,我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其实很多东西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保留下来,就是舍不得删掉。

将电脑锁定,手机关机,出去吃饭。
风很大,吹的东西满屋子飘。
正在听一首歌,“天天想我”,其实天天想也不一定就是爱,有时是一份难受的抉择。
生活还是要过的,简单的生活是没有办法了,能过的就是一个残缺的生活。
屋外的风好大,呼呼作响呢,亲爱的要把窗户关好哦,不要让风把东西吹跑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不习惯,还是缺了什么东西。

好累啊,困死了。
打这些字我用了一个小时呢。
打字的时候我看见屏幕上那个网络指示灯闪啊闪的,我知道我的朋友又来了,我知道亲爱的你一定也来了。我正听着歌呢,顺便送给你呢。
应该吃饭了,没吃饭就快去吃饭咯。吃饭回来我还要睡觉呢,下午还有活要干呢。
说句实话,没有你真的不习惯。不说没你不行了,太过于肉麻的话不能当众说的,活活。

喜欢 (0)or分享 (0)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You need login to post a comment :-)